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看完了一出好戏,穆繁城三人便在穆府里瞎溜达。观赏着穆府的美丽风景,要说穆府,还真的是太美了!

    今夜的穆府全都渲染在一种红色的气氛中,站在水亭榭里,还能听到自大堂那边传来的欢声笑语,紧接着就是笙箫奏乐。

    穆繁城趴在水亭榭上,看着满池子的荷花。月光下的荷花有一种在玉中的感觉,晶莹剔透,上面站着一点水珠。

    水珠反射着月光,这里的荷花池比外面的那些还要好看!

    红霜在一边沏茶,采碧则站在一边看着。

    蓝色流苏飘在地上,风一吹就那铃铛就转来转去发出好听的声音。只是两个铃铛,略微显得有点单调。在这样的夜里,这种清脆的铃声反而成了最动听、最令人舒心的声音了。

    蓦然,穆繁城嗤笑了一声。

    红霜采碧二人也在一边轻声笑着。

    采碧道:“等他们知道了,指不定要气成什么样子了呢。”

    “那没办法啊,谁让他们瞧不起我们小姐。这只是对他们小惩大诫而已,再说了小姐让人吐的是口水又不是毒药,还真是便宜他们了。”

    按照以前小姐对待那些不敬之人的手段,这些人恐怕早就命归黄泉于世不存了。自从来到穆府装成一个傻子后,小姐的手段明显变得收敛仁慈了。

    “若是毒药,今天这穆府恐怕是死尸成片了。”

    一想到这个,采碧就浑身发颤。穆府上上下下有三百多人,再加上这些名门小姐恐怕有五百多人。若是这五百多人一夜之间全都死在了穆府,那场面可真是壮观了。

    辉煌的穆府,也要成为东牧第一凶宅了。人家好好地来参加宴会,一夜之间全都死亡这不是凶宅是什么。

    同时,采碧也非常的佩服穆繁城,对那些伤害她的人只是用这点小小的手段惩罚,并没有让她们生不如死。

    可惜的是,采碧不是穆繁城肚子里的蛔虫,她更加不是穆繁城,又怎么会小的穆繁城心里的打算呢。

    现在,还只是开头,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别说是穆府,恐怕整个东牧国都要随之陪葬。

    “你们两个还是小心点,别让别人发现了。”

    在宴会上她已经有点出错了,真是越级越出错,她就不该用那种方式阻止夏老和恭夜零吃那些食物。在食物被送上去的时候,她就应该来个掉包计。

    不过这也没关系,反正当时‘犯罪’的人又不是她,管她呢。等到那些小乞丐口中的谣言散出去了,到时候倒霉的一定不会是她。

    一个人影吸引了穆繁城的视线,封影拎着水从水亭榭对面的游廊走过。

    穆繁城本想过去招呼几声的,又想到封影正在干活儿,还是不要打搅他的好。或许,他们不应该再有交集。

    封影在穆府生活了十年,一定都是因为他不管穆府风波,才可以平静的活着。若是她再去招惹封影,说不定还会成为送封影上路的侩子手。

    之前在晨露楼门口,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封影才会被人殴打。

    想来想去,还是不要靠近的好。

    穆府里,同样孤独的两人、同样饱受着穆府折磨的两个人。最终,能走到一起么?

    身份地位,是他们跨不过去的横梁。异国他人,是他们无法越过的沟堑。命运,总是这么残忍,让人相遇却不相守。

    不管是亲情、友情,亦或者是其他。只留下让人悲伤的回忆,支撑着度过残生。

    穆繁城与封影的世界,是不同的。一个为私怨、一个为国仇。

    穆府,前厅!

    小姐们一一的展示着自己的才华与美貌,换来的只有不屑一顾、摇头叹息。她们这些庸脂俗粉,怎么能入得了恭夜珏他们的眼呢?

    恭夜珏认定的妃子只有穆繁芯一人,而恭夜习的爱早就已经被埋葬了。至于恭夜零,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依旧一片温文尔雅,然而他也不是很喜欢这些人。

    半场宴会,就在无聊中度过了。

    恭夜习忍不住的打了个哈欠,往后面看了看,还有十几名美女呢。前面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这些人怎么就这么顽强呢?

    看看那个穿粉衣服的,皮肤那么黑就跟块碳似的,这种货色也来参加选妃?还有她后面的那个,肥肥的,手上还拿着个鸡腿,这种人也算?

    他真是无语到了几点了,恭夜习站起来:“各位,不好意思!夜习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先离开了。有什么过错,改天亲自登门拜访。”

    “五皇子,您这就要走了么?”穆长琴也跟着站起来。

    夏老因为年纪大了,早早的就退了席。

    穆繁芯她们三姐妹都还在,白禾仪她们自然也不会离开。

    这个宴会根本就是为了要衬托穆府的三位小姐才举办的,这些人全都成了陪衬。白禾仪暗自高兴自己的女儿依旧能够夺得头筹,成为众人眼中的第一人。

    整个宴会上,穆繁芯的目光都没有从恭夜珏身上移开。

    穆繁蕊心中也对恭夜珏有几分好感,注意到恭夜珏与穆繁芯两人暧昧的目光,她的心就好像被扔在发了霉的醋缸里。

    “啊?这就要走了啊?”

