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樊涛一接到命令,立即去抓穆繁城。

    穆樊涛带了几个人,闯入了晨露楼。穆繁城正坐在地上玩耍,看到来人,眼中一片迷茫,还有他身后的那些人。

    见到这样丑陋的穆繁城,穆樊涛一阵厌恶。以前虽然穆繁城是个傻子,至少还有一张脸可以看。现在,不仅人傻、现在这张脸更是丑陋的不堪入目。

    穆樊涛嫌弃的捂着鼻子,就算这里没有臭味儿,他也总觉这里的空气很污浊:“你们几个,把穆繁城给我绑到大厅去。”

    “是!”

    他刚刚回来的时候,听母亲说穆繁城居然活着回来了,他也很吃惊。又听闻她又傻又笨又丑的,自然也不把她放在心上。

    今天,他居然要亲自来抓这个讨人厌的畜生垃圾,真是脏了他的手。

    红霜端着午饭,见状急忙过去:“你们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抓小姐?”

    “哦,你就是那个红霜吧。”这个妞长得不错,穆樊涛上下的打量一眼红霜。想象着,她在床上的那股风姿。

    “是,奴婢红霜。还请这位爷放过我们小姐,小姐并没有做错什么什么。”看来,那个采荷果然不靠谱。

    “哼哼,她有没有做什么,她心里清楚。把这个红霜,也给我带到大厅去。”美人固然重要,可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剩下的两名家丁立刻把红霜抓了起来,红霜挣扎了几下。

    穆繁城、红霜被带到了大厅,大厅里围坐了不少人。采荷的尸体,就那么被丢在地上,样子惨兮兮的。

    采碧跪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一下。没想到她跟采荷才分开不到一天的功夫,她就忽然死了。穆繁城的毒药果然厉害,幸好她没有去告诉老夫人。

    采荷是从朝霞榭被抬出来的,应该是想要把穆繁城的秘密告诉给二夫人,这才度发生亡。如此说来,是采荷自己丢了自己的性命。

    秘密既然已经被知道,那么就要想方设法的隐瞒下去。若是不想死,只能装成什么都不知道。在这个深宅大院里,秘密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采碧完全能够明白穆繁城的用心,因为选择相信她们,所以才把秘密告诉给她们。给她们下毒,只是为了预防万一。只要能守住秘密,那就不会死。

    夏老伤心的看着采荷的尸体,采荷是个好孩子。采荷到她身边的时候,才十五岁。现在,她跟繁城的年纪一样,却要死的这么不明不白。

    夏老也和纳闷,明明让采荷和采碧去照顾繁城的,为什么采荷忽然间就死了呢?

    穆繁城一路上吵吵嚷嚷的,穆樊涛实在是受不了,直接让人用破布塞住了她的嘴巴,还用绳子把她捆了个结实。

    到了大厅,穆樊涛毫不留情的将穆繁城推到在地上。

    穆繁城看到身边的尸体,立刻被吓得大哭起来。

    红霜也满是惊愕,“采荷?怎么会…这样…”这个丫头果真是不可靠,死有余辜。

    “繁城,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一个丫鬟死成了这幅样子?”穆长琴怒不可遏,用力的拍向桌子。那桌子上的茶盏,都被震得震动起来了。

    穆繁城摇着头,迷迷糊糊的说着:“好可怕,好痛。呜呜呜…”

    长穗过去,帮穆繁城拿掉了口中的破布。

    夏老心疼的说道:“城儿,你别怕,把事情都说出来。奶奶今天,刚让采荷去照顾你,怎么采荷就变成这副样子了?”

    穆繁城只顾着哭,什么都不说。

    夏老无奈,又看向红霜。“红霜,你来说。”

    “红,红霜不知道。我,我明明让采荷去帮小姐准备膳食来着。谁知道,她会变成这样。”红霜假装很害怕,身体也不听的发着抖。

    “红霜,采荷已经把穆繁城的秘密告诉我了。只要你说出来了,我就放过你,你可以过来我身边,我不会亏待你的。”白禾仪道。

    “秘密?繁城小姐会有什么秘密?红霜,不明白二夫人的意思。”

    “哼,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在装傻。”

    “请相爷息怒,您要问什么,红霜都会如实以高。可是,小姐是真的没有什么秘密。”就算有,也不是你们这些人应该知道的。

    白禾仪哼了一声:“采碧,采荷说你是跟她一起被老夫人调过去的。那相信采荷知道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你别怕,只要把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就行。我们可以保你一命,但若是你不说,那我们只好吧采荷的死,归咎到你的头上。生死,皆在你的一念之间。”

    “采碧惶恐,今天刚被调到小姐那里。小姐正在睡觉,我们连话都没有说过。还是红霜姐姐照顾的我们,刚刚小姐才苏醒,想要找吃的。

    红霜姐姐便让采碧去弄吃的,可是采荷非要跟我抢,这才让采荷过去。谁晓得采荷会过去朝霞榭那边,至于采荷为什么会死在朝霞榭,这个奴婢觉得还是应该从那边查起。”

