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晨露楼,穆繁城趴在床上,红霜在帮她上药,采碧忙进忙出的去换水。

    果然啊,在穆长琴心里傻子就是傻子,怎么都比不上他那位多才多艺的东牧第一美人。尽管穆繁芯这次受了憋,但却肯定了她在穆长琴心里的地位。她现在一定在朝霞榭偷着乐了吧。

    抹起袖子,白皙的胳膊上红了一大片。这是那天晚上白禾仪送给她的礼物,她接受了。今天,就算是她穆繁城自作自受。

    不过也让那些人倒了胃口了,看以后谁还敢来穆府参加宴会。

    离开客厅的时候,那些乞丐还将自己在饭菜里吐口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出来。当场,就有不少的人呕吐着。

    一向顾忌形象的穆长琴、穆繁芯也的脸也憋成了青色。至少,扳回了一成身上的伤口也没有白受。

    只是为何她的心这么难受呢?看他们收到了捉弄,应该高兴的不是么?

    红霜擦干眼泪,“小姐要不要用占星粉,这样祛疤能快点。”

    穆长琴的心真够狠的,对自己的女儿居然下手那么重。如果再深一点,都能看到骨头了。尤其是穆繁城脸上的那道伤口,左边的脸上已经有一条伤疤了,尽管是假的。可现在,又多了一条真的。

    “不用,就这样吧。”她从来都不是看中相貌的人,毁了就毁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累了,你出去吧。”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好好的静静,有太多的事情让她烦忧了。

    红霜明白这个时候是要给穆繁城空间,帮穆繁城把衣服穿好,红霜就先出去了。

    下床,走到镜子面前,手摸着脸上的那道伤口。心中一片怅然,穆长琴这是在把穆府往死路上逼。

    当天下去,恭夜珏他们便回了宫。穆繁芯她们三姐妹自然是舍不得的,很难得的他们能够住在穆府。

    可是因为小乞丐的事情,全都给破坏了。若说没有怨言,那是不可能的。

    穆繁芯更是气得要死,莫名其妙的就被按上了一个罪名。现在,整个东牧都知道她穆繁芯是一个怎么样蛇蝎心肠的人了。

    可恶,穆繁芯愤怒的将茶杯扔到地上。

    白禾仪走过来,见状摇摇头:“繁芯,你的性子还不够沉稳。”

    “母亲,这根本就不是我做的事情,他们冤枉我难道我还不能发发脾气了么。”

    “你知道是谁陷害你么?”她的女儿是很聪明,可是有的时候也很愚蠢。譬如现在,连陷害自己的人都不知道就在这边乱发脾气。发脾气有用么?气坏的,也只能是自己,不会是他人的。

    “母亲,你知道是谁么?”若是让她知道了,定不饶他。可怜了柴菲还要接受那三十的杖刑。

    “这个目前不清楚”她也想知道是谁在陷害穆繁芯,居然能做到滴水不漏让人毫无察觉。这个人的手段太过幼稚,却也非常的聪明。

    利用一群小乞丐来对付他们,天下间的乞丐千千万,谁能知道下一个会是谁?

    “母亲,之前您不是去试探穆繁城的么?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有?”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一定跟穆繁城脱不了关系。

    “试探了,什么发现都没有,她应该没有易容。”

    “没有易容?那就说明她是真的傻子了?那我们还是要快点除掉她才行啊,母亲,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呢?”既然是个傻子,那她就不必有什么忧虑了。

    从这次穆长琴鞭打穆繁城来看,穆繁城在他的心里连一只蚂蚁都不是,这样就方便很多了。

    “这件事不用你担心,你只要好好照顾自己就行了。晚一点,我会再去试探试探穆繁城。”

    她都被打成那样了,想必这段时间应该不敢出来。正好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收拾穆繁蕊她们两姐妹,说不定今天的事情就是她们两个在幕后策划的。

    夜色,总是那么的迷人、也总是那么的令人伤感。

    月亮高挂在天上,所有的星星只是他的点缀。从情谊上来说,它们又是月亮的朋友,一种遥不可及的朋友。

    穆繁城被鞭打之事,整个穆府传的沸沸扬扬,封影这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他很担心穆繁城,可是他不能去看他。现在情势瞬息万变,他必须要小心行事才行。

    恭夜珏他们的离开,让他方便了不少。坐在庭院里,独自观看着天上的那轮月亮。

    穆繁城站在窗前,一站就是一整夜。

    第二天,伤口都还没好,穆繁城换了身衣服就要带着红霜采碧出府。结果当然是被那些家丁们给拦了下来,穆繁城是个傻子,穆长琴断然不可能让穆繁城出去给穆府丢脸。

    穆繁芯她们三姐妹要出府的时候,那家丁们是恭恭敬敬的送她们离开了。临走的时候,穆繁青的鼻子扬得老高了,看着穆繁城的眼神也满是鄙夷和藐视。

    气的红霜在晨露楼里不停的走来走去,一个劲的把她们比作蛇蝎。采碧呆在一边,其实她心里是不想让穆繁城离开的,毕竟现在她身上的伤还很新。

    穆繁城被带回晨露楼后更是一言不发,眉头紧蹙,好像是在想着什么。

    “红霜姐,你就别走来走去的了。”走的她头都晕了,小姐都还没有着急呢,她这么急做什么。

    “他们那些人真的太过分了,小姐,要不要我去教训教训他们?”