    “时间还早呢!”

    ……剩余的十几位小姐叽叽喳喳的,听的恭夜习更想离开了。

    “五哥喝多了,还是我送他回去吧。”这种氛围,也不太适合他啊。恭夜零搀扶着恭夜习,二人相视一笑。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九公子了!”他们二人都已不再了,那就剩下恭夜珏了。

    其实,穆长琴举办这个宴会的目的,就是想要恭夜零多看几眼穆繁芯。这样一来,穆繁芯在他心中多多少少也有了些地位。

    可现在看来,结果好像不是怎么明显啊。从宴会开始到结束,恭夜零的目光转都没有转向穆繁芯。

    穆长琴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担忧!

    恭夜零、恭夜习二人退席,两人走在花园里。恭夜习伸了个懒腰:“真不知道父皇和丞相怎么想的,居然会用这种方式给我们选妃。”

    “他们也是为了我们好,五哥,今天的你有点过分了。”

    “我哪里过分了?你是说那位娇小姐么?那可不能怪我,谁让她直接上来就抱住我的。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女人了。”

    那位姓娇的小姐,真是他见过的最大胆的一个女人。

    “那你也不应该那么羞辱别人,女人最在乎的就是名节,你这样做让她以后该如何做人啊。”恭夜零不由得为娇小姐感到惋惜,她也只是喜欢他罢了。

    “算了,谈他们做什么。我们不如来谈谈四哥会不会给我们找一个四嫂吧!”

    恭夜习这样表面上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乎,实则他内心细如针、眼如尖,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恭夜珏爱上穆繁芯,这样的大新闻怎么能错过了呢?

    “这是四哥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管了。”选妃,就相当于是给自己选路。东牧的女人,始终是逃不掉被利用这条路。

    再美如穆繁芯,不也终究要成为穆府拉拢东牧的筹码么?

    “不管不管!”怎么可能不管?就算他不喜欢穆繁芯,也不能让恭夜珏娶了她,皇位,不可能落入恭夜珏的手里。

    想要得到穆长琴的支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宴会还在继续,宴会上的人却早已走的三三两两,只剩下了穆长琴他们几个人。

    “丞相,过两日我们便会回宫。这几日打搅了丞相,真是很过意不去。这一杯,夜珏敬你!”恭夜珏高举着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四皇子说的哪里话,能来我穆府,实则我穆长琴之福分。”

    恭夜珏笑而不语,特地看了一眼穆繁芯,穆繁芯羞怯的低着头。

    这时,一名下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相爷,不好了,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穆长琴不悦蹙眉。

    “外面来了好多人,说要找穆府讨回公道。小人,小人也不是很清楚啊。”

    “让他们先进来,我到要看看要本相讨回什么公道!”穆长琴丢下酒杯,一甩衣袖。

    得到放行,门口那些人立刻蜂拥而至,刚刚还空阔的大厅瞬间就被堵了起来。

    “相爷,下官今日前来只想知道为何我小女从穆府回去后就开始呕吐不止、头疼难耐。”

    “就是,我女儿也是脸色蜡白,就好像是中毒了一样。”

    “相爷,请你们给我们个公道!”

    ……那些人纷纷叫着

    “放肆,这穆府也是你们能够撒野的地方么?”恭夜珏面色一脸,凌厉的眼神扫过那些喋喋不休的人。

    “下官参见四皇子!”众位官臣一看到恭夜珏也在场,急忙行礼请安。

    “李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恭夜珏冷语问着。

    “启禀四皇子,小女自穆府离开后回到府里,就开始叫着肚子疼、一直呕吐。现在已经昏倒在床上,这才想来穆府看个究竟。”李大人说道。

    “有病,应该找大夫而不是来找我!”穆长琴冷着脸。

    “可是大夫说了,是膳食的问题。下官,下官…”

    “丞相,若是只有我一家小女吃坏了东西,那这么多人都是吃坏了东西么?而且,都是来参加穆府宴会的。”一人道。

    “是啊,都是回去之后就开始叫着肚子痛。”

    冷峻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官员,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们说的对,从他穆府出去,有了问题自然要找穆府。

    既然是因为膳食的原因,那自然要找厨房方面的人。他穆长琴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该有的礼数他还是要有的。

    “各位,既然事出在我穆府,我穆长琴自然负责到底。现在天色已经晚,诸位先回府邸,明日再来我府上,穆长琴必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时间的确不早,深更半夜的他们为了女儿奔波也是个慈父,尽管说他们或许还有别的目的。

    “既然如此,那下官等人就先回去明日再来!”

    现在四皇子在穆府,他们也不敢造次,只好等到明天再过来看看了。

    那些人离开之后,恭夜珏才冷然出声:“丞相觉得这件事如何?”

    “不是有心人作祟,就是府中内鬼。这件事,本相一人处理即可。夜深了,四皇子先回去休息吧。”

    “那夜珏先行回去了!”这可是一个表现的机会,如果他帮穆长琴把这关过去,以后说不定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