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城、红霜、采碧三人下楼,那些侍女们急忙加快手上的动作,搞得他们有多辛勤似的。背着穆繁城可以偷懒,可是人家主人都出来可就不能偷懒了,就算是个傻子也要看看她的靠山是谁。

    她的靠山可是夏老哎,连相爷都不能对她怎么样,何况是他们这些小人物。生怕穆繁城会突然的找上他们麻烦,那些人全都往后退了几步。

    偌大的道路都给穆繁城让开了,穆繁城大摇大摆的从他们中间走过去,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

    出了晨露楼,穆繁城她们三个急速奔向了后院。她们带上事先准备好的人皮面具,易容成别人的样子。

    丞相府柴房门口,将近二十个拿着破碗、浑身邋遢的乞丐全都站在那里。他们说说笑笑的,一点也没有注意到穆繁城他们过来。

    其中一个眼尖的立马就看到红霜,拉拉身边的人一起走了过去。

    穆繁城悄悄地问:“厨房里面的那些人都被弄走了吧?”

    采碧笑嘻嘻的:“恩,我说了三小姐让他们先把那边的饭菜准备好。”

    “他们有怀疑什么么?”

    “没有,三小姐以前也经常让他们先过去。”

    每次不管穆府有什么重大的宴会之类的,厨子们总是会先被调过去做餐点,以往也都是穆繁芯那里的饭菜点心最精致。

    “这样就好,呼,你去门口看着,我带他们过去。”

    采碧守门,穆繁城则带着那些乞丐往厨房走去。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她特地的让他们莫要喧嚣。

    只因这是穆府,乞丐们也不该放肆。

    到了厨那儿,穆繁城迅速的让那些人在食物中做手脚。

    “喂,你们小心点这里的东西一件都不能弄乱。等到事成之后,我定会给你们一笔不小的赏金。但若是你们损坏了这里一丝一毫,到时候城乡追究起来我可保不了你们。”

    “小姐,您就放心吧,我们不会乱来的。”

    “就是就是!”

    ……

    能进这里一观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他们能来这里看看那可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每个人都对穆府有着不一样的感觉,有羡慕、有嫉妒、有留恋、也有不舍。堪比皇宫豪华的地方,当然是来了就不想出去了。

    如果是其他人遇到了这些乞丐,肯定是捂着鼻子绕道走,不然就是过去打两圈踹两脚的。穆繁城却打算要让这些人来帮她的忙,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那些乞丐们‘干活儿!’,穆繁城心里甭提有多爽了。

    之前他们不全都是嫌弃她是个乞丐么?现在,就让她们尝尝这些乞丐的味道是有多么的与众不同。

    他们的活全都干完了,穆繁城又急忙让采碧把他们给送出去,自己则跑去了夏老那里。

    只是她们做完离开之后,封影便从另一边站了出来。看到穆繁城的举动,不由得也乐了起来。这穆二小姐真是什么办法都想得出来,那些人晚上若是吃到了这样的饭菜,董晓实情之后,还不把胃给吐出来。

    穆繁城揍了之后,封影也跟着一起离开了。

    夏老在院子里浇着花,安儿长穗两人都拿着水壶。

    夏老看到穆繁城来了高兴的很,就让安儿一个人浇花,带着穆繁城于长穗回了里屋。两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晚上的宴会。

    夏老担心穆繁城晚上会有一些让穆长琴他们生气的举动,就让长穗一点点的教着她。穆繁城自然是不愿意的,吵闹着也就算了。

    安儿心里很不平衡,总觉得揣着穆繁城是装傻这个秘密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然而她又找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

    连浇花浇到自己的鞋子上都没有注意到,还是穆繁城跑出来指着安儿笑了半天,安儿才反应过来。免不了的,又要被夏老责怪一番。对穆繁城,也多了几分怨意。

    下午回到晨露楼,采碧、红霜他们已经全都到了,两人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喜悦和期待。

    穆繁城哀叹着,采碧抢走了红霜,三人嬉闹了一会儿。

    傍晚时分,不速之客总是不请自来。

    “城儿啊,你看你回来这么久了,二娘我也没有给你准备什么。这样好了,晚上呢大家都要参加宴会,你也一起来吧。二娘已经帮你准备好洗澡水,一会儿你就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变得美美的,这样才会有人喜欢啊。”

    还没有得到穆繁城的回答,白禾仪便命人将准备好的浴桶搬进了屋里,那些端着热水的侍女们一个个的进去,倒水的倒水、撒花瓣的撒花瓣。还有几个在一边整理穆繁城要穿的衣服,要带的首饰。

    穆繁城三人就站在一边,看着她们忙里忙出的。白禾仪还特地过去试了试水温呢,搞得就跟穆繁城是她亲生女儿似的。

    “城儿,来,二娘帮你。”白禾仪拉住穆繁城的手,将她拉近了屋里,说着就要动手去解穆繁城身上的衣服。

    穆繁城还在装傻期间,当然不能让白禾仪有所发现。红霜立即上前,“二夫人,这件事还是交给奴婢吧。”

    白禾仪笑着站到一边,“好,交给你!”

