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长琴要在穆府宴请给位小姐来给恭夜珏他们选妃子,这样热闹的事情怎么能少了她呢?她得想办法,让这个宴会变得更加的热闹才行啊。怎么说,这也是她回来的第一个家宴啊。

    只是刚刚穆繁青所说的杀人方法会不会太老套了啊?那种杀人方法她早就不用了,若是想让人死于无形,可是有很多办法的呢。

    想到此,穆繁城阴险的笑了笑。

    这个宴会,她好像想到更好玩的了。真不知道当她们知道后,会不会气的吐血。哦不,应该是把胃给吐出来才对。

    “什么人?”恭夜习冷喝一声,一枚石子立刻从他手中飞了出去。

    穆繁城自然是不能躲的,她假装被石子击中,从假山上猛地摔下来。

    “哎呀,好痛,呜呜呜!”穆繁城哭丧着脸,捂着自己的屁股。

    恭夜习拍拍手上的灰,看到掉下来的猎物,明亮的眸子带着丝丝玩味儿:“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穆府嫡长女穆繁城穆小姐么?怎么,大晚上的穆小姐不睡觉在石头上数蚂蚁么?”

    穆繁城哼哼着,擦擦脸,脸上的泥土更多。“你是傻子么?石头上哪有蚂蚁,蚂蚁都回去睡觉了。”

    穆繁城扫了扫站在恭夜习身边的恭夜零和恭夜珏,恭夜零还是那么无害的笑着,不用说恭夜珏依旧是冷着一张脸,活像别人欠了他几千万金子。

    “蚂蚁还是有的,这不我刚刚就打了一个下来啊。不过这只蚂蚁,特别的大呢。”这二小姐,还挺有意思的。

    “大的蚂蚁?哪呢哪呢?在哪呢?”穆繁城绕着原地转了一圈,半个毛都没有见到。切了一声,穆繁城转身要走。

    恭夜习快一步的上前挡住了穆繁城的去路:“喂,快说你半夜躲在这里又在密谋什么?”

    穆繁城白了他一眼,不给她走是吧,那她就不走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一脸无辜的看向恭夜习,也不说话。

    恭夜珏二人也走到了她面前,恭夜珏居高临下的盯着穆繁城。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总是能感觉到从穆繁城眼中闪射出来的敌意。尽管这股敌意掩藏的很好,可是他的感觉从来不会出错。

    他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了她,恭夜珏冷然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快点去休息吧。”

    “哎,别呀,这么早睡觉多无聊啊。不如跟繁城小姐好好玩玩嘛,喂,穆繁城你有没有玩过空中飞人啊。”

    恭夜习一把拽起地上的穆繁城,扯的穆繁城胳膊一阵发疼。

    穆繁城心里不停的咒骂着恭夜习,她不能使用任何内里,自然而然的就要接受恭夜习那蛮横的力量了。

    “呜呜,好痛,放开我。你这个坏蛋!”穆繁城一脚踢向恭夜习,恭夜习一侧身,穆繁城立刻扑了个空。

    “五哥,你别闹了,放开她吧。”恭夜零看不下去了,这样下去不知道又要惹出什么乱子。

    “哎,我可没有闹,我只是在跟繁城小姐闹着玩呢。”恭夜习双手一摆,穆繁城直接摔在了地上。

    “坏蛋,坏蛋,哇…”

    “什么坏蛋,我只是在跟你闹着玩而已。”这个笨蛋,刚刚碰了她不知道会不会也跟着变笨呢。恭夜习擦自己的手,嫌恶的看了一眼穆繁城。

    “五弟,何必跟一个傻子过不去呢。”恭夜珏冷视着穆繁城,嘴里吐出了让人厌恶的话语。

    “是啊是啊,我何必要跟你傻子过不去呢。听说她回来的时候,一副乞丐样子呢,哎,就算是换了身衣服也还是掩盖不住那乞丐的本性。走啦走啦,回去休息了。”

    恭夜习的心情大好啊,能够狠狠的嘲笑一下穆府的人,真的是太痛快了。

    他们也是来到穆府之后才知道这个傻子小姐回来了,相信外面的人还不知道这个惊天的消息吧。若是让他们知道了,那就好玩了。

    正好过两天穆长琴要在穆府设宴招待,就趁这个时候把这位嫡长女给公布于众吧。

    穆府有一个又丑又傻的嫡长女,说出去要笑死多少人啊。相信,这才是最劲爆的消息。他倒要看看穆长琴这张老脸,能挂到什么时候。

    恭夜习哼了一声绕过穆繁城回去了,恭夜零过去将穆繁城扶起来之后急忙过去追恭夜习了。他们两个住在一个院子,自然是要一起回去的。

    只留下穆繁城与恭夜珏两人,恭夜珏不明所以的目光不停的打量着穆繁城。这个人,究竟是真的穆繁城还是假的?为什么,她眼中映射出的光芒完全不像是一个傻子该有的?

    恭夜珏慢慢的走向穆繁城,穆繁城正捂着自己的屁股,等她一抬头映入眼帘的就是恭夜珏那张妖孽的脸。

    白的下人的皮肤反射着月亮的光辉,明黄色的长袍、披散着的长发。嘴角那一抹嘲讽的笑容、阴森寒意的双眸。美、俊、冷、绝!

