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明明是大好的晴天,却响起了这么大的雷声。果然是天有不测风云啊,那白色的云彩渐渐地被黑色所替代。

    “繁城小姐,要下雨了,不如跟夜零一起避避雨吧。”

    看到穆繁城脸上的那两道伤痕,恭夜零心里不由得叹息。穆长琴下手太重了,他不由分说的就直接给穆繁城上家法,摆明了要让穆繁城来背黑锅。

    怎么,连他这个做父亲的都愿意接受自己的女儿,对女儿如此残忍么?

    穆繁城本来也是闲着无事出来溜达溜达的,没想到会遇到那几个流氓,更没想到还会遇到恭夜零。

    看他一身便装打扮,应该也是私自出宫来游玩的。那倒不如跟他一起走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说不定,还能打探打探他的口风呢。

    跟在恭夜零身后,穆繁城瘪着嘴,好像刚刚被欺负了似的。

    红霜、采碧则是不明白为何恭夜零会出现,也不知道为什么穆繁城要跟在恭夜零身后去避雨。要想避雨,去其他的地方就可以了嘛。

    不管了,反正他们小姐心里在想什么她们也不清楚,还是好好地在一边看着好了。免费看戏,似乎也不错。

    恭夜零救穆繁城的那一幕,都被穆繁芯她们看在了眼里,穆繁芯冷哼着,也跟了过去。一见到恭夜零帮助穆繁城,穆繁青心里就很不舒服。

    的确,她还是比较喜欢恭夜零的。

    “四妹,我们也跟过去看看。”可不能让穆繁城那个傻子把九皇子给抢走了,九皇子只能是她是一个人的。

    穆繁蕊心中看的对象是恭夜珏,她对恭夜零倒是没有什么兴趣。既然穆繁青喜欢,那就跟过去看看吧。

    恭夜零带着穆繁城去了清心阁,桌子上摆放了很多精致的小点心。看的穆繁城口水直流,穆繁城指着前面一个红色的点心,有点怕怕的问:“我真的可以吃这个么?”

    “当然可以,这些你都可以吃。”恭夜零把所有的点心全都推到了穆繁城面前,还很细心的帮她在旁边倒了杯茶。

    自己面前,只留了一杯看似清淡,可是味道却很香韵的茶。

    “谢谢!”说完,穆繁城就立刻开吃,还不忘给红霜、采碧也拿上一点。

    这清心阁的点心果然名不虚传,味道甜美,入口即化,可谓说是点心中的极品。

    之前已经去墨水山涧看过了,现在又来了这清心阁。东牧国三大酒楼,就只剩下文雅斋没有去过了。都说文雅斋是天下文人雅士的居所,有时间她一定得去看看。

    两道雷声响过,豆大的雨滴就立刻从空中坠落,如同是失去了线支撑着的珍珠。由于他们靠近窗台,雨水很立刻就打在了桌子上。

    恭夜零将目光放到了窗外,手也放在外面接着雨水。雨水很清凉,哗啦啦地雨声又好像是它们来到这个世上送的礼物。

    恭夜零闭上眼睛,静静的聆听着雨声。他本就是个喜爱山水、喜欢自由的人,奈何命运却偏偏把他带上了另一条道路。

    穆繁城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这是她回来东牧国下的最大的一场雨了。雨水,是上天悲悯世人所流下来的眼泪。雨水,是令人悲伤的东西。

    穆繁城继续假装吃着点心!

    似是够了,夏燕把剑放到腰间,伸手去将窗户关上。

    这一举动,也将恭夜零的思绪拉了回来。看到穆繁城吃的那么开心,恭夜零不由得非常的羡慕她。

    “其实,我真的好羡慕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受到任何事物的约束。大家都在嘲笑着你是傻子,可是我倒觉得这样未尝不好。”

    穆繁城继续吃着,不搭理他,好似他并不是在跟她说话。

    “哎,落日山随远处明,人万命运明显西。岛落鸟藏雨未停!鸟儿的翅膀若是淋了雨,它还能飞的多远呢。”何况,是他这么一个被砍了翅膀的鸟。

    穆繁城心里不禁开始同情着恭夜零,前世,恭夜珏成为皇帝的时候,恭夜零被按上了叛国的罪名死的很惨。他从来都不喜欢皇位,只可惜他那位看重权威势力的母亲却硬逼着他去争夺不属于他的东西。

    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事物,也有自己的兴趣。有些人可以去完成,而有些人只能把这些苦楚硬生生的吞回去。

    这种感觉,她曾经也有经历过。

    都说清心阁后院的竹子尤其的好看,恭夜零带着穆繁城去了后院。

    被大雨冲刷着得绿竹,依然那么停止了腰杆站在那里,仿若是一个在与大雨比试的勇士。绿色的竹叶,一片片的落在地上,被雨水冲刷到各个地方。

    大雨来的匆匆,去也匆匆。很快,雨势渐渐变小,隐藏在乌云后面的烈日也重新的释放着属于它的光芒。

    看着那苍绿的竹子,恭夜零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连细成这样的竹子都能够与这样强势的大雨抗争,何况是他一个活生生的人?人不能逆天,却能改命。

