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前世,恭夜珏登上皇位第一件事就是以叛国罪论处恭夜习。恭夜习惨死当场,整个府上四百九十三条人命无一幸免,包括恭夜习那还未出世的三个孩子全都遭到了火焚。

    “好梦,我看是春梦吧。”恭夜珏冷漠的说着,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优雅的喝着酒。就跟他手上的不是酒,而是茶。

    那俊美的容貌,让人看了直流口水。仿佛这样的男人,天生就是用来迷惑女人的。

    “还是四哥了解我啊,来,我敬四哥一杯。”从恭夜零面前拿过盛满酒的酒杯,恭夜习一饮而尽。

    “对了,刚刚丞相与九弟在聊什么呢,聊得那么开心。何不,说给我听听。”

    恭夜零道:“也没什么,就是丞相希望我去多教教繁芯小姐音律这方面的事情而已。”

    “是啊!小女繁芯钟爱与琴,她觉得自己的琴艺还很拙劣,希望九公子多多教教她才好。”穆长琴笑着说道。

    “夜零虽懂得音律,却不擅弹琴。这恐怕要驳了相爷的请求了。”他爱音乐,也并不是什么都擅长。他最擅长的便是聆听,每一首曲子背后总有一个故事,而他最擅长的就是寻找故事。

    他也擅长奏笛吹箫,唯独琴和笙不会。

    “相爷,你若是让九弟去给繁芯小姐吹吹箫吹吹笛子的,他肯定立马答应。从我出生起,见九弟听琴听的倒是挺多的,弹琴却是一次没有见过。这个,你可就真找错人了。”

    恭夜习帮恭夜零开脱着,一方面是因为不想让恭夜零与穆府的人扯上关系。另一方面,这觊觎穆繁芯的皇子可不止一个两个,若是穆长琴让恭夜零去教穆繁芯弹琴,面不得恭夜零会成为众矢之的,人人得而除之的对象。

    虽然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恭夜零毕竟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他的难处,恭夜习还是懂的。还有就是,皇位之争必定会兄弟残杀,但只限于争夺皇位的兄弟。恭夜零并不在恭夜习的必除名单里,他还是希望保护这个弟弟的。

    得到皇位之后,他更希望的是能有兄弟在他身边支持他,而这个兄弟必定要对皇位没有觊觎。恭夜零这个人选,再合适不过了。

    还有就是偶尔给他吹个小曲儿听,好像也不错。

    “丞相,五弟说的对,九弟并不擅长弹琴。”很难得的,恭夜珏也在替恭夜零摆脱这份差事。

    不过他可不是为了要保护恭夜零,恰恰相反他是不能让恭夜零娶到穆府最得宠的穆繁芯。得到了穆繁芯,就相当于得到了穆长琴的支持。

    聪明如恭夜珏,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恭夜零已经拒绝了,如果他再这样强求的话那倒显得他居心不良了。再加上,恭夜珏与恭夜习都在为他说话。看来,此事还是不能太过操之过急,得一步一步来才行。

    “那长琴就不强求九公子了,若是九皇子能在繁芯弹琴的时候点拨点拨那再好不过了。繁芯这孩子,最喜欢的就是弹琴了。”

    “有机会的话,一定会。”恭夜零感激的看了看恭夜习与恭夜珏。

    白禾仪她们也来到了前厅,穆繁芯、穆繁青两姐妹一看就是专心打扮过的,只有穆繁蕊虽然也化了妆却是那种淡淡的,给人一种清荷的感觉。

    行了礼后,众人便坐在桌子上。身后的侍女,全都站到了一边。

    恭夜习瞅了瞅后面,奇怪的问:“相爷,怎么那位嫡长女穆繁城没有过来啊?”

    “繁城不喜欢与别人同桌,一般都是自己在房里吃的。”穆长琴笑着说。

    穆繁青冷哼了一声:“就她那吃饭的样子,还是不要过来的好,以免破坏了我们大家的吃饭的兴致。”

    一个毁了容的傻子还想跟他们一起同桌吃饭,开什么玩笑。

    穆长琴不悦的瞪了穆繁青一眼,“繁青,繁城是你妹妹你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才行。不要动不动,就找你妹妹的麻烦。”

    “父亲,我哪有啊,我就是实话实说而已。”

    何玉琦拉了拉穆繁青的手,不好意思的说:“繁青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说话才冲撞了些,还望各位皇子不要怪罪的好。”

    恭夜习笑着:“既然生病了,那就得好好的看大夫才行。小病若是不看,就会变成大病的。繁青小姐,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哟!”

    得到恭夜习的关心,穆繁青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繁青知道,多谢五皇子关心。”

    穆繁芯在心里狠狠的鄙视着穆繁青,不过就是一句客套的关心而已,她还真把这当回事儿了。反正那五皇子也不在她的择婿范围之内,就算让给了穆繁青也没什么。

    恭夜习的目光转向了穆繁蕊:“繁蕊小姐的脸色也不是很好,莫不是身体也不舒服?”

