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城歪着小脑袋,疑惑的戳了戳恭夜零的肩膀你真的相信不是我推妹妹下去的?她这可爱的样子,惹得恭夜零轻轻的笑出了声:“是,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

    穆繁城憋着嘴:“可是他们都说是我做的,那个凶女人还打我”

    “她们都怀疑我,你为什么相信我呢?”

    面对这个问题,恭夜零竟然回答不出来。是啊,他为什么要相信她呢?想到丞相的话,恭夜零笑着。或者是因为她对母亲的那份爱吧,一个对亲情如此在乎的人,怎么会因为一点点的疼痛就去谋害一条人命呢?

    再者,穆繁蕊是去兰荷苑的,却忽然出现在那里,有那么巧么?这个傻傻的孩子,眼神是如此的清明无害。却要被自己的妹妹设计,倒也挺可怜的。恭夜零心里对穆繁城稍微有了那么一点心疼,好像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你看看你,哭的跟个花猫似的。你的房间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晨露楼,红姐姐就在那边等我。”

    恭夜零还是那么的温柔善良,只可惜生不逢时,他注定要沦为权势争斗的牺牲品。

    恭夜零送穆繁城回去晨露楼,红霜、采碧端着盆走了出来。红霜一看到穆繁城脸上的五个手掌印,和那红通通的眼眶,着急的放下手中的盆。

    穆繁城冲着红霜眨眨眼睛,红霜会意。

    “小姐,你不是很繁蕊小姐去洗脸的么?怎么,你怎么哭了?还有,怎么不见繁蕊小姐?”

    穆繁城哭着扑进红霜的怀里!

    恭夜零把事情告诉了红霜,红霜的眼睛刷的也红了起来。跟恭夜零道了声谢,恭夜零把人也送到了便先回去了。

    走在路上,恭夜零为穆繁蕊的手段感到不齿。

    兰荷苑内,恭夜习站在门口,里面的丫头正在帮穆繁蕊换衣服。穆繁蕊的身体本就虚弱,今日掉到荷花池里受到了惊吓,身体更加的虚弱了。

    那个傻子,只是疼了一点而已,她就要把人家推下去。真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门开了,穆繁蕊的丫头丹文出来了。

    “多谢五公子送我家小姐回来,我家小姐已经休息了,还请五公子先回去吧。小姐说了,等她好点了必定亲自登门拜访,以感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丹文弯身给恭夜习行了个礼表示感谢!

    “既然四小姐已经休息了,那我就先回去了。登门什么的,就不用了,且让她好好修养身子便可。”

    离开了兰荷苑,恭夜习觉得有点累了,就先决定回去住所。走到花园,他停住了脚步,看着满园子盛开着的花儿,心中一片惆怅。

    转身看向穆府最后面的方向,恭夜习叹了口气。虽然有些事情并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但更多的过错却因为他们而起。

    如今分割的情势,对哪一方都是不利的。

    纵然封仇影现在被关在穆府,迟早有一天他还是要走的。东牧国是不会允许一个奸细在这里生存这么久,晁南那边似乎也放弃了封仇影。

    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比被自己的国家抛弃更让人来的心疼绝望呢。封仇影这么多年来,是用怎么样的心情去生活的?

    每天活在这眼光了炼狱中,纵然吃不饱穿不暖,可是这炼狱似乎成了最后一个安静避世的场所了。

    像封仇影这样不被任何事情挑起情绪,也不会为争夺太子之位而设阴谋,玩诡计、更加不会为了所谓的天下而不择手段。

    其实,封仇影这样真的挺不错的。

    至少风清婉…没有白死,想到这里,恭夜习忽然发现他不是怎么了解风清婉,在她的心中封仇影的地位永远都是不可改变的。他不懂,也不明白只是一个小丫头而已,为何要对一个被抛弃的主子如此忠心?

    爱么?不可能,风清婉要比封仇影大好几岁,她不可能会喜欢上这样的小弟弟。

    叹了口气,不再去想前尘往事。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的到东牧国太子的位置,成为东牧国的皇帝。

    恭夜零也正打算回去休息,半路上就看到恭夜习站在那里一脸凝重。

    “五哥,你不是去送繁蕊小姐回去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原来是九弟啊,繁蕊小姐已经休息了,所以我就先回去了。对了,你刚刚去哪里了?眉头皱的跟七八十岁的老爷爷似的,有什么心事么?”

    还没见过恭夜零有这样的表情,恭夜习有点担心的问。

    “没什么,既然都是要回去,那就一道回去吧。”恭夜零走在前面,心中想的都是穆繁蕊对穆繁城做的事情。

    其实,穆繁蕊完全没有必要用穆繁城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这小子,神神叨叨的,莫名其妙。”伸了个懒腰,恭夜习急忙跟了上去。

    红霜、采碧得知穆繁蕊做的事情后,同样是气得要死。

    采碧恨恨的道:“我就知道穆繁蕊叫走小姐没安什么好心,这下好了整个穆府的人都把小姐当成是杀人凶手了。”

    穆繁蕊平常看起来柔柔弱弱,心地善良的,没想到背后居然会是这样的人。还好她们小姐是个心口一致的人。

    虽然现在在装疯卖傻,但至少小姐不回去使那些下三滥的手段。

    “中午吃饭的时候,相信穆长琴一定会训斥惩罚小姐的。小姐,你有什么对策?”

