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苦涩的药味,竟然掩盖不住心里的那份苦涩。究竟是药苦,还是心苦呢?浓浓的夜色,无月无星,显得特别的凄凉寂寥。

    “蕊儿,娘知道你心里难受,只是这命由天定,我们又能做什么呢?”之前给穆繁芯下的套,已经失败了。

    没有想到,相爷居然会去求那晁南使臣痕易赐花。相爷给穆繁芯下的功夫,已经不少了。可是……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才不信什么天命。母亲,既然我们能设计一次,就能再设计第二次。她穆繁芯想要成为皇妃,那也要看看她有没有那个命坐上皇后的宝座。我相信,命运之神还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想让她对命运屈服,她才不要。她要的,是所有关注的目光、是所有的一切。不管是父亲、穆府,还是皇后之位,她都要。

    女儿的倔强,让君慕容无地自容。“都是母亲不好,让你受苦了。”

    “不,这不是母亲的错。要怪,就怪白禾仪这个老毒妇。如若不是她在你的补药中下毒,又怎会让我身体如此孱弱。母亲,这仇不得不报。”

    “既然如此,母亲也不会拦着你。孩子,你只要知道母亲一直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就行了。”当年,她怀上穆繁蕊的时候,白禾仪因为担心她肚子里的是个儿子,就让人在她的汤药中下了慢毒。

    最后虽然发现了,却也太迟了。因此,穆繁蕊天身体天生就不如别人。这也是君慕容觉得愧对穆繁蕊的地方,作为一个母亲,却让自己的孩子受苦受累。

    天色渐明,东方那乌黑的云朵,慢慢的被朝阳光辉驱散。太阳,俏皮的露出了一点光辉,仿佛是个娇羞的孩子。灰色的天空,周围被映衬的越发的湛蓝和橘黄。一时间,三种颜色交汇在一起,别有一番风味。

    穆繁城一夜未睡,她在想今日即将发生的事情。

    她不是个麻烦制造者,可也不希望总是能够这么平淡乏味的生活着。她回来这里,不是为了要欣赏这穆府讨人厌的风景,而是为了报仇。

    这半个月来,白禾仪她们也没有做多少危害她的事情。她们不来招惹她,不代表她就不能去招惹她们。

    只是一味的等待,并不能达到她所要的结果。

    一大早的,穆府的下人们就早早的起床开始收拾着。擦窗户的擦窗户、扫地的扫地、浇花的浇花,大家忙得热火朝天的。

    白禾仪、何玉琦等人也在一边指挥着这个,指挥着那个。唯独那三位小姐没有出房门,谁不知道这三位皇子来穆府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啊。当然,是为了未来的妃子了。

    有些小丫鬟打扮的比往日还要漂亮,被几位夫人见了,免不了又是臭骂一顿,责罚她们回去把那些妆容给洗干净了。

    有些人心里虽然不满,但最上也没有办法说出来。

    红霜、采碧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穆繁城已经不在房间里了。这些天,穆繁城一直往夏老那边跑,她们想没想,就直奔向了夏老那里。

    到了门口,就听到夏老在跟穆繁城聊着天。好像,是在说什么夫婿、成婚之类的话题。穆繁城偶尔会发出两声清脆的笑声,也不知道穆繁城说了什么,惹得夏老哈哈大笑的。

    安儿过来了,红霜站在门口堵住了她。安儿的确是个漂亮的小丫头,正如采碧所说,安儿喜欢穿一身紫色的衣服。

    “红霜,你这是做什么?”安儿怒视着堵在门口的红霜。

    红霜拉过采碧,两人一起站在了门口:“夏老跟繁城小姐在里面聊天,吩咐谁也不能进去。”

    “呵呵!红霜,你错了,老夫人是不让你们进去,而不是不让我进去。好了,我还要把补药送给老夫人,要是耽搁了老夫人喝药,你承担的起么?”区区一个贱婢,也敢跟她在这里叫嚣。也对,山里来的乡村野妇懂得什么叫规矩啊。

    “安儿,刚刚小姐已经给老夫人服过药了。”采碧道。

    “怎么可能?要全都在我这里,是谁给老夫人服药的?”这几天,这个红霜和采碧总是跟她作对,想要抢她的功劳。她怎么能让这两个黄毛丫头抢了功劳呢?

