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晁南各国送上了各自的贡礼,穆府自然也不会少。每次穆府的贡品全都是由夏老先行选择。今日,众人齐聚夏老的阁楼。

    穆繁芯三姐妹看着摆放在面前那些上好的绫罗绸缎,双目都放着光。尤其是穆繁芯,她死死的盯着前面那匹紫色的雪纺丝、还有旁边的那两匹白色的香云纱。

    若是这两匹布能够制成衣服,穿在她身上一定能够惊艳天下。尽管她手里那些好的绫罗绸缎不少,可是跟这两匹比起来,那可就真的是一个天一个地了。

    穆繁蕊没有觉得什么适合自己,不过她也看中了那匹白色的香云纱。只是看穆繁芯的目光一直在上面,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穆繁青的目光到处的转,这里的东西她全都看上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带走。

    夏老还在那边挑选着织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挑完,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她挑。

    穆繁城则是乖乖的坐在床上吃着东西,还不停的晃着腿,要多悠哉有多悠哉。穆繁青一看到穆繁城那个样子就浑身不得劲,恨不得过去把那一碟子的点心全都倒在她身上。

    夏老招呼着穆繁城过去,穆繁城也乖乖的过去了,手上还拿着不少的点心。

    “奶奶,你叫我啊?”穆繁城一边吃着一边问道。

    “繁城啊,这里有这么多东西,你挑几个自己喜欢的。”她一个半截身入土的老太婆也用不了多少,还是把这些东西让给这些年轻的孩子们。

    她又担心让穆繁芯她们先选,到时候穆繁城什么都没有选到,故而还是决定先让穆繁城来选。

    四道愤恨的目光同时射向穆繁城,往年都是她们先选的,今年居然让穆繁城先选,这是什么意思。

    穆繁芯语气非常不友善的说道:“奶奶,繁城姐姐怎么知道要挑什么呢。我看,还是我来帮姐姐挑选几个吧。”

    穆繁芯四处的看着,走到那香云纱和雪纺丝那两匹布面前还故意的停留了一下。惊艳的目光眨了眨,又从那里走了过去。

    走到金钗那里,一件件的看着。

    只是她没有料想到,在她去看金钗那刹那,穆繁城沾满点心的手在她看上的那两匹织锦上擦了擦。

    好看的织锦,立马就多了几个油斑。

    这些在她们眼中非常重要的织锦,在她眼里就跟破布一样。她们把这些当成宝,对于穆繁城来说给她擦脚都还嫌低廉呢。

    舞心宗的宝贝可比这里要多的多了,想要什么没有。又何况是几匹破布。

    穆繁城打了个哈欠:“奶奶,我好困哦,我先回去睡觉啦。这些东西我都不喜欢,我喜欢吃的。”带着笑意的眼角瞥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布匹。

    既然穆繁芯这么喜欢这两匹布,那就送给她吧。要是她穿上了带有油斑的衣服,那肯定很漂亮,回头率肯定老高了。

    穆繁青她们两个也没有注意到穆繁城的举动,也开始各自的跳着自己喜欢的东西。

    夏老知道肯定是这些东西太多了,绕花了穆繁城的眼睛,便把一大堆的金银全都让红霜、采碧带回去。这些东西,总是能用得上的。

    看着红霜、采碧拿着那么多东西离开,穆繁芯她们三姐妹的眼睛红的都快要滴血了。愤怒、嫉妒就像是快要溢出来的水,想盛都没地方放。

    穆繁城乐呵呵的离开了阁楼,回到晨露楼又让红霜把那两匹白色的布给封影送过去。她有一个感觉,封影穿白色的肯定会比黑色的好看。每天都看着他穿那一种颜色,她心里觉得很不舒服。

    再者,马上就要立秋了,他应该多有几套衣服。穆府的人那么小气,封影过冬的衣服肯定没有准备。有时间,还要让人帮封影治疗一下他的脸,他的脸好像被烧伤了,总是用头发遮挡着。

    这么一想,她还真有点像要看看封影的容貌呢?小时候的他就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不知道长大后的他变成什么样子了呢。可惜,他总是用头发遮挡着自己的脸,想看也看不到,

    没关系,日后时间还长着呢,总有机会看到的。

    只是把布匹送给他,他又不会做衣裳。红双只好把衣服送到穆府外面的布庄,让那些人给封影做衣服。

    穆繁城知道后,一个劲的夸着红霜聪明。

    晚上,穆繁城难得的跟穆长琴他们一起坐在饭桌上吃饭。有了穆繁城的加入,这个饭局当然是变得乱七八糟的。

    但是夏老在场,穆长琴就算想要生气也没有办法,只能一个劲的喝着酒。

    夏老帮穆繁城夹了一些菜,穆繁城吃的津津有味的。能让穆府的人对她讨厌,这也是一种本事啊。

    “长琴啊,马上就要立秋了,我决定带繁城出去走走。听说城外的枫树林里的红枫很好看,顺便也能去枫树苑去拜访一下空言师太,你觉得怎么样呢?”

