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原本青苔横长的青石板小路,此刻却被洗刷的干干净净,露出了那层次分明的石板。小石路两边,生长着翠绿色的小草。尽管这些草没有什么名字,但是修剪的很整齐,看了很舒服。

    小石板路的左边是一个小亭子,绿色的草从顶上蔓延到下方,有的缠绕着小亭子四根柱子。小亭子后面,同样长满了青草、但却多了点点别样的风景。黄色的、红色的、白色的,那些野花的形状就跟小蝴蝶一样。

    风儿轻轻的一吹,那些花儿就会立刻摇摆起来,好一幅青草乱、蝴蝶飞的景色。而在小时半路的右边,那青草里放着的是一个小石桌和四个小石凳,桌凳很干净很润滑的感觉。

    穆繁蕊慢慢的走在小石路上,仔细的打量着这两边。

    没想到这仅仅数日,这晨露楼倒是变了一番景象。以前这里没有人住的时候,晨露楼的野草都长的有半人高了。

    正巧,穆繁城跑了出来。她的腰带没有弄好,半耷拉在腰上、衣服上面也沾满了很多的黑墨水。脸上,还被画上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符号。

    “二姐,你这是……”穆繁蕊无语的盯着眼前的这只花猫。

    “你是哪个?”穆繁城还拿着毛笔挠挠头,好像是真的不认识穆繁蕊一样。

    “我是你的四妹穆繁蕊啊,二姐你连我也不记得了么?”穆繁蕊很伤心的样子,她过去拉住穆繁城的手。

    看到穆繁城手上的墨水,她还是犹豫了一下。

    “哦,原来你是我妹妹啊,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没什么事,二姐你怎么弄成这样了?”穆繁蕊真不知道要用怎样的言语,来形容她。就算她再怎么是个傻子,也不用这样吧。

    穆繁城呵呵的傻笑着,“我在练字啊,红姐姐说我一定要学会写字才行。可是我真的不想写字,就跑出来了。”

    其实,在封影走了之后穆繁城就飞到晨露楼的屋顶上晒太阳。在上面,看到穆繁蕊走过来了,她才回到房间里把自己弄成了这个样子。

    “女子无才便是德,既然姐姐不喜欢写字,那就不要写了。走,我带你去洗洗脸如何?”穆繁蕊笑着。

    以前,欺负她欺负的最凶的是穆繁芯和穆繁青,穆繁蕊虽然没有怎么欺负她,但是也在一边冷眼看着笑话。这样说来,她心里也是不喜欢她穆繁城的。

    这今日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不成?穆繁蕊居然来了晨露楼,还带着这么‘善意’的笑容?

    “好啊,那我们去哪里洗练啊。红姐姐在里面气得要死,我可不敢再进去了。”穆繁城装作很怕怕的样子。

    “恩,这样,前面就有水我带你过去。”穆繁蕊拉着穆繁城离开了晨露楼。

    红霜刚好站在窗口,不过她也没下去。

    “小姐这样跟四小姐走,不会有什么事情吧?”采碧隐隐的觉得这个四小姐来者不善,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没关系,小姐自有分寸。我们还是快点把这里布置一下吧,免得一会儿穆繁蕊她们上来起疑心。”

    红霜手中拿着宣纸和墨水,她把墨水倒在地板上、墙上,很快到处都是墨水的味道。采碧则到旁边的桌子上,拿着毛笔在那纸上到处的乱涂乱画。

    在路上,刚好遇到了穆繁青跟她的几个丫头。

    “啧啧!她怎么弄成这样啊?”穆繁青捂着鼻子,都是墨水的味道难闻死了。

    几个小丫头也全都捂着鼻子,像是看乞丐一样的看着穆繁城。

    “二姐在学写字,这才弄成了这样。大姐,我们带二姐过去洗洗脸吧。”穆繁蕊冲着穆繁青笑着,拉过穆繁城往荷花池边走去。

    穆繁青看了看身后的几个侍女,有点搞不懂穆繁蕊在做什么。因为好奇,穆繁青也急忙跟了上去。

    到了荷花池边,穆繁蕊让穆繁城蹲下身子,亲自捧着水给穆繁城擦洗。“二姐,这里的水很干净的。洗完脸,我们去吃点东西好不好啊?”

    “好啊,嘿嘿!谢谢你啊!”这里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穆繁蕊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四处的看了看,前面是假山也没什么人。

    她可不会是因为想要杀她才带她过来的吧,这里有这么多双眼睛呢。总会有一两个小侍女吓得叫出来的,所以穆繁蕊不是为了她暗杀她。

    那她,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手上、脸上的墨水全都被穆繁蕊洗干净了,穆繁蕊还很贴心的用自己的手帕帮穆繁城擦干净。

    “好了,洗干净了。二姐,你过来这边看看。”

    “哇!真的洗干净了呢,你真的是太好……”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了穆繁蕊一声惨叫,水面溅起了很大的水花。

    很明显的,穆繁城上当了。

    “救命,救命啊,我,我不会水,救我…”穆繁蕊一个劲的在水中求救着,跟在穆繁芯身后的几个丫头急了,也跟着开始大叫着。

    她们几个不会水,也不好下去救人。

    来迟一步的穆繁青见状,立刻明白了穆繁蕊的用意。“救命啊,快来人啊,繁蕊落水了、有没有人啊…”

    “救命,救,救我…”穆繁蕊不停的扑腾着,样子惨极了。

    假山的另一边,恭夜习正喝着酒呢,好像听到了穆繁蕊的声音,他站起来左右的看了看。

    “五公子,怎么了么?”穆繁芯奇怪的问。

    “我刚刚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救命,你们听到了没有?”恭夜习挠挠头,不会是他喝醉酒,出现幻听了吧?

