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城一个机灵,迅速把自己的衣服什么弄乱,然后趴在窗口。装成要掉下去的样子,“救命啊,救命啊!”穆繁城惊叫道。

    听到叫声,夏老连忙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找过去,却看到穆繁城挂在窗口,马上就要掉下来了。红霜在一边很吃劲的拉着,还一个劲的叫救命。

    “快,快去救人。”

    “是,你们几个快随我过来。”长穗对跟在身后的那几个人挥了挥手,那几个人连忙跟了过去。

    有两个侍女跑到了阁楼上去救帮红霜拉住穆繁城,有几个站在下面充当着肉垫,以免穆繁城从上面摔下来。夏老急的在一边直跺脚,这孩子不会是把自个儿当成猴子了吧。

    终于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把穆繁城拉了上去。穆繁城一得救,就直接睡在了地上,不停的用手拍打着自己的小心脏。“刚刚可把我给吓坏了,谢谢你们啊,你们真是好人。”这傻子,也不是好装的啊,还得爬墙跳楼的。

    夏老也急匆匆的上了楼了来,确定穆繁城没事之后,总算是送了一口气了。

    “繁城呐,你这是做什么呢?可要把我给吓死了,奶奶这一把年纪的,可经不起你这么吓唬。”

    穆繁城噌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上前面抱着夏老:“我方才看到一只五彩的小鸟飞过去,然后我就想去把它抓来送给奶奶啊。

    那小鸟飞的太快了,我没有追上。下次啊,我一定会抓到的,然后拔了毛烤着吃。以前在山里的时候,红姐姐就给我抓鸟吃呢,可好吃了。”

    穆繁城还装成是一副馋猫的样子,用袖子抹了抹嘴。

    “城儿想吃烤小鸟跟奶奶说一声就行了,奶奶让人给你做。”说完便吩咐长穗等人先去给穆繁城烤几只小鸟过来。

    穆繁城在心里暗叫一声坏了,自己无心的一句话,居然要葬送好几只小鸟的性命。奈何,长穗她们已经下去了,就算她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她只喜欢看小鸟无忧无虑的飞来飞去,可是今日却……

    果然,在这些人的眼里,飞禽走兽只是果腹的食物而已。

    红霜立刻明白了穆繁城的意思,碍于夏老在这里,她也不好飞下楼去阻止。

    穆繁城与夏老两人聊了几句,长穗就端着烤熟的小鸟上来了。穆繁城尽管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吃,也还是硬着头皮吃了下去。吃完了,穆繁城干脆把手上的油渍全都抹到了长穗身上。

    穆繁城乖巧的点点头,“奶奶是来找我玩的么?”

    “城儿,答应奶奶,以后可不能在做出这些危险的事情了,好么?”

    “是啊,奶奶要带城儿出去玩。怎么样,城儿是不是很开心啊。”繁城第一次参见元女节,一定要带她出去好好走走。

    尤其是姻缘这方面,希望繁城的有缘人能够快点出现、快点带繁城远离这个充满阴谋诡计的地方,平平淡淡的过一生。

    穆繁城也不知道夏老会带她去哪里,听到要出去玩,穆繁城乐呵呵的说道:“真的么?那我们快点走吧,要是被爹爹抓到,爹爹就不让我玩了。”

    每次从穆繁城口中听到‘爹爹’这两个词语,夏老就非常的心疼。她所爱的爹爹,心中只有她三妹一个人。

    本来,夏老是打算带着穆繁城姐妹四个一起过去的,可是如今三个都已经病了,也就只好带繁城一个人出去了。

    今天是元女节的第二天,街上还是很热闹,昨天晚上在墨水山涧发生的事情,似乎早就已经被百姓忘到了脑后。然而,在他们口中却多了一个名字:“白溪魔女”

    几乎每个酒楼、每个茶棚小摊上都能听到白溪魔女这个名字。

    “快来看快来看啊,白溪魔女曾经用过的簪子。”几个女子一听到白溪魔女,全都走了过去,那小贩连忙说道:“这些啊,都是白溪魔女曾经用过的胭脂水粉,都是上等的,各位千金小姐快来瞧瞧。”

    街上,还多了一些穿白衣服的女子,她们都带着同样一款白色的面纱。而且更让人咂舌的是,她们手上都拿着一根笛子。笛子各色各样的,应该是商品不足构成的。

    穆繁城走在街上,嘴角不停的抽搐着。没有看出来,这东牧国人与亦云的本事还真是不低啊。短短一夜之间,居然就能有这么多白皙魔女、这么多白溪魔女用过的东西。有些人,甚至连夜壶都拿出来了。

    红霜强忍着笑意,不知道小姐现在是什么心情呢?