    想着繁城回来已经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带她出去散散心,把她一个人关在穆府也的确是够无聊的。

    正好这次,带着她出去拜访拜访空言师太,让空言师太也给她算算命,看她以后的命格如何。

    “好啊,既然母亲要出去的话,多带一些家丁,让禾仪她们也一起跟着去吧。”对于夏老的提议,穆长琴从来都不会说不字。

    “她们的事务繁多,我哪敢劳烦她啊。我们只是出去走走而已,很快就会回来的。”如果要让穆繁芯她们也跟着一起去,指不定还要闹出多少事情呢。

    白禾仪脸色有点难看,“母亲这说的哪里话,就算是情再怎么多也没有您重要啊。如果您要禾仪的地方,只要说一句就行了。”

    摆明了,这老不死的是不想让她们一起去。她就是偏心穆繁城,也好,这样也能找个机会除掉她。

    “唉,府里的事情重要,只要繁城陪着我就行了。”夏老还是不想让白禾仪她们一起去。

    “唉!既然母亲这么坚持,那我也就只好在家里等母亲回来了。既然您要出门,那一会儿我就去准备准备。”

    也准备准备让她们一去不回头,白禾仪恶毒的想着。

    “那这件事就麻烦二房了!”

    穆繁青问道:“那奶奶,您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呢?”

    “恩,明天中午就出发。”

    穆繁青哦了一声就低着头继续吃饭,心里似乎想别的事情,目光一直在穆繁城身上打着转。

    这可是个天载难逢的机会,若是这个机会错过了,以后恐怕就很难再有了。

    穆繁芯、穆繁蕊她们两个是聪明人,一下就明白了穆繁青在想什么。两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穆繁蕊撇了撇穆繁芯。

    吃完晚饭,穆繁城就立刻回到了晨露楼,红霜、采碧立刻帮穆繁城收拾着衣物。去枫树林那边肯定是要住上些日子的,也可以趁着这次的机会好好的放松一下。

    穆繁城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舒舒服服的坐在床上。

    红霜在一边帮忙收拾着衣物,采碧在帮穆繁城倒水洗脸。

    穆繁城没精打采的问:“采碧,枫树林那边的形势怎么样?”

    采碧想了想,“好像那边挺漂亮的,一到秋天,那里的枫树就红的像火似的。”

    “哦!那火红的枫树叶与染了血的枫树叶哪个颜色更漂亮呢?”都是一样的红呢,到底是火红,还是血红呢?

    “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红霜停下手头的活儿,莫名其妙的看着穆繁城。

    “没事,就是问问。”

    采碧挠挠头,“沾了血的枫树叶?这个倒是没有见过,小姐,你怎么会问这个呢?”很少有人会把红枫叶与血液沾上关系。头一次听到这样的比喻,采碧有点不明白穆繁城说的这是什么话。

    “红霜,明天你易容一下然后去衙门举报枫树林那边有强盗。好了,事情就这样吧,我先睡一觉了。”

    明天会有什么变故呢?穆繁城真的是有点期待了呢,相信那些人也应该做好了准备了吧。

    红霜刚开始还不懂穆繁城的意思,现在这么一听,似乎有点懂了。说了声是,红霜便拿着面具离开了晨露楼。

    采碧只觉得是穆繁城多虑了,毕竟这次相爷也知道,若是二夫人她们想要做什么的话,那很容易会查到她们身上。

    不过这既然是小姐的忧虑,她自然也要帮她好好的解决一下。

    朝霞榭内,穆繁青与穆繁芯坐在一边听着白禾仪与何玉琦的对话。穆繁青笑着,笑的有点奸诈。

    “二姐,你是不是已经有办法除掉穆繁城了?”见白禾仪笑的那么自信,何玉琦问道。

    “这次可是个好机会,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吧。”想要诳她的话,她还没有愚蠢到那种地步。

    “哦,那就这么做了?”何玉琦笑着说道。

    见白禾仪点点头,何玉琦继续说道:“那一会儿我就去找人,把她们给做掉了。”

    “这件事就麻烦你了!”等到穆繁城这个嫡女一消失,以后做什么事情都方便了许多。既然何玉琦这么想要让穆繁城死,那就把这个机会让给她们,借助她们的手除掉她。

    对穆繁芯来说,穆繁城就是一个潜在威胁。穆繁城现在已经这么傻了,若是等到她恢复了,那后果可不是她们能够预料的。

    所以,只能先未雨绸缪,快速的解决这个祸患。

    穆繁青的所有心思都在恭夜零身上,因为恭夜零对穆繁城的温柔让她非常的嫉妒,故而她非常支持这么做。

    原本以为只有她一个人有这样的心思,结果一吃完饭她们母女两个就被白禾仪叫过来,商量这件事。可见,白禾仪她们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完成自己的心思呢。

    “大姐,这样一来你的九皇子可就跑不掉了。那妹妹我,是不是要先在这边提前恭喜你一下呢。”穆繁芯笑着。

    “那就多谢繁芯妹妹了!”等到她嫁给了恭夜零,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穆繁芯。

    “姐姐客气了,那小妹这边的也要姐姐帮帮忙才行呢。”

    穆繁芯附在穆繁青的耳边说了点什么,只见穆繁青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自然,我一定会帮你的。”

    那四皇子是诸多皇子中最不得宠的一个,她穆繁芯既然喜欢恭夜珏,那帮她一把也没什么事。

    恭夜珏不受宠,除了太子之外,就属五皇子恭夜习和九皇子恭夜零比较受宠。日后,东牧定会落在他们两人之中,而且恭夜零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若是日后恭夜零成了皇上,那么她就是皇后了,穆繁青悻悻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