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恭夜零听了,对这个嫡长女深有同情。因为对母亲的爱,致使脑袋出了问题。不过这样,倒也省去了那么多纷争。如果能像她一样,自由自在,不受到任何约束,愚笨未必不是一个好方法。

    恭夜零道:“原来如此,这二小姐果真是个孝女。虽说脑袋不是很好,但是却淳朴善良,没有心机。丞相应该为有这个纯净如水一样女儿,感到高兴才对。”

    “多谢五公子,这孩子的确是没什么心机算计,就是经常给我惹麻烦。”一回来,就惹出了那么多条人命。而且凶手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也只能悄然平息。

    恭夜珏对这里也没什么兴趣,只有恭夜零与恭夜习二人,与穆长琴时不时的聊上两句。茶杯里没水了,旁边的丫头就会自然添水。

    白禾仪带着穆繁芯走了过来,二人对恭夜珏他们行了个礼:“相爷,各位公子,用膳的时间到了,请到大厅用膳。”

    “你们看看,聊着聊着居然时间都给忘了。既然这样,那就请各位公子先用膳吧。”

    几人,又往大厅走去。

    饭桌上,没有见到夏老与穆繁城。今天穆繁城已经丢过一次人了,穆长琴自然是不可能会让她一起出来。

    穆繁蕊因为身子弱的原因,没有去前门迎接恭夜珏他们。一到饭桌上,她就跟三位皇子道了歉。

    饭桌上的气氛自然是比较紧张的,穆长琴亲自给恭夜珏他们倒上酒。倒是恭夜习,非说什么喝酒要大杯喝才能痛快。硬是不要用小酒杯,反而直接用酒壶喝了起来。

    穆繁芯的目光时不时的在恭夜珏与恭夜零之间打转,母亲告诉她,她未来的夫婿就在他们两个之中。

    之前,恭夜习的风流韵事她也不是没有听说过。这样对女人不能一心一意的男人,她可不需要。恭夜习爱上的,只是花容月貌。时间一长了,自然也会觉得厌烦。

    倒是恭夜珏与恭夜零,恭夜珏虽然外表看上很冷酷,不易近人。大多数这样的人心里都是空虚的,只要有一点阳光射了进去,整块病就会被融化。这样的人,爱上一个人就会义无返顾、不离不弃。

    而恭夜零温润如玉,这样一个谦谦君子,怕是只要女子都会臣服。之前的事情,让穆繁芯对恭夜零的映像大大减少。就是现在,她对恭夜零还是有点芥蒂。

    恭夜珏冷冷的瞄了一眼穆繁芯,眼中闪烁着奇怪的光彩。好像不是在看一个人,而是在看一个猎物一样。

    穆繁芯顺着看过去,正好见恭夜珏盯着她,她一脸红急忙低下头。

    饭桌上的美味佳肴,还整齐的放在那里。都顾着喝酒说话,连菜都没有吃。白禾仪她们,自然就更不敢吃,只能在一边看着。

    穆繁青迷恋的盯着恭夜零,心里一片怅然。五皇子长得可真是俊美,又弹得一手好琴、吹的一手好曲,真是让人移不开目光。

    恭夜习正喝着酒,注意到穆繁青,嘴角扬起了一个讥讽的笑意。女人啊,只要看到长得貌美的男人,总是会有这种迷恋的眼神,和不要命的冲动。

    喜欢恭夜零固然是好的,但是恭夜零这样的人,又怎么会看上普通人家的女子呢。尽管她穆繁青是相府的千金,但相府有了穆繁芯,谁还会把目光放到她身上。

    再看看穆繁蕊,只是进门的时候说了声抱歉,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这样安静的仿佛不存在一样的人,往往最能让人吸引目光。

    吃完饭,穆长琴就让人带他们下去休息,晚上再叙。

    恭夜珏住在东边、恭夜零与恭夜习则住在西边的客房内。

    恭夜珏站在院子里,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恭夜习一回到房间,就爬上床睡觉了,中午他一个人喝了太多的酒。

    恭夜零则坐在院子里,擦着他的那把长白玉长笛。笛子的末端,用蓝色的线编织成的双蝶结、双蝶结中间挂着一块白色的小玉石。

    在夏老那里吃完饭,穆繁城便留了下来。等到夏老入睡之后,把一颗紫色的药丸给夏老服了下去。

    “小姐,还需要多久才能解了夏老身上的毒呢?”红霜一边倒水一边问着。

    “夏老中毒太深,毒素已经深入骨髓,恐怕到死的那一刻都不能解除干净。”穆繁城蹙着眉头,一脸的凝重。

    采碧惊讶的捂住嘴:“那,那夏老怎么办?”

