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桌子上的香茶袅袅、清淡的茶香,如同雨后的天气一样让人心情舒爽。但谁有能知道,在这舒爽过后,就是痛心煎熬呢?

    一壶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穆繁城还是每个人影儿,夏老焦虑的在亭子里走来走去的。穆繁青等人也只是在一边看笑话,一点不见着急的样子。

    “这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怎么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繁城怎么会嫌天气热,就跳下水里呢?

    “奶奶,你这么着急也没有用啊,繁城妹妹又看不到。还不如坐下,好好的休息休息呢。”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有活力。穆繁青撅着嘴,一脸的不满。同样都是孙女,穆繁城就是个宝、她们就是根草。奶奶跟父亲一样,都只偏心一个人。

    白禾仪喝了口茶,踢了穆繁芯一脚。穆繁芯一脸疑惑,白禾仪看向夏老,示意她过去。

    “奶奶,我们不要想那么多了,繁城姐姐既然已经到了岸上。这样,我们出去走走吧。这太阳毒的很,莫不要中暑了才好。”穆繁芯作势,拉着夏老就往外走。

    穆繁青也窜过去,与穆繁芯两人一左一右的拉着夏老出去。

    “繁蕊,你也跟你两位姐姐一起送夏老回房吧。”君慕容撞了一下穆繁蕊的胳膊,穆繁蕊点头说是,也跟了过去。

    夏老没辙,只能跟着她们一起出了荷花亭。

    她们肯定是不想救人,采碧心里非常的不满。这么多人、这么多张嘴,让她也没有法子,也就跟在夏老身边了。说不定,繁城小姐她们不出来,是觉得时机没到。

    “现在,只剩下我们几个了。二姐,明天三位皇子就会来我们穆府。我们,要不要准备些什么?”何玉琦用杯盖搅着热茶。

    “当然要准备了,四皇子喜好清静,需要人去文书斋那边好好的打扫一番。至于五皇子和九皇子,就让他们住清汀阁和翠竹居吧。”她得回去好好的琢磨琢磨,这三位皇子,究竟谁能成为未来的东牧皇。

    按照樊涛分析的,四皇子与九皇子的可能性非常大。尽管说五皇子的能力不弱,可是一个经常流连在花海中的蜜蜂?又怎么会只钟爱一朵花呢?五皇子,已经不在她的考量范围。

    “要说这三位皇子,四皇子虽说冷冰冷的,可是我听说他的内心却炽热如火。五皇子虽然流连花海,谣言却说他曾经有一个深爱的女子,因为这个女子死了,所以他才会如此放任自己。”

    若是繁蕊能够嫁给这四皇子,那繁蕊以后那可就是大富大贵、权利地位都要比别人高呢。

    “哎,这五皇子还有喜欢的人么?这件事,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因为心爱之人死了,所以才流连花海的么?这怎么跟她得的消息不一样呢?难不成,是樊涛说错了?白禾仪摇摇头,樊涛对繁芯的终身大事最为在乎,他不可能分析错误的。

    “可不是,听说那女子才貌双绝,乃是罕见的奇女子呢。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这女子却死了。心伤的五皇子,整日在花海中寻找与那女子相似的人。”现在,这么痴情的人已经不多了,难得五皇子如此重情重义。何玉琦心里,对五皇子恭夜习升起了一丝怜惜。

    “都听二位姐姐说了四皇子和五皇子,那九皇子呢?听闻九皇子俊美如玉、才高气清,而且精通音律,是个不可多得美男子呢。”君慕容说。

    白禾仪轻啜了口茶:“这皇子的心性我们这些妇孺又怎会知道呢?谣言毕竟是谣言,不可尽信。反正明日他们就会过来,届时我们再好好的观察一下不就行了么?这人呢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说再多也只是咱们几个的猜测而已。”

    “二姐说的有道理,还是等三位皇子到了,再观察吧。既是如此,那小妹我就先回去了。繁蕊那孩子没有我看着不行,我得回去好好看着她喝药,就不陪二位姐姐赏荷了。”

    君慕容欠了欠身子,离开了水亭榭。

    水亭榭内,顿时只剩下白禾仪与何玉琦。

    何玉琦冷笑着:“二姐,这四房都已经这样了,还成天成天的往外跑。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四房的女儿是个药罐子,我觉得啊,明天还是不要让繁蕊出来了。以免那病怏怏的脸色,惹得三位皇子不高兴。”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再怎么说她也是我们穆府的四小姐。既然是穆府的小姐,又岂有不让她出来见人的道理,若是让那三位皇子知道了,岂不是看了我们穆府的笑话了。”三房的心思她怎么会不晓得,穆繁青虽然长得很美,但是性子那方面是个很大的问题。

    她就是怕明天穆繁蕊出现,抢了穆繁青的风头。在白禾仪心里,这种想法都是多余的。有了烦心,谁还回去关心她们两个。

    “那穆繁城呢?”