    之前已经有人受了教训了,现在那些人居然还不汲取教训跟她们作对。难道,他们就不怕丢了命么?

    “红霜姐,你要怎么教训他们啊?他们都是受了相爷的命令的,若是让相爷知道了小姐又要受罚了。”采碧满脸的担忧!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们就活该被欺负么?”尤其是小姐,都被打成这样了,还是什么都不做。

    穆繁城自然是有她的想法的,但经过穆长琴的事情,让她的心变得很难受。本应该冰冷无情的,可还是因为身上这斩不断的血液而有触动。

    这种感觉,她不喜欢,却又割舍不掉。

    不对,她已经是死了一次的人了,怎么也不该为这样无情无义的父亲感到伤心才对。她是穆繁城不错,但她也是白溪魔女啊,她的世界不应该被这种叫做感情的东西束缚住。

    不能再这样装傻下去,得制造个机会让自己醒来才是。

    “他们不准我们出去,难道我们就不出去了么?今天,我还非要出去不可了。红霜,采碧我们走,我倒要看看谁还敢拦我。”

    放下茶杯,穆繁城立刻带着红霜采碧离开了晨露楼往门口走去。

    守门的侍卫看到她们又来了,三个人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人跑到穆繁城面前。“二小姐,相爷说了,不能让你随便乱走。”

    穆繁城冷眼一扫,那个侍卫那里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当下就懵了。只是愣了那么一下,穆繁城她们已经走到门口,另外两人迅速的将穆繁城拦了下来。

    红霜冷喝着:“你们几个不想活了,小姐要出去还要经过你们的允许么?”

    那两个侍卫也不甘示弱,“二小姐要出去的话,请带相爷的命令过来,否则我们绝不能让二小姐出这个门一步。”

    红霜哼了一声,刚要上前,就听到长穗的声音了。

    “是老夫人特准二小姐出去转转的,你们几个还不让开。”长穗带着几个丫头过来了。

    “可是,可是相爷他……”

    “如果有什么问题,就让相爷来找老夫人吧。”长穗拿着一个钱袋,交给了红霜:“这是老夫人让我给二小姐的,若是小姐喜欢什么就给小姐买回来。”

    红霜感激的点点头,同时也松了口气,刚刚她差点就要出手了,幸好长穗及时出现了。经历了上次的事情长穗好像变乖了不少,至少没有特地的针对小姐。

    有了夏老的吩咐,那几个人也不敢再拦住穆繁城,只好放行。

    “终于出来了,我都好长时间没有出穆府了。”采碧开心的说道。

    从上次元女节过后,穆繁城红霜也没有再出来过。在穆府里呆的都快要发霉了,红霜伸了个懒腰:“小姐,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啊?”

    “到处转转,了解一下这里。”

    东牧国是她憎恶的地方,她回来的目的不只是要为了摧毁穆府,更是为了不让恭夜珏继承皇位成为东牧国的皇上。要是除掉了恭夜珏,就相当于断了东牧的生机。而她,宁愿成为推动东牧灭亡的侩子手。

    繁华的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小贩们不停的推销着自己的产品。一片祥和热闹的场景,采碧、红霜二人到处乱窜,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都觉得挺好玩的。

    就是因为在这大街上,穆繁城更加小心不让别人发现。

    “小姐,这个发簪很适合你呢。”采碧拿着一支银白色的发簪放到穆繁城面前,穆繁城笑了笑:“不用了,我不喜欢这些。”

    采碧悻悻的又把发簪放回了原处,站在东牧的街头,穆繁城竟然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走,整个人就好像时迷了路的孩子。

    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她还是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哟!原来这就是穆府的二小姐啊,果然长得够丑的。”一公子哥拿着扇子走了过来,还有好几个跟他一样手拿着扇子的人,全都嘲笑的看着穆繁城。

    穆繁城一蹙眉,红霜迅速的拉住穆繁城往别处走。

    她们往哪边走,那些公子哥就堵住哪边的路。

    “穆府的其余三位小姐那可是貌若天仙的,怎么偏偏出了这么一个丑八怪啊。”

    “就是啊,瞧她那模样,丑的真让人想吐了。”

    “不过这两个小丫头倒是长的有模有样的,丫头不如你们跟我们走吧。”

    一人的手揽住了红霜的肩膀,红霜嘴角浮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手指往上一翻。

    采碧也站在穆繁城面前,准备要跟他们大干一场。

    忽然,温润如清泉般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看过去,只见穿着一身白衣的恭夜零,手拿着长笛站在那边。

    “繁城小姐,原来您在这里啊,夜零找你找了好久呢。”恭夜零笑着走过来!

    冷光一扫那几人,不怒而威。那个带头的却还不要命的要继续奚落着穆繁城,恭夜零面带微笑,目如寒冰。

    “夏燕,交给你们。”

    语毕,恭夜零身后那位穿着青衫的男子立刻上前。拿出腰上的玉佩往那人面前一竖,那人看看玉佩,再看向恭夜零,急忙带着那几个公子哥离开了。

    ‘轰隆!’

    一道惊雷,划破了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