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第二天早上,那些人来闹穆繁城当然不可能不知道。她还知道今天那些大臣们就要过来找穆长琴算账了,尽管她是不想让穆长琴被黑锅的。比起这个,她更加想要知道穆长琴对穆繁芯的态度。这也算是,她考验穆长琴的心吧。

    “现在所有人都在大厅里,我们要不要过去?”红霜问,毕竟这也不算是件小事了。若是让穆繁芯他们知道,一定又会把矛头指向小姐了。

    穆繁城摆摆手,“无妨,就让他们先狗咬狗吧。”

    “小姐,这样不好吧。说不定,他们第一个就会把矛头指向咱们的。”采碧担心道。

    “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怕谁啊。”

    就算她的计策真的失效了那又如何?大不了就一走了之,即使是她走了,也要闹他个天翻地覆、鸡犬不宁。

    红霜二人见穆繁城都不担心了,她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只要小姐自己,有应对之策就好。

    大厅里,那些官员们怕穆长琴不相信,还特地把病重的女儿也一起带了过来。的确,每个人的脸色都蜡黄,就是到了穆府她们也还是不停的呕吐着。

    穆繁芯三姐妹站在一边,全都捂着鼻子。

    明明都是吃一样的东西,为什么她们就没事?偏偏有事的是她们呢?穆繁芯不懂,如果这些人是想要来穆府敲诈的,那也总不可能当着这三为幌子面前敲诈吧?

    白禾仪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吃顿饭回去就变成这样了?

    那些厨子们全都跪在地上,把之前的工作行程全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也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这样一来就什么线索都没有了,穆长琴苦思着,以往宴会并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会不会是哪些食材的问题?”恭夜习摸着下巴问。

    “如果真的是食材的原因,那为何我们没事呢?”恭夜零不解的问,大家吃的东西都一样啊?难道说,还要把食材给分开弄?

    “九弟说的对,不可能是食材方面的问题。我想,是有人下毒,而且还不是在饭菜里是在诸位小姐身上下的毒。或许这些食材里面有什么能促发她们身上毒素的东西,才让各位小姐呕吐不止。”

    恭夜珏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目前也就只有这种说法。

    穆长琴点头,“你们说说,来我穆府之前都遇到什么人?或者,有一起吃过什么东西?”

    一位小姐一边哭着一边说道:“没有啊,谁都没有遇到。来的路上,只有一个小乞丐撞了我一下,其余的…”

    “小乞丐?”恭夜珏问。

    “是啊,小乞丐,那人浑身上下臭烘烘的,当时我还丢了他几文钱。四皇子,请问这有什么问题么?”

    “你遇到了小乞丐?我也是啊,被他撞了一下可是他很快就跑走了。”

    “我也是一样”

    “是啊,怎么会这样呢。”

    ……她们把遇到小乞丐的事情说了出来,经他们一说才发现这些小乞丐都不是一样的人,所以说他们是在分开作案。

    这次轮到恭夜习觉得奇怪了,那些小乞丐往日跟穆府也没什么仇恨。据他所知,穆府有时候还会特地施粥派饭,那些人应该对穆府的人感恩戴德啊,怎么会反过来对付穆府呢?

    再者,为什么他们要针对穆府的客人呢?

    “恐怕,那些人都是被人收买的。”作出了猜测,恭夜珏说道。

    “还请三位皇子、丞相大人给我们的小女讨回一个公道啊。”

    官员们全体下跪,穆长琴眉头皱的更深了。

    “你们起来吧,他们针对的是我们穆府,你们只是受害人。放心吧,本相一定会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定会严惩凶手给你们一个交代。”

    什么人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付穆府呢?穆长琴想不通,之前的事情他并不追究,可是现在他们居然一点都不收敛,还敢在他穆府横行霸道。

    这一次,他一定要把这些人给揪出来。

    “你们还记得那些乞丐的样子么?”穆长琴问。

    “记,记得!”

    “那好,去找画师把他们都给画下来,只要找到了那些人就一定能找出幕后凶手。”幸好他们都还记得,不然穆府一定会被牵连。

    小姐们都被带下去了,那些官员为了要找出真凶,也全都留在了大厅内。

    恭夜珏三兄弟站在一边,心中同样有着疑惑。

    不到一个时辰,就抓来了两三个乞丐。这些乞丐们,全都是东牧国的人,施粥派饭的时候他们也有参加。

    所以有几个眼睛尖的下人一下就把他们认出来了,三个小乞丐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就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阴冷尖锐的目光像是毒蛇一样的射在那些几个乞丐身上,乞丐们不停的发着抖,心里想着要怎么从穆府脱身。

