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本来这件事小姐应该是不想插手的,只是关系到了夏老,才不得已要插手去调查这件事。

    红霜拍拍采碧的肩膀:“采碧,我知道你的心思,小姐也明白。放心吧,小姐断然不会让长穗就这么死去的。别忘了,长穗是夏老的陪嫁丫头,就算小姐不想放过她,夏老也一定会想方设法的给她说情的。”

    “真的么?小姐不会杀长穗婶婶?”采碧激动的抓住红霜的手。

    “前提是,她没有伤害到夏老,明白么?”

    “不会的,长穗婶婶对老夫人非常的忠心,她是不会去害老夫人的。”这一点,采碧特别有信息。

    这不是没有依据的,之前好几次,长穗婶婶都亲自给老夫人试药。应该是他知道二夫人要对老夫人下手,所以才想要保护老夫人。

    红霜摇摇头,有点担心采碧。采碧虽说是一个死士,可是她太过于重感情了。一个杀手,要是有了感情,就相当于是有了弱点,有了弱点,离死亡也就不会太远。

    “对了,小姐去哪里了?”红霜问。

    “我也不知道,我回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小姐。或许,小姐是有什么事情出去了吧。”

    “恩,既然如此,我们在这里等小姐回来。”这么晚了,小姐会去哪里呢?

    一身白衣的穆繁城正落在夏老房间的屋顶上,她蒙着脸,一头银白色的长发随风飘舞着。

    “刷!”的一下,穆繁城飞落在窗口,打开窗户偷偷的往里面看了看。

    有几个丫鬟站在门口,还有两个跪坐在夏老的床边,给夏老扇着风。必须要在不惊动这些人的情况下,到夏老身边。

    穆繁城闭上眼睛,随后双目猛地睁开,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了窗口。迅速的点了那几个人的睡穴,她的速度非常之快。快到,几乎肉眼看不到的。

    坐在夏老床边,同样的也点了夏老的睡穴。拉起夏老的手,仔细的为她把着脉,脉搏时有时无。穆繁城蹙眉,查看了一下夏老的眼睛。

    摘下头上的发簪,划破夏老的手腕,发现夏老的血色偏黑,还有一种很奇怪的味道。

    “中毒了!”穆繁城目光冰冷,长穗,居然敢对夏老下手。很好,看来你是真的不想要你的命了。

    穆繁城之所以走着一趟,就是想要保全长穗,这也是采碧的心意。既然采碧已经是她的人,她自然有必要去帮手下完成一个小愿望。

    采碧与舞心宗的人不同,想要在穆府安插她的眼线,就必须得要一个身处在穆府之内的人,而且这个人还要深的大家的信任才行。

    采碧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又是夏老的心腹,由她来办这件事自然是最好的。本打算救下长穗的性命,这样采碧就能跟家的对她死心塌地。

    若是夏老安然无恙也就算了,可是现在……

    怪不得夏老的身体那么糟糕,原来是中了这种慢性的毒药。还好她之前有预防带了一颗百草丹出来,把百草丹给夏老服下,希望能够抑制住那种毒素对身体的侵害。

    把夏老的伤口包扎好后,穆繁城立即离开。

    晨露楼,采碧一心担忧着长穗,怎么也睡不着。

    窗户动了一下,采碧急忙看过去,只见一袭白衣的穆繁城从窗外飞了进来。脸上的白纱自然落下,露出了那张绝色容颜。

    采碧看呆了,谁说三小姐才是东牧第一美人的?站在她面前的这人,才是真正的东牧第一美人。可以说,穆繁城是她见过的最美的女子。

    一身白色的纱裙紧紧地裹着她那娇小的身躯,腰间那根红色的流苏彩带上,金线娟秀着奇怪的图文,不过那图文非常的好看。

    妖冶似雪的皮肤,如凝脂般白润。薄薄的红唇微启,露出了那一口洁白的牙齿。秋水般深邃的墨色双眸,泛着寒光,隐隐还掩藏着一股杀意。夜风从窗户不断的吹进来,将她那一头白发从后往前吹起。

    这样登场的她,好像是从天上刚刚落下的仙女。

    那漆黑的夜色,在她身后如同一个陪衬。而那轮在天上高高挂着的月亮,也成为她背景中的一点点缀。

    “小姐,你回来了?”红霜刚动了一下脚步,又停了下来。今夜的小姐很不一样,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决然的气息,仿佛只要有人靠近,就会立刻被她撕成千万碎片。

    采碧第一次见到穆繁城原来的样子,免不得会吃惊。然而她发现红霜,也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眼中闪烁着奇怪的光芒。

    好像现在站在她们眼前的,不是穆繁城,而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样。采碧有点不懂,她想要问问,红霜快她一步,及时的捂住了她的嘴。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打搅小姐的好。红霜拉着采碧从窗户出去,坐在了房顶上。

    “红霜姐,繁城小姐她这是怎么了?”采碧不明白。

    红霜一脸凝重,“采碧,可能是夏老出事了。看来,长穗是活不了了。”

    “什么?老夫人,老夫人怎么可能会出事呢?红霜姐,不可能的,我,我去找小姐问清楚。”