    “都是补药,喝什么都一样。而且,那是小姐专门孝敬老夫人的,安儿姑娘这药还是你自己喝吧。”红霜伸手扶住安儿手上的药,把碗推向了安儿。“这补药,不禁老人喝了好,就是十七八岁的姑娘喝了,还能养颜美容呢。”

    安儿听了手一下没端住,碗‘砰!’的一下摔到了地上,黑色的药汁洒满了一地。

    “哎哟安儿姑娘,你看你是真的需要补补了,这力气小的连碗都端不稳了。”红霜讥笑着,蹲下身子把碗的碎片捡起来,重新放到茶盘上。

    安儿哼了一声,气呼呼的走了。

    采碧擦了擦头上的汗:“又糊弄过去了,总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红霜姐,我担心再这样下去安儿会其疑心的。”

    “能拖几天是几天,等到小姐把夏老体内的毒药都给排清了就可以了。”安儿这几天吃了瘪,想必会想别的办法。

    门开了,穆繁城笑嘻嘻的扶着夏老出了房门。

    “红霜、采碧刚刚我好像听到了安儿的声音了。怎么,安儿人呢?”夏老左右的张望着,就是没有看到安儿的身影。

    “老夫人,安儿姑娘把药给打翻了,重新回去熬了。要不,我帮你去看看?”红霜挠挠头。

    “不用了,这丫头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做事情马马虎虎、总是出错。或许啊,就是我太惯着她了。好了,城儿想去荷花池转转,我们过去吧。”夏老没有起疑,这几天穆繁城总是过来陪着她,让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人老了,就希望能够有人陪。

    穆繁城、夏老慢慢的往荷花池走过去。躲在角落里的安儿,愤恨的盯着穆繁城。盯了一会儿后,才离开。这时,穆繁城却轻蔑的瞄了一眼那边。

    就凭她这种货色,也配呆在夏老身边。她不除掉她,是为了不让夏老怀疑。之前出了长穗一事,可见夏老对身边的人有多么的在乎。若是夏老知道,自己身边养着一只狼,她应该会很伤心的。

    “城儿啊,你回来也有好些日子了。没有对外宣布你的身份,是为了要保护你。若是你嫡长女身份被宣布,那二房她们几个对你就更眼红、更加的恨之入骨了。”知道跟她说这些,她也听不懂,夏老叹了口气。

    水亭榭内的石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点心。穆繁城一坐到凳子上,就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

    夏老边笑着,边给穆繁城倒水。

    “你慢点吃,这些都是给你准备的,没人跟你抢的。”

    “奶奶,这些东西真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穆繁城嘴里塞得满满的,还不忘给红霜和采碧也拿一些。“好东西是要大家一起分享的,我们一起吃。”

    红霜、采碧微微的笑着,也跟着吃了起来。

    偏窄的后院,手上绑着铁链的封影正坐在水井边。井水里传来一阵阵尸体腐烂的味道,封影厌恶的蹙着眉头。

    这人好一阵子没有去给穆长琴报告自己的消息,穆长琴居然也没有派人过来看看。按照穆长琴那警惕的性子,是不可能放置他一个人住在这里的。

    除非,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凌乱的头发耷拉在肩上,额上那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半张脸。封影着实是有点担心,已经半个月过去了,晁南那边没有一点消息。也不知道十九弟有没有被救出来,痕易竟然也没有给他传递任何的消息。

    和平条约已经签订,想必在这三年之内,是不会有人发动战乱的。那么,他要利用这三年给晁南制造内乱才行。

    “听说九皇子才是皇上最喜欢的皇子,要是他能看上我,我死也甘愿了。”

    “哎,就你那姿色?能让皇子看上?你就别妄想了,还是好好的做自己的事情吧。”

    “这里都荒废了这么久了,还有人住么?”

    “就是,二夫人就是吝啬小气,还让我们来这里打扫。”

    ……几个侍女的声音传了过来,封影双目一凛,快速躲到了水井下面。

    “还有两三个时辰,三位皇子就要过来了,我们得快点才行,不然又要被骂了。”

    “三位皇子和三位小姐,哎,哪里还有我们的份儿哦。”

    “好了好了,还是快点做事吧。就算不能成为妃子,成为侍妾也不错啊。只要你们有本事,让皇子们看上你们哦!”

    很快,打扫的声音传来了。还有那几个侍女叽叽喳喳的声音,封影躲在井里,不让她们发现。

    等了好一会儿,好似是没有动静了,封影才从井中上来,双目阴霾的看向那些丫鬟们离开的方向。

    原来,是那三位皇子要过来。刚刚听其中一人说到九皇子,如果九皇子要来的话,那么四皇子、五皇子也一定会过来。

    东牧皇已经等不及要拉拢穆府了么?三位皇子对上三位穆府小姐,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