    玉笛放在嘴边,一曲悠扬的曲调自恭夜零的唇边流露出来。前面浅浅的如清水,后面却高亢如鸿歌。好似是一只与命运争斗的小鸟儿,努力的展翅意图冲破这场雷电暴风。

    忽而,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引起了穆繁城的注意。丢掉手中吃的剩下一半的点心,穆繁城跐溜的一下溜到了外面。

    见恭夜零也要跟上去,夏燕道:“主人,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无妨!跟过去看看吧!”只有跟穆繁城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一丝宁静。这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靠近他。

    脑海中蓦然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那女子的脸被白纱遮挡着,手中也跟他同样拿着一根笛子。

    这个人,能吹奏出像悲离殇那样打动人心的曲子。而他的心,也在那一碗沦陷。不知道为什么,他刚刚居然将穆繁城于那个白溪混合在了一起。

    或许,是她们身上都有一种很奇怪的力量吧。

    穆繁城扒着窗口往下面看去,却看到封影带着手铐脚镣,就连脖子上都带着一个项圈。正在被一群人殴打,而穆府的那几个家丁,居然在一边看着。也有两个人,还帮着那群人一起殴打封影。

    想起前世自己也曾经被这样对待过,穆繁城立刻怒火中烧。红霜急忙拉了一下穆繁城的手,让穆繁城瞬间冷静了下来。

    看到这样被人像狗一样对待的封影,穆繁城顾不得其他。立刻冲了出去,眼看着一个人的棍子就要落到封影身上了。

    穆繁城急忙跑过去一挡,那棍子结结实实的落在了穆繁城的背上。

    恭夜零一出来,看到的就是棍子落下的瞬间。那瞬间,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漏跳了一拍。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不能让穆繁城受到伤害了。

    急忙过去拉起穆繁城,“繁城小姐,你没事吧?”

    背痛死了,穆繁城疼的呲牙咧嘴。忽略了恭夜零,急切的问着:“封存的影子,你怎么弄成这样了?他们为什么要打你啊?”

    傻傻的样子,配上那副丑陋的容颜,竟然让人有了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恭夜零冷声问着旁边的家丁:“这是怎么回事?”好好地一个皇子,居然被他们这样对待。

    看向封影,恭夜零心中满是怅然。这些年,他就是这么过的么?晁南那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封影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居然让她看到自己这个样子,都是因为这几个人。他慢悠悠的站起来,腿部好像受了伤,刚动一下就又摔到了地上。他们下手,还真是狠啊。幸好他武功底子不错,不然恐怕这条腿就要废掉了。

    “你都伤成这样了哎,那个谁,你能帮我把封存的影子送到医馆么?”穆繁城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恭夜零。

    就算穆繁城不这么说,他也一定是要做的。晁南的十七皇子,绝对不能死在东牧。恭夜零亲自上前背起封影,封影挣扎了两下。

    “主人,让我来吧。”夏燕跟在恭夜零身边这么多年,自然也是认识封仇影的。只是怎么也没有料到,一个皇子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穆繁城在旁边搭着手,那些人在夏燕的恐怖眼神下纷纷让开位置。

    封影也没有想到一个身份尊贵的九皇子,能舍得下身段去背着一个奴隶。若是传到了宫里,恐怕对他又是一场风波。

    东牧皇宫的事情,封影一向都是不参与的。只是这个恭夜零,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只是,为什么穆繁城会跟恭夜零在一起?而且看他们的关系,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觉得怪怪的,很不舒服。尤其是看到他们两个说说笑笑的样子,真恨不得立刻把恭夜零给杀了。

    封影故意装作不舒服,‘一不小心’用铁链划伤了恭夜零的脸。

    恭夜零也只是俊眉微蹙,并没有说什么。“你还好吧?”

    封影点点头!心想,他竟然一点都不生气?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恐怕早就把他给丢下去了。

    穆繁城也没有注意到封影是故意的,只是看到封影蹙着眉,腿还在流着血。

    夏燕看到自己的主子受伤了,急忙挡在了恭夜零面前:“主人,还是让我来背吧。”

    想了想,恭夜零还是拒绝了。既然他已经决定要背着他去医馆,那他一定会管到底。再者,怎么说封仇影也是晁南国的十七皇子,东牧这样对他已经很不公平了。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给他说声抱歉。

    “红霜姐,为什么我们小姐这么关心封影啊?”采碧悄声问道。

    红霜摇头。“谁知道!”

    看小姐这样子好像是真的喜欢上封影了,她就不明白了,小姐干嘛要去喜欢一个这样的人啊?那吹笙公子呢?他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