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四房,你这么气势汹汹的来我这儿,是想作什么啊?”夏老脸色不是很好看,若不是红霜之前安慰着她,说不定她立马就站起来给君慕容一巴掌了。

    看看低着头的穆繁城,她脸上的五个手掌印现在还在呢。虽说不是君慕容打的,但多多少少是因为穆繁蕊。

    她也实在是很难相信,繁蕊这样乖巧的孩子,居然会使用这样的手段。之前,她也不是很相信红霜说的,但是采碧的话她多多少少还是相信的。

    采碧跟在她身边很多年,而且也是她让她去穆繁城那边保护着她的。采碧都这样说了,那事情还会有假的么?

    她可不信呆呆的穆繁城会想到收买采碧这样的笑话,那多半事情都是因为穆繁蕊。

    “母亲,我只是想问一下二小姐,为何要把我家繁蕊推下荷花池?”君慕容非常的生气,她女儿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居然还要被她给推下那冰冷的荷花池。

    夏老拉住穆繁城的手,“城儿,你告诉她是不是你把繁蕊给推下去的。”

    被夏老一问,穆繁城的眼中立马闪烁着泪光了。她吸吸鼻子,一脸委屈:“是妹妹自己掉下去的,我没有推她。”

    “你听听,城儿都说没有推了。”

    “母亲,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都看到。若说是晚上,人多眼杂的看不清也就算了,那这大白天的难道那些人的眼睛都被尘土给蒙蔽了么?”君慕容咄咄逼人,一定要让穆繁城给个交代。

    “你这意思是繁城在撒谎了?还是说,你连我的话也不相信了。”夏老明显的也开始生气起来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不等君慕容的话说完,就听到了穆繁蕊虚弱的声音。“娘,是我自己掉下去的,不是繁城姐姐的错。”

    君慕容一看到自己女儿过来了,连忙让人去扶着她过来。

    “繁蕊,你来的正好,你是怎么掉下去的跟你母亲说清楚吧。”夏老生硬的语气,让穆繁蕊有点吃惊。

    “母亲,真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本来,我帮繁城姐姐洗手,不曾想到后面的泥土松散了,一脚踩滑就摔了下去。因为当时我正拉着二姐的手,所以她们才以为是二姐把我推下去的。”

    君慕容愣愣的盯着穆繁蕊,“蕊儿,可是他们都看到了是……”

    “不是,掉下去的是女儿,女儿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摔下去的么?真的是我的错,莫要冤枉了二姐。”

    说完,穆繁蕊蹲到穆繁城面前,拉着她的手,又把自己那冰冷的手放到了穆繁城挨打的脸上:“二姐,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才被大家误会,才被大姐打了耳光。这样,你打我吧。”

    说着,就拉着穆繁城的手要打向自己的脸。

    穆繁城赶忙把自己的手抽了回去:“不要,红姐姐说打人的都是坏人。我是好人,才不要打人。”

    “那二姐,你怪我么?你还生我的气么?”穆繁蕊红着眼眶,柔弱的声音让人忍不住去心疼她。

    穆繁城有点不明白,这陷害她的人是她,来帮她解围的人也是她。这个穆繁蕊到底在打什么马虎眼呢?

    “不,不生气,生气会变老的。就像这位大婶一样,满脸皱纹。”穆繁城指着君慕容。

    穆繁城变相的骂自己,君慕容岂会听不明白。她虽然老了,可还没到满脸皱纹的地步,这个穆繁城睁着眼睛说瞎话。

    还有繁蕊又是怎么回事?眼看着就要能给她出气了,她怎么转脸就去帮穆繁城了。她还打算好好的教训一下穆繁城呢,这下都泡汤了。

    夏老倒是被穆繁城这话给逗笑了,“既然都是误会一场,那就一笑泯恩仇吧。四房、繁蕊,你们吃饭了没有。”

    “已经吃完了!”穆繁蕊笑了笑,拉着穆繁城的手不松开。

    “正好你们今天都在,那就都坐下来,我们祖孙几个聊聊天。”

    红霜并没有在案发现场也没有亲眼看到,相信这真的只是一个误会。繁蕊拖着生病的身体来给繁城洗清罪责,相信她也是真心把繁城当成自己的姐姐。

    以前就算她们坐在同一个屋子里,夏老也不会要求她们跟她一起坐下聊天。今天居然因为穆繁城的缘故,夏老要她们坐下。

    穆繁蕊心想,自己这一局还是赌对了的。只要接近穆繁城,就一定能够得到夏老的喜爱。到时候,她就多了一个筹码。

    穆繁芯有父亲,但是她有夏老。很多时候,夏老说的话还是很有权威的,就算是父亲也要听。

    君慕容也有点受宠若惊,“那就多谢母亲了!”

