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有些回忆在时光的流逝中慢慢的变了本质,爱恨,也早在岁月的长河中衍生出了另一种咋治。没有人能去了解这杂质对身体有无害处,只有深入才能了解到着。可是,这种深入的结果,却没有几个人真的能有胆量承担下来。

    对于穆繁城来说重新回忆起小时候的好友,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是现在的她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在穆长琴的命令下,封影与恭夜珏搬在了一个院子里。穆繁城很担心恭夜珏会对封影做出什么,按照恭夜珏的那种性格是不会允许一个低贱的奴隶跟他同住在一个院子里的。

    只怕这次封影,要受苦了。

    穆繁城的烦扰,让红霜采碧两人无语,她们不了解穆繁城的过去,也不懂穆繁城为什么要对封影那么好。

    她们两个私下里还说因为封影是穆繁城小时候的恋人,所以穆繁城才对他这么好。说到这个,她们两个还被穆繁城狠狠的惩罚了一番呢。

    红霜倚在门上,手上拿着一根草慢慢的打在门槛山。

    采碧端着水走出来,看到行为如此奇怪的红霜,免不住心中的疑问:“红霜姐,你这是做什么呢?”

    红霜做了个嘘的动作,她们好不容易才把小姐哄睡着了,可不能把她给吵醒了。她赶忙拉着采碧走到了旁边的桌子那儿:“你小声点,难道你想把小姐给叫醒啊。”

    “抱歉啊!那红霜姐,你刚刚到底在想什么呢?”采碧顺手把水倒在了这片小草地上。

    “在想一个故人而已,你想啊小姐现在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兼小时候的恋人。哎,可惜了我的那个古人非常的喜欢小姐呢。我在想,如果让他知道了会不会伤心呢。”

    红霜惋惜到,毕竟吹笙公子爱了小姐好几年了。每次小姐执行任务的时候,她总是能看到吹笙悄悄地跟在穆繁城身后,生怕穆繁城会出什么事情。可惜这些事情小姐从来都不知道。

    小姐的心里只有复仇,现在又多了一个封影。这若是让吹笙知道了,岂不是要伤心到死了。

    “按照你这么说,那个人那么喜欢我们小姐,小姐却喜欢其他人,这样一来好像是对他挺不公平的哈!”

    “就是啊,也不知道小姐是怎么想的。好了,不跟你说了免得小姐一会听到了你又要受到处罚了。”

    红霜摇着草一溜烟儿的走了,没办法她还要去给那个封影送吃的呢。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一个人啦,关心他都超过对她们这些姐妹的感情了。若说没有男女之情,那谁相信呀。

    红双走了,采碧也没有要留在草地里的意思也拿着盆走了。

    穆繁城其实根本就没有睡着,她打开窗户看着外面两个渐渐远离自己视线的一红一绿。默默的关上窗户,坐到凳子上托着下巴。

    她们根本就不懂啊,她跟封影本来就是好朋友,他们两个之间哪有什么男女之爱。再说了她的世界早就已经是一片黑色,怎么还会去爱一个人呢?

    对封影好,纯属是因为他小时候对她的恩情。

    若不是封影,她早就已经死了啊。

    或许她们以后就懂了吧,现在跟她们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处。

    红霜出现在了东厢房,恰好恭夜珏冷着一张脸从里面走出来。寒冷如霜的眸子,狠狠的扫过红霜。

    纵然是红双这样在江湖中行走,杀人无数的人在接触到那种阴冷的眼神,居然也觉得背直发凉。

    俗话说眼睛是人的另一双眼睛,透过那双眼睛红霜看到的是冰冷的嗜杀,那是不是说明他这个人也非常的残忍无情呢?

    不做多想,红霜拎着食盒去了封影房间。

    封影在床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红霜敲了敲门走进去。把食盒放在桌子上,“封影,这是我家小姐让我送来给你的,你多吃点。”

    摆好了饭菜,红霜弯身行了个礼之后才离开。

    封影盯着桌子上的那些菜,眉头皱了一下。她是想起了什么么?如果是的话,那真的是太好了。

    封影下床,一点点的吃着饭菜。在这绿油油的青菜中,他似乎看到了穆繁城的那张笑脸了。嘴角微微扬起,干脆趴在桌子上盯着那里面的菜,希望能多看到穆繁城。

    晚上,穆繁城被夏老叫了过去,夏老语重心长的跟穆繁城说了一些女子应该呆在绣阁里,不要总是抛头露面、也不要总是去跟下人凑在一块儿。

    穆繁城不是真的傻,她知道夏老是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就跟她说这些的,肯定是有人在她耳边嚼舌根。

    无疑的,能让夏老如此的人肯定是那个安儿。心里对安儿的厌恶又增多了不少,让穆繁城感到放心的是安儿最近并没有拿那些药来给夏老服用。

    可能是因为她们几个之前对她的动作,让她有所警惕了故而最近不敢怎么下手。

    走在路上,穆繁城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即使夏老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封影,但她的意思也差不多了。

    站在游廊上,穆繁城实在是没有要睡觉的意思,她干脆让红霜、采碧先回去,自己则睡在假山上。

    月色明朗,夜空中没有多少星星,能看到的也就只有那三三两两的。其余的星星好像都躲在了那厚重的云层中,不敢露面了。

    月亮就好像是一个超级大的大圆盘,特别的光亮,照在对面那荷花池上。游廊两边的荷花池里,都有一个大圆盘。

    三个月亮,很好看!

