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很快,采碧便到了柴房后面的那间房屋上。这个仓库很小,应该也不像是能够装得下五具尸体的地方。采碧拿开屋顶上的一块瓦,刚拿开,免不得就用手捂着自己的口鼻。

    下面的酸菜味好重,原来这下面是储藏食材的地方。下面那些,应该就是为了过冬准备的咸菜什么吧。

    再往下面看去,好多个水瓮,上面都盖着盖子。采碧用手扇着下面的气味儿,咸菜的味道很浓。

    采碧意图下去看看,有没有地方能够藏住尸体。又想到繁城小姐,只是让她查探一下这里储藏的东西,并没有给她下去查看的命令。还是不要打草惊蛇,先回去跟小姐商量一下吧。

    回到晨露楼,采碧把自己看到的告诉给了穆繁城。

    “红霜也说过,那些尸体出现的地方,有着一股腥咸的味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很有可能那些尸体就储藏在那些咸菜水瓮里。”

    穆繁城扣着脸上的伤疤,“昨天晚上闹得整个穆府鸡飞狗跳的,我想这两天长穗应该不会轻举妄动。怎样,才能逼着长穗这只狐狸自己现形,又不让别人怀疑我们么?”

    “小姐,采碧有一个办法,不值当行不当行。”

    “说来听听!”穆繁城好奇的问。

    “既然已经认定是长穗婶婶做的,我是这么想的。再怎么说,长穗婶婶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她不可能不害怕死人的。小姐刚刚已经说过,今天晚上长穗婶婶不会行动。那我们可以来一次真的装鬼,让长穗婶婶害怕,自己现形。”

    采碧心里,还是不希望这个人会是长穗。长穗待她也还不错,私心里,她还是希望穆繁城能够放长穗一命。

    穆繁城仔细的打量着采碧,采碧的心思,她已经明白了。若是让长穗自己承认,凭借着她再夏老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夏老一定会给她说情。这样一来,长穗的性命也算是保住了。

    采碧这丫头的确聪明,越是聪明的人,做的事情也绝对不会让人失望。“那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做。采碧,这是你的第一个任务,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她身边向来都必须要没用的人,如果采碧连只是嘴上说说,没有什么实际行动,对她来说也只是一个无用的棋子。无用的棋子,终究还是会被敌手给吃掉。

    “是,采碧一定不会辜负小姐的期望。”这不仅是她的第一个任务,也是繁城小姐对她的一个考验。

    以前作为死士的时候,她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第一次杀人,或许会害怕,晚上睡觉的时候也可能会做噩梦。第二次杀人,也只是体验到第一次的那种感觉。到了第三次、第四次,人都已经杀的麻木了,又怎么会在乎那些人不存在的恐惧?

    那些,也只是人的心理作用而已。

    穆繁城翻看着手中的书本,“什么君子之道、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全都是纸上空话。在这个权利与地位的战争世界里,只有有本事的人才能站在最顶峰,才能说说这些什么君子之道。

    天下间,又有几个真君子?又有多少的伪君子?”譬如,那个人面兽心的恭夜珏。

    一天的时光,总是很快就过去了。黑夜的降临,使得整个穆府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黑色。硕大的月亮,如同一个巨大圆盘,高高的挂在天上。一层淡淡的明黄色,绕着月亮的一圈,似乎是在散发着一种迷幻的色彩。

    就在那轮巨大的月亮面前,一身影飞快的闪过。那乌黑娟丽的长发,在明月面前,竟是显得那样的美丽。一根根的,仿佛都能数出来。

    红衣飘然,刚刚还在空中的红霜,瞬间转移到墨水山涧的房顶上。一甩衣袖,一块瓦悄然碎裂。明亮的光线,从小洞穿透出来。

    酷寒的墨色双眸,盯着坐在窗台上的娇娘。此刻的她,穿了一身白色的里衣、她抬头看着夜空,轻轻的哼了一声,红霜飞快的从房顶上消失。

    夜风,静止了。夜晚的荷花池,被蒙上了一层层黑色的雾霭。那摇曳着的黑色荷花,让人顿生毛骨悚然之意。

    本该是夏季最盛的蛙鸣声,现在听来,倒像是怨鬼低低的啜泣。那荷花池上,耸立着的小亭子,宛若一个不死巨人,在守护着这片荷花一样。

    空中那轮高高的月亮,被乌黑的云彩半遮掩着,多了一层神秘。

    穆繁城坐在床头上,继续看着那本书。奇怪的是,从她拿起那本书开始,就没有翻过一页。

    转头看向外面的夜空,算着时间好像已经差不多了。穆繁城丢掉手中的书,从窗户飞跃出去。

    看守在晨露楼外面的那几个侍卫,已经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穆繁城有没有在房间里。他们手中都拿着棍子,几个人围在一块儿,各个的身体都在发着抖。

    “你,你们说今天晚上他们会不会出来啊?”终于,有一个人打破了这份让人恐惧的沉寂。

    “不,不知道啊,我,我们,还是,说点好的吧。”

    “我们素日跟他们无冤无仇的,他们应该不会来杀我们的。”

