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长琴带着人去了墨水山涧,意图查清穆繁芯一事情。娇娘也早就知道他们会过来,现场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个样子动都没人动过。再加上,她让人一夜未眠的看守着。

    穆长琴冲着娇娘扬了扬下巴,娇娘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穆长琴等人查了一圈,只发现了墨水山涧的仓库被人翻动过。里面原本给穆繁芯准备的灯笼还完好无损的放在那里。

    穆长琴猜测,这个灯笼是在半路上被人给掉包的。穆长琴查了所有墨水山涧的人,没有发现一个可疑人。墨水山涧的人,都是经过千挑万选才挑进来的。

    没有任何证据,穆长琴只好带着穆樊涛等人又回到穆府。

    穆繁城站在这棵姻缘树下,掩饰不住心里的疼痛和曾经的留恋。

    那是她第一次来这里,以前她装傻从来都没有参加过元女节。

    因为,她怕自己的装傻的事情会曝光。

    因为当时穆繁芯她们还很小,小孩子上街玩耍免不了会发生不少的摩擦。

    直到她嫁给了恭夜珏,一次恭夜珏带着她出宫,她才有幸参加了一次元女节的千里姻缘。

    那个时候,他们一同站在大树下许愿。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姻缘树是他们的见证,这些红布条是他们的约定。

    姻缘树未衰、红布条未消,奈何情已绝。

    然而最后,所有的一切都随风而去,往昔不再,今日也不再。

    夏老缓慢的追了上来,见红霜手中拿着布条,笑着拿过去,让人拿着毛笔到了一边。红霜退到穆繁城身后,不做多语。

    “城儿啊,奶奶今天给你许一个好姻缘。这里的姻缘树很灵的,奶奶就是在这颗姻缘树下邂逅你爷爷的呢。”

    说道这个,夏老心中难免惆怅,老爷子死的早,只留下他们孤儿寡母的。心中对他,甚是惦念。不知道她这把老骨头还能坚持多久,还能陪伴繁城几天。

    “老夫人,已经写好了。”娇俏的丫鬟,把写好的红布条交给了夏老。

    夏老看着红布条上的字,满意的点点头。“夺人切之、天下乐之;复自由之,怨艾抛之。”

    夏老念了几句,“城儿啊,这个红布条就交给你来丢吧。奶奶希望你,找个平凡的人家,好好的过日子。不要再卷入这些世俗的纷纷扰扰,城儿喜欢山、喜欢水,那奶奶就给你找一个居士。”

    穆繁城在夏老大额眼中是一只可以自由飞翔的小鸟,若不是红霜他们的家乡被山贼给占据了,说不定她现在还生活在有山有水的地方。若不是无路可走,相信红霜也不会带着繁城回来。

    穆繁城归来,夏老心里自然是高兴的,高兴之余剩下的只有忧虑和无奈。

    一直原本自由自在飞翔在空中的飞鸟,这一刻却要拔掉翅膀,关在这深不见底的牢笼中。

    夏老已经决定了,在她有生之年,一定要把穆繁城嫁到了别的地方,再也不要受到这乱世纷扰。

    翻番成心里很是感动,夏老是穆府唯一一个真心待她之人。感动归感动,她还是没有忘了自己现在正在扮演着的这个角色。若是以后想要变得正常,只得再寻其他时机。

    她没有按照夏老的心意,把红布条绑在了头上。看到远处燃烧着的香炉,她假装不小心的让红布条飘到了香炉里。

    “快,快捡起来。”这个繁城,也太顽皮了。不过看她那么高兴,夏老也觉得心情舒畅。

    红布条已经被火烧了几处,就算捡起来也没有用了。

    有不少的女子来这里求姻缘,也有很多男子,不过没有多少男子手上拿着布条。元女节,本来就是女子的节日。

    在街上逛了一天,夏老给穆繁城买了点小玩意儿,在酒楼吃完午饭,也就回去了。

    张太医一回到东牧宫,就立刻跟那些太医们商讨治疗穆繁芯脸的事情。说来也怪,正好有几位太医认识这种毒药,也知道怎么解毒。

    穆府的气氛还是很糟糕,穆长琴他们没有找到凶手,再加上要治疗穆繁芯的脸必须要由一种极其珍贵的药材。而这种药材,是只有晁南才有的东西。

    那就是生长在晁南偏境的心幽草,只有敷上这种草药才能完全治愈穆繁芯的脸。

    穆繁城听完红霜的消息,只觉得好笑。

    “远水解不了近渴,想要治疗穆繁芯的脸,功夫自然是首要下一番功夫的。”穆繁城摇着手中的拨浪鼓,夏老当真是把她当成五六岁的小孩儿了,还买这种东西给她。

    红霜见楼下走了两个丫鬟进来,附在穆繁城的耳边说了一句。

    穆繁城立即坐在在地上,假装摇晃着手中的拨浪鼓。

    红霜打开门,奇怪的问:“你们是?”