    而在荷花池里的那些荷花们,没有白日里的那些迷人的风姿和色彩,只是一层灰褐色的。不管外表再怎么美丽,失去了属于白天的光华,也还是丑陋的不堪入目。

    “过两天,父亲要在丞相府里开宴会,宴请各商贾官家的小姐们。这件事,你们怎么看呢?”

    假山下面,忽然传来一声声对话,穆繁城不是喜欢偷听的人。但是她也不那种别人说话,她就喜欢把耳朵堵上的人。

    穆繁青没好气道:“父亲这一举动,不就是想从那些小姐中选出三个皇妃么。繁芯,你怎么也不去劝劝父亲啊。若是这样,那我们的机会岂不是变得很小了。”

    “父亲哪肯听我的,既然父亲打算从那些人中找出皇子,那我们就让那些人全都出丑不给她们机会不就行了。”穆繁芯的语气好像还有点高兴。

    蓦然间,穆繁城想起了那天晚上恭夜珏与穆繁芯二人在庭院中观月聊天。也对啊,人家恭夜珏那种美男子当然要配穆繁芯这样的美人了。

    说不定他们两个早就已经暗结连理,这个宴请的机会可能就是她为自己与恭夜珏创造的呢。

    若是她能跟恭夜珏在一起,那穆繁芯自然不能让穆繁蕊、穆繁青再嫁给恭夜习和恭夜零兄弟。这样,她就会少了两个竞争对手,多好的算盘呀。

    “那我们就干眼看着呀,繁蕊你倒是说句话呀。”穆繁城略微着急的小声叫着。

    “我,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啊。”父亲会在这个时候宴请别人,肯定是有他的用处。她们几个,又有什么力量去改变呢。

    只要自己够努力,就一定有机会,穆繁蕊心里想着。

    “我倒觉得这件事不怎么重要,当下有一件事才是最重要的。”穆繁芯道。

    穆繁青疑惑的看向她,现在三位皇子都要被别人给抢走了,这还不重要那重要的到底是什么?“哦,什么事?”

    “穆繁城!”

    “穆繁城?她不过是傻子,有什么重要的。”原来是她啊,她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穆繁青一脸的鄙夷。“放心好了,她还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啊。”

    “大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且不说穆繁城这次是为了什么回来的,你们想啊,若是等我三个人都出嫁了,穆府不就只剩下她一个小姐?如果她是真的傻那还好说,如果她是在装傻那到时候她肯定会想法设法的去讨好父亲。

    届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哪里还会有我们的位置。”

    听她这么一说,穆繁青也拧着眉:“你说的好像有道理!”

    “大姐、三姐这个你们就不用太担心了,不是还有大哥了么?穆府怎么说,也不会落到穆繁城手里啊。等到大哥娶妻生子,纵然穆繁城做再多的事情也无法得到穆府啊。”

    “四妹,你这就不对了。大哥总是要建功立业的,在外的时间总是比在家的多。难道你没有听说过,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句话么?若是父亲被穆繁城给欺骗了,那到时候别说我们了,就连大哥都可能被父亲冷落。”穆繁芯继续说着,这次她定要让穆繁城死无葬身之地。

    “三妹说的对,繁蕊你也别太善良了,别忘她之前还把你推下水呢,谁知道她安的是什么心啊。说不定,她就是想要借机除掉你。”穆繁青拉着穆繁蕊,活像一个关心妹妹的好姐姐。

    “那大姐三姐,你们要怎么做啊?”穆繁蕊面上虽然非常的担忧,实际上她心里已经乐翻了天。演戏,她只要当个小配角就行了,等到那些主角们全都演的乏了,这才是她配角翻身的机会。

    现在,就把这敞亮的舞台完完全全的交给她们就好。

    “到时候,宴会上的人肯定很多,我们只需要做一点手脚就行了。若是傻子吃错了东西,中了毒这可就不怪我们了。”穆繁青的眼中闪烁着的恶毒的光,“我听说只要把一种食物跟另一种食物混杂在一起,就能产生非常浓烈的毒素,能致人死于无形。”

    穆繁芯一听,样子好似又有点后悔:“啊?这么残忍,那还是算了吧。大姐,我们只要给她添点麻烦,让父亲更加的厌恶她就行了,还是放她一条生路吧。”

    穆繁青差点被穆繁芯给弄吐了,说要杀穆繁城的人是她,说要放过穆繁城的人也是她。这个穆繁芯,果真是够虚伪的。

    “既然说了就要做好,三妹,难道你也想让穆府落入穆繁城的手里么?”

    “我,我当然不希望了,可是……”

    “那不就行了,这件事就交给我,你们两个只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就行了。”穆繁青说的信誓旦旦。

    穆繁芯看似很艰难的点点头!

    穆繁蕊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那没事,我们散了吧,若是让别人见了怕是不好。”

    “好吧,我们走!”

    等她们三人走了之后,穆繁城才把脑袋露了出来。

    她们三个还真是笨蛋,要说什么害人的事情也要确定周围没人了再说啊。这样光明正大的,胆子真不小。

    还有那个穆繁青,那穆繁芯那么鲜明的给她下套,她还不要命的往里钻,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傻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