    “放心吧,我给夏老服的这种药是专门抑制毒素扩散的。就算不能深入骨髓去把那些毒素清除干净,至少也能保住夏老的性命。这段时间,你们还是要时刻注意安儿的举动,切记莫要再让夏老服食那种毒。

    否则,两种药的药效混杂在一起,幸运的话或许会起到中和的作用。如果不幸运,就会变成另一种毒素,会直接置夏老于死地。”

    夏老是她在穆府唯一的温暖和依靠,她绝对不会允许白禾仪来迫害夏老。

    “可是,那个安儿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如果等她把这件事告诉二夫人,那她一定会找机会大做文章的。”采碧还是很担心。

    “小姐,要不要除掉她?”红霜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穆繁城挥手:“现在还不行,你们也看到了夏老对安儿的信任程度。若是安儿无缘无故的死了,反而会刺激了夏老。还是,静观其变吧。”等到夏老离世之后,别说是红霜要动手,她就第一个不会放过安儿。

    红霜撇到窗户那儿紫色身影闪过,小声的说道:“小姐,安儿过来了。”

    那一瞬间,穆繁城眼中闪过了杀意,很快又被‘傻气’所替代。穆繁城坐在夏老身边,数着头发。

    安儿进来,看到红霜与采碧,眼中丝毫不隐厌恶之意。“二小姐,既然老夫人已经休息了,那么请小姐还是回去吧。如果老夫人醒了,我会叫你的。”

    “才不要,奶奶一会儿就会醒了,我要在这里等她。”穆繁城紧拉着夏老的手不放,就怕夏老忽然走了一样。

    “那好,既然老夫人已经休息了,那你过来我给老夫人喂药。”安儿歧视着穆繁城。

    穆繁城站起来到安儿身边,闻了闻那药。趁着安儿不注意,迅速端过去一仰头全都喝了。

    “小姐!”红霜、采碧急忙叫到。

    “二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安儿一着急,抢过穆繁城手中的碗。里面居然一滴都不剩了,这,这可是……

    “奶奶说了,她的补药我也可以喝的。哇,好苦哦。红姐姐,你去帮我倒点茶好不好啊。”穆繁城做呕吐状,苦的直跳脚。

    红霜急忙过去给穆繁城倒水,“小姐,快,快喝。”

    穆繁城咕嘟咕嘟的喝完了,指着安儿怒道:“下次不准给奶奶喝这些东西,苦死了,听到没有。”

    “二小姐,这是老夫人补身体的药,怎么能不喝呢。”可恶,又被这个傻子给刁难了。她真想过去给穆繁城一巴掌,这个笨蛋,又在坏她的好事。

    “补身体的?补身体要吃好吃的才行,以前大伯给我补身体的都是好吃的。以后,你也给奶奶送点好吃的吧。这药不准喝,难喝死了。”说着,穆繁城还冲着安儿吐了吐舌头。

    转头看夏老还在休息,穆繁城又道:“给奶奶和这些东西的人都是坏人,你出去,快点出去。”

    采碧着急的说:“安儿,你还是先出去吧。等小姐情绪稳定了一点,你再回来。若是你不走的话,小姐一会儿做出什么事情我们可管不了。”

    对一个疯子,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永远发不了疯。但安儿自知自己现在还没有那个本事,也就只好先离开。

    这件事,必须要给二夫人禀告才行。老夫人已经接连好多天没有服药,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有什么变故发生。既然她治不了她,就让二夫人来治她吧。

    “那安儿先告退了,如果有什么事再叫我。”安儿没有办法,只好先行离开。

    红霜一直送着安儿到了门口,确定安儿离开了,红霜把门关上,急忙跑到穆繁城身边:“小姐,你怎么能把它喝掉呢?”

    “没事,那只是慢性毒药而已,喝一两次倒没什么关系。一会儿,我吃两颗百草丹就行了。”

    采碧对穆繁城除了钦佩就只剩下感动,为了夏老,她竟然不顾自己的性命。这样的主子,她跟对了。

    服下了百草丹,穆繁城便坐在夏老床边,聚气凝神。

    采碧去泡茶,免得待会儿穆繁城要喝茶,还要先去倒。倒好了茶,采碧直接站在穆繁城身边。

    一个时辰过去了,夏老也醒了过来。看到穆繁城坐在身边,觉得心里暖暖的。采碧刚要开口叫‘老夫人’,夏老立刻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穆繁城只是在调息,夏老醒来她还是知道的。夏老把蚕丝被给穆繁城盖上,其实这样炎热的夏天,也用不着盖被子。就是夏老担心穆繁城坐在地上,这才给她盖上。

    安儿站在走廊里,来回的徘徊着。紫色的身影晃来晃去的,如果要告诉二夫人,那二夫人肯定会责怪她这么长时间才去汇报。但如果不去,让穆繁城他们这样一直逍遥下去,她的差事也不好完成啊。

    对了,还是只告诉二夫人,最近穆繁城一直在老夫人身边晃荡,还抢着药喝。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想着,安儿急忙往白禾仪的住所赶去。

    穆繁城‘刚刚醒来’就吵着要吃饭,夏老慈祥的微笑着,让红霜去给穆繁城弄吃的。

    “对了采碧,安儿呢?”这个安儿最近怎么回事,怎么老是不见人影?

    “安儿她,她说肚子痛就先回去休息了。反正我们在这里,老夫人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我们就行了。”采碧心虚的说着,瞟了穆繁城一眼。

    穆繁城挑挑眉,一脸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