    只要按照那人说的方法,应该就能脱身吧。

    “还不快说,究竟是什么人指示你们这么做的?”穆长琴用力一拍桌案,那几个人立马吓的连话都不敢说了。

    “如果你们不说的话,相信东牧的大牢会很欢迎你们。”冰冷的话语如同那更古不化的寒冰,有了一个穆长琴已经够吓人的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冰上皇子。

    “说,我说我说,是,是穆府的一位小姐指示的。”中间跪着的小乞丐颤颤惊惊的说着。

    “胡说,我穆府小姐个个知书达理,怎么会做这种事?”穆长琴一听,怒火就起来了。

    穆繁芯三姐妹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在猜测着是她们中的谁,同时,也在嘲笑着这个傻瓜,居然会动用东牧国的人。

    穆繁芯更是开心,若是能用这些乞丐来扳倒穆繁青、穆繁蕊两姐妹,那可就真的再好不过了。

    穆繁蕊则在猜想着这人可能是穆繁青,因为像穆繁芯这样聪明的人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低级的错误的。唯一能做出来的,就只有穆繁青。再加上昨天晚上,穆繁青姗姗来迟,面部的会让人怀疑。

    穆繁蕊怀疑的对象是穆繁青,而恰恰穆繁青怀疑的对象也是她。穆繁芯不可能做,那就只剩下穆繁蕊了。

    三姐妹虽然站在一起,然而却面和心不合。

    “真的,小的不敢胡说。那位小姐给了我们每人十两银子,让我们做这件事,她还说了一定不会让人查出来的。可是谁想到,着脸一天的功夫都不到就被抓来穆府了。”

    那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好像特别不满意自己被骗了。

    “我穆府的小姐们都在这里,你们仔细看看究竟是谁。”穆长琴冷着脸,说话的语气都带着火。

    “是,是小姐的丫鬟找的我们,我们也没有见过这位小姐的容貌啊。”小乞丐一脸的冤枉。

    “哦,那就让人把所有的丫鬟都带过来。”穆长琴吩咐着,在宽运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叫住了他:“顺便把繁城,还有她身边的两个丫头也叫过来。”

    她就不信了,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敢在穆府行凶。

    穆繁芯她们三姐妹都是在他身边长大的,自然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唯一能让人怀疑的,就只有穆繁城了。穆长琴心里希望一定是穆繁城,这样一来,他们便没有什么借口了。谁会去跟一个傻子计较呢?

    穆繁城已经回到了晨露楼,刚坐下,就听闻穆长琴要叫她过去。

    采碧在一边干着急着:“小姐,这下怎么办,不会是相爷知道了事情是咱们做的吧?”

    “采碧,作为一个杀手你的心性不够稳定、做事不够决断、对自己都不信任。这三点,对于杀手来说可是致命的。”穆繁城悠哉悠哉的喝着茶,把茶杯里的茶叶用手指拿起来放在嘴边。

    采碧一听,急忙冷静下来了。

    “小姐说的是,采碧受教!”一定是在穆府的时间太长了,长的她都快忘了自己曾经是一个杀手了。

    这种平静的日子,是她一直追求着的,然而穆繁城的到来,让她平静的生活有了涟漪。也正是这份荡起的涟漪,让采碧明白自己还是一个人,一个能有着自己思想的人。

    到了大厅,穆繁城躲在红霜后面,一副不明白为什么要来这里的样子?

    请了安,红霜便带着穆繁城站到穆繁芯那边那边。

    穆繁芯她们的几个丫头也全都来了,每个人都昂首挺胸的,反正凶手不是她们。

    “好了,现在人都到齐了,你们给我把凶手指出来吧。”穆长琴的视线放在穆繁城身上,好像穆繁城一定是凶手一样。

    小乞丐们悻悻的站起来走过去,一一的看着,一便看着一便还说‘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

    等走到穆繁城她们那里,穆长琴的嘴角微微上扬。

    “是她,对对对对,就是她。”小乞丐指着穆繁城。

    穆繁城面不改色,走出去指着自己的鼻子:“你在叫我?”

    小乞丐拼命的点着头:“相爷,就,就是她。”

    穆长琴眉头一挑,“繁城,你还有什么话说?”

    红霜、采碧立刻跪在地上:“相爷,不,不知道小姐犯了什么错。请,请相爷明示。”

    “哼,你们自己做的事情,还需要我来告诉你们。采碧,你是我穆府的人,告诉我是谁指使你们去对各位小姐下毒的?”

    穆长琴严声喝到!

    “相爷,小,小姐并没有让我们做任何事啊,还请相爷明察。”

    “请相爷明察!”红霜心中不由的疑惑了,为什么会认出来呢?她们当时明明是易容了的,怎么还会被发现呢?

    “哼,冥顽不灵。来人呐,上家法。”

    穆长琴已经顾不得凶手究竟是谁了,只要是穆繁城就行了。

    牛皮鞭被拿了上来,穆繁城吓得坐在地上大哭起来。红霜、采碧护在穆繁城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