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时间,就是一个不停旋转着的齿轮。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是终点,也不会明白这个齿轮什么时候会停下来。你唯一能去做的,就只有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转眼又是半个月过去了,穆府好似恢复了风平浪静。元女节上的事情,也没有几个人会去提起。头魁,居然让一个几乎从不出现的女人给抢走了,这无疑是当着天下人的面打穆繁芯一巴掌。

    穆繁芯的脸,终究还是被穆长琴给治好。

    穆繁城这些天,也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今天的穆府,好像有点奇怪。每个侍女脸上都是容光焕发的,好像他们马上就要嫁人似的。

    穆府的丫头姿色自然是要比普通人家的女子,要俊俏的多。正如同东牧宫里的侍女,各个都是美人儿呢。只要你在东牧宫内走上一天,保准遇到的没有一个是丑陋的。除非,那人已经年老珠黄。

    在皇宫里,容颜就是女人的一切。因为靠着这张脸,她们才能爬的更高、才能得到更多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是,得到了,必定会有失去。

    尽管那五个侍卫之死在穆府曾经闹腾过几天,不过现在看来,似乎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即将来临的事情。

    荷花池里热闹非凡,鱼鸭嬉戏、蜻蜓点水。荷花池的末端布满紫色罗曼的水亭榭内,穆繁城手上拿着一朵白荷花,正一片一片的掰着花瓣。

    面前的石桌上,好几片白色花瓣横躺在那里,绿色的荷叶已经变成了好几十根长条。缠绕在荷花上,就好像穆繁城是专门在为这些荷花打扮似的。

    红霜立于穆繁城身后,采碧正在帮穆繁城泡茶。

    寂静平和的荷花池,忽然传来了几个脚步声。脚步声很嘈杂、很乱。脚步声近了,穆繁城也顺势趴在桌子上睡着觉。

    “怎么哪里都有她啊?”轻佻蔑视的声音,一听就是穆繁青的。

    穆繁城半眯着眼睛,瞥了他一眼。今天的穆繁青倒是挺漂亮的,碧绿色的短袖花裙穿在她那洁白的肌肤上,就跟是那荷叶与白荷花一样,映衬的很美。高高的发髻上,插着几根白玉雕琢出的荷花。

    没看出来,这个有着火爆脾气、性子冲动的人,居然还会喜欢荷花。

    “红霜(采碧)见过三位夫人、三位小姐。”红霜采碧恭敬的往后退了一步,红霜暗瞅了一眼穆繁城。见她好像没有要动的意思,也就没吭声。

    “真是没想到,城儿居然也有观赏荷花的好兴致啊。”白禾仪坐到穆繁城对面,拿过桌子上采碧刚刚泡好的茶。

    五个圆凳,立马就做满了。本来有六个圆凳,偏偏被穆繁城做去了一个。本来她们六人来这里商讨事情,六个圆凳刚好,偏偏就少了一个。

    穆繁青尴尬的站在那里,恶狠狠的瞪着穆繁城。她做的位置刚好是她的,她们六个人经常来这里商讨事情,每个人的位置都差不多固定好了。

    现在,居然被穆繁城占了去。今天她穆繁城占着的不仅是穆府嫡长女的位置,还有她的座位,那明天,她是不是就要占着太子妃、占着皇后的宝座了。

    她,休想。

    见穆繁城是在睡觉,穆繁青过去,一把拽起穆繁城的头发,把她往地上一摔。

    “哎哟,好痛哦!呜呜…”穆繁城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头发。把目光转向罪魁祸首,穆繁城瘪着嘴。

    红霜、采碧护在穆繁城身边,关心的问这问那,生怕穆繁城有个什么损失。

    “大小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小姐呢?”红霜为穆繁城不平。

    穆繁青冷哼一声,一巴掌就抡了过去,红霜的脸顿时五个手掌印就出来了。“你个贱婢,这里哪有你插嘴的份儿。”若不是她把穆繁城带回来,这嫡长女的位置怎么也轮不到她的。

    穆繁青小时候就看穆繁城不顺眼,长大了也还是一样。

    “啊呀,你居然打我的红姐姐,我跟你拼了。”穆繁城也一巴掌抡向了穆繁青,然而手到了半空就被接住了。

    “哼,就凭你这个傻子?也想跟我斗?”穆繁青握住穆繁城的手,反而打向了穆繁城。

    穆繁城往后退了几步,踩到了自己的裙子,身体往后一仰。只听到‘扑通!’一声,穆繁城已经从水亭榭掉进了水里,溅起很大的水花。

    “小姐”红霜立刻跳下去救人,穆繁城刚掉下去就没影儿了。

    采碧站在岸上干着急,她不会水,跳下去也只会给比人添麻烦。穆繁青双手抱胸,嘲笑到:“傻瓜游水,不见发髻。鸭鱼觅食,终寻人儿。”

