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元女节已经到了最后一天,东牧皇宫的门口站着很多人。拿到了和平条约,大家也要回去自己的国家了。

    封沐汶看了看手上的和平条约,心里愤愤不平。为什么每次都要来这里签订条约,搞的就好像东牧就是天下的霸主似的。

    痕易打开马车车帘,“大皇子,该回去了。”还要回去处理十九皇子的事情,可不能在这路上耽搁了时间。

    抬头看了看站在城墙上的东牧皇,还有那几位皇子。这几位皇子都是人中之龙,以后的东牧内部势必会有一场皇位之争。东牧皇这么明显的宠爱太子,恐怕这个太子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在宫里,最大的宠爱反而是最大的伤害。

    幸好当时大王把十七皇子送到了东牧,不然今天叛乱的,应该就不会是十九皇子,而是十七皇子了。

    晁南的皇子总共有十九位,有三位公主。十九位皇子,已经因为大大小小的事情没了十一个,三个公主也远嫁他国。现在,最有竞争的就只有大皇子、三皇子、七皇子,还有隐藏在东牧的十七皇子。

    这一点晁南与东牧倒是不相上下,皇位之争,兄弟之战,最后的结果只会是两败俱伤。得了权势,失了亲人。

    幸好他这次带来的皇子是大皇子,不然让他留在晁南,十九皇子恐怕难逃一死。

    封沐汶已经走到了马车那儿,“痕易大人,您又在想什么呢?”封沐汶冷笑着。

    “额,没事。”

    “既然没事,那我们走吧。父王他们,应该等得着急了。而且,还有重要的事情要等着我们回去处理呢,你说呢?”

    “痕易遵命!”这个大皇子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肯定是想要立刻处死十九皇子。也罢,反正他们也已经商定好了计策。

    恭尚易看着下面各国的使臣,眼中满是冷光。这几年东牧的纷乱不少,致使国内资源不足,这才没有办法,必须要签订和平条约。

    再过几年,等到他东牧兵强马盛了,再来好好的收拾这些不知死活的人。、

    恭夜珏侧目看向恭尚易,眼中隐藏着深深的怨恨。这个男人,统治着一切,还不知足。整个东牧看似兵强马盛,实则已经快要空虚。他作为东牧的皇上,一点都不为自己的子民着想。

    他迟早有一天,会夺下这个皇位,一统天下。收回目光,恭夜珏看向城楼下已经准备待续,准备离开的使臣。

    封沐汶太过自大,而那个痕易却又愚忠,对他来说,这两人都不是理想的合作对象。晁南,似乎没有能与他匹敌的人。

    不对,还是有一个人的,那就是晁南御前将轻若风。这个人,会成为阻碍东牧攻打晁南的一座城墙。

    或许以后,他能够跟他一起合作。

    元女节结束了,有人欢喜,自然却不了那些犯愁的人。

    按道理来说,每年白禾仪都应该是洋洋得意、兴高采烈的。然而今年却会灰灰蒙蒙的,一切都没有按照他预料好的那个方式走下去。

    看着床上哭泣着的女儿,白禾仪心一阵阵的揪疼着:“芯儿,你别伤心,你父亲说了一定会想到办法来救你的。你的脸,还是有希望的。”

    “呜呜,母亲,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出去见人,现在天下人都知道穆府三小姐不是今年的元女头魁,而且还毁了容。这,我要怎么活下去。呜呜~”

    穆繁芯趴在白禾仪的怀里,失声的痛哭着。本来应该都是她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想到那个白发魔女,穆繁芯就气:“母亲,那个白溪魔女找到了没有?”

    “她的行踪,根本无从查起。你放心,不管要付出多少代价,娘亲都一定会帮你找到她,让她生不如死。”都是因为她,才害的她的女儿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白溪魔女,这笔仇,她白禾仪记上了。

    “为什么她今年会来参加呢?往昔,往昔她为什么不来参加。”她从十四岁开始参加元女头魁选拔,每一年都是她,而且那个白溪魔女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为什么偏偏在穆繁城回来后,白溪魔女也出现了?

    穆繁城?穆繁芯想到了什么的似的,急忙拉住白禾仪的胳膊:“母亲,穆繁城回来也不过十几天的功夫,恰巧又是元女节。白溪魔女,也是在元女节出来的。我怀疑,我怀疑穆繁城就是白溪魔女。”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就糟了。

    白禾仪仔细的想了想穆繁芯的话,的确觉得疑点颇多。“可是我不明白,穆繁城一个傻子、而且那张脸早就已经丑陋的不堪入目。而那个白溪魔女,却貌若天仙、而且她们的头发都是不一样的。

    再加上先前,我明明是把那衣服送给了穆繁城,想要让她再元女节上出丑。可是那衣服却无缘无故的跑到了你这里,的确是非常惹人怀疑,就怕她穆繁城是在跟我们装傻。”

    “对,她一定是故意的。母亲,我有一个计划,能猜出穆繁城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穆繁城可真是一个扫把星,她一回来什么事情都发生了。

    “哦,说来听听!”