    一身浅绿色纱裙的丫头,说道:“奴婢采荷,这位是采碧,我们是老夫人派过来照顾小姐的。老夫人说了,小姐这边只有红霜姐姐一个人,怕您一个人忙不过来。”

    采碧道:“早上发生的事情,老夫人依然感觉心有余悸,生怕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故而,才派了我们两个来给帮帮红霜姐姐。”

    红霜恩了一声,让她们进了房间,她斜视着走向穆繁城的两个人。转身,给门上了锁。

    “小姐,这两位是老夫人给派过来的。您看要留下她们么?”红霜站到了穆繁城左侧,扬了扬眉头。

    穆繁城抬头看过去,发现红霜的眼中带着一丝狡黠、脸上的笑容略微有点奸诈啊。她装傻的事情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可是她现在身边只有红霜一个,。办起事来也不是很方便。

    夏老在这个时候送给她两个人,无一不是解了她的人手这方面的你的问题。

    但若这两人是白禾仪她们派过来的奸细,那她这不是自己在打自己嘴巴子么。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

    穆繁城从地上站起来,丢到了手中的拨浪鼓。漠然的盯着这两个叫采荷采碧的压簧,采荷长得比较采碧要俊俏一点,娇小的身体被绿的像荷叶一样的裙子包裹着,别有一番风味。

    而这个采碧,穿着淡雅,皮肤略微有点黑。她的个头没有采荷高,外表上比起采荷略逊一筹。

    让穆繁城决定留下她们,还有一个特别的因素。那就是她注意到了采碧的手,采碧交叠着放在腹部的手,手背上有一条不显眼的伤痕。

    这伤痕,很明显是刀伤,而且当时应该伤的不轻。这个采碧,眼神中隐藏着锐利的冷光,不是个平凡的丫鬟。

    “从现在起,你们的命,是我的。”穆繁城冷冷道。

    听着这不带任何情感的话语,采荷采碧明显呆了。“二小姐,你,你不是…”

    采碧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盯着穆繁城。

    蓦然间,刚刚还站在穆繁城后面的红霜,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采荷采碧身后,点了她们的穴道。

    穆繁城拿出了两颗红色的药丸,红霜捏住了她们的下巴,穆繁城轻轻一弹,两颗药丸立刻飞进了采荷采碧的口中。

    确定她们把药吃下去之后,红霜才解开她们的穴道。

    “女侠饶命!”获得自由的二人,立刻跪倒在地上求绕着。

    “放心,我不会要了你们的命,只要你们服从我的命令,我会定期给你们解药。”

    穆繁城走到采碧面前,挑起采碧的下巴:“我知道你会功夫,若你想要活命,最好乖乖听我的话。这种毒发作的时候,不会立即要了你们的性命,它会慢慢的渗入到你们的骨头里。

    那种感觉,就像使用匕首一点一点的划开你们的血肉,一点点的把你们的骨头挫成灰。

    就算到了最后,你们全身无骨,但也还是不会死。消殆了你们的骨头之后,还会反过来在消殆你们的血肉。这种反复的感觉,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采碧的确是会功夫,这一刻她也还是冷汗淋漓。真没想到,这个假小姐的手段这么狠毒。“是,奴、奴婢遵命!”

    “以后你们跟着我,绝对不会少了你们的好处。我知道你们再怀疑我到底是谁,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我是穆繁城,但同样的,我也是白溪魔女。”穆

    繁城毫不吝啬自己的身份,既然已经达成了共识,那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这两个丫头最好是真心得听她的话,否则她在她们体内下的蛊毒就会立刻要了她们的命。

    闻言,采荷采碧恐惧的看着穆繁城,她居然是…白溪魔女…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是,小姐,我们以后一定会乖乖听话。”采荷嘴上这么说着,她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去利用这一点。若是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二夫人,相信二夫人一定不会亏待她的。

    采荷悻悻的想着,然而她不知道等待着她的,是怎样钻心彻骨的后果。

    采碧的确是夏老派过来给穆繁城的,至于她身上的武功,那只是一切防身的而已。既然老夫人已经把她交给了繁城小姐,那她的命以后就是繁城小姐的。

    不管穆繁城有没有给她下毒,她都会服从命令。

    “既然如此,你们两个先下去好好休息。采碧,今天晚上,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采荷不会武功,只有采碧会,这个任务也只能交给她。这也是,为了试探她的忠心。

    “是,那奴婢告退!”采碧也心知这是个考验。

    她们走后,红霜才开口:“小姐,这么快就把身份告诉她们,这样好么?”

    “没什么不好的,采碧这个丫头眼神坚毅,懂的察言观色,是个心思细腻、做事周全的人。至于那个采荷,我在她的眼中只看到无限贪婪,恐怕不是什么规矩的下人。”

    “那她知道小姐的秘密,会不会把它泄露出去?”红霜略微有点担心道。

    “没事,就算她有那个心想要泄露,也没有那个命说出口。你以为,我给她们下的毒只是普通的毒药么?”冷笑一声,穆繁城从窗台跃到了屋顶上。

    红霜明白了穆繁城的意思,“看来,明天这里又要多一条人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