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城与夏老二人也同样躲在一边看着,穆繁城心里很焦急。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好朋友,可不能看着封影就这样死了。

    她还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他呢,譬如为什么没有看到那个清婉姐姐,还有他这么多年来是怎么过的。

    还记得,她得瘟疫那一年,是封影衣不解带的照顾着她。最后还因为疲劳累垮了,穆府的人也正是借助这个空档,把她给丢了出去。

    后来的事情,她不是很清楚,封影醒来没有见到自己,他会是怎样的心情呢?这些事情,她都想要知道。

    “大夫,他怎么样了?”穆长琴着急的问。

    “回禀相爷,他只是中了蛇毒,好在于这蛇的毒性不是很凶猛。一会儿我开点药,连续服用几天,很快他就能没事了。”

    “那就多谢大夫了,宽运去拿诊金给大夫,然后跟着大夫出去抓药。”封仇影没事就好,穆长琴擦擦额头的汗。

    “哼!他还真是命大,这样都能逃过一劫。”恭夜习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紧绷着的那根弦也总算是放下来了。

    恭夜珏漠视着,仿佛什么都跟他没有关系。漆黑的双眸布满了寒霜,微弱的光找谁在他那张俊美到不行的脸上。

    “既然没事了,那我们走吧。”

    他走了一步,回头看向穆长琴:“相爷,我们刚刚的态度一定会惹起几位夫人小姐的怀疑,我看还是要找个好的借口搪塞过去才行。”

    “四皇子言之有理,本相会找个借口的。”

    恭夜珏恩了一声,便率先离开了茅舍。走到门口,看到穆繁城。他的目光在她身上放了很久,才离开。

    当恭夜珏走向自己的时候,穆繁城听到了自己内心烈焰烧的爆炸声。她的手死死的抓住夏老的衣服,她没有注意到夏老的衣袖早就已经被她拽的皱褶了。

    她不懂,恭夜珏那寒冷的目光是什么意思。她也不清楚,恭夜珏为什么要用那种比较阴冷的目光看着她。

    “城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夏老见穆繁城的手不停的发着抖,有点着急的问。

    她不知道穆繁城并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而发抖,她是因为气愤,仇人就在眼前而她却只能在一边装疯卖傻的看着。

    说实话,她心里非常的痛恨恭夜珏,但她更恨自己。

    “没事啊,就是怕死人。”

    恭夜珏板着脸出来,看来封影已经没事了。莫名的,觉得堆压在心里的那口气好像瞬间吐了出来,心里舒服了很多。

    恭夜珏并没有走远,他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目光峻冷的盯着穆繁城的背影。这个傻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得不承认,他心里是厌恶穆繁城多管闲事的。假如她并没有过来这边封仇影这次就必死无疑。这样一来,就预示着穆府即将大祸临头。

    到时候他再在恭尚易面前美言几句,一来可以娶了自己喜爱的女子,二来可以让穆长琴对他感恩戴德,反过来支持他。

    既然这次机会已经丧失了,那还是等待下次吧。

    墨色的双眸闪过了一丝狠厉,恭夜珏迅速消失在了大树下。

    恭夜零从一边出来,摇摇头。看来穆繁城这次是破坏了四哥的好事了,只是不知道四哥会怎么对付穆繁城。到时候,他是帮还是不帮呢?要是帮了,又要帮谁呢?

    恭夜零左右为难着,看到那边吓得浑身发抖的穆繁城,他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这样纯洁的孩子因为皇家的斗争丢了性命。必要的时候,还是棒棒她吧。

    “你们几个,怎么还没有离开?”从茅舍出来的穆长琴,见白禾仪他们还站在门口不悦的开口。

    “相爷,我们只是有点担心而已。那个奴隶他怎么样了?”何玉琦立刻上前想要讨好穆长琴,刚刚白禾仪被骂,相爷指定是不想见到她的。

    白禾仪果然乖乖的站在那边,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一下。

    “没事了!”穆长琴看都没有看何玉琦一眼,径直的走到了白禾仪面前吩咐着:“一会儿你让人去把东厢房收拾一下,让他搬过去。”

    封仇影不能再在这种脏乱不堪的地方住下去,这次的毒蛇毒性不是很强,那下次可就说不准了。已经出现了这样种情况一次,绝对不能再出第二次。

    “东厢房?那,那可是贵客住的地方,让他……”接触到穆长琴略带警告的目光,白禾仪低头:“是,相爷!”

    相爷居然让这个奴隶去跟四皇子住在一起,这,这算是怎么回事啊?不过,就是一个奴隶而已,用得着这样待他么?

