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城说的话,全都落入了穆长琴的心里。看来,这是穆府内鬼在作乱了。必须要想办法,查出这个背后阴险的人,想要让他穆府不得安宁,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众人在大厅里,一坐坐到大天亮。穆繁城已经趴在夏老的怀里睡着了,红霜与采碧也被穆长琴放了出来。

    终于听到鸡鸣了,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穆长琴的气就一直没有消,他堂堂东牧第一丞相,居然要被五个死了的下人吓得一夜睡不着。这要是传出去了,让他的老脸往哪搁啊。

    “繁芯、繁蕊、繁青,你们几个带你母亲回去休息吧。白天全都好好的休息,今天晚上我到要看看是哪只鬼在穆府横行霸道。”穆长琴恶狠狠的说道。

    “长穗,你也带母亲回去休息吧。”

    “是,相爷!”长穗搀扶着夏老,把穆繁城给弄醒了。

    “唔,天亮了哦,可以出去玩了。”穆繁城伸了个懒腰,所有人不带善意的目光全都放到了穆繁城身上。

    穆繁城脸一红,又扑进夏老的怀里:“奶奶,他们怎么都这么看着我啊。”

    “没事没事,他们都是因为太喜欢城儿了,所以才这样看着你的。”夏老生气的瞪了穆长琴一眼,带着穆繁城离开了大厅。

    穆繁青没好气的说道:“哼,就会装傻博的人同情。”穆繁城着一招真高,骗的夏老一个劲地为她说好话。夏老那么偏心穆繁城,她的眼里哪还有她们三个孙女啊。

    父亲眼中只有穆繁芯,奶奶的眼里只有穆繁城。真是一点都不公平,穆繁青气愤说道:“父亲,我们也回去了。”

    穆繁青拉住何玉琦,怒冲冲的就走了。

    穆繁蕊随后也跟着一起离开,大厅里剩下穆长琴、白禾仪、穆樊涛兄妹。

    白禾仪的道:“相爷,你觉得这件事会是谁在捣鬼呢?”

    “目前还不清楚,或许是还是那个杀人凶手。就是不知道,他要在我穆府做什么。”这件事,穆长琴也很头疼。小小的一个杀人案,现在演变成了尸体满天飞。先是出人命,随后又是尸体失踪,惹得那些下人个个心里不安。

    “父亲,我觉得这件事跟穆繁城有很大的关系。昨天,繁青已经将儿子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您刚把穆繁城关到了柴房,这府里就闹鬼了。肯定,是穆繁城想要洗脱自己的罪名,使出来的诡计。”尤其是,那个傻子居然敢打他的脸。现在,他的脸肯定已经肿成猪头了。

    “是啊父亲,芯儿觉得哥哥说的有道理。繁城姐姐固然是个神志不清明的人,可她在外面毕竟生活了那么多年,变成什么样子我们也不懂。”穆繁芯附和着,“不是我要说繁城姐姐的坏话,实在是太惹人怀疑了。”

    他们的意思,穆长琴都懂。脑海中浮现了穆繁城的那个眼神,穆长琴又狠不下心来。“说不定,敌人就是以这个为中心,才惹出了这么多事情。他们肯定是想要打着繁城回府的幌子,来做坏事。”

    对啊,他怎么没想到这个呢?现在,穆府所有人的都把注意力放在了穆繁城身上。把一切罪责,都归咎于繁城归府。真正的凶手,还在深处隐藏着。必须想办法,尽快的把他揪出来。

    “父亲,你是不是已经想到什么办法了?”见穆长琴的眉头松了,穆樊涛问。

    “我想我们把事情的重心全都转移错了,好了,你们别多想了,快回去休息吧。折腾了一夜,我也累了。”穆长琴甩了甩衣袖,离开。

    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穆府总算是有一天太平日子了。

    穆繁城坐在凳子上,神情肃穆:“那五具尸体,应该还在幕府。既然是从柴房那边出去的,相信也该藏在那边。只是,穆府还有什么地方能够藏住五个人呢?”

    红霜倒了杯水递给采碧,采碧说了声谢谢,接过去喝了一口。

    “小姐,那尸体不是你让人弄走的么?你怎么会,不知道尸体藏在哪里呢?”红霜奇怪的问。

    听到这话,穆繁城明显是吃了一惊:“我去弄那尸体做什么?”

    “难道,是另有其人么?可是,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原来是她猜错了啊,不是小姐,那还能是谁?白禾仪?穆繁芯?亦或者是,穆繁青两姐妹?可是,她们几人都被吓得不轻,看不出来是谁啊。

    “繁城小姐,你在怀疑谁呢?”采碧问。

    “长穗啊,除了她还能有谁?”穆繁城一脸与我无关的无辜模样,好像真不是她干的似的。

    至少能给长穗提供这个机会的,也是她。故而,她也是帮凶之一。

    “长穗?不可能啊,长穗婶婶一直在夏老身边照顾夏老,她为什么要把尸体偷走?又为什么要让穆府鸡犬不宁呢?”采碧第一个就为长穗开脱,如果说是二夫人她还是相信的。因为二夫人跟繁城小姐有仇,长穗婶婶跟穆繁城又没有仇,为什么要害她呢?