    穆繁芯附在白禾仪的耳边,悄悄的说着。

    “你这方法固然好,可若是穆繁城仍然是在装傻,我们岂不是白费苦心了。那雨珠粉可是极其珍贵的,用在她身上是不是有点浪费了。”

    “母亲,雨珠粉有没有都一样,与其放在木盒里腐烂,倒不如用在该用的地方。若是穆繁城易容的话,那这雨珠粉就能让她的皮肤迅速溃烂。人皮面具,本来就是一个毒。”

    再者,就算她没有易容,只要雨珠粉沾染上任何带有跟皮肤有关的毒素,那就会融合成一种新的毒素。到时候,毒素由皮肤渗入,中毒者必死无疑。

    “那好,就按你说的办。明天晚上,我就让人把雨珠粉拿过来。拆了穆繁城那张脸,看她到底是真是假。”

    双儿急匆匆的跑过来,“二夫人、三小姐,老夫人身边的采荷求见。她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夫人和小姐。”

    白禾仪奇怪的问:“她会有什么事情?”

    “母亲,先让她进来再说,应该是有非常着急地事情。双儿,你去把采荷叫进来吧。”穆繁芯咳嗽了两声,用手捂着自己的脸。

    她的左脸烧伤面积比较大,纤细洁白的胳膊上,涂抹上了一种绿色的草药。除了脸上和胳膊的伤口之外,其余没有什么大碍。

    一身绿衣的采碧快步的走到床边,往地上一跪:“二夫人,三小姐,采碧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们。”

    “别绕弯了,快说,若是这消息对我们有用,你的好处一定少不了的。”白禾仪道。

    “是,今天老夫人派我跟采碧去穆繁城身边。却发现,穆繁城她…她…”采荷说着说着,忽然没了声音。只是那嘴巴,还是在不停的动着。

    白禾仪蹙眉,“你在说什么?”

    采荷也发现了自己喉咙不能说话了,她的喉咙就好像是有火在烧一样。好痛,她好痛。她疼的在地上打滚,双儿飞快的过去扶着她。

    “采荷,你没事吧?”双儿担忧的问着。

    采荷一个劲的指着自己的喉咙,不,不只是喉咙了,就连她的手脚、呀的眼睛,到处都好痛。

    忽然想起穆繁城说的那话,她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转身用力的往门口爬去:“二小姐,我错了,我错了。你放过我,我不要死。”采荷在心里一个劲的哀求着,可惜别人已经听不到了。

    不能说话,再加上身体上的疼痛,让采荷痛不欲生。

    “双儿,快去叫大夫。”采荷一定是有什么知道些什么,说不定这就是扳倒穆繁城的好机会。不能让采荷死,绝对不能。白禾仪焦急的说着。

    双儿连忙去找大夫。

    不知道采荷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禾仪也不轻易的上前,只能站在一边看着。

    身体里就好像有千万把刀,在割着她的血肉一般。这种钻心刺骨的疼痛,采荷已经忍受不了。

    她刚站起来,双腿的就不听使唤,又趴在了地上。她站不起来了,她要去找穆繁城,现在能救她的,就只有她一个了。现在,她连这里的房门都出不去。

    这样下去,她一定会被活活的痛死的。白溪魔女,你的手段果然狠辣。

    因为忍受不了这种被刀挫骨的疼痛,采荷一头撞向了柱子。顿时鲜血四溅,那绿色的纱衣截然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啊~”

    “啊~”两声惊叫,同时响起。

    白禾仪、穆繁芯惊恐的盯着房间里死的不瞑目的人,一阵恐惧用上了心头。

    穆长琴、穆樊涛没有调查出背后凶手,本来是不打算去见穆繁芯的,以免见了烦心。可是心里又放不下,一走到朝霞榭,就听到里面传来的惨叫。

    二人迅速狂奔过去。

    穆樊涛叫到:“母亲,发生什么事了?”

    随后,穆长琴也赶到了:“芯儿,发生什么事了?”

    “父亲,哥哥,你们看…”穆繁芯颤抖着指向柱子边的采荷。

    穆长琴目光一冷,“这是怎么回事?”

    “相爷,我们也不知道。这丫头刚刚说有关于繁城的秘密要告诉我们,可是才说了几个字,就在地上到处打滚,还撞死在了这柱子上。”

    白禾仪惊魂未定,她不停的用手拍着自己的胸口。“对了,她说道繁城,不知道现在繁城怎么样了。”

    “穆繁城?”这件事,跟繁城有什么关系?

    “是啊父亲,对了,还有那个叫采碧的。采荷说是老夫人派她们两个去照顾穆繁城的,现在采荷已经遇害了,不知道那个丫头怎么样了。父亲,你快去救人。”穆繁芯伤心道。

    这件事,定然跟穆繁城脱不了关系。

    “来人,去请老夫人。樊涛,你去把穆繁城给我抓过来,本相要好好的审问她。”穆长琴气哄哄的,脸色极其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