    “不是好像,是真的有人叫。”恭夜零眉目一紧,赶紧往声源出找去。

    恭夜珏、恭夜习二人也随之跟了过去。穆繁芯站起来,狠狠的跺了下脚。这么好的独处机会,居然就这样浪费了。

    若是让她知道,是谁在背后使坏,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穆繁蕊不停的叫着,眼看着就要沉入水底了。“救我,救命…”

    “救命啊,有没有人啊,快点来救人,四小姐,呜呜…”几个侍女哭作一团,就是没人下水救人。

    穆繁青也在一边着急的叫着。

    恭夜习眼尖,一下就看到了落水的穆繁蕊,急忙跳到池子里。

    恭夜习跳下水了,丫头们的叫声更大了,恨不得把整个东牧的人全都给叫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恭夜珏的脸冷的能够冻死人,目光扫过在场的人,最后定格在穆繁城身上。

    穆繁城脸上的墨水是洗干净了,可是衣服上的还没有。一副邋遢的样子,看了就让人讨厌。厌恶的转过脸去,目光冷峻的看着恭夜习把穆繁蕊救上来。

    穆繁蕊不停的咳嗽着,恨不得把胃给咳出来。

    穆繁青气愤的走到穆繁城面前,扬起手狠狠的给了穆繁城一巴掌:“你这个祸害,繁蕊好心帮你,你居然把她推下去。还,还害得她差点连性命都丢了。”

    听到她的话,大家把目光全都放到了穆繁城身上。

    被打过的脸很快就浮起了五个鲜明的手掌印,穆繁城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穆繁青。“不,不是我,我没有。”

    好你个穆繁蕊,居然敢拿她来吸引人的注意。好,还真是好啊,早知道刚刚就拿哑药毒哑你,看你还能不能叫出来,直接淹死算了。

    “你还狡辩,这里有这么多人这么双眼睛,都看到是你把繁蕊推下去的。穆繁城,就算你再怎么不喜欢繁蕊,也不用把人推下去吧。这荷花池这么深,要是繁蕊有什么事,你担当的起么?”穆繁青恨恨的说着。

    原来繁蕊打的是这个主意,果然是个聪明的主儿。

    “我都说了没有了,不是我干的,是她自己掉下去的跟我没关系。我,我要去告诉奶奶,你们欺负我。”穆繁城哭着跑走。

    穆繁蕊眼泪刷的掉了下来,眼眶通红通红的,可怜极了。

    “五哥,你送繁蕊小姐回去吧。”恭夜零蹙着眉头,把自己的白色长袍脱下来披在了穆繁蕊身上。

    恭夜习本来想拒绝的,可是穆繁蕊的手用力的抓着他的衣服,就跟是濒死的人抓住的救命稻草似的。心一软,也就答应了。

    穆繁芯也是一脸的担心,两只手紧抓着恭夜珏的手臂,好像也被吓到了。可是她心里却非常的痛恨穆繁蕊破坏了她的好事,如果不是她,说不定她夏娜在还在跟恭夜珏他们坐在荷花池里赏花呢。

    “你们都亲眼看到是繁城小姐把四小姐推下去的么?”恭夜零问,刚刚穆繁城明明说了不是她推的。

    一个丫头擦擦眼泪,哽咽着:“是我们亲眼看到的,小姐正在帮二小姐洗手。说什么是小姐弄疼了她,一下就把小姐给推下去了。”

    恭夜零看了看,觉得有点奇怪。穆繁蕊不是说身体不舒服要回去休息么?据他的记忆,兰荷苑好像不是这条路?她怎么会过来这边呢?

    “原来,是这样啊。”恭夜零笑了笑,转身离开。

    恭夜珏看着恭夜零的背影,哼了一声,又瞥了一眼穆繁芯。“繁芯,我也送你回房吧。”

    穆繁芯一听,心里顿时乐开了花:“那,那就麻烦四公子了。”

    穆繁青瞪大眼睛,他们就,就这样走了啊。那穆繁蕊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恶,怎么会这样啊。”

    恭夜习送穆繁蕊回去了,恭夜零一个人走了,恭夜珏送穆繁芯回去了,那谁来送她啊?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跺了跺脚,穆繁青恨恨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啦,还愣着做什么,我们也回去。可恶,气死我了。”

    都不把她放在眼里,这群坏蛋。

    穆繁城躲在花园的角落里哭着,听见脚步声,穆繁城哭着捂着嘴巴。

    恭夜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画面,想哭却不敢哭出声。再往前走了几步,穆繁城急忙叫到:“别打我,真的不是我干的,呜呜…”

    恭夜零温柔的笑着,走过去摸了摸穆繁城的头:“我知道,不是你做的。”

    穆繁城睁大眼睛,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