    帮穆繁城把衣服脱了,又让她坐到水桶里。一坐下去,整个人立刻就被那各色各样的花瓣给包在了一起。尽管穆繁城长相不好看,可是她的皮肤很好、白里透红、冰肌玉骨的。

    就是背上多了两条伤痕,绕了这么一具美丽的身体。

    “哟!城儿这伤口是怎么回事?”白禾仪上前,摸着穆繁城身上的那两道伤疤。

    “哦,这是小姐爬树的时候弄伤的。”红霜心虚的回答着,其实这伤口是小姐在执行一次任务,被人暗算才留下来的。

    “真是的!这么好的皮肤,就这样有了瑕疵了。不过城儿你放心,二娘过几天就让人把上好的去疤药给你送过来,保准你用了之后肌肤恢复如初。”

    她已经把最珍贵的雨珠粉洒在了花瓣上,只要这些花瓣沾到了水,上面的雨珠粉就会立即溶于水中。只要穆繁城带着人皮面具,那她就一定会因为雨珠粉的特有的毒素与人皮面具产生一直致命毒素。

    这种毒,可以轻易的要了她的命!

    可是她都已经洗了半天了,怎么还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啊?白禾仪不免有点着急,这雨珠粉可是庆丰最珍贵的药材,很难得的。

    穆繁城一边搓着澡一边哼着小曲儿,她是开心了,白禾仪一肚子的气没处撒。

    直到穆繁城洗好澡了,那雨珠粉也还是什么功效都没有发挥出来。难道穆繁城真的没有装傻么?

    还是说她的手段更高呢?如果没有装傻,那她就不必太担心。

    “红霜,你帮繁城先洗着,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这衣服,别忘了给繁城穿上。”白禾仪绷着一张脸,带着那些下头离开。

    确定她们都走了,之后穆繁城猛地从水桶里出来,地上洒了不少的水。拿起凳子上的衣服,只一眨眼白色的里衣已经穿在她身上了。

    双眉紧锁,穆繁城抹起袖子。手腕那里,红了大一块儿。

    “小姐,你没事吧?”红霜、采碧同时开口。

    “没事!”这点小毒怎么可能难得到她,只是胳膊这儿要痛上一阵子了。

    红霜双目一冷:“哼,我就说那白禾仪怎么会这么好心过来帮小姐洗澡。原来,还包藏祸心。”

    “二夫人的手段也太毒辣了,那衣服上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不妥,我去看看。”采碧慌张的去检查那些衣服,每一件都查得非常仔细。

    查完了,才把衣服给穆繁城抱过来。

    “小姐,衣服上什么都没有。”

    穆繁城拿起天蓝色的纱衣,在舞心宗呆了那么久她什么毒没有见过,对于用毒她还是比较擅长的。

    “衣服上没毒,红霜、采碧你们帮我穿上。”

    上次白禾仪已经在衣服上下了一次毒,只是那衣服却被她送给了穆繁芯。大概她是怕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改在洗澡水里动手脚,衣服上却是什么都没有。

    想必,白禾仪冷着脸出去也是没有达到她想要的结果,这才气冲冲得离开。

    “哇!小姐,你好漂亮啊!”

    采碧看着眼前穿着天蓝色裙子的穆繁城,忍不住的赞叹起来了。

    红霜特地将穆繁城左额的刘海拉长,遮住她脸上那条丑陋的伤疤。从侧面看,真的很美!后面的长发,用一根淡蓝色的发带束了起来。

    头顶上,还带着一顶银制的小头冠,头冠两边有着长长的银链脱在肩膀上。

    里衣是白色的,外面的纱衣是蓝色,腰上还有一朵特别的花朵。那花儿很漂亮,三只连在一起看就好像是一只小凤凰似的。而袖口,用金线绣着祥云一样的图案。

    腰带是配套的蓝色,后面还有两根红色的流苏。

    “红霜,去拿两个铃铛过来。”她的出场,一定要惊动整个穆府,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铃铛?用铃铛做什么?”

    “别问那么多,拿过来你就知道了。”

    后面这两根流苏怎么看着怎么有点变扭,总觉得少了点啥。

    红霜把铃铛拿过来了,穆繁城想都没想就把铃铛绑在了流苏上。上上下下的跳了好几次,那铃铛‘铛铛!’作响。

    “原来是这样啊!”只是,挂个铃铛干嘛呢?

    “小姐,你不会是想……”猛然间,红霜明白了。

    “没错,就是吵得他们不得安宁。”

    “红霜姐,我们要不要准备个耳塞什么的?”采碧撞了撞红霜的胳膊。

    三人同时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