    “繁蕊身体自小就是体弱多病,自然脸色不会太好。如果扫了五公子的兴致,那妾身在这边替小女给五公子道歉了。”说完,君慕容站了起来。

    “哎,哪里的话,繁蕊小姐身体若是不舒服,夜习应该担忧才对,怎么会说什么兴不兴致的话呢。”恭夜习道。

    穆繁蕊对着恭夜习点点头,表示抱歉的同时也是在感谢他。

    恭夜珏至始至终目光都没有放在穆繁青和穆繁蕊身上,除了穆繁芯进门的时候看了她一眼之外,他就一直低着头。

    穆繁芯羞怯的看了一眼恭夜珏,也跟着低下头去。

    “繁芯啊,你的琴技还有待进步,刚刚为父想请九皇子给你授琴。奈何九皇子精通长笛,却不擅弹琴。不过,你日后要是有什么不懂得问题就要请教九皇子,知道了么?”穆长琴语重心长道。

    他是真的希望穆繁芯能够与恭夜零终成眷属,也算是了了他的一桩心愿了。

    穆繁芯想,肯定是恭夜零嫌弃她弹琴不好听,不想教她才找出来的借口。本来对恭夜零就有点偏见,现在就更没什么好感了。

    尽管他长得再好看又能怎么样?这世上有哪一个女子,愿意自己的夫婿长得比自己还要好看的?

    心里的不满,可不能说出来。

    倾国倾城的容颜,配上那如春风一般的笑容,就更加让人不忍移开目光。穆繁芯笑着:“那以后,就麻烦九公子了。”

    她的琴技从来不需要任何人的质疑,先前在相府门口问他那个问题,只是消除自己心中的疑惑而已。她弹了这么多年的琴,琴艺再好不过了。

    试问,整个东牧国有几个人弹得琴是能够比得上她的。

    穆长琴还要去上早朝,吃完早膳他便换了官服离开了。白禾仪、何玉琦、君慕容也找了借口要出去买东西,三人也快速的离开了穆府。

    荷花池中间的那条长廊很长,风轻轻一吹,那长廊上挂着的灯笼就会一起飞舞起来。夏天,正值荷花茂盛的时候。满池子,都是这荷花的芬芳。

    以往的走廊,只有几个打扫的丫鬟和小厮。偶尔几位夫人和小姐,也会来这边走走赏赏荷花。

    然而今天,每隔五步走廊上都站着一个小丫鬟。丫鬟们的衣服都是粉色的,跟这里的荷花倒是成了一色了。

    走廊上,六位俊男美女正在观赏着荷花。

    恭夜珏走在前面,穆繁芯与他并肩而走。恭夜习、走在中间时不时的停下脚步观赏着荷花。他身后便是穆繁青与穆繁蕊两姐妹,恭夜零则走在最后。

    昨夜他的笛子上挂着的还是蓝色的双蝶结白玉,今天又换成了明黄色的双蝶结白玉坠。可见,他对笛子是有多么的喜爱。

    “小姐,我相信昨天安儿已经将这件事告诉了白禾仪。接下来,她肯定会对付我们,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做。”红霜跟在穆繁城身后,一脸凝重。

    “接下来我们什么都不用做,顺其自然就好。”现在恭夜珏他们就在穆府,白禾仪应该做不出什么有出格的事情。“你们只需要好好的守着夏老,不要让她再服食什么补药就行。”

    这些日子,她都跟夏老一起吃饭,补药什么的,已经让采碧换成了药膳。而且,都是由采碧亲手熬制、红霜亲自验毒,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就是怕安儿会出其不意的给夏老服药,那可就麻烦了。

    “小姐,你看那边。”采碧指着走廊那边。

    穆繁城顺着采碧指的方向看过去,在看到恭夜珏的时候,怒火噌的一下就烧到了喉咙。他们两个还真是郎才女貌呢,不成为一对都可惜了。

    红霜特地观察了一下穆繁城的情绪,果然还是因为恭夜珏而变得有点难以自制。宗主中了恭夜珏毒的事情,小姐的气还是没有消。

    “小姐,我们要不要过去?”红霜问。

    穆繁城摇头,“这么美丽的风景,若是我们过去了不就破坏了?人家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而且在我们面前的,还是三门亲呢。”

    “他们看起来,的确是很般配。”采碧无意间说了句。

    穆繁城双目一凛,杀意顿显。冷漠的看了一眼采碧,哼声道:“你说的对,他们实在是太般配了。就是因为太般配了,所以碍到了我眼睛。我的眼睛里,是揉不得沙子的。”

    采碧心惊,“是采碧说错了话,请小姐原谅。”

    “呵!没什么,你说的很对。”

    穆繁城的目光随着恭夜珏与穆繁芯移动,眼中的杀意只增不减。这对该死的狗男女,穆繁芯的那张嘴脸她迟早要给她撕了……

    “我们回去吧!”忍住心中想要杀掉那两人的冲动,穆繁城愤恨的转身离开。

    红霜、采碧对视一眼,急忙跟了过去。

    然而她们不知道的是,躲在角落里准备去给夏老送药的安儿,恰好听到了她们的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