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晚上,游廊挂着的几十盏灯笼同时亮起,一盏接着一盏的红灯,宛若一条红色的巨龙。从游廊头一直蔓延到游廊的尽头。

    两边挂满了绿色的纱幔,夜风微微起、纱幔飘飘杨、裙女仙女然然也。

    穆府大门打开,不少名门小姐齐聚穆府。不管你站在哪里,都能看到一群美人儿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谈论着。

    话题也就那么一两个,无非是哪家小姐多才多艺、哪家小姐倾城国色。到了穆府,就不得不谈穆府三位小姐,不用说穆繁芯必定首当其冲。

    更多的人谈论的,便是今年元女头魁之事。

    穆繁芯一身紫色纱罗裙包身,头戴两只朱玉钗、细致柳腰上圈裹着紫色珠线。妆容清浅、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好一个明艳动人、国色天下的女子。

    在看穆繁蕊,一身橘黄色的半开裹胸、白色纱衣披在外肩。脸上一点妆容都没有,却足以打败在场所有的女子。人淡如菊花、浅浅一笑便倾城。

    她们姐妹两个一出来,就有不少人对着她们扔去赞叹的字眼、几乎所有人的视线全都在她们身上。

    “三小姐虽然貌美倾城可不也输给了那位白溪姑娘!”

    “就是,现在还来显摆做什么?”

    “哼,不就是仗着自己是穆丞相的女儿么?”

    ……一些嫉妒穆繁芯的女子们,一看到穆繁芯就开始乱说话,丝毫忘了她们现在呆的地方就是穆府。

    很快,她们几个便被无声无息的送出了穆府。

    她们对穆繁芯说的话,穆繁蕊自然是全都听到了。监管穆繁芯心里再怎么不高兴,可毕竟她还是东牧的第一美人,总是要保持一些优雅的气质的。

    昨天,白禾仪就告诉穆繁芯凡事一定要忍,今天必定会听到一些让人不开心的话,即使是如此也只能以笑应对。

    “三姐,父亲在水亭榭那边,我们先过去吧。”穆繁蕊用手帕掩饰住微扬的嘴角,嘴角的笑容能够被隐藏可是眼角的微笑却是怎么都掩藏不了的。

    “恩,好!”

    这里的长舌妇这么多,她也不想在这里听她们乱说话。

    穆长琴见穆繁芯两姐妹来了,却不见穆繁青,不由的问道:“繁蕊,你大姐呢?”

    穆繁蕊欠了欠身子道:“大姐正在梳妆打扮呢,一会儿就出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

    这个真是不懂分寸,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梳妆打扮。客人马上都到齐了,两个妹妹都出来了,她还躲在房间里。

    再看恭夜珏三兄弟,他们同样是风采卓越、英气逼人。

    尤其是恭夜珏,穿着紫色锦衣的他,看起来极为高挑秀雅。火红色的花翎禁锢着那一头如瀑布般的黑发、冰莹的眸子如同黑夜星辰一般闪烁迷人。这种人,仿佛天生就是适合站在最顶峰的。

    穆繁芯胸口的小鹿扑通扑通的跳着,那红着的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红灯笼的原因,白皙的脸一直红到耳根。

    相比于恭夜珏的华丽高贵,恭夜习、恭夜零二人就显得朴素多了。他们二人同穿着银白色的长袍,腰间同样挂着两块玉佩。只是恭夜习手中拿着的是酒壶、而恭夜零手中拿着的是玉笛。

    “两位小姐果真是天姿国色,试问,我东牧还有几位女子能够比得上二位小姐的呢。”恭夜习调笑着,再美又如何,又不是他所爱。

    “五公子说笑了!”穆繁芯红着脸,那娇羞的模样甚是惹人喜爱。

    恭夜珏的目光不再是那么冷峻如冰,看着穆繁芯也多了一丝丝柔情。“很漂亮!”

    简短的三个字说的,也不知是穆繁芯还是穆繁蕊。

    穆繁芯当然知道他说的人是自己了,那脸比刚刚的还要红。

    看着如此俊美的恭夜珏,穆繁蕊的心也悸动了。

    穆繁青来了,今天的她与往常不一样,往常的她就算衣服穿得再美再高贵,也总是还有一股泼辣的味道。然而今天,这股味道没有了,取而代之却是一片温柔如水。

    看到三位皇子,穆繁青先是行了礼。再看向穆繁芯两姐妹,眼中的嫉妒越发的明了。她们两个,居然比她还要先到。

    “繁青小姐今天可真是迷死人了!”夸赞了她们两位小姐,又怎么能不夸赞一下穆繁青呢,对于女人,他恭夜习可一向都是公平对待的。

    “多谢五公子夸赞!”穆繁青站到了穆繁蕊身边!

    穆长琴只是扫了她一眼,也不多做言语。吩咐宽运宴会可以开始了,就带着恭夜珏、穆繁芯他们去前厅。

    前厅同样是多色多彩,左右两边摆着十几张小桌子。桌子上的美味佳肴,看得人直流口水。

    穆长琴坐于上座,夏老坐在他旁边。恭夜珏三兄弟则分别坐在下面,恭夜习坐在恭夜珏对面,而恭夜零则坐在恭夜习旁边。

    隔着一张桌子,坐着的便是穆繁芯三姐妹。白禾仪她们也来到了前厅,坐在各自的女儿旁边。

    “今日请各位小姐来府上,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这场宴会,实则是三位皇子的选妃宴会。诸位小姐,莫要紧张随便就好。”

    若是他不说是为了恭夜珏他们选妃,或许那些名门小姐们还不会紧张。他一说了,就算不紧张也难了。

    碍于恭夜珏他们在场,那些女子们也不敢太过张扬。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我们……”

    话语未落,只听一阵清脆的铃声由远及近。大厅一下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同时转向了门口。

    一袭浅蓝色的身影落入了大家的视线,铃声,便是从她身上发出来。来人不是穆繁城,又能是谁。

    穆繁城站在门口,那些人都看着她她还真是有点不适应。站在门口是进去也不是,站在这里也不是。

    红霜、采碧拉着穆繁城的手让她进去,可是她就不敢去。

    夏老一看是穆繁城,乐呵呵的招呼着她过去:“城儿,过来奶奶这边!”

