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十七皇子果真是聪明过人,的确如此,若是三位皇子死在了穆府。到时候,就没有人再敢跟太子抢夺帝皇之位。等到事情一成,太子就会立刻让人送十七皇子回东牧。十七皇子离家十年,相信对家乡也是异常思念的吧。”

    若是能借助封仇影的手除掉恭夜珏他们,那实在是最好不过了。就是不知道这封仇影,能不能答应。

    “是啊,每逢佳节倍思亲,只要是人都会思念亲人,本皇子自然也不例外。只是,江大人何以认为我封仇影能够杀了那三位皇子?”

    江流影不过二十几岁,却能成为东牧国的官丞司,可见他的本事也不小。若是这个人能为他所用,倒也不错。只可惜,江流影对恭夜幕太过忠心。封影心里不由得,为江流影有点可惜了。这么好的人才,却偏偏忠心于一个废材。

    “就凭十七皇子刚刚的那一剑,十七皇子武功高强,要杀那三位皇子自然是不在话下。必要的时候,我们也会派人跟您接应。就是不知道,十七皇子的意思如何?”

    “很抱歉,这个交易不成立!”封影转身,走向房里。

    “为什么?凭你的本事杀他们不足为惧,你还能回到晁南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么?”在封影要关上门的那瞬间,江流影侧身飞进了屋里。

    “江大人,个人恩怨事小国家恩怨事大。晁南刚刚与东牧签订了三年为期的和平条约,这才过去不久,你就要让我杀死恭夜珏他们。还说什么让我回到晁南。江大人,请问杀了恭夜珏他们我还有命离开东牧回到晁南么?”

    想要把算盘打到他身上,那也好看看这算盘牢不牢固。杀了恭夜珏他们,报真够不超过三天恭夜幕就会把他给供出去。

    到时候,晁南皇子杀了东牧皇子?会如何呢?东牧必定会兴兵晁南,那和平条约自然也不算数。

    正好趁着这三年好好的整顿晁南,让晁南更加的兵强马盛、以便来日攻打东牧。试问,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怎么能因为一己之私就杀了恭夜珏他们?给东牧一个攻打晁南的机会?

    被拆穿,江流影惊愕的看着封影。

    “哼!那你就不怕我告诉东牧皇你装哑巴,还有暗中对付东牧的事情么?”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不管怎么说,恭夜珏他们必定要死。

    “江大人,刚刚如果我在用多用几分力气再偏移一分,相信那断剑刺穿的就不是你的肩膀,而是你的喉咙了!”封影不再去管江流影,自顾自的坐在破板凳上。

    手铐脚镣,也早就已经被他解开扔到了一边。

    “那江某是不是还要感谢十七皇子的不杀之恩?”这个封仇影不过是个囚犯,居然还敢跟他这么嚣张。

    “感谢倒是不必了,倘若东牧皇知道一点有关于我的消息,相信死的不会是恭夜珏他们三个,应该就是你所忠心的太子殿下了。太子死了,那最高兴的人一定不会是我。”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江流影紧握着手上的剑,恨不得一剑刺穿封影的喉咙。这十七皇子,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他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

    “江大人给你一个忠告,有的时候知道一个秘密不会给你带来一点好处,相反的,只有死人才能永久的保存秘密。”冷笑一声,封影继续道:“虽说这茅舍一般没有几个人会过来,但免不得会有一些偷懒的下人会过来这边。若是让别人看到了,那可就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了。”

    “多谢十七皇子的提醒,在下告辞。”封仇影你好样的,本来打算让你除掉恭夜珏他们,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也就不必顾及你了。

    要想除掉恭夜珏他们,他有的是办法。

    哼了一声,江流影立刻离开了茅舍。

    这短暂的三年和平,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这三年之内,又会发生什么变故呢?东牧、晁南,最终只能有一个存立与天地之间。

    已经临近中午了,水亭榭内,恭夜珏等人正坐在那边欣赏美景。

    恭夜习并没有跟恭夜珏、穆繁芯他们一样坐在石凳上,而是坐在一边的走廊上。无疑的,他手中还是拎着一个酒壶。

    恭夜零站在一边,静静的欣赏着这荷花池的美景。白莲清香、风景迷人。一袭白衣的恭夜零仿佛与这些白莲融为了一体,之余留下那一头墨色长发。

    恭夜习笑到:“美人美景都在,唯独缺少了美乐。九弟,既然你的笛子也带来了,不如就给我们吹奏一曲如何?”