    “这位白溪魔女啊,是出了名了。不过那天晚上,我也有幸见到了她的容貌。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啊,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到几回闻。”长穗羡慕着,年轻就是好啊。

    “是啊,这女子的确是气质不凡,宛若天上仙女。那一首曲,可是把咱们的伤心往事都给勾起来了。今年的元女头魁啊,她是当之无愧。”那首曲子,仿佛又在耳边响起,夏老揉了揉眼睛。

    “曲子?什么曲子?蛐蛐儿么?”穆繁城揉着脑袋,一脸的迷茫。

    这首悲离殇的确是能引发人内心的伤心过往,这些伤心的过往还会衍生出一种对现在的恐惧和畏怯。幸好当时她只是简单的吹奏一曲,并没有催动内力,否则这些人一定会因为承受不了悲伤,而死去。

    让红霜煮沸着不停泪,也有一部原因是这个。不停泪里面,有一种能益志安神的药草。

    “不是蛐蛐儿,是一首很好听的曲子。这些东西,以后奶奶再教给城儿。”夏老被穆繁城逗笑了,不愉快的心情,也跟这减少了不少。

    这个繁城,可真是她的开心果啊。

    “那能玩么?”

    “能玩啊,只要小姐会的话,会很好玩的。”小姐这懂装不懂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其实小姐应该多笑笑、也应该像这样永远开心才对。只有开心的小姐,才是最让人喜欢的。

    小姐不能释怀那些仇恨,也让她彻底的忘却了自己真实的性格。

    其实红霜才是不懂穆繁城的性格,前世的穆繁城在嫁给恭夜珏之后,就变得温柔善良、爽直慈爱。她爱自己的孩子、爱自己的丈夫、也爱自己的国家。今生之所以会有这样冰冷无情的穆繁城,也是由恭夜珏、穆繁芯他们一手造成的。

    “那这个以后再玩吧,我们现在先去玩玩其他的。奶奶,你不是说要带我去玩的么?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到啊?我的腿走的好痛,我不想走了。”穆繁城拉着夏老的胳膊,开始撒娇。

    “城儿再坚持一会儿,你看就在前面,马上就到了。”

    长穗没好气的白了穆繁城一眼,她们这些上了年纪的,走了这么久的路都还没有嫌累。她这个年轻的小姑娘,动不动的就喊累,就是缺乏了锻炼。

    “哎,小姐以前不是在山里长大的么?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经常爬山走路的,今日怎么才走了这么点路,就开始嫌累了?”

    这个长穗,还挺会挑字眼的。红霜道:“昨夜小姐在街上跑了一夜,又是一夜没有休息好,自然是累的。”

    “奶奶,我跟你说哦,昨天有一只小狗在后面追着我,要跟我抢糖葫芦。一直追了我几条街呢,我都快累死了,还是红姐姐帮我把狗给赶走了呢。”

    “哦,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啊。可是小姐身上,却没有一点伤痕,可真是奇了。”长穗继续道,这个穆繁城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怎么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长穗开始有点怀疑了,或许夫人说的对。

    “长穗,你这什么话说的,就跟好像喜欢我们城儿受伤似的。城儿没事,那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夏老有点不悦的说。

    “是长穗多嘴了,还请老夫人、繁城小姐不要怪罪。长穗,也只是关心小姐而已。就是怕小姐要是被狗咬伤了,自己却还不知道伤口在哪里,要是感染了那就不好了。”长穗俯身低头,恭敬道。

    夏老一听,也开始紧张起穆繁城了,拉着穆繁城左右的看了看:“城儿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没有没有,就是脚有点痛而已。”长穗这个人心思缜密,若是不能为她所用,那就只能杀之。要是留着她,定会后患无穷。今天,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猜疑她。

    看来,这个长穗是白禾仪那边的人。以后,她的一言一行还是要再谨慎一点才行。

    “哎哟,快看,到了。”

    穆繁城往前面望了望,他们竟然已经站在距离城门口不远处的地方了。夏老,居然会带她来这里。穆繁城瞥了长穗,拉着红霜快步的往那边跑去。“红姐姐,快看好多人啊,我们快过去看看。”

    “城儿,你跑的慢点,等等奶奶。长穗,我们也快过去吧。”夏老愉悦的跟了过去。

    长穗停在原地,愤愤的盯着穆繁城的背影。

    穆繁城拉着红霜先行到了城门口的姻缘树:“红霜,长穗这个人不能留。过几天,除掉她。”正好穆繁芯被火烧的这件事还没有一个完美的解决,就让这个长穗去当替罪羊吧。也好,帮穆繁青他们一把。

    免得她们有胆量做出这种事,却没有办法来善后。

    “红霜明白!”这一次,她们还想到一块儿去了。

    姻缘树那儿,挤满了不少来求姻缘的女子。她们把自己理想中的夫婿写在红布条上,站在大树下面往上丢。好多女子,力气太小,都没有丢上去。试了好几次,结果还是一样。

    这颗姻缘树,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现在,依然是枝繁叶茂。非常的粗壮,至少得要好几个人才能将这棵树完整的抱住。碧绿的枝叶上到处都挂着红色布条,很好看。

    “小姐,你要不要也写一个?”红霜从一边拿来了红布条。

    穆繁城把布条放在手里,想到了前世的她,站在这颗姻缘树下面。而她身边站着的,就是她爱的撕心裂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