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荷花亭走去,穆繁城的耳力不同于常人。再加上这么多人的脚步声,她一下就听到了。

    假装打了个哈欠,穆繁城作势要翻身。

    “哎,小姐小心啊。”红霜及时的拉住了她,如果没拉住,恐怕又要摔倒荷花池里了。

    闻声,夏老急切的看过去,还好有惊无险的:“城儿啊,若是累了就先回阁楼休息吧。”叫了半天,穆繁城都没有动静。

    “红霜、采碧,你们送繁城回去休息吧。这时间也不早了,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再叫她到我这里来用膳。”夏老站起来,坐了那么长时间她也有点累了。

    “是,红霜遵命!”红霜轻轻的在穆繁城耳边叫了一声,穆繁城嘤咛着继续睡。瞄到那边的人过来了,红霜附在穆繁城耳边道:“小姐,他们来了。”

    穆繁城双眉拧到了一块儿,那个男人呢?也来了么?

    “夜珏(习、零),给夏老请安!”三位皇子,同时行礼。

    听到恭夜珏的声音,穆繁城的身体猛地一颤。放在腿上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衣服也被她抓褶了。红霜转身背对着穆繁城,反手拍了一下穆繁城的肩膀。

    “哟!是四皇子、五皇子和九皇子啊,老身怎么敢当呢。应该,是老身给三位皇子请安才对。”

    夏老一脸惊喜,刚要行礼就被恭夜珏拉住了。

    “夏老真是折煞我们了,想当年,穆老丞相在我东牧三朝为相,为我东牧立下多少丰功伟绩。就连穆丞相,也是功名赫赫。”恭夜珏道。

    穆繁城心里狠狠的鄙视着恭夜珏,好一个虚伪的四皇子,阿谀奉承都不用打草稿的。

    “哎,这都是老丞相与长琴的功劳。我一个妇道人家,哪懂什么国家大事啊。来来,快坐下休息休息。”

    对于他们三人的到来,夏老无比喜悦。

    恭夜习瞟向穆繁城,“夏老,这位……”

    夏老笑着,“红霜,还不快点把小姐叫醒。来客人了,这样成什么体统。”

    红霜说了声是,就去叫穆繁城。穆繁城就是不睁开眼睛,还打了一下红霜的手。红霜尴尬的站在那里,夏老让她叫,小姐又不让她叫。真是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

    穆长琴一看就火了,在这里睡觉像什么样子。尤其是在三位皇子面前,他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一把拧着穆繁城的耳朵。

    “啊哟,好痛好痛!”穆繁城惊叫了一声,终于‘醒过来’了。

    见她醒了,穆长琴才松手,他一松手穆繁城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脸委屈的盯着穆长琴,眼泪也在眼眶中打着转儿。

    恭夜习看到她脸上的伤疤,不由得愣了一下。原以为这位穆繁城也是个天姿国色,没想到居然会这么的丑陋。

    一条蜈蚣似的伤疤,从眉心一直蔓延到鼻尖那儿,看的人心里瘆的慌。若是不看左脸,只看右边的话,还是挺漂亮的。

    恭夜珏看都没有看穆繁城,只是看向水亭榭外的荷花。

    “长琴,你怎么下手那么狠啊。城儿过来,让奶奶看看伤了没有。”夏老心疼的说道,长琴都这么大的人了,竟然当着外人的面对这样对自己的女儿,也太不懂事的了。

    繁城也只是睡个觉而已,有必要那么夸张么。

    “奶奶,好痛,好痛。爹爹坏坏,是坏蛋。”穆繁城捂着脸,哭的稀里哗啦。惹得夏老一阵心疼。

    居然在几位皇子面前闹,穆长琴觉得自己的脸都要丢尽了。

    “不好意思,繁城的脑袋不是很好,让各位公子见笑了。”穆长琴嘴角抽搐着,脸上挂着难看的笑容。

    穆繁青、穆繁芯二人好笑的对视了一眼,同时嘲笑着正趴在夏老怀里哭泣着的穆繁城。

    白禾仪、何玉琦也在一边幸灾乐祸着,给穆繁城这么一闹,相爷对她的厌烦程度一定会更盛。这样一来,穆繁城在府里的地位就更加不稳定。到时候,就算除掉了她,相爷也不会太过追究。

    早就已经习惯了恭夜珏的冷漠和无视,穆繁城抹了把鼻涕。

    “红霜,采碧带繁城回去吧。好生照顾着,莫要让她再犯错了。”

    “是,老夫人!”红霜、采碧上前,一左一右的驾着穆繁城。

    穆繁城在地上蹭了蹭,就是不起来。

    红霜柔声道:“小姐,红霜带你去后院抓蝴蝶好不好?”

    穆繁城眼睛一亮:“真的?”

    “是啊,小姐,采碧也跟你一起去抓。”采碧过去,拉起穆繁城的手。

    穆繁城跐溜的一下跳了起来,额头撞到了采碧的下巴,两人同时惊呼一声。穆繁城重新跌坐在地上,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红霜见状,急忙拉起穆繁城,带着她离开了水亭榭。

    直到穆长琴他们看不到,穆繁城才擦擦脸上泪珠。装哭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她拼命的挤着眼泪,眼睛都要挤肿了。

    “采碧,你怎么样?”穆繁城抱歉的看向采碧,采碧捂着下巴,笑着摇头。

    “小姐,我们快回晨露楼吧。”红霜站在一边,她觉得今天的穆繁城实在是太奇怪了。往日,就算装傻也不会装的这么傻。小姐,是故意在恭夜珏他们面前这么做的?

