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到了医馆,大夫看到伤成那样的封影,也是一个劲的摇着头:“那些人下手可真狠啊,这条腿差点就要废掉了。”

    大夫通常都有一颗仁心,看到病人如此他们也跟着揪心。

    能让一个身份如此尊贵的男子亲自背着来医馆,相信这个穿着乞丐衣服的人身份也一定不简单。说不定,还是哪家沦落的贵公子呢。

    “啊?那他现在怎么样啦?”那群可恶的人,原来东牧国的人全都是狗眼看人低的人。这个东牧国,果然不可留。

    封影坐在那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恭夜零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夏燕在帮他上药。伤口长度挺吓人,索性伤口不深,只要过几天就好了。

    封影的视线转向了恭夜零,好像是在说抱歉。

    恭夜零浅笑着。“没事,你不必挂在心上。”

    “繁城小姐,你认识十…认识这位公子么?”

    “对啊,我认识他,他是封存的影子,是我的好朋友。”穆繁城笑着。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那么关心封仇影,也对,她在穆府居住了这么久,又怎么会不认识他呢。

    那几个穆府的家丁也跟了过来,九皇子他们是认识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九皇子会对一个奴隶这么上心,还亲自背着他来看大夫。

    “你们几个,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为什么看着封存的影子被打还在一边幸灾乐祸啊。”穆繁城双手掐着腰,像个小母老虎一样的质问着那几个人。

    那几个人碍于恭夜零在场,只好乖乖的说道。

    “我们是受相爷的命令带封影去拿东西的,谁知道半路上他撞了一位大爷,那位大爷就不屈不挠的要找封影算账。相爷曾经下令,封影的事情不准任何人插手所以……”

    “所以你们宁愿在一边冷眼旁观,也不愿意上前帮助,甚至还亲自动手是么?”恭夜零站起来,语气极其的冷淡。

    “九公子饶命,小的们,小的们再也不敢了。”

    那几个下人立刻跪在地上求绕着!

    “哼!倘若今日封影被人打死,后果你们承担得起么?只此一次,不准再犯,违者就要小心你们脑袋上的脖子了。”恭夜零声音属于温和,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这些威严的字眼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因为那声带也减弱了不少。

    “是,遵命!”

    这个封影到底什么来头啊?九皇子都这么为他说话,而且之前封影出事的时候相爷也是那样紧张担忧。看来以后,这个绝对不能再得罪封影了。

    “哼,活该被骂!”穆繁城嘟着嘴,坐在床边。顺手把袖子里的点心拿了出来放到封影面前,“喏!这是那个谁给我吃的,现在给你。”

    那个谁?封影一愣,随即想到了可能是恭夜零。

    恭夜零听着穆繁城对自己的称呼,也觉得好笑。他叫恭夜零,又不叫那个谁。奇怪的是,听到这个称呼,他反而更加觉得高兴,而不是不悦。

    “好啦,你受伤了,多吃点东西才能好得快啊。”穆繁城呵呵的笑着。

    红霜、采碧也着实无语,她们小姐装傻的程度真是让人不敢恭维。正经的时候,就连她们都害怕她下一秒会不会赏给她们一颗毒药。不正经的时候,又时常不按常理出牌,总是让她们措手不及的。

    在医馆待到几近天黑,恭夜零才让人把穆繁城她们送回穆府,自己也跟着夏燕回了宫。封影被送回东厢房,而穆繁城则在那边照顾他,直到吃晚膳才离开。

    真的是非常忙碌的一天呢,穆繁城一回到晨露楼就累的躺倒了床上。

    今天她发现了两件事,第一恭夜零对封影的态度很不同,第二封影在穆府的地位看似低贱的像个奴隶,然而穆长琴却对他那么紧张。两点综合到了一起,也就是说封影的身份非比寻常。

    那这个封影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呢?

    前世跟他也只是小时候的朋友,长大了她就直接入了宫嫁给了恭夜珏,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交集。对他的身份,也不是很熟悉。

    找个机会,得好好的调查一下封影。

    “小姐,你又在想什么呢?”

    “红霜,今天一整天你都在看着我,怎么,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听红霜的语气,好像对她非常的不满。

    “我只是好奇为什么小姐要对封影这么好,难不成是……”

    “是什么?封影只是我的儿时玩伴,你很难想象我在穆府每天过着怎么样的生活。整个穆府,只有封影把我当人看,也只有他愿意陪着我。当年,我得瘟疫也是他衣不解带的照顾着我,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仅此而已。”

    红霜立刻为自己的错误观法感到自愧,“对不起小姐,是红霜逾越了。”

    “没什么,我们名为主仆,实为姐妹。姐妹之间本就应该无话不谈,没有秘密。”

    对于红霜的猜忌,穆繁城是有点不高兴的。

    将红霜、采碧遣了出去,穆繁城一个人睡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今天看到封影被打成那样,她的心莫名的揪疼着,就好像那棍子是打在自己身上一样。

    封影是她的好朋友,她不会允许任何人去伤害她所在乎的人。红霜的意思她也明白,她肯定是以为她爱上了封影。

    不可能了,这辈子她都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了。爱情的滋味太苦了,她已经尝过了一次就不想再尝第二次了。

    东厢房内!