    幸好推下去的只是穆繁蕊,若是穆繁芯恐怕小姐的处罚就要加重了。

    “哎,我就是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杀了她。”穆繁城似乎还有点惋惜。

    采碧、红霜对视一眼,同样无语。

    “跟你们开玩笑的,那点水根本就淹不死人的。穆繁蕊故意夸张化,无非就是想要吸引恭夜珏三位皇子的注意。而且,她也成功的做到了。”

    不仅如此,她还破坏了穆繁芯与恭夜珏进一步认识对方的机会呢。今天穆繁蕊看恭夜珏的眼神不明,可见她心里也是对恭夜珏有好感的。

    却偏偏救她的人是恭夜习,送她的人也是恭夜习。

    上一世,恭夜习的妃子好像是某位大臣家的女儿,偏偏不是她穆繁蕊。恭夜零到死的那一刻,都没有娶妻生子,似乎是有什么遗憾。

    不管了,这些都跟她没有太大的关系。

    “小姐,你刚刚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啊?”采碧不解的问,刚刚她故意对红霜姐眨眼睛,好像在说什么。

    红霜弹了一下采碧的脑袋:“你这个小笨蛋,当然是因为恭夜零站在旁边拉。你想啊,是穆繁蕊把小姐带走的,但是送小姐回来的人却是恭夜零,而且小姐脸上的巴掌印那么重一看就是被穆繁蕊给骗了。”

    采碧哦了一声,懂了:“那小姐的意思是,当着恭夜零的面拆穿了穆繁蕊的目的?”

    “没错,这样一来一会儿穆长琴找我的时候,他一定会替我说好话。再者,穆繁蕊穆繁青虽然同是穆长琴的女儿,但是穆长琴最关注的还是穆繁芯。

    恐怕就算穆繁蕊真的被淹死了,穆长琴也只是会皱皱眉、叹两口气。只要穆繁芯没事,其余的人就算死光他也无所谓的。”

    采碧咂舌,在穆府做事这么多年,她还是知道丞相对三位小姐的态度的。

    正当她们分析事情的时候,安儿过来敲了敲门。

    红霜过去开门,见是安儿:“安儿,怎么有什么事情么?”

    “老夫人让安儿来请小姐,晚上过去用膳。”知道穆繁城是装疯卖傻之后,安儿也刻意的安静了许多,生怕一个不小心她脸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哦,我知道了,晚上我就带小姐过去。”

    安儿的脑袋不停的往门里张望着,惹得红霜一阵不满:“你还有什么事么?”这丫头真是不知死活,想要打探她们这里的消息,也不看看站在门口的人是谁。

    “啊?没,没什么事了,那我就先走了。”安儿的心扑通扑通的叫着,红霜的眼神好可怕。

    红霜把安儿说的告诉给了穆繁城,穆繁城点点头。

    傍晚时分,白禾仪三人回到府里,就听下人说穆繁城要杀穆繁蕊的消息。君慕容吓得急忙跑回了兰荷苑,看到脸色苍白的女儿,君慕容怒气冲冲的奔向了晨露楼。

    然而穆繁城她们却提前一步的赶往了老夫人那里,红霜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夏老。

    夏老听了也是非常的愤怒,但是红霜却说不能让穆繁蕊他们知道,否则他们一定会想办法陷害穆繁城。孰轻孰重夏老还是清楚的,她故意把晚餐放在院子里,为的就是等君慕容过来‘兴师问罪’。

    “四夫人,这里没人啊。”丫头敲了半天的门,也没人过来开门。

    君慕容哼哼着,让下人去把门给撞开。门被撞开了,扑鼻的墨水味儿一下就涌进了她们的鼻子里。

    君慕容捂着鼻子,“这里都变成什么样儿了,穆繁城这个该死的丫头。走,她一定是在老夫人那边了。”

    做错了事情,就想要找老夫人来庇佑,还真以为有了老夫人她就不敢把她怎么样了是么?这次,她一定要去找回个公道。

    “城儿啊,来,多吃点。”夏老把鸡腿也给穆繁城夹过去。

    穆繁城的碗已经堆成了小山高了,穆繁城心里实在是不想吃了,她只吃了几口米饭就吃饱了。

    看着堆如山高的菜,穆繁城摇摇头:“不要了不要了,已经够了,我吃饱了。”

    她实在是没有地方可以盛了,穆繁城决然的放下了筷子。

    “好,吃饱就好。长穗啊,你去把甜点端出来吧。”夏老对长穗道。

    长穗说了声是,就进屋了。

    安儿跑过来,附在夏老的耳边说道:“老夫人,四夫人她们过来了。”

    “恩,我知道了。你去告诉她们,今天城儿在我这里住下了。让她们,都回去吧。”自己的女儿做错了事,还要来找繁城的麻烦,真的是恬不知耻。

    安儿才走了一步,院子就传来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君慕容她们,已经到了。

    “母亲,就算穆繁城要在你这里住下,咱们也得要把事情说清楚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