    “就算我想让她出来,相爷肯定答应么?她那张脸只要一出现,我担保三位皇子会立刻吓得转头回去。”穆繁城想要出来见三位皇子,相爷那关她就过不去。

    “相爷不允,还有夏老呢?夏老可是非常疼爱穆繁城的,只怕这……”

    “放心吧,老夫人那边我早就安排好了。”明天别说是穆繁城想要出来了,就连老夫人能不能起床都是一个问题。这么多年了,她酝酿了那么久,怎么能让她们两个给破坏了呢。

    “还是姐姐你有办法,哎呦今年这荷花,长得可真是漂亮。也难怪繁青那么喜欢这荷花了,以前我可不觉得这荷花有什么好看的。”

    “荷花是花中君子,自然是高傲美丽的。”

    白禾仪、何玉琦两人坐着又闲谈了一会儿,赏完荷花,两人这才离开。

    等她们走远了之后,水面响起了咕嘟咕嘟的声音,两个人影从池子里跳了出来。

    穆繁城擦着脸上的水,目光冷冽如冰。原来,竟是那恭夜珏要来穆府。怪不得这几天穆府里,热热闹闹的、每个人都是兴高采烈的。

    恭夜珏就要来了,穆繁城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很快,那种感觉就好像她的心马上就要从胸膛跳出来似的。

    “小姐,恭夜珏他们明天要过来。”红霜不懂,为什么小姐每次听到恭夜珏的名字,眼中始终会迸发出杀意。身边的温度,也总是急速下降。

    难不成是因为宗主的伤?宗主的确是由恭夜珏所暗算,这才重伤闭关。如此一来,小姐这么愤恨恭夜珏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只是,为什么宗主要去找恭夜珏呢?

    “我知道,既然是东牧皇子要来了,我们作为穆府的人又怎么能没有一点准备呢?红霜,刚刚白禾仪她们好像说,这里的荷花很美吧。”荷花虽然美,却也只是被利用的主儿。它们根本,就没有权利去选择自己的生长环境、与生存下去的力量。

    红霜点头:“是,的确这么说了。”

    “哼,这荷花池是穆府风景最美的地方。很难想象,明天这里变成一片废墟,会是什么样子。这场盛大的欢迎典礼,是我送给他的第一个礼物。”

    说完,穆繁城再次跳进了水里。

    红霜望着水面,若有所思。

    夜晚的晨露楼,寂静的可怕。往日,晨露楼外总是能听到蛙鸣、总是能听到蛐蛐儿的叫声。然而今天晚上,只有一片寂静。

    采碧回到晨露楼的时候,穆繁城与红霜已经回来了。采碧想要过去关心穆繁城,却被红霜阻拦在门外。

    红霜、采碧坐在桌子边,红霜转着手中的杯子,偶尔抬头看向坐在窗口的穆繁城。采碧趴在桌子上,一双眼睛在穆繁城身上不停的打着转儿。

    这繁城小姐与穆府会有什么深仇大恨呢?今天,这又是怎么回事呢?还有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是不是只要小姐露出了冷冽水眸、冰冷绝容的时候,就不能过去打搅她呢?

    朝霞榭内,穆繁芯半倚在床上,翻阅着手上的书籍。元女节上,九皇子说她的琴艺缺乏了一些东西。这些日子,她也读了不少的古籍书本,却还是没有找到这缺少的东西。

    “不会,是那九皇子看上了那个白发女魔头,故意这么说我的吧?”愤恨的扔掉手里的书,只要一想到那天晚上,穆繁芯就非常的气愤和不公。

    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是没有找到那个魔女的下落。出来跟她抢了头魁,居然又消失不见了。

    ‘叩叩叩!’

    “进来!”穆繁芯重新捡起地上的书,见到来人:“母亲,这么晚了,你怎么会过来?”

    “我来看看你,顺便跟你说一下,明天三位皇子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地表现自己。这第一映像,就决定了以后对你的好坏。你可千万,要记住了。”白禾仪拍着她的手,语重心长道。

    “芯儿明白,对了母亲,之前让你查探穆繁城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的事情,你做了没有?”

    “哎呦,你瞧我居然把这事儿给忘了。过几天,母亲就去试探试探她。还有那个头魁的事情,你也不用总是放在心上。这不,大家对你的喜欢还是有增无减啊。尽管头魁被那魔女给夺走了,你听到有多少人在谈论着她的事情的么?”

    白禾仪这么一说,穆繁芯心里就舒坦了许多:“多谢母亲,幸好我这脸及时的治好了,不然我以后可……唉,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哥和父亲也是的,都这么多天过去了,凶手一点消息都没有。

    “好了就好,你大哥那边我会督促他尽快查出凶手。你受的委屈,母亲会一一的给你讨回来。”伤害她的女儿,就要付出代价。

    “恩!”

    “时间不早了,我先过去你大哥那边看看去。你就不要看书了,早点休息吧。养足了精气神,才能变得更加漂亮。”

    “是,芯儿知道了,这就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