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第二天一早,穆繁城早早的起床去夏老那里,看着夏老喝完药之后,她才让红霜去办她的事情。

    她跟采碧两人,兴冲冲的往东厢房跑去。即使封影现在住在东厢房,但是他的身份还是一个奴隶。一大早的,就看到封影在那边擦着门和窗子。

    作为皇子的恭夜珏则悠闲地坐在院子里喝着茶,对于一边干活的封影,他瞧都没瞧一眼。

    “封存的影子,我来找你玩啦!”还没有进去,穆繁城的声音就传到了院子里两人耳中,两人的表情也是各不相同。

    恭夜珏是蹙眉,封影则露出了欣喜。

    看到恭夜珏,穆繁城愣住,采碧悄悄地撞了一下穆繁城,才让穆繁城注意力转了回来。穆繁城跑到封影面前,指着他手里的布问:“你这是在干什么?洗练么?”

    封影好笑的摇头,用布擦着窗子,告诉她这是干什么。

    “哦,那这个好玩么?我来的时候,也看到好多人都拿着这个哎,你还有没有多余的啊,要不要给我一个,我也想玩。”

    封影还是摇头!

    “额,不懂。我不管啦,我也要玩。”穆繁城掐着腰,活像个赌气的小媳妇儿。

    对于穆繁城的吵闹,封影无奈的看向采碧,希望她能劝劝穆繁城。

    “小姐啊,我们去一边呆着吧,不要打搅封影干活。要是耽搁了他干活,那封影可是要受到惩罚的。”采碧拉着穆繁城的手。

    “惩罚?为什么呀?”

    “因为小姐吵闹封影的活儿干不完,就要被打还不给吃饭呢。”采碧悉心的劝着。

    “那,那好吧。”穆繁城气馁,跟着采碧站到一边。

    穆繁城看着封影在那干活儿,也不管恭夜珏,直接蹲坐在地上手托下着下巴,手肘放在腿上眼巴巴的看着封影。

    能见到穆繁城,封影已经很开心了。他侧目瞧了一眼穆繁城,没有看到那木头凸出来的木刺,木刺一下就刺进了他手指。

    红色的液体慢慢渗出来,封影不能说话,穆繁城见了直接呼了出来:“啊,好痛!”

    噌的一下站起来跑到封影那儿,拽着封影的手。“血,血哎,好痛哦!”

    采碧着实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这样的穆繁城,只是一点点的洞而已,有没有那么夸张啊。女子学习刺绣不知道要被针扎多少次,封影的伤口就是那绣花针的针头大啊。而且,受伤的是封影,小姐那么一惊一乍的干嘛啊。

    就算装傻,这也装的太真了吧!

    恭夜珏被穆繁城的尖叫震得耳朵有点痛,愤愤的看向那边。“给我安静点!”这傻子,真烦人。

    明明都是一个父亲养的,怎么她跟穆繁芯的差别那么大。

    穆繁城嘟囔着,“采碧,你去拿药来啊,这样很痛的。”

    采碧轻笑着,“小姐,用不着药的,只要包扎一下就行了。”这么点小伤,还是不要大惊小怪的好。

    看着采碧帮封影包扎,穆繁城在一边着急的看着。包扎好了,穆繁城眨巴着眼睛问:“封存的影子,你还痛么?”

    封影展开手,握住穆繁城的手,告诉她自己不痛。

    “不痛就好,你手上受伤了,我来帮你干活哦。”穆繁城抢过封影的抹布,不给封影任何拒绝的机会。急忙让采碧拉着封影过去,她一个人在那擦上擦下。

    封影刚走过去,就被采碧给拉住了。

    “小姐要干就让她干吧,不然她发脾气就糟糕啦!”

    穆繁城那娇小的身影从这边跑到那边,从那边跑到这边的,让封影非常的心疼。想过去帮忙,却又怕穆繁城生气。

    这样的她,却又让人忍不住笑出来。

    所以,东厢房就有了这样的一个画面:一个穿着黄衣服的丫头窜上蹿下的擦东西,一个浑身穿着黑色补丁,浑身邋遢的男子和一个穿着绿色荷花裙的丫头站在一边看着。

    一个穿着明黄色高贵华服的男子,则在一边喝茶,是时不时的蹙眉看向那边干着活儿还在大叫着的丫头。

    这个画面,要多不和谐有多不和谐。

    活终于干完了,穆繁城累的坐在地上半伸着舌头喘着气。还用那黑黑的抹布擦着自己脸上的汗,黄色的衣服都是一块块黑色的污渍。

    如果恭夜珏没在的话,说不定采碧直接就哈哈大笑了。

    采碧强忍着笑意:“小姐,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吃饭啦!”

    “吃饭?鸡腿,我要吃鸡腿。”一听到吃的,刚刚还累的像条狗一样的人立马站起来,拉着封影就往外面跑去。

    采碧无语,只好跟着他们跑出去。

    恭夜珏的额头划下了三条黑线,这个沐繁晨见了他不行礼也就算了,她身边的丫头都这么放肆。直接把他给无视掉了,好,很好!