    不得不承认,有时候的她还是会被这张脸给迷惑。

    “你到底是谁?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冰冷言语,不带着一丝情感。冰冷的眸子,如同九天寒冰。恭夜珏凌气逼人的话语,直直的抨击在穆繁城的心上。

    穆繁城无所畏惧的与他对视,前世她连看他的眼睛都不敢,这一世她可没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

    “你说什么?听不懂,啊~我困了,要睡觉。”让穆繁城没有料到的是,这一世的恭夜珏好像比前世的警惕性还要高。她都隐藏成这样了,他居然还能察觉到。

    穆繁城推开恭夜珏小跑着离开假山,恭夜珏的目光一直放在穆繁城身上。这个傻子身上会有什么秘密呢?

    带着疑惑离开,恭夜珏往住处走去,走了几步又往回走。

    “小姐,你怎么这么喘啊,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你么?”就算有,小姐的银针一出那追的东西也完蛋了吧。

    穆繁城的嘴巴半张着,忽然往地上一坐大哭起来:“红姐姐,有人打我,他他石头打完,还把我丢在地上。呜呜……”

    “啊?谁,谁敢打你啊,你告诉我我帮你去教训她。”小姐这是在干嘛?想了想,红霜似乎明白了穆繁城的意思了。

    “不知道,不认识,可是他认识我。他还说我是傻子,呜呜呜……”穆繁城捂着脸,哭的越加凶猛。“我要找奶奶,让奶奶打他,呜呜……”

    “小姐,这么晚了老夫人已经休息了。我们明天再去告诉老夫人,让老夫人狠狠的教训他一顿,你说呢?”采碧过去把穆繁城扶起来,擦擦她的脸。

    “那,那好吧,可是我,我睡不着了。”穆繁城嘟着嘴,可怜兮兮的样子。

    采碧挠头。“怎么会睡不着呢?”

    “屁屁好痛!”

    红霜、采碧咂舌,红霜干笑一声:“那,那我去给小姐找药擦擦,擦擦就不痛了。”

    这小姐,又惹到哪路神仙了。出去走走,都能弄一身伤回来,这穆府是藏着多少牛头鬼怪啊。

    红霜转身去帮穆繁城拿药,采碧站在那边也不知道做什么。没办法,只好把穆繁城扶上床,穆繁城一坐下就痛的大叫起来,采碧吓得小脸一青。

    没法子,只好给穆繁城垫上好厚的一层被子,穆繁城死命的拉着采碧的手不让她走。采碧劝说着她要去给她弄水洗脸洗脚,可是穆繁城就是不听。

    红霜回来了,手上拿着一个小瓷瓶。

    “小姐,上了药就不痛了,过来我帮你上药!”

    “不要,痛,不给看。”

    “小姐,你要是不上药那就更痛了。”

    “不要不要,就是不要嘛。”

    穆繁城拉着被子盖在自己的头上,鞋子也不脱的在床上打着滚儿。

    原本恭夜珏是站在窗子对面的树那边悄悄的看着里面,因为听不到里面的谈话,恭夜珏飞快的飞到了穆繁城房间的屋顶上,拿开一块瓦往里面看去。

    谁知道会看到那种画面,他嘴角抽搐着,难不成是自己高估了这个傻子?不甘心的往下面看去,却看到红霜、采碧两人拉扯着穆繁城,非要给她上药,穆繁城一个劲的躲,就是不给上。

    她们两个丫头遇到这样的主子,也算是倒了大霉了。

    既然没有什么特别的,那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纵身跳下屋顶,再看已经没了恭夜珏的人影。

    穆繁城抬头冲着红霜渣渣眼睛,红霜假装着过去关窗户,迅速的扫视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人之后,才把窗户关上回到屋里。

    不等红霜、采碧问,穆繁城就把事情全都告诉了她们。

    听完,红霜想笑又不敢笑,毕竟这可是关系到穆繁城的面子问题的。若是笑出来了,指不定要挨揍。

    “你们两个过来,我跟你们说点事情。”穆繁城拉过红霜采碧三人堆在一块窃窃私语着,红霜的脸色一下变得通红一下又变得惨白的,特别的精彩。

    采碧始终蹙着眉头,“小姐,这样真的好么?若是到时候出了问题,这……”

    “这有什么问题,既然他们这么瞧不起我们,那我们当然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红霜一挥拳头打在空气里,恨不得对面战着的就是他们的仇敌

    “可是,这样那夏老他们不也要遭殃了么?”采碧担心着,小姐怎么会想出这样的方法嘛,根本就,就太不可能了啊。

    “放心吧,夏老那边小姐肯定都想好了。”

    “没错,对不起我的我不会让他们好过。他们要开心的宴会那就让他们开心的够好了,只要事后他们别哭出啦就行了。”

    想到过两天的小闹剧,穆繁城的心情顿时大好。被恭夜习欺负的事情,也忘到了脑后。

    红霜、采碧彼此看着,心中有了同样的想法。得罪谁,也不能得罪穆繁城啊,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