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封琴鹤虚心的点点头:“十七哥,我懂了。对不起,这次都是因为的我的莽撞,才让封沐汶他们看出了破绽。我,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的。”

    十七哥应该很生气吧,他居然连脑子都不动就去招惹封沐汶他们。也难怪皇兄会生气了,如果是他他也一定气得要死。

    封仇影宠溺的摸着封琴鹤的头发,这个弟弟还是如此不自信。他的用意是好的,只是欠缺了考虑。只要他能好好的,倒也没什么。

    “母妃她还好么?知道你被砍头了,她岂不是要伤心死了?”这件事太匆忙,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母妃。母妃那么温柔的人,若是知道自己的儿子被砍头了,指不定伤心成什么样子了。

    “这一点十七哥你不用担心,痕大哥说了,他会想办法把这件事告诉母妃。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母妃,还让母妃伤心了。”

    封仇影总算是放心了,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兄弟两话了点家常,封琴鹤将如今的晁南情势全都告诉了封仇影。

    晁南王的身体近几年每况越下,封沐汶不断让其余十几位皇子自相残杀,他在坐等渔翁之利。在痕易救助封琴鹤的时候,痕易让他告诉封仇影,封沐汶找他的事情。

    封仇影听的很认真,生怕漏过一个细节。

    尽管如此,但是封沐汶还是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这一动就让晁南王发现破绽。现在的他,最需要的就是完美无缺。

    本来的晁南分为三个阵营,一个是封沐汶、一个封仇影,还有一个是十三皇子。如今十三皇子的阵营已经被铲除,剩下的就是封沐汶和远在东牧的封仇影。

    封沐汶暂时还没有把手伸到这边,所以不必担心。但现在皇族里大多数人,都赞同晁南王封封沐汶为太子。

    封仇影是真的已经被遗忘了!

    封琴鹤说的事情,跟封仇影安插在那边的暗棋汇报是一样的。只是晁南王封蓝均那边的消息,他还没有弄清楚。

    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这个时候月亮已经到了正当空了,再有三四个时辰天就会亮了。想到封琴鹤远道而来,风尘仆仆的定时累坏了。

    封仇影叫来了尺非,“从现在开始十九弟是我锐狱少主,你们要好好的教教他。尺非你和蛮翼要好好的教导十九弟,务必要让他立刻了解到锐狱,也让他好好的长大成人。你们,便是十九弟的师傅,懂了么?”

    尺非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尺非明白,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少主。”

    封仇影非常满意,转头对封琴鹤道:“十九弟,你现在还小还有很多事情不明白。到了锐狱,要好好的听两位师傅的话,莫要耍脾气让为兄我担心。等你长大了,十七哥再叫你别的。”

    “恩,我懂!十七哥,我知道从我来到这里的那一刹那,我便不再是什么尊贵的皇子,我只是你的弟弟,只是封琴鹤而已。”

    这些,封琴鹤都懂。

    “所以,我不会让十七哥担心,我要好好的训练自己磨练自己。等到有朝一日,再帮十七哥一起对付封沐汶他们,夺回十七哥的东西。”

    封仇影愣了愣,笑着:“好,那十七哥就等着我的好弟弟了!”

    “恩!”

    尺非原本还以为封仇影把一个麻烦丢给了他们,可是刚刚听完封琴鹤的话,立刻对他改观了。封琴鹤虽然是个十五岁的孩子,但是他的坚强不屈、他的忠心不二,让尺非心里对封琴鹤多了一点敬佩。

    锐狱是训练一个恶魔的地方,他甚至开始有点担心这样瘦弱的封琴鹤到了那边,会不会因为坚持不住断送了性命。

    只是他没想到,封琴鹤的坚强远远的超过了他的预料。正是因为这份坚强,才造就了另一个新的锐狱狱主。

    “那十七哥,你不跟我一起回去么?”才相见,又要分开了么?

    封仇影语重心长的拍着封琴鹤的肩膀,“不了,十七哥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先跟尺非一起回去。到了那边,尺非会告诉你一切。十九弟,记住我的话,如果你想要保护别人,最重要的就是要先保护自己。而保护自己,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是,我会让自己变得强大,然后保护十七哥保护母妃!”这是十七哥对他的嘱咐,他一定会照办的。

    不管前方的路如何充满艰辛和困难,他都一定会擦干眼泪勇敢的走下去。不,他不会掉眼泪,因为他是真正的男子汉,男子汉只流血不流泪。

    “十九弟,你要保护的不是哥哥也不是母妃,而是整个晁南百姓、整个天下人。先有大家,才能有小家!”

    封琴鹤有点不赞同他的观点,“十七哥,可若是连自己的家都不能保护,那又要怎样去保护天下人呢?我觉得,只有先保护自己身边重要的人,才有那个资格去保护天下人。”

    封琴鹤毕竟还是太小了,在他的眼中最重要的还是亲情!