    “哼,不知死活的女人!”生气的将杯子直接丢在地上,恭夜珏站起来往外面走去。

    封影还是第一次被人连句话都没说的拽着就跑,看着这个充满活力的女子,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幸福。能遇到这样的姑娘,毫无心机,单纯的像个孩子,这得是他多大的福气啊。

    封影当然不会懂,这些只是穆繁城伪装出来的样子了。

    被穆繁城拉到了晨露楼,红霜正着急的在门口等着呢。她去夏老那里没有找到穆繁城,在这里也没有,又不知道她去哪里知道在这边等着。

    看到穆繁城拉着封影风一样的往这边冲过来,采碧不停地在后面追着,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小姐,你这是干嘛?”小姐啊小姐,难道你就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么?您这一路拽着封影跑过来,穆府里的那些丫头小厮嘴里的话还不知道多难听呢。

    “吃饭啊,饭好了没有啊?”

    “啊?好,好了!”穆繁城意有所指,聪明如红霜一样怎么会不懂穆繁城的意思呢。

    “那就好,开饭吧,吃法了,我饿死了。”穆繁城都忘了要把封影的手松开,还是红霜过去强行把他们的手给掰开的。

    封影怎么说也是个下人,怎么能进晨露楼呢。让别人看到了,那影响多不好啊。

    “采碧,你先带小姐进去洗手然后再吃饭。”红霜对采碧说道。

    采碧哦了声,拉着穆繁城进了屋,临走的时候穆繁城还让封影一定要在外面等她,生怕封影就这么走了。

    等到穆繁城进去之后,红霜才开口:“封影,我想你要知道你与小姐身份。你是个好人,可是我不希望小姐因为你受到责罚。之前,小姐已经因为你被骂了一次。所以以后,你还是离我们小姐远一点,知道了么?”

    封影错愕,因为他,城儿被骂了?

    对啊,他现在的身份不同,必须要小心行事。如果要保护城儿,只能在一边默默的不让她发现,不然被人抓住了把柄,这样单纯的她一定会受到伤害的。

    不舍的看了一眼穆繁城离开的方向,封影点头转身离开。

    “封影,很抱歉!”的确,她是自私的。她不希望穆繁城与封影走的太近,这样对他们谁都不好。

    小姐是为了复仇才回来穆府,不能因为封影的出现就破坏了小姐最初的理念。等到小姐报完了仇,回到舞心宗,不管她要做什么都可以。就算是要把封影接回去,她也绝无二话。

    只是现在,情是不同!想要获得成功,那就不能有任何的牵绊和负担。无疑的,封影成了小姐复仇之路上的负担。

    再者,吹笙等了小姐那么多年,应该得到回报。封影不过是个下人,他怎么能跟吹笙公子相提并论。于公于私,她都不能让封影再接近小姐。

    转身回屋,穆繁城已经换了身红色的衣服。

    “红霜,事情怎么样了?”穆繁城问。

    “已经处理好了,明天晚上的宴会,相信会很精彩。”真不知道当他们吃到小姐亲自为他们准备的食物的时候,会有怎样惊天动地的‘感动!’

    “很好,那我们就坐等明天的晚宴了。对了,一定要让那些人看清楚了,不要弄错了夏老和恭夜零的。”

    夏老是她在乎的人,她自然不会害她。恭夜零之前帮过她,再说了恭夜零人不坏,她还打算跟恭夜零交个朋友呢。所以,恭夜零她也不会害。

    至于恭夜珏与恭夜习二人,那就让他们好好的接受一下来自她穆繁城的惩罚吧。

    恭夜珏本来就喜欢摆着一张臭脸,不知道当他知道的时候,那张臭脸会臭成什么样子呢。昨天晚上,他居然还敢骂她。

    封影一离开晨露楼就被几个家丁给围住了!

    “你个死哑巴,还真有你的,知道勾搭那个傻子小姐。”一个高壮的家丁把衣袖抹到了胳膊上面。

    “就是,以为那个傻子就能保护你了是吧。”

    “也不看看你的那张脸,你这个臭乞丐连给我们提鞋都不够。居然能住到东厢房去,这里面肯定有傻子的功劳吧。”

    ……听他们一口一个傻子的叫穆繁城,杀意从封影身上慢慢散发出来。

    “瞧你那个样子,还敢瞪我。”家丁拽住封影的衣领,一拳打向封影的肚子。

    封影刚想还手,想到这里是穆府,只好忍着要杀了他们的冲动。将杀气重新隐藏起来,封影捂着肚子,轻咳着。

    “让你敢瞪我,我打死你。”几个家丁使命的打着封影。

    封影被他们踹到地上,他紧抓着地上的泥土,一声不吭。

    还有一个,干脆把他们擦地的脏水直接泼到封影身上。

    “喂,你们在干什么。”穆繁城从晨露楼跑出来,看到封影被打,气冲冲的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