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既然你们都明白了,我也不必多说。就是怕,到时候那五具尸体出来了,会把你们给吓着。”长穗应该很快就会有行动了,她既然把五具尸体给偷走了,就一定会有她的用意。

    那五人是穆繁城杀的,倘若说长穗盗尸是为了帮她毁尸灭迹,那是绝对不可能。那已经死去的人,还能做什么呢?

    “多谢小姐提醒!”

    “采碧,正如红霜所说,你的命已经是我的。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必要牵制住你的性命。”穆繁城从怀里,拿出了一粒紫色的药丸,扔给了采碧,采碧瞬间接住:“这是解药,服下之后,三天之内就能彻底清除毒素。”

    “多谢小姐信任,采碧定不会辜负小姐美意!”红霜说的对,穆繁城的确是不同凡响。既然她只是来复仇的,那她也没有必要非要把穆繁城的秘密说出去。只要夏老无事,她也就放心了。

    “我先回去了,你们两个继续聊天吧。”

    红霜无语,都让她知道自己在说她坏话了,还要继续聊天,那岂不是要了她的小命了。

    瞅了一眼采碧,红霜耸了耸肩。“好了,我们也早点休息吧。反正那会飞的尸体,也不会跑到牢里来。”

    就算来了,她们也不会惧怕。既然采碧以前是个死士,死人见的想必也不少,也无需为她担心。

    “是!”采碧闭上眼睛。

    绕过穆府巡夜的侍卫,蒙着面的穆繁城悄悄的出现在假山后。忽然,一个黑影从她眼前略过。穆繁城目光一冷,随即追了上去。

    封影察觉到身后的人,急忙加快步伐。侧身,躲到了一棵树上。

    穆繁城追了半天,眼前的人影却消失了。

    顺着地上的人影看过去,封影发现这个人是跟他在侍卫房间看到的人一样。这个人到底是谁?潜藏在穆府里,究竟有什么目的?

    忽然,穆繁城听到了一声惨叫。站在原地,四处的看了看,确定这里没有人之后,她才飞了出去。

    封影从树上下来,注视着穆繁城离开的方向。刚刚那声惨叫,又是怎么回事?算了,那些事不在他的管辖范围,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鬼啊,有鬼啊。”

    “救命啊,有鬼!”穆府内,一声接着一声的惊吓声。

    穆长琴等人立刻就被惊动了,穆繁城训着声音找了过去,是穆繁青的绿云楼。穆繁青只穿了一件单衣,连鞋子都没有来得及穿。跟几个丫鬟小厮,特狼狈的躲在石凳后面。

    又有其他的地方传来惨叫,长穗做事,还挺快的。这么快,就让她看了一出戏。相信,一会儿会有人去柴房找她。她得提前回去做好准备才行,有了复活的尸体,怎么能少了配合的观众呢?

    穆繁城从窗户跳进柴房,把锁给锁好。那边的柴堆,正好可以成为她演戏的工具。栖身躲在柴堆里,手上拿着一个棍子,那个傻子穆繁城又回来了。

    穆府内,火把满天飞,人影到处窜。尖叫声、从未停歇。好像真的有不少的鬼似的!

    一个小厮正在解手,忽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朦朦胧胧的小厮,打了一下那人的手,却发现那手冷的想块儿冰似的。

    小厮回头看了他一眼,“哎,原来是老何啊。”不对,老何不是死了么?再回头看一眼,发现老何七窍流血、整张脸都黑了。

    那小厮惨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跑走,连裤子都没有穿好。

    穆繁蕊睡在床上,一个人影由远及近。走到了床边,人影掀开帐帘,绛紫色的手慢慢的往穆繁蕊的脖子靠近。

    穆繁蕊向来睡得就比较浅,听到脚步声,她还以为是哪个侍女,也就没在意。等她睁眼一看,两只手已经掐到了她的脖子:“啊~救命啊~放开我,放开我~”

    穆繁蕊拼命的拍打着那人的手,然而他却一动不动。

    火把在穆繁蕊房间门口晃来晃去的,门被打开了,穆繁蕊不停的冲着门口求救。等那些人冲进了房间里,脖子边的手忽然一松。等到穆繁蕊再一抬头,那人影立刻就不见了。

    “四小姐,您没事吧?”

    “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侍女小厮,全都跑了进来。

    灯,一盏盏的都被点亮。

    穆繁蕊捂着自己的脖子,俨然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紧接着就是穆繁芯那边、随后是夏老那里。

    穆长琴在穆繁芯与夏老那边两边跑,完全忘记了他还有两个女儿。

    穆樊涛带着人,去把穆繁蕊与穆繁青、君慕容何玉琦全都带到了大厅。大厅里,齐聚了不少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幕府,怎会出这闹鬼一事?”穆长琴冷着脸,身体被气的直发抖。

    “父亲,有鬼,真的有鬼。”穆繁芯哭的梨花带雨,哭的穆长琴一阵心疼。

    “芯儿别怕,有父亲在,父亲不会让那些人伤害到你。”

    “相爷,我,我…”何玉琦说着说着,也跟着哭了起来。

    “父亲,现在我们该怎么做?”穆樊涛一脸凝重,现在穆府到处是人心慌慌,不少小厮都被吓得尿裤子了。

    “这个世上,是不可能有鬼的,一定是有人在捣乱。”穆长琴扫了扫大厅里的人,“穆繁城呢?”