    采碧心知,如果将穆繁城的事情告诉相爷他们。那么她的下场会很采荷一样,如果不说,小姐留着她还有用,一定不会让她出事。

    白禾仪也气的站了起来:“你说这话,是芯儿害死了这个采荷了?可恶,这个采碧想必是收了穆繁城么什么好处了,居然反过来帮穆繁城说话。”

    “采碧和采荷都是我身边的丫头,她们两个到我身边不分前后。而且她们两个情同姐妹,采碧不可能会害采荷的。”

    “采荷说的对,红霜明明让采荷去拿膳食,为何红霜会去朝霞榭,还会出事呢?”夏老人老,头脑还是很灵活的。“这件事应该很繁城她们无关,事情的原委还是在这采荷身上。”

    穆长琴一个个的扫着他们脸上的表情,红霜、采碧惊恐着,穆繁城正在哭着,的确不像是会害人的人。而且,穆繁城要杀采荷,又有什么动机呢?

    采碧与采荷一起过去,采荷出事了,采碧却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算了,只是一个丫鬟而已。一会儿让仵作查清楚死因,再说吧。至于穆繁城,不管她是不是这件事的元凶。都要受到惩罚,作为穆府的嫡长女,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这像什么样子。

    这样,穆繁城禁足三天,不准任何人探视和给她吃的。红霜,这件事你也有责任,你跟采碧两人明天把相府所有人的衣服都给洗了。”

    连死因都不知道,如何去判定凶手?采荷还是死在了朝霞榭,若是要查清,免不得又要连累芯儿。芯儿前失去元女头魁,后面又毁容。如果再发生命案,这对她的名声非常的不利。

    一个丫鬟而已,死了也无妨。随便找个理由,去搪塞她的家人也就算了。

    “相爷,不好了。柴、柴房出事了。”一个家丁急匆匆的跑上来,害怕的活着。

    “又出什么事情了?”怎么他穆府的事情一个接着一个,还不间断的出现命案。这到底,是犯了什么煞气。

    “柴房的五具尸体,不,不见了。”

    “你说什么?尸体不见了?”已经找不到词语,来形容穆长琴现在的心情了。

    “樊涛,你去看看。”半天,穆长琴才开口。

    穆樊涛也不知道死了五个侍卫的事情,随即跟着家丁出去了。

    到了柴房,里面空无一人,之忧地上的那一滩滩血迹。穆樊涛朝看了一下门上的锁,问道:“这门是你刚刚打开的?”

    “是,元女节结束了,奴才就按照相爷的意思,打算把这几具尸体给他处理了。可是今天一打开门,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你开门的时候,锁是好好的?还有几个人有钥匙?”五具尸体,怎么可能会凭空消失呢?一定,是有人趁着不注意把尸体偷走了?他们偷尸体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没错啊,房门和窗户都锁的好好的,钥匙也就只有小人一把。”家丁指着窗户,“大少爷您看,这窗户还是从里面反锁着的,一点打开的痕迹都没有。”

    “如果是这样,那盗尸贼又是怎么进来,怎么悄无声息的把尸体给偷走的呢?”穆樊涛疑惑不解。

    绕着柴房走了一圈,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那些柴火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那里,地上的血迹也非常的整齐。地上没有被尸体被拖走的痕迹,可以说是被抱走的。那盗尸贼是几个人?五具尸体?五个人么?

    五个人,带着五具尸体,又要如何从众目睽睽的穆府,把人带走呢?

    “多派几个人看守这里,不要让任何人进来。”还是要去告诉父亲,采荷之死、五具尸体凭空消失,这两件事会不会太巧?

    穆樊涛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穆长琴,大厅里的人全都遏制不住的感到惊异。

    穆繁城继续假装玩着自己的头发,其实已经暗中观察了一下大厅里站着的人。发现长穗的头一直盯着,再看向长穗的脚、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右脚不停的颤抖,低头闭目,似乎在隐藏着什么。

    这件事,长穗应该非常的清楚。

    这并不在她的操心范围之内,穆府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红霜瞥了穆繁城一眼,心中甚至纳闷。难道是小姐让人带走了那五具尸体?再看看采碧,采碧一脸平静,好似她什么都不知道似的。难不成,小姐让采碧做的事情就是带走尸体?采碧虽说会武功,但也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带走五具尸体?

    看来,只有等到回去了才能问清楚。

    “到底是哪个贼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穆府犯事。”被人当众挑衅,穆长琴怒火翻腾,脸被气的通红,活像是一个刚出炉的大闸蟹。

    “哎哟,自从这繁城妹妹一回来啊,家里发生的事情还真不少呢。”穆繁青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就看到穆繁青被人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穆长琴深恶的目光,紧锁穆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