    穆繁城的饭碗里还有很多菜还是热的,穆繁城抓起夏老刚给她的鸡腿,递给君慕容:“多吃点,这样就能长得健健康康的了。”

    君慕容接过去,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声谢谢。长得健健康康的,是想让她胖死么?大晚上的,也就只有她才喜欢吃这些油腻的东西。

    又把鸡翅抓给了穆繁蕊,穆繁蕊摇摇头:“我不喜欢吃这些,还是姐姐吃吧。”

    “我也吃饱了,拿这些全都给你好了。”穆繁城连碗一起全都推到了君慕容面前。

    想到穆繁城的这双手曾经抓满了墨水,君慕容就一阵反胃,哪里还有胃口吃。“不,不必了,我也吃饱了。”

    西边的月亮慢慢的露上枝头,穆繁城、穆繁蕊走在花园里,穆繁蕊的手始终拉车穆繁城的。

    在夏老那里聊了一会儿天,因为担心穆繁蕊的身体,夏老便让穆繁蕊先行离开。而穆繁城也准备离开了,夏老本想留穆繁城住一夜,却被穆繁城以认床为理由给拒绝了。

    穆繁城的个头要比穆繁蕊高一点,但是现在穆繁蕊却更像个姐姐。

    “二姐,以前我们也经常这样手牵着手走在花园里的,你还记得么?”穆繁蕊笑道。

    才怪,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是被欺负儿的主儿。穆繁蕊不上来给她补一脚就算不错的了,还牵着她的手走在这里,开什么玩笑。

    “是么?我,我不记得了。”穆繁城别过头去,她们从来都没有这么好过。

    穆繁蕊一定是有什么别的想法,不然她怎么忽然想起‘童年的回忆’了。

    穆繁蕊稍微有点尴尬,没想到会被穆繁城这么干脆的否认。“呵呵!姐姐在外面呆了那么长时间,自然是不记得了。”

    “哦!”穆繁城看了看被穆繁蕊牵着的手,嘟着嘴:“你的力气大了,我有点疼了。”

    “啊,不,不好意思啊,弄疼你了。”她只是轻轻的抓着她的手,怎么会弄疼她呢?一定,是她故意刁难。

    “没事,耶,前面有人。”穆繁城不理睬穆繁蕊飞快的跑过去,穆繁蕊身体不好不能跑,只能在后面慢慢的跟着。

    花园里,恭夜珏与穆繁芯正坐在假山后面喝茶聊天。

    穆繁城一过去,仇恨的怒火又开始燃烧着。恨恨的看着那里谈笑着的两人,察觉到后面的穆繁蕊跟上来了,穆繁城绕道跑到了另一边。

    穆繁蕊给穆繁城给带过去,并没有看到恭夜珏和穆繁芯二人。

    “二姐,你看到谁了?”穆繁蕊捂着胸口,有点喘。君慕容连连跟在穆繁芯身后,生怕她会出什么事情。

    君慕容一脸的纳闷,以前繁蕊并不跟穆繁城亲近,最近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发烧把脑子给烧坏了吧?

    红霜、采碧也是一脸的不解,这穆繁蕊是吃错什么药了?

    “刚刚明明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走过去,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穆繁城挠着头,四处的张望着。

    “可能是二姐你眼花了!”白跟着她走了那么远了。

    “是么?那是我看错了吧,啊~我也困了,红姐姐,我们回去睡觉觉吧。”穆繁城绕过穆繁蕊跑到红霜那里撒娇。

    “好,我们回去休息。”红霜对穆繁蕊二人行了礼:“四夫人、四小姐,红霜就先送小姐回去了。”

    “那红姐姐,繁城姐姐就麻烦你照顾了。”

    红霜被她这么一叫,差点摔了个跟头。“额,是,多谢四小姐关心。”

    咽了口口水,采碧与红霜二人带着穆繁城回了晨露楼。

    “娘,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回去再说吧。”穆繁城走了,穆繁蕊也是原形毕露。

    “那好!”君慕容扶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回了兰荷苑。

    一回到晨露楼,穆繁城的眉头就拧在了一块儿。

    “小姐,这穆繁蕊不会是药吃多了,把你跟穆繁青搞混了吧。”每次看到,都是穆繁青与穆繁蕊两人走的最近。

    “谁知道她在发什么疯啊,一下设计我一下装好人的。”弄得她也是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

    “会不会是繁蕊小姐真的是来给小姐道歉的啊,她自己都承认了是自己摔下去的。据我所知,繁蕊小姐也不是这样会设计别人的人啊。”

    采碧有点不懂,在穆府这么多年还没有听说过繁蕊小姐打骂过下人呢。

    红霜摇摇头:“采碧,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画骨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被虚伪的外表掩饰着,不代表她的心就是善良的。”

    就像穆繁城,这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么?尽管有时候她的外表冷冰冰的,可是她的心很善良也很温暖。

    “也对,可是……”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怎么炒起来了。天色也不早了,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如早点修生养性的好。

    红霜、采碧二人悻悻的闭上嘴巴,各自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

    夜色如此迷人,若是在这房间里呆着,岂不是浪费了?穆繁城一下就从窗户跳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