    穆繁青随即附和道:“是啊是啊,都说九公子的笛声堪比仙乐。今日不知道我们姐妹几个,有没有这个荣幸听到九公子的曲子呢。”

    “当然,若是繁青小姐想听的话。”

    细嫩的如同女人一样的手,拿着那白玉制成的笛子。轻轻的把笛子放到嘴边,惟妙的音符便从他那薄薄的嘴唇间流露了出来。

    曲子惬意静人、风景迷人、美人醉人。这风景,仿佛是时间上最美丽的一道风景了。满池子的荷花,似乎也随着着流水般的曲子舞蹈起来。美丽的人、美丽的曲子、美丽的荷花。

    穆繁芯一脸不屑,不就是笛子么,有什么好听的。倒不如,去听听她弹的琴曲。这恭夜零还说她的琴声没有灵魂,他的笛子也不见得有什么灵魂啊。自己都如此,还有脸说别人。

    恭夜珏替穆繁芯倒了杯茶,穆繁芯说声谢谢接过去。当她的手碰触到恭夜珏时候,身体猛地一颤,手不稳杯子直接掉在了桌子上。里面的热水,溅洒了两人一身。

    “啊,对,对不起,都是繁芯不好。”穆繁芯急忙道歉,不停的擦着恭夜珏的衣服。眼泪也在眼中打着转,真是我见犹怜。

    恭夜珏抓住穆繁芯的手,“无妨!倒是繁芯小姐,你没事吧?”

    穆繁芯摇摇头:“我没事,多谢四公子的宽宏大量。繁芯亲自给你倒杯茶,算是赔罪了。”红着脸抽回自己的手,穆繁芯重新倒了两杯茶。一杯给了恭夜珏,一杯拿在手里:“繁芯以茶代酒为刚刚的失礼,给四公子赔罪!”

    “繁芯小姐不必自责,夜珏也有错。”两人碰了碰茶杯,同时喝了口茶。

    恭夜零的笛声,也因为这个小插曲停了下来。

    恭夜习心里一个劲的冷笑着,这两人还真是天生一对呢。同样的虚伪,同样的那么惹人讨厌。他从小就不喜欢恭夜珏,不仅是因为恭夜珏冷酷、不好接近,还有他总是一副事不关己、却又总爱瞎操心的样子。

    他就不明白了,恭夜珏每天带着面具生活,他就不嫌累么?这种虚情假意的人,也就只有虚情假意的人才会喜欢。

    他两人要凑一对,那可真的是天作之合了。可偏偏,穆繁芯又是穆长琴最宠爱的女儿,得到了她就是得到了穆府。偏偏呢,他还就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四哥,幸好这没有把繁芯小姐烫伤了,若是把繁芯小姐烫伤了了那可就罪过了。”恭夜习大口的喝着酒,用衣袖擦了擦嘴角。

    恭夜珏不理会恭夜习,担心的问着穆繁芯:“真的没事么?要不要找个大夫过来看看?”这么柔弱的穆繁芯,居然会被他用热水给烫到了。

    即使是恭夜珏这样冷心的人,心里也稍许的有些愧疚。穆繁芯的确很美,甚至美到让他这样的人也忍不住的为她心动。

    “我真的没事,不用太担心了。”都说这四皇子冷若冰霜,今天她可算是见到了这冰山里的阳光了。其实,恭夜珏这个人真的挺不错的。如果让她在他们三兄弟之间选择一个的话,那她一定会选择恭夜珏的。

    穆繁芯想着想着,羞愧的低下了头。

    穆繁青、穆繁蕊对视了一眼,穆繁青不满的别过头去。这个穆繁芯,只会装柔弱博同情。父亲就是被她这样给骗过去的,现在又来骗四皇子,真够下贱的。

    穆繁蕊咳嗽了一声,“我该回去吃药了,抱歉扫了各位公子的兴致,中午繁蕊再给各位赔罪。”

    “那繁蕊小姐,就早点回去休息吧,身体要紧。”恭夜习道。

    穆繁蕊点点头,离开了水亭榭。

    “繁蕊身体不好,我送她回去。”穆繁青急忙追了出去,她实在是忍受不了穆繁芯的那张嘴脸了,还不如早点离开。

    穆繁青在花园里追到了穆繁蕊,穆繁蕊正站在牡丹面前,摘了一朵牡丹花。

    “你不是说你身体不舒服么?怎么来这里赏花了。”穆繁青看了看穆繁蕊手中的牡丹花,倚在假山上。

    “那里可不适合我,大姐你不也一样出来了么。”穆繁蕊把花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今年的牡丹花开的真是好看,香味儿也特浓郁。”

    “花儿再美又有什么用啊,再过两三个月也照样凋零。繁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啊?”

    “没有,就是想着繁城姐姐回来好一段时间了,我们都没有去看过她。大姐,不如我们去晨露楼走走如何?”她还挺好奇,穆繁城现在在做什么。

    “那个傻子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你要去看着她那张丑陋的脸啊。要去你去,我可不像过去。”

    晨露楼那里多年没有人居住,穆繁城也是最近才搬回来住的。她那边也没有几个下人,指不定变成什么样子了。她才不想去那种虫子蜘蛛网一大堆的地方呢,简直是脏了她的鞋子了。

    “你若是不去,那我就过去了。”穆繁蕊把牡丹花放到了穆繁青的手上,叫着几个丫头便往晨露楼走去。

    穆繁青看着手上的牡丹花,“她怎么想起去看穆繁城了?难道,是有什么事情?”

    不管穆繁蕊是在打什么主意,她还是跟去看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