    不对,既然三位皇子和相爷都这么担心那个奴隶,想必那奴隶的身份不同寻常。

    何玉琦怨恨的瞅了一眼白禾仪,心里身为不爽。相爷刚刚还斥责她,现在又给她这么重要的任务。果然,相爷还是那么偏心。

    不管白禾仪,何玉琦哼了一声便随着穆长琴一起离开。

    穆繁城看穆长琴走过来,生怕穆长琴会找她麻烦,急忙躲到了夏老身后。出奇的,穆长琴只是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就离开了。

    何玉琦没好气的瞪了穆繁城一眼,也离开。

    “他们这是怎么了啊,怎么眼睛一个比一个瞪的大啊。”穆繁城站在外面,自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管他发生什么了,既然已经没事了,那我们也回去吧。”

    穆繁城看向东方,红彤彤的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很好看。周围那橘红色的云朵异常的耀眼好看。

    穆繁城没有跟夏老他们一起回去,而是偷偷的又溜回了茅舍。

    紫色的嘴唇好了很多,腿也被白布包扎着,只有一点点血渗出来。穆繁城蹲坐在床边,看着床上昏睡着的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小毛头居然也长成了这个样子。怪不得她第一眼见到他就觉得眼神,他的名字也是那么的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今天,也总算是想起来了。

    穆繁城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声:“谢谢!”

    那段时间若是没有封影照顾,她早就死了。也不会强撑着一口气,从乱葬岗爬出去了。封影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呢,只是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现在无力的样子,穆繁城也跟着难受起来。

    即使是奴隶,也有活下去的权利,也有不可侵犯的尊严。

    封影的手指动了动,模模糊糊的说着:“水,水!”

    穆繁城听的很清楚,她随即拿起桌子上的碗跑到井边打水。打上来的水里面居然有几根头发,穆繁城趴在井边往下面看去。只看到一个浑身都已经长满青苔,都已经开始腐烂的大汉。

    这个人她也有映像,他总是喜欢拿着鞭子抽打封影,封影身上的伤几乎都是他弄出来的。封影忍气吞声了这么多年,现在才杀他肯定是受不了他的虐待了。

    如果让别人看到了这具尸体,那一定会把罪责全都放在封影身上。到时候,封影又要遭殃了。

    必须要让这具尸体,在这个世上消失才行。可惜她现在手上没有尸骨粉,只能等到过两天了。

    只是太过担心人的她,却忘了封影是个哑巴。

    井水是不能喝了,正好现在刚刚天亮,那些树叶上多多少少的都有一点露水。

    穆繁城一点点的把露水全都弄到碗里,只是那露水实在是太少了,连润唇都不够。

    “小姐,等你这样弄到水相信那个人早就已经渴死了。”就在穆繁城没有办法的时候,红霜采碧出现在了她身后。

    红霜手上端着水,采碧手上端着一点糕点。

    “别说那么多了,我过去就行了,红霜你回去把尸骨粉给我带过来我有用。”语毕,穆繁城拿过红霜手上的水,叫上采碧一起进了茅舍。

    透过那小小的窗口,红霜看着穆繁城一脸焦急的样子,这个封影有那么重要么?耸耸肩,红霜立刻回去拿东西。

    穆繁城小心的将水给封影喝下去,“小心点,别急啊你。”

    手上的动作那么温柔,说出来的话却还是像个小傻子。

    采碧咂舌,什么时候见过小姐这个样子了。这个封影还真是好福气呢,虽然长得丑了点身份低贱了点,不过他这个人还挺不错的。

    封影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穆繁城并没有怎么吃惊。

    “你醒啦,是不是很饿啊,采碧快把东西端过来给他吃呀。”掩饰住心中的喜悦,穆繁城连忙把位置让开给采碧。

    采碧哦了一声,把点心放到了一边。

    封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的手捂着自己的喉咙。刚刚因为来人是穆繁城,他好像不经意间说了话。糟糕了,如果这个时候让别人知道,那他……

    “怎么了,你嗓子不舒服么?”被封影这么已提醒,穆繁城才终于想起封影是个哑巴,然而他刚刚却说了话。

    封影摇摇头,想着要怎么跟穆繁城说。

    穆繁城假装抓住封影的手,实际她食指按的位置刚好是脉搏那儿。除了体内还有一点毒素之外,封影的身体并无大碍,至于为什么说不了话。

    这个可能跟他小时候的遭遇有关,而刚刚又突然能说话,那应该是无意识间求生的本能。这样一想,好像都成立了。

    “没事那就吃东西吧!”穆繁城抓着点心,故意把点心抓变形放到封影嘴边。

    难道她刚刚没有听到?还是说是他在杞人忧天?

    接过穆繁城的点心,封影吃的很慢。封影指了指穆繁城,又指了指自己,好像是在问:“是你救了我么?”

    穆繁城懂也装不懂,反而看向采碧。

    采碧能看懂,点点头:“是我们家小姐叫来了人,这才救了你一命。”

    封影冲着穆繁城感激的点头,又拉住穆繁城紧紧的抱着她。

    “你没事就好了,你刚刚嘴唇发紫真是要吓死人了。”

    第一次见面,他也是非常激动的拉住了她的手,尽管当时自己还没怎么想起他来。现在想想,似乎明白他当时的心情了。

    穆繁城是个冷心的人,她的冷只对她的仇人,剩下最后的温暖也只会给她最在乎的人。封影是她从小的朋友,她自然对他特别……

    然而,这份特别却在时间的河流中慢慢的变了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