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第二天早上,穆繁城便早早的起床去给夏老请安。长穗她们也已经把东西给准备好,等到穆长琴回来,她们就可以出发了。

    在门口等了大约半个时辰,就看到穆长琴的马车回来了。

    穆长琴望见门口的人,立马下了车徒步走过来。

    “母亲,你不等午膳过后再出门么?”时间也不早了,若是让母亲一个人上路,穆长琴还真是有点放心不下。

    “不必了,我们路上随便吃点就行了。等你回来,只是跟你说声。好了,那我们就先走了。”夏老拉着穆繁城的手,穆繁城对穆长琴挥挥手,气的穆长琴瞪着一双眼看着她们离开。

    出门的时候夏老只带了四个丫头和四个家丁,再加上长穗、红霜采碧三人,也就是十三个人。

    东西也没有多少,只是一些换洗的衣物而已,穆繁城从上马车开始就一直睡觉。夏老也权当是因为穆繁城知道要出去玩之后太兴奋了,所以才会这么的累。

    其实穆繁城一直都是醒着的,她在等,等白禾仪给她的礼物。之前手臂上的礼物她还没有回敬给她呢,这次就当是她送给白禾仪的礼物好了。

    红霜也忍不住的打了个哈欠,昨天晚上她可是夜闯衙门呢,还跟那些蠢货打了一架。虽然那些蠢货的功夫不怎么样,可是缠人的功夫倒是挺厉害的。好不容易才把那封信丢给了县太爷,还得回来。

    回来了也不能休息,还得去帮穆繁城收拾东西。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住啊。以往在舞心宗有任务执行,她就算是三天三夜不睡觉也不会觉得累。可是现在,才一天的功夫,她就觉得累了。

    果然从来到穆府之后,她整个人都变得超级懒了。外面的世界果然容易动荡人心,以后若是有时间,还得好好的活动活动筋骨才行。

    采碧在帮穆繁城捶背,长穗也帮着夏老倒水,只有红霜一个人在那边打着哈欠。

    到了半道儿,穆繁城终于醒了过来,掀开车帘,看了看外面。

    “哇!好漂亮啊!”

    一片红枫飘进了车里,穆繁城捡起来放在手心。继续看着外面的那一片红枫林,真的很漂亮呢。

    可能是因为穆长琴之前下了命令了吧,这么大的红枫林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那成片成片的红色,果真是像一团火焰在燃烧着一样。还有一些黄色的,这两种颜色交杂在一起,真的好美好美!

    红枫叶随着风儿在舞蹈着,如同一个个红色的小精灵,又好像是一只只翩翩起舞着的蝴蝶。飞来飞去,飞来飞去的。

    地上,也是一片火红色的。

    不远处,有一个小桥,桥上铺满了红色的枫叶,桥头那两座石狮子宛若是一个巨人,在守护着什么。

    碧蓝色的天空,也在渲染着这一片令人咂舌的红。白云飘飘,枫叶飞飞,湛蓝天空一贫如洗。美丽,却令人伤感。

    这么美丽的地方,却与世隔绝、寂寥无人。空荡的,让人感到心悸、让人随着这片红感到伤心难过,更加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触摸、去亲吻着一片伤感的红。

    手中的枫叶组攥的越来越紧,直到化成了碎片。穆繁城把手放在车外,让人吹走那枫叶的碎屑。

    “这枫树林可是咱们东牧风景最漂亮的地方之一啊,繁城喜欢么?”看穆繁城笑得那么开心,夏老也跟着开心起来。看来,这次带繁城出来的决定是正确的。

    “恩,好喜欢好喜欢啊。可是,为什么这里没有其他人呢?”穆繁城挠着头。

    “谁说这里没有人拉,一会儿奶奶就带你去看看隐居在这里的空言师太。空言师太可是个非常厉害的人呢,相信她一定会喜欢繁城的。”

    夏老拍了拍穆繁城的手背!

    “哦!那除了那位空空师太,这里还有别人么?”这么大的枫树林,却只有一个尼姑住在这里?

    她穆繁城可不是一个信佛的人,对于什么空门之类的东西,她最没有好感了。佛祖,也只是在天上悲着天悯着人,从不会真正的睁眼去看,他只能坐在那边欣赏着,如同这一切只是一场戏剧。

    只是这场戏剧的结局,是悲伤的,而他不会流泪。

    “这个我倒是没有注意,或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所以没几个人会来这里吧。”

    穆繁城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也或许是他们不想要看到这悲伤的事物,所以才不来这里的吧。

    这里的宁静,也造就了另一个好玩的东西。

    车轮的声音不绝于耳,穆繁城看着外面的枫树林。忽然,从枫树后面闪过了一个人影。穆繁城嘴角微微上扬,一场血染红枫的戏剧就要开始了。究竟谁能成为这场戏剧的主人公呢?是自诩聪明的白禾仪,还是她穆繁城呢?

    后面的响动越来越大,穆繁城嘴角上扬的弧度也跟着越来越大。

    “吁~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穆繁城在心里倒数了三个数之