    “不行,小姐现在正处于般疯狂状态。若是不小心伤了你,这个责任谁负责?”小姐越是这样,就表明她越气愤。小姐生起气来很严重,所以还是不要去打搅她的好。

    “可是,长穗婶婶她……”

    “还是等到小姐冷静下来再说吧,长穗的命,是掌握在她自己手里的。采碧,有些事我不方便告诉你,所以,你也别问。”

    红霜抬头看着天空,“今天晚上,是个赏月的好日子。明天的月亮,应该就不会像今天这样圆、这么亮了。”

    “红霜姐,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么?”采碧眼睛开始泛红,“长穗婶婶是个很好的人,她帮过我很多。在这个深宅大院里,三个小姐之间的斗争从不间断过。也有很多人把主意打到夏老身上,可是都是长穗婶婶在帮夏老挡着。

    我,我实在不敢相信,长穗婶婶会对夏老下手。会不会,是小姐的判断出错了?”

    “不可能的,小姐的判断从来就没失误过。采碧,记住,你可以怀疑任何人,但是你绝对不可以怀疑你的主子。”红霜冷声说完,就听到穆繁城的声音了。

    “红霜,采碧下来吧。我已经,没事了。”红霜还是那样,每次她只要一到这个边缘,她总是第一个开溜。

    听到叫声,红霜采碧重新进了房间。

    脚一落地,采碧就跪在了地上:“小姐,长穗婶婶绝对不会害老夫人的,请你,请你放过长穗婶婶好么?就当是采碧,求你了。”

    穆繁城目光深沉,冷漠的盯着采碧,好一会儿才开口:“夏老中的毒是慢性的,这种毒能够使人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中毒者,只会觉得身体疲惫,使不上力,总是想要休息。

    每次沉睡的时间,都会比往日更长。直到最后,中毒者再也醒不过来。就算到时候仵作检查,也只会是认为夏老因为年纪过大,才会如此。”

    采碧的身体一颤,“小,小姐,你是说是长穗婶婶给老夫人下的毒?”

    “能长期在夏老身边下毒,同时还要深得夏老的信任。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穆繁城冷冷的问。

    “是,对了,除了长穗婶婶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深的夏老信任。这个人,就是照顾夏老饮食起居的安儿。”

    “安儿?安儿是谁?”穆繁城奇怪的问,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夏老身边,有一个叫安儿的人?

    “安儿就是夏老身边,那个总喜欢穿紫色衣服的丫头。她跟我一样,都是夏老从外面捡回来的。不知怎么得,她比任何人都要深的夏老的喜欢。夏老去哪里,都会把她带在身边。”

    “小姐,听采碧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有这么一号人。要不要我过去看看?”采碧这个丫头挺可怜的,好不容得到一个真心对她好的长辈。偏偏这个人,又站在小姐的对立面。

    穆繁城点点头。“明天,一起去会会这个安儿。要你们办的事情,怎么样了?处理好了没有?”

    “墨水山涧那个被长穗收买的丫头,也已经布置好了。还有仓库里的东西,也全都放好了。只要等到穆长琴他们过去,就会发现。临走的时候,我也给娇娘报了信。”红霜道,这点小事情,又怎么会难得到她呢?

    采碧擦擦眼睛,“采碧也做好了,不出所料,长穗婶婶明天就会偷偷的把尸体给弄出来。到时候,只要人赃并获,长穗婶婶也无话可说了。”

    “很好,天色不早了,你们下去休息吧。”

    “是,小姐!”红霜、采碧二人退了出去。

    穆繁城回到里面的房间,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回了以前的那身衣服。银白色的长发,也变成了黑色。脸上的伤疤,也出来了。

    明天的那场戏,长穗要怎么演下去呢?

    穆繁城没有上床休息,她在想着如何把安儿从夏老身边除掉。这个安儿,应该就是白禾仪她们安插在夏老身边的眼线。

    采碧是两年前才来到穆府,那个安儿应该也是。夏老连续两年喝了毒药,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她的毒已经很深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慢慢的治疗。

    看来,只能把解药放到饭菜里,慢慢的去除掉夏老身上的毒素。

    白禾仪,你害了我娘、害了我不算,现在还要害夏老。我绝对不会就这么放过你,你想让穆繁芯成为皇后,我会帮你。只希望到了那一天,你不要后悔。

    第二天早上,长穗从地上醒过来,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鬼,心里仍然很害怕。她必须要去把那尸体给烧了,不然那几个人一定还会过来这边要找她索命的。

    换了身衣服,长穗颤颤惊惊的往柴房后院走去。她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所以她早早的就把油给准备好了。

    等到后院无人的时候,她就一把火把后院给烧了。反正里面有不少的腌咸菜,只要沾到了火星,就会立刻燃烧起来。

    穆府已经有这么多事情了,再多出来这一件,也不算稀奇。

    到了柴房那儿,长穗左右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她才进去。一打开仓库的门,一股难闻的气味儿扑鼻而来,让人恶心的作呕。

    长穗把油倒在水瓮上、木桌木椅上、拿出火折子,准备点火。

    猛然间,紧闭着的门被打开了…一行人,立刻闯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