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那几个人一见来人是穆繁城全都退到了一边,没有人愿意得罪穆繁城。且不说那几个得罪她的五个门卫是怎么死的,就是夏老对她的宠爱也让他们不敢放肆。

    穆繁城急忙过去扶封影,看到他嘴角流着血,她一下就急了:“你们这几个坏蛋欺负封存的影子一个人,真不公平。坏蛋!”

    穆繁城拎起脚边的那桶水,直接泼向了他们。“哼,看你们还敢不敢欺负他了。”

    教训了那几个人一番,穆繁城急忙拉着封影回了晨露楼。一路上,都在骂着那几个人。能被人这么关心着,这顿打也算是没有白挨。

    回到晨露楼,红霜、采碧刚把晚餐准备好,红霜看到封影又回来了,心里很不高兴。在看到封影身上的那些伤痕,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定是那些下人又欺负封影,被小姐给看到了,这才又把封影带了回来。

    红霜拿了药给封影,封影点头表示感谢。

    穆繁城让封影跟他们一起坐下吃饭,封影死活不从。他拿了药,就飞快的跑离了晨露楼。

    “这个封影真是的,我又不是要把他养肥了宰了吃,跑那么快做什么。”穆繁城关上窗户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拿起一块点心吃了起来。

    穆繁城不懂,红霜当然懂了。算这个封影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要离小姐远一点。

    那几个家丁被小姐这么整相信心里肯定非常不舒服,那就没办法了,谁让他们欺负谁不好片片欺负封影。欺负也就算了,居然还被小姐给看到了。

    “小姐,他肯定是害羞了。”不知情的采碧笑着给穆繁城倒了杯茶,随后就站在一边。

    “害羞?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又不是女人。算了,懒得理他。红霜、采碧,明天晚上的事情务必给我做好了。”

    “是,小姐!”红霜、采碧异口同声的说道。

    “好啦,时间不早了我也困了我先睡觉了。这些东西,你们收拾了吧。”打了个哈欠,穆繁城往床那边走去。

    擦了一天的横栏,她的胳膊都要酸掉了。那些下人的活儿还真是难做,真是难为他们了。

    封影回到东厢房,恰好遇到恭夜珏。他急忙低头站在一边,等到恭夜珏离开之后,他才起身往房里走去。

    恭夜珏转身看了一眼封影,好看的眉头不由的微微皱起。他这又是怎么了?不是跟穆繁城一起出去的么?怎么回来就变成这样了?

    一定又是那个穆繁城惹是生非,封影是为了帮她才会弄成这样。堂堂一个晁南十七皇子,居然跟一个傻子混在一起传出去了也不嫌丢人。

    恭夜珏到了恭夜习、恭夜零他们住的地方,他们正坐在院子里喝酒。恭夜习每天都喝酒,也不怕被酒醉死。

    “四哥,你怎么来了?”恭夜零放下酒杯,醉醺醺的问。

    恭夜珏不由得捂住鼻子,“又喝了这么多酒!”

    “那没办法,谁让丞相府的酒这么好喝呢。咱们宫里啊,可没有这么好喝的酒。你闻闻,这桃花酒多香啊!”

    恭夜习把酒壶扔给了恭夜珏,自己拿起了另一边的酒水。

    “五哥,你还是少喝点的好。”恭夜零也受不了恭夜习身上的酒味儿站了起来,他本来就是喜欢喝茶的人,怎么也不喜欢和这些酒。

    “你们真是的,不就是喝点酒嘛。你们不喝啊,我自己一个人喝。”咕嘟咕嘟的,又喝了一杯。

    “明日,丞相就要在府中设宴款待我们。还是注意一下形象的好,五弟,要喝好酒还是留着肚子到晚宴上喝吧。”

    现在的恭夜习只知道喝酒,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问,这样的人怎么能跟他一争天下。恭夜珏心里狠狠的鄙视着恭夜习,瞅了瞅恭夜零他还在擦着他的笛子。

    一个嗜酒如命,一个只好音律不喜江山。

    恭夜珏从来不担心他们两个会跟他争夺皇位,因为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那个本事。

    离开了西厢房,站在水亭榭中看着满池子盛开着的荷花。这穆府也就只有这些荷花还能如的了眼,站了一会儿,恭夜珏坐下喝着茶。

    穆繁青三姐妹刚好也来了这边,她们闲着无聊的时候都会来这边散步。

    看到恭夜珏,穆繁芯的脸刷的红了起来。刚刚还吵闹着要把那丫头赶出穆府的穆繁青也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穆繁蕊一直低着头。

    “四公子,没想到您也在啊。”穆繁青一脸的娇羞,也不抬头看恭夜珏。

    这四皇子恭夜珏长得真的是太英俊了,不过他就是冷了点,给人怕怕的感觉。不像九皇子那么的待人温善,也不像五皇子的那样轻佻。

    “原来是三位小姐!”恭夜珏站起来,左右看了看穆繁青和穆繁蕊,最后把目光定格在穆繁芯身上。

    “四公子今日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其他两位公子呢?”比起如此峻冷的恭夜珏,穆繁青还是觉得恭夜零更加的适合自己。