    “准确的来说,是长穗身后的那个人。目前,我还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白禾仪、还是何玉琦、还是君慕容。所以,这也是要让红霜,你去查的事情。”

    目光转向采碧:“采碧,你去柴房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隐藏住五个人。”今天晚上,又会有什么样的变故呢?

    “是!”得了任务,红霜、采碧便退了出去。

    昨天那个黑影又是谁?穆繁城仔细的想着,穆府也是一个书香门第,护院的高手自然不少,不过也都是那几个侍卫,还有穆长琴身边的几个人而已。

    穆长琴不会武功,身边有暗卫保护也是很正常的。据她所知,穆樊涛就是一个喜欢横冲直撞、仗着自己身份耍威武的大少爷,他也不会武功。

    照这个道理来说,穆府的武林高手屈指可数。昨天那个人,能从她的眼皮子底下瞬间消失,武功修为绝对不一般。

    若想从穆府把这个人揪出来,得下不少的功夫。他既然已经察觉到有人在跟着他,近期就不会有什么行动。

    “如果那个黑衣人是白禾仪他们花钱雇来的杀手,那么,我的猜测就有可能成立。但若不是……”穆繁城思考着,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昨天晚上穆府所有人都折腾了一夜,很多人都回去休息了,正好给红霜一个查看的机会。红霜查探了所有尸体出现的地方,也发现了几点。

    第一,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腐烂腥咸的味道,再者还有一些胭脂水粉的味道。第二,地上或多或少的都占有血迹。第三,还有一种很细很细的细线绕在树枝上。

    穆府几乎每个院子里,都栽植着一些花草树木。想必,那人就是凭借着这些树枝来操纵那些尸体的。

    红霜一有发现,就立刻回去告诉了穆繁城。

    “这么说来,那些尸体身上腥咸的味道,应该是跟柴房那里一些东西有关。可以肯定的是,那尸体全都被藏在柴房的某个地方。”穆繁城摸着下巴,“我刚到柴房的时候,也注意的看了一下柴房的构造。全都实木,而且门窗都是才翻新过的。

    地上那些血迹很整齐,就像是当初被丢进去的一样。要在同一时间搬走五具尸体,单靠长穗一人,绝对不可能办到。”

    “小姐的意思是,尸体其实并没有移走,还是放在那里?”红霜问。

    “没错,红霜,前两天去姻缘树的时候。我吩咐过你,要除掉长穗。回来之后,就发生了这些事情。我们还是要除掉长穗,这样,你去一趟墨水山涧,把之前准备好的东西全都放到墨水山涧里。”

    “为什么是墨水山涧呢?”红霜不明白。

    “我们现在不知道长穗究竟是哪一方的人,这么做,一则能让我们知道长穗身后的人。

    白禾仪为了要让穆繁芯得到头魁,花费了那么多功夫,她又那么疼爱她的女儿,是断然不可能做出伤害她的事情的。”

    听穆繁城这么一说,红霜就明白了:“这样一来,那指示长穗的人就会在何玉琦、或者君慕容两人之间。”

    “二则,弱长穗是白禾仪的人,白禾仪势必会以为长穗同时也在为何玉琦两人卖命。这样两边倒的人,你觉得白禾仪会留着用么?借别人的手,来除掉对我们不利的危害,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穆繁城绕着自己的头发!

    “小姐说的有道理,那我现在就去墨水山涧安排。”红霜拱手,从窗户跳了下去,正好遇到回来的采碧。

    二人相视点头,擦肩而过。

    “小姐,采碧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那里有什么隐秘的地方。”她几乎要把整个柴房都给翻过来了,还是没有一点线索。

    “这样啊,难道是我的猜测有误?”如果没有在柴房,那会在什么地方。“采碧,柴房前面,后面分别是什么房间?”

    采碧想了想,“前面就是厨房,后面,后面好像是存放货物的地方。不过里面具体放着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去那边看看,你只需要把里面存放着什么东西回来告诉我就行。”

    “是!”

    长穗啊长穗,要怪,就怪你开始对我长生了怀疑。留着你这么个祸患在奶奶身边,我着实是不放心。

    在穆繁城心里,已经认定长穗就是白禾仪的人。现在,穆府当家人是穆长琴,然而穆府的女主人却还是夏老。若是夏老死了,那穆府当家女主人就会是白禾仪。

    蓦然间,穆繁城拍案站起,目光泛着寒光。她怎么没想到,长穗的心已经不在夏老这边了,再加上她再上她再夏老身边待了这么多年,免不得要对夏老下手。

    最好长穗不是白禾仪那边的人,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