    封影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上的红色糕点,糕点沾了点雨水。想到穆繁城那么的关心自己,他觉得好暖和。很久没有人给他这样的温暖了,穆繁城虽然傻虽然丑,可是她的心却很美。

    若是她是个正常的女子,相信这东牧的第一美人就会是她穆繁城。只可惜,现实总是不能尽如人愿。

    小时候那个可爱的小身影,时时刻刻的在他的脑海中闪现着。那个时候,穆繁城虽然也还是个傻子,可是她很可爱很漂亮。小时候的她,就已经让自己很动心了。

    “三年,只要再等三年我就会带你离开。城儿,等着我。”把点心放到嘴边,咬了一口,甜腻的滋味儿立刻溢满了整个口腔。

    穆繁青愤怒往凳子上一坐,今天发生的事情她们都看到了。她在后面叫了恭夜零半天,可是他连一声都没有应答,就跟没有听见似的。

    她喜欢恭夜零,她想要成为恭夜零的妃子。可恨的穆繁城,敢跟她抢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白禾仪几位夫人也来到水亭榭,白禾仪见穆繁青这么气愤,嘴角上扬。

    “可恶的傻子,娘,穆繁城竟然当着我的面跟我抢九皇子。你说,你说我…”

    “青儿,这么说你喜欢的人是九皇子了?”白禾仪喝着茶。

    “我,我!”这么羞人的事情,她怎么说得出口啊。

    何玉琦笑着,“说吧,没事儿,都是自家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是,我喜欢九皇子。二娘,母亲,你们能帮我么?”穆繁青红着脸,毕竟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

    穆繁蕊倒是挺佩服穆繁青这么干脆的说出喜欢这两个字,如果她说自己喜欢恭夜珏,那他们两个能成事么?

    像恭夜珏那样高高在上、俊朗非凡的人,应该是不会看上她这个病罐子的吧。父亲让他们三位皇子来穆府的目的谁都知道,就是希望她们姐妹三人能够各嫁一位皇子。

    当然最后的心思还是在穆繁芯身上了,这个穆繁蕊不关心。只要嫁出去了,也不见得她会输给穆繁芯。

    穆繁芯喜欢的是恭夜珏,自然也不会去管穆繁青喜欢恭夜零了。她只要坐在一边看好戏就行了,只是恭夜零连她这样一个才女都不放在眼里,又会喜欢这样一个横冲直撞,做什么事情都不经大脑的人么?

    要想将他们凑成一对,恐怕很难。

    “青儿啊,你说今天恭夜零与穆繁城呆了一整天,那你看出他们之间有什么了没有?”白禾仪有了算计,正好借用穆繁青的手除掉穆繁城。

    “这倒没有,可是九皇子跟她走得非常近。还带穆繁城去清心阁,真是恼人。”只要一想到恭夜零那么温柔对穆繁城,她就一肚子的火。

    恭夜零笑的那么温柔,他的温柔都没有给过自己,凭什么要让给穆繁城这个傻子啊。越想,心里越不服气。

    “既然不喜欢穆繁城,那把她赶走不就行了。”白禾仪轻笑着,轻轻的杯盖荡着茶。

    何玉琦抬眼看了一眼白禾仪,也跟着说道:“是啊,只要把穆繁城赶走就行了,可是我们要用什么方式把她赶走呢?”

    “方法嘛,是人想出来的,只要够聪明自然知道要怎么做。青儿啊,自己的幸福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穆繁青想了想,只有除掉穆繁城才能得到恭夜零。难不成,她还对付不了一个傻子?“恩,我知道了,谢谢二娘!”

    “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何玉琦却觉得心里有点不平稳,白禾仪说这话明显就是要借助他们的手除掉穆繁城。如果她只是单单的要除掉穆繁城那也算了,怕就怕她到时候再反咬她们一口。

    除掉穆繁城的计谋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何玉琦打定了主意。既然繁青喜欢恭夜零,那她就帮她一把。那九皇子为人不错,倒也适合繁青。

    一张桌子上,六个人、六颗心,六个不同的心思。

    穆繁青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了,想必很快就能将穆繁城这根刺拔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