    坐在椅子上的夏老立刻站起来:“对啊,还有繁城呢,樊涛,你快,快去吧繁城给接过来,莫要让那些人伤害了繁城。”

    穆樊涛为难的看向穆长琴,这事说不定就是穆繁城搞出来的。再者,他才不想见到穆繁城那张丑陋的脸,看了只会让他想吐。

    “我亲自去把穆繁城给带过来!”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不是穆繁城在搞鬼。气冲冲的穆长琴,直奔向柴房的方向。

    穆繁城打了个哈欠,这人怎么还没有来啊?她等的都要睡着了,他们要是再不来,那她就真的要睡觉了。

    她才刚想和,就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了。哎哟,人来了。

    穆繁城抓紧手中的棍子,身体不停的发着抖。

    听到开锁的声音,穆繁城嘴角上扬。

    下人们,拿着火把冲了进去,将柴房围个水泄不通。穆长琴扫了一圈,没有发现穆繁城。

    “穆繁城人呢?怎么不见了?”穆长琴怒吼着。

    穆樊涛上上下下的扫视着这房间,门窗紧关着,穆繁城能去哪里呢?忽然间,他发现那边的柴堆居然能动。

    穆樊涛摸着下巴,想了想,走了过去。

    他才刚蹲下身子,棍子就直接朝着他头顶打了下去。穆樊涛迅速的扔掉手里的木柴,却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棍子,直接摔到在地上。

    穆繁城这个时候冲了出来,拿着棍子用力的打在穆樊涛身上:“坏人,打死你,打死你。”

    “你,你这个疯子,走开。”穆樊涛叫着,这个臭丫头,居然敢打他。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人拉开。”他穆府的下人,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没用。

    几个小厮放下手中的火把,将穆繁城拉了过去,穆繁城把棍子砸向了穆樊涛。

    此刻的穆樊涛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衣服更是破烂不堪。他的整张脸,都黑透了。

    穆繁城大声哭了出来,“外面有鬼飞飞,我好害怕,呜呜,呜呜,我不要在这里。奶奶,快来救我。”

    “繁城,你看到了什么?”穆长琴一把上前,拉住穆繁城的手。穆繁城的手发凉,不停的颤抖着,看来是真的把她给吓坏了。

    “鬼,会飞的。他们,他们不停的敲打着们,我害怕。爹爹保护我,我不要在这里。”穆繁城可怜兮兮的看着穆长琴,其实她根本就什么都没有看到。

    “樊涛,我们先回去大厅,再来商讨这些事情。”穆长琴欲松开穆繁城的手,却被穆繁城死死的拽着。没有办法,穆长琴只好任由这穆繁城这样拉着他。

    走在去大厅的路上,穆繁城盯着穆长琴的背影。如果以前,他也能够像今天这样的保护她。说不定,她的命运就不一样了。

    穆长琴转头看了一眼穆繁城,她的脸上都是眼泪,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看。好像,怕他立刻把她丢弃一样。

    纵然是穆长琴这样心狠的人,看了也不由得开始心软。他也真是糊涂,穆繁城已经这样了,又怎么会做出那些杀人偷尸的事情呢?这件事,是他欠缺考虑了。

    夏老焦急的在大厅里走来走去的,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白禾仪抱着穆繁芯,恨恨的瞥了一眼夏老。长穗急匆匆的从后堂进来,白禾仪与她对视着,长穗点点头站在了夏老身边。

    夏老只顾着穆繁城了,哪里注意到长穗在不在身边。

    看到穆长琴他们来了,夏老连忙过去。

    穆繁城一见到夏老,就立刻扑进了夏老的怀里痛哭了起来:“奶奶,我看到,我看到有好多人从门口飞过去,我好害怕。”

    穆长琴闻言,问道:“繁城,你可看到有几个人?”

    穆繁城眨巴着眼睛,从夏老怀里出来,掰着自己的手指头:“恩,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有,有五个呢。有高的有矮的、也有胖的,那个胖的好凶,拼命的打着我的房门,吓死我了。”说完,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夏老心疼她,把她抱在怀里哄着:“城儿乖,那些坏人都被打走了,不会再来伤害你了。”

    五个人?正好是那五具不翼而飞的尸体,应该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想要搅得他穆府鸡犬不宁。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

    “奶奶,你知道么?当时,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飞出来的,搜搜搜的几下,就从我眼前消失了。就好像,就好像他们很早以前就躲在那里,专门要等着我一样。”穆繁城道。

    长穗心一紧,穆繁城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