    “对啊,又不是我们害死他们的,当然不会。”

    几个人有一句没有句的聊着,表面上他们虽然都不怕,实际上他们的腿都抖得不像话了。夏天的夜晚,本来就很热,他们的衣服也早就已经湿掉了。

    “咕咕咕~”不知道是什么叫了一声,那几个人吓得尖叫着,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红霜按照之前与穆繁城商量好的事情,把东西放到了墨水山涧的仓库里,还将从长穗那里拿来的东西丢在了地上。

    之前,穆长琴他们过来,想必已经查过这里。必须要把这东西藏在不显眼的地方,但又要让穆长琴他们找到才行。

    想了想,红霜将包袱放到了横梁上。这样一来,穆长琴他们就能够发现了。

    准备妥当后,红霜又回到娇娘的房间。把信用发簪射向了娇娘旁边的花瓶,花瓶‘砰!’的一声碎裂。

    “谁?”娇娘受到惊吓,立马站起来看向房顶。房顶那里,除了一个洞之外,什么都没有。

    娇娘拿过那封信,拆开一看,愣住了。

    长穗睡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生怕那些事情会被人发现。昨天晚上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是预料之中的。可是事后等她把尸体重新弄回仓库的时候,一颗心吓得都快要跳出来了。

    那五具尸体实在是太恐怖了,之前二太太让她去偷运尸体,她也非常的犹豫。毕竟,死者为大,应该要把尸体立刻火化掉才行。

    她也不清楚二夫人让她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有些吩咐,她只是要照着做就行了。

    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长穗现在,是骑虎难下,有些事做了就不能够反悔。她也是一把年纪了,当然希望能够安享晚年。等到老夫人死了之后,她就可以得到一笔钱离开穆府。

    到那个时候所有穆府的事情,都跟她无关了。知道按照二夫人的命令,让穆府闹腾上几天,再找个机会把那些尸体全都处理掉,那就行了。

    这么想着,长穗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采碧把自己的头发圈在头顶,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衣服。她把自己的脸打扮成死人一样,把绳子扔到了房屋上,造成是上吊自杀的样子。“长穗婶婶,但愿凶手不会是你。”

    采碧一手抓住绳子的末端,不停地叫着:“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采碧捏着嗓子,使得自己的身影听起来异常的恐怖。

    刚入梦的长穗,在听到这声音后,急忙坐起来。把被子盖在头上,长穗偷偷的瞄向了门口。幸好,什么都没有。视线慢慢的转移到了窗户那儿,长穗惊呼一声。

    窗口那儿,一具‘尸体’左右的摇摆着,她的手不停的拍打着窗户,还叫着那句:“把我的尸体还给我,我要去投胎,把身体还给我。”

    “啊~~”长穗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她吓得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忽然想到了小时候的故事,长穗连滚带爬的爬到地上。对着那尸体不停的磕着头:“老何啊,你们千万不要来找我啊。我,我明天就给你们烧纸,就把身体还给你们。一切,都是二夫人让我做的,我也不想的。”

    窗口晃动着的人影停了下来:“身体,身体给我!”

    “好好好,明天,哦不,现在,我现在就去把你们的身体给你们送过去。你,你别再来找我了。呜呜,我还不想死啊。”恐惧、愧疚侵袭着长穗的神经,长穗恨不得马上就冲出房间,去把那些尸体处理了。

    可是碍于窗口那晃动着的人影,她的腿软了,也没有力气再冲出去。

    “明天,若是没有见到我的身体,那就把你的身体给我。你,下地狱吧。”说完,采碧用力一拉绳索,把自己拉到了屋顶上。

    长穗磕着头,连声说是,一抬头,人影已经不见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呜呜呜…”

    采碧失望的拿着绳索回到了晨露楼,绕过门口那几个不知道怎么昏过去的下人,采碧推开门走了进去。

    找了一圈,没有发现穆繁城的身影。没办法,她只好坐在凳子上。她真的不希望那个人会是长穗,可是事实如此,就算她有心庇护她,恐怕也没有办法。

    长穗一直跟在老夫人是身边,虽然有时候她是挺刻薄的,但是她的心还是很好的。

    记得当年,她刚到穆府,被几个丫鬟欺负。就是长穗帮她,骂走了那些人,还把她调到了老夫人身边。

    今天,她却为了穆繁城去装鬼吓她。

    “长穗婶婶,为什么你要帮二夫人做事呢?难道,你不知道繁城小姐与二夫人的仇怨,是有多深么?”

    “正是因为她知道白禾仪与小姐之间的从仇恨,她才会帮白禾仪。”红霜冷冷的声音从窗外响起,一眨眼的功夫,红霜已经出现在了采碧面前。

    采碧低着脑袋,就跟做错事情的人是她似的。“红霜姐,你,都听到了。”

    “如果让我在白禾仪与小姐之间做出选择,我也会选择前者。谁会把自己的命运,放在一个傻子身上呢?长穗这么做,并没有错。错就错在,她偏偏是夏老身边的人,又同时为白禾仪做事。”

    小姐唯一的亲人就是夏老,她是不会让任何人去伤害夏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