    不会有人愿意整天对着一个冰山一样的夫婿,但若是每天对着一个温和如水的男人,恐怕整个东牧国的女人都要抢着嫁给恭夜零了。

    穆繁青自然也非常喜欢恭夜零,今日只见恭夜珏一人站在这里,心里不由得想要见到恭夜零。

    “今日天气不错,所以出来走走。”穆繁青的心思,恭夜珏又怎么会不知道。

    穆繁青说了声是,便低下了头。

    穆繁芯与恭夜珏二人说说笑笑的,她们两个站在一边倒显得有点多余了。穆繁蕊借口身体不适先行离开,只留下穆繁青一个人坐在那边发着呆。

    恭夜珏离开水亭榭后,水亭榭内便只剩下穆繁青与穆繁芯两个人。

    “繁芯,你跟四皇子倒是聊得挺开心的嘛。四皇子对谁都冷着一张脸,唯独对你喜笑颜开的。”

    就算她不喜欢恭夜珏,但是也不想让穆繁芯跟恭夜珏在一起。说实话,她是不希望穆繁芯跟任何一个皇子在一块儿。

    只要穆繁芯看上的皇子,那穆长琴就一定会站在那位皇子身边。这点,穆繁青还是很清楚的。

    穆繁芯沿着嘴笑了笑:“大姐这说的哪里话,只是我跟四皇子有点共同的话语罢了。”

    “也对,你们是有共同话语的。既然如此,那相信妹妹跟这些荷花也是有不少的共同话语。那姐姐就不打搅妹妹了,姐姐先走了。”

    穆繁青哼了一声,带着几个丫头也离开了水亭榭。

    对于她的嫉妒,穆繁芯是非常高兴的。

    封影上好了药,就坐在外面的凳子上看着夜空。晚上的月亮很大很大,虽说他现在住在这里,手铐脚镣也全都撤去了。可是他的身份还是一个奴隶,而且在这里他的行动也受到了限制。

    之前江流影让他想办法除掉恭夜珏他们,现在他就跟恭夜珏住在一个院子里。他要杀恭夜珏那是易如反掌的,可是杀恭夜珏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

    能杀他,自然也能想到办法脱身。只是到时候穆府指定要受牵连,穆繁城他可以带走这个倒不是很担心。

    他担心的是到时候穆府受到了牵连,他就没有栖身的地方。在幕府,至少他还能得到这里的消息。

    江流影的事情,他还得想办法阻止,不然到时候……

    恭夜珏回来看到封影,没来由的他就觉得一阵心烦。这个下贱的皇子,在他面前不也还是那么卑躬屈膝的么?他没有道理跟一个奴隶计较,可是心里就是很不舒服。

    封影看到他过来了,闭上眼睛假装不知道。

    察觉到恭夜珏的杀意,封影还是不做声色。

    恭夜珏一掌打向封影,封影没有闪躲直硬生生的挨了下去。不等封影站起来,恭夜珏已经一脚踢了过去,正巧踢中了封影的腹部。封影疼的蹙着眉头,依旧是一声不吭。

    “皇子做成你这样也确实够丢脸的了,封仇影!”扔下这嘲讽的话语,恭夜珏进了对面的房间。

    让他跟一个这样的废物住在一起,真丢人。

    本来还想试试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功夫,到底是真的没用还是装的。可现在看来,果真是个废物。

    恭夜珏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进了房间。刚刚才上好药,现在又要重上了。恭夜珏说的对,当一个这样天天被揍的皇子确实挺憋屈的。被打了还不能还手,若是让锐狱的那些人知道了,指不定要多笑话他呢。

    药也上好了,封影也不想出去,干脆直接睡觉。

    第二天早上,封影还是要带着一身伤痕去干活儿。恭夜珏从房里出来,看都不看封影的就出去了。

    穆繁城也乖乖的待在晨露楼没有出去,因为到时候不知道要来多少富家小姐,所以晨露楼也一定要打扫干净。这样一来,就有不少丫鬟抱怨这个抱怨那个的。

    坐在阁楼上,看着下面那些人懒散的做事方式,穆繁城频频摇头。按照他们这样的干活儿速度,就算明天天亮了这里也打扫不干净。还是人家封影做事勤快,三两下就搞定了。

    小时候的玩伴现在变成这个样子,穆繁城是惋惜的。

    “小姐,你看他们,一个个的就跟没吃饭似的。”哪里像是他们舞心宗的人啊,这点活只要半柱香就搞定了。

    他们从早上做到现在,还拖拖拉拉的。本来就乱乱的地方,现在被他们弄得更乱了。

    “没事没事,看着这些蜗牛爬来爬去的好像也挺不错的,打发打发时间。”

    红霜偷笑着,能把穆府的人比作蜗牛,这个世上恐怕也就只有小姐一个人了。

    采碧从外面匆匆跑进来,“小姐小姐,他们已经全都过来了。”

    “哦,已经来了么?”穆繁城眉毛一挑,好戏就要上演了呢。

    “是,来了就躲在柴房后面呢。”采碧擦擦汗说!

    “那好吧,该我们出去,我们一会儿悄悄出去。”带着笑意的目光转向红霜,“那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是,小姐!”小姐也太厉害了,居然会想到这种幼稚的办法。

    也对,只有这种办法最能让他们玩的‘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