    封仇影不再多做解释,等到他真正的长大了,就算不用他解释,像他这么聪明的人也一定会了解今天他说的话的含义。

    “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尺非,带琴鹤回锐狱,他就交给你们了。由你们来教给他这个道理,希望下次再见,我的十九弟会是一个能了解天下的好孩子!”

    这么重要的任务,尺非自然不能小觑。“尺非领命,少主我们走吧!”

    “那十七哥,我就先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心里纵然再舍不得,但是一想到日后能帮封仇影一起夺得天下,封琴鹤就充满了干劲。

    他在心里默默地发着誓,日后一定要帮封仇影夺得天下,让那些曾经伤害过他们的人全都付出代价!

    “保重!”

    目送着尺非带走封琴鹤,封仇影也总算是把悬着的心给放下来了。这么多年过去,封琴鹤已经变了很多,他不再是以前那样总是喜爱哭鼻子了。

    在他身上,封仇影看到了一种对生命的顽强、对信念的执着、以及对未来的憧憬。

    这一刻,他明白了当年那个封琴鹤是真的死了,这个封琴鹤是重生后的他。

    想到此,封仇影不免觉得好笑。他自己不也是得到了新生么?不也曾经,经历着一次又一次的死亡么?

    天越发的明了,竹子随着风摇摆着发出‘飒飒飒’的声音。一道影子,从地上飞快略过。很快,那竹林摇摆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地上好几个人影重叠在一起。

    封仇影站在竹林中间,蓦然间,桌子上的茶盏全都碎裂,里面的茶水溅了一地。竹林那瞬间窜出了好几个黑衣人,手上全都拿着明晃晃的利剑。

    从左到右看过去,共有七人!

    他们几个迅速的将封仇影围在中间,不多说话,那几个人直接冲上了封仇影。

    封仇影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意。

    眼看着剑锋就要刺进封仇影的心脏了,然而在下一刻,剑上只留下一片飘落的竹叶。竹叶缓慢飘落,在与剑锋接触的刹那间分为两半。可见,那剑是有多么的锋利。

    几个人明显的黑衣人愣了一下,再看看左右,哪里还有封仇影的影子。直到那影子慢慢的从竹子那儿由小变大,他们才注意到封仇影已经落在竹子上。

    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封琴鹤前脚刚到清心阁,这些人后脚就来了,他们来这里可能有两个目的。

    第一就是封沐汶已经知道封琴鹤被掉包的事情,他们是来杀封琴鹤的。第二嘛,就当然是来杀他的。

    不管是哪种目的,今天他都不会让他们活着回去。

    封仇影的手上多了一根纤细的竹枝,竹枝上还沾有几片竹叶!

    “今日,你们必死!”

    说时迟那时快,封仇影已经落在了其中一个黑衣人身后。竹枝迅速扫过那人面前,两片竹叶顺势飞了出去,笔直的射进了那人的一双眼睛里!

    “啊~”那人痛苦的在地上打滚着,手中的剑也因为疼痛乱耍着。

    那几人还处于呆愣情况下,封仇影从他们身后转了一圈,等他们再想动,已经没有可能了。

    他们身上竟然不知何时被绕了好几圈的银线,而银线的另一端正攥在站立于竹子上的封仇影手里!封仇影一手拿着竹枝,一手拿着银线。

    “知道这根线是用什么制成的?”

    如同战神一般的封仇影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黑衣人脸上立刻露出了惊恐。他们都没有动几下,就被他轻易的给制服了。

    封仇影所隐藏的实力,究竟有多少。

    略微有点冷色的薄唇,缓慢的吐出让这几人绝望的字眼:“残银针,知道什么是残银针么?”

    “你,你放开我们!”左边的黑衣人明显的开始焦灼起来!

    “封仇影,除了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法,你还知道如何?”另一人道!

    “哼,下三滥?你们这些暗地杀人的人,就不是下三滥了么?想要我的命,你们还是再回去多修炼十几年吧。”

    手腕轻轻一转,那银线立刻从那七人的身体穿了过去。

    居然连一声哀嚎都没有,几条鲜活的人命就成了迎接朝阳的前奏曲。收回银丝,银丝上赫然是滴血未见。

    “残银针制成的银丝,韧性不同于其他银丝,它的韧性要比普通的强劲几十倍,甚至几百倍!那些太容易断了。只有用针制成的,才能成为最厉害的杀人武器。你们很光荣的,成了我银针线的试用品!”

    眨眼间,那银针线缠绕在了他的腰上,好似是变成了他的腰带。

    “把这里处理了!”

    撂下这句话,封仇影的身影顿时消失在了竹林里。

    竹林后,只传来了一声:“遵命!”

    很快,那七具尸体所在的地方,地面缓缓下降。再一眨眼,那尸体迅速直接从那裂缝口掉了下去再无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