    “大姐,你这样对城姐姐,要是让奶奶知道了,又要掀起风波了。”穆繁芯掩嘴偷笑,等了半天都没有看到红霜与穆繁城的身影,想必是沉到了湖底吧。

    最好是这样,也省的到时候她们还要动用脑细胞,去思考如何除掉她。

    采碧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不停的叫着救命,可恨的是没有一个人过来帮忙。不少人都在那边偷着乐,仿佛是看到了世间最可笑的笑话似的。

    又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影子。采碧是真的着急了,愤恨的看向穆繁青。穆繁青狠狠的嘲笑着采碧,跟着一个傻子。

    采碧急忙去找夏老,这个时候只有夏老能帮小姐了。

    “这不会,是真的出事了吧。大姐,我看还是让人下去看看。若她出事了,那我们的责任可就大了。”穆繁芯假装很忧心的样子。

    穆繁青心里恶心的直想吐,“放心,我们这城儿可是很厉害的。相信,她现在一定在下面玩耍呢。不急,我们再等一会儿。二娘,你说呢?”

    白禾仪笑了笑,“这天气啊真的是太热了,城儿也是实在热得没法子,这才跳下去凉快凉快。我们何必,去破坏别人呢?”

    何玉琦道:“二姐说的太有道理了,既然城儿喜欢玩水,那就让她玩吧。咱们,还是去别处转转,别搅了城儿的兴致。”

    穆繁芯呵呵的笑着,那模样好不动人。不愧,是东牧第一美女:“母亲和三姨娘说的对,我们不可以打搅别人。”

    “这不就是了,刚刚我们亲眼看到繁城小姐,因为天气热,这才下水的。你们说,是吧?”威胁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丫鬟下人,那些人急忙说是过后,穆繁青才乐滋滋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这个位置本来就是属于她的,她穆繁城不自量力,想要跟她争夺,简直是痴心妄想。

    穆繁蕊一脸忧虑,刚想开口,身边的君慕容就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腿。穆繁蕊犹豫半天,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咳嗽了两声。

    一听到咳嗽,穆繁芯就关心的问道:“四妹妹身子骨弱,经不起这里的风吹日晒。我看,妹妹还是回深闺中好好休养。莫要再出门的好。”

    “多谢繁芯姐姐关心,繁蕊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好一个虚伪的穆繁芯,表面上对她是关心之至。实际上,是在暗意她穆繁蕊就应该在房间里呆着,最好是一步都不要出来。这样,她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了。

    “是啊繁蕊,今天的药是不是还没吃啊。过会儿回去了,可得要好好的补补才行。”白禾仪拍了一下穆繁蕊的手背,好似她真的非常关心穆繁蕊一样。

    穆繁蕊点头说是,便不再说话。

    穆繁青心里狠狠的把穆繁芯母女鄙视个遍,她们母女两个讽刺人还真是不露骨。说话,都变成了那虚伪的模样。

    “多谢二姐和繁芯关心了,繁蕊我会照顾好的。”君慕容笑容也有点僵硬,她这个女儿哪里都好,就是身子骨太弱了。

    悲伤的秋眸转向荷花池,穆繁蕊不由得为自己哀叹、为命运哀叹。既然上天给了她一副病怏怏的身体,又为何要赐予她一颗不甘落后、争名夺利的心呢?一个风吹一下就会倒下的身体,一颗闪电也击不碎的心脏。这样的对比,真是让人觉得好笑。

    “好了,那我们现在就来谈谈……”

    不等白禾仪的话说完,夏老就找急忙慌的赶了过来。一到水亭榭,夏老就直奔向穆繁城落水的地方。“你们居然还在这里聊着天,还不快下去把人给我救上来。”

    “奶奶,是繁城妹妹自己嫌热,跳下去洗澡的。她说了,不需要我们帮忙。”穆繁青随即跑到夏老身边,拉住夏老的胳膊。“来来来,奶奶快过来坐下,我们喝喝茶聊聊天。”

    “繁城怎么会自己跳下去?繁青,你做了什么难道还需要我来提醒你么?”夏老沉着脸,怒气冲冲的吼道。

    “奶奶,我什么都没有做啊。不信,你问问他们,他们都看到了。”穆繁青鼓囊着两腮,活脱脱一副受人冤枉的模样。

    夏老瞟向白禾仪,白禾仪立马站起来:“是的母亲,繁城刚喝完茶就跳下去了。还说着,要让繁青她们一起下去呢。现在还没出来,想必是游到了远处的岸上了。”

    “就是啊母亲,我们不妨坐下,一边喝茶一边等繁城回来。”何玉琦倒了杯茶,给夏老递过去。

    “若是奶奶不放心,就让下人们沿着河岸找一圈,说不定就能找到繁城姐姐呢。”穆繁芯笑得非常无害。

    夏老也不知她们说的是真是假,吩咐几个人沿着河岸去寻找穆繁城、又让另外几个跳下水去搜救着。

    很快,下水的人就上来了。

    “怎么样?找到了没有?”

    “回老夫人,没有,下面一个人影都没有。”侍卫一身是水,汇报完就让白禾仪给遣下去了。

    “看吧,繁城妹妹指不定在哪玩耍呢。”穆繁城不会真的死了吧?这么点水也能把她给淹死了,穆繁青偷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