    夏老就在那边呢,穆繁城犹豫了一下,还是跑了过去。她一跑,后腰带上流苏末端的铃铛就响了起来,大厅里安静异常,只听到那铃铛的声音。

    穆长琴见来人是穆繁城,眉头微皱了一下。但是看她妆容清洁,不像往日那般邋遢倒也没说什么。

    “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夏老拉着穆繁城站起来,“这位是我们穆府的二小姐,小时候被送到外面养病,最近才回来!”

    穆府有三位小姐已经让那些贵小姐们不舒服了,现在又多了一位。

    恭夜珏倒是眼前一亮,果然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换了身衣服马上就不一样了。虽然还是那副疯疯傻傻的样子,却也多了俏皮可爱。

    恭夜习、恭夜零二人也把目光放在穆繁城身上,今天的她的确与众不同,就好像是一只小精灵一样。

    穆繁城嫌前面的头发有点碍事,就把刘海往后面拢了拢。恭夜习看到她脸上的伤疤,急忙低下头喝了口酒。侧脸是真的非常好看,再看全部那可真就不敢恭维了。

    每个人的心态都不一样,恭夜习看的是脸,而恭夜零看的却是穆繁城那颗纯真的心。

    没有人比她还要可爱、纯洁!

    “原来是二小姐啊,只是这二小姐的脸……”

    “就是啊,其他三位都是如此美貌。偏偏这位,额,抱歉!”

    有几位胆子大的女子,看到穆繁城的脸不由得多嘴多舌起来。

    丢脸的事情穆长琴是从来不干的,面对这些几个人的问题,他选择避而不答:“那就先用膳,然后再继续观赏穆府吧。来人呐,上菜!”

    侍女们端着一道道美味佳肴上来,那些人的目光都呆了。东牧除了皇宫的膳食最让人难忘,剩下的就只有东牧了。

    可以说,除了东牧皇宫,东牧的另一个传奇就是穆府了。穆府的传奇,外人没有一个会明白。

    穆长琴端起酒杯,“来,本相敬大家一杯!”

    穆繁城看了看夏老和恭夜零那边的,夏老不喝酒可是桌子上摆了不少菜。穆繁城故意将那些菜全都弄洒了,穆长琴见状,深吸一口气假装没有看到。

    眼看着恭夜零的酒杯已经到了嘴边了,穆繁城故意踩住自己的裙摆摔了一跤还叫的特大声。“哎呀,好痛!”

    众人的目光再一次的汇集在穆繁城身上,穆繁城坐在地上拍着手。

    “哎,绿豆糕!”某人看到恭夜零桌上的点心,也顾不得疼痛直接半爬过去。

    恭夜零很君子的过去扶住穆繁城,还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座位这儿。“你喜欢吃这个么?”恭夜零拿起一块绿豆糕,放在穆繁城面前。

    穆繁城憨笑着点头,不等恭夜零把点心递过去,穆繁城就扑到了桌子上。一口点心都没吃,全都弄在了地上。恭夜零那儿,一下就被穆繁城弄的乱七八糟的了。

    “繁城,你在做什么,没看到这里这么多人么?”穆长琴的老脸啊,都丢光了。

    “哎?你凶我!”穆繁城瘪着嘴,眼中闪着泪光。

    “丞相,无妨!二小姐高兴就好!”恭夜零急忙帮穆繁城说话。

    穆繁城眨巴着眼睛:“我不是故意的,只是那点心不好吃。”

    那些小姐们一看到穆繁城这举动,就知道她是个傻子,全都掩着嘴偷笑着。有几个,还勾着脑袋窃窃私语。

    惨兮兮的目光看向红霜:“红姐姐,你去帮我的那份给他吧。”

    红霜二话不说的直接跑了出去,再回来手上已经多了一份晚膳。“九皇子,真的很不好意思。奴婢这就带小姐回去!”

    把饭菜放回了恭夜零的桌子上,红霜立刻抓着穆繁城出去了。

    临走的时候,穆繁城还扒着门对恭夜零喊道:“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都送给你。”

    铃铛声渐行渐远,恭夜零看着桌子上这些乱七八糟的点心,不由得轻笑出声。这点心跟晚宴上的比起来,真的是太家常便饭了。

    那绿豆糕都瘪了放在一块儿,还有旁边的几道点心也是多多少少的。

    “九皇子,本相这就让人重新给你上一份!”穆长琴眉毛怒挑着,明天一定要找穆繁城算账。

    “不用了!恰好这也是夜零喜欢吃的,就不必麻烦相爷了。”恭夜零拿起一块白色的点心吃了起来。

    酒水洒了也就洒了,反正他也不喜欢酒。

    穆繁城她们三个人,躲在大厅门外,看着里面的那些人吃着饭菜,全都捂着嘴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