    穆繁城点点头,三人迅速往晨露楼赶去。

    坐在窗台上,穆繁城盯着下面的石头小路。脑海里浮现的,是恭夜珏那张冷酷绝情的脸,还有那把夺走她性命的弓箭。

    一支箭,彻底断了他们之间的情。五年夫妻,就这样被抹杀了。如果当时,恭夜珏能够多多的看她一眼,能够说一句关心她的话,事情应该就不会变得这么难搞了吧。

    抬头看着天,天空清澈如水般的湛蓝,白色的云朵一朵朵的飘在那里,就好像是蓝布上各种各样的白色点缀。

    太阳高高的挂在空中,散发着灼热的热量。就是这么一颗小小的太阳,照亮了整个天空、给了世间万物的生命。

    人,就像是着太阳。你站着的位置越高,能力越强大,反而也是最孤独的。

    月亮虽然没有太阳这么耀眼,没有太阳这么夺人眼球,但是它并不孤单。它至少,还有万颗星辰陪伴。

    从回到晨露楼开始,穆繁城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红霜、采碧也懂穆繁城到底在想什么,只好乖乖的站在一边不吭声。攸然是红霜跟在穆繁城身边这么久,也不明白她的内心世界。

    或许,真的只有吹笙公子才能了解小姐吧。

    水亭榭,是一个美丽的建筑。紫色罗曼绕着水亭榭一圈,四角的亭檐分别挂着四个灯笼。满池的荷花,仿佛都成了这水亭榭的点缀。

    然而今天的水亭榭,似乎只为亭子里坐着的三人而点缀。

    穆繁芯她们早已退去,只剩下恭夜珏、恭夜零、恭夜习与穆长琴坐在水亭榭中喝茶。

    恭夜零闭上眼睛,允吸着这荷花的淡淡清香:“穆府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真是让人心旷神怡。”

    “呵呵!早就听说九公子喜爱山水荷菊,果真是如此啊。”穆长琴的语气里免不了会有点失落,若是九皇子无心皇位,那……

    “山水怡情,的确是夜零喜爱之物。”山水能怡情,能让他感觉到舒服和痛快。

    最重要的是,能让他体会到那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感觉。他喜欢自由,他宁愿成为一只野鸟,展翅飞扬在着广阔无垠的天空中。也不远成为金丝雀,永远的活在精致的笼子里。

    “唉!九弟,若不是你喜爱音律,五哥我差点就要把你当成书呆子了。”恭夜习好笑的说道。

    “做书呆子,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书本能……”

    “得得得!就知道一说到这些书啊、音律什么的,你就欣喜。”恭夜习无力的翻了翻白眼,那些读书人的大道理他才不需要听呢。

    恭夜零呵笑着!

    “五弟,你就不要欺负九弟了。书读的多一点,知识就扩展的多一些、了解的自然也就跟着多了。”恭夜珏优雅的端起茶杯,小酌了一口。

    “是,你们两个都是听话的好孩子,就我一人是坏家伙。”恭夜习不满道。

    “三位皇子皆是人中之龙,哪有好坏之分呢。”穆长琴喝了口茶。

    恭夜习一听到这个,就来劲了:“那丞相说说,我们三兄弟那个是最棒的?”

    他这话一出口,穆长琴心猛地颤了一下。这不就是变相的问他,最后谁能有本事成为东牧的帝皇么?如果回答的不如他们的心意,他们肯定会以为他会站在最好的那边。

    到时候,穆府可就要遭殃了。

    见穆长琴迟迟不回答,恭夜习笑到:“莫非,在丞相心里我们几个都不是最棒的?”

    “当然不是,本相只是在想,三位皇子各有春秋,要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停了一会儿,穆长琴才开口道:

    “四皇子风度翩翩、沉着冷静、善于思考,看事情总会比别人更深一层。五皇子你不骄不躁、从善如流,看似潇洒不羁,实则内心沉敛。而九皇子温文尔雅、酷爱音律也是一文人雅士。本相实在是没办法点出,三位皇子谁更优秀。”

    恭夜零拱手:“多谢丞相谬赞,夜零哪里能称得上是文人雅士。”

    “哎,九弟这你可就别谦虚了,众所周知的。”

    恭夜零但笑不语!

    “对了丞相,那位繁城小姐是怎么回事啊。”恭夜习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她这里,好像有点问题。”

    东牧第一丞相,居然还有个女儿是傻子,若是让别人知道,岂不是要笑掉大牙了。再加上,那穆繁城的容貌如此丑陋。

    莫不是,东牧国第一美人在丞相府,东牧国第一丑人也在丞相府吧。恭夜零想起这个,就觉得好笑。还有那个穆繁芯,自称为东牧第一才女,不也还是输在了那个白发的白溪身上?

    “的确如此,繁城本是我穆府嫡长女,二小姐。只因母亲去世的时候,伤心过度烧坏了脑袋,直到现在也没有一点起色。至于她的脸,则是因为得了瘟疫,残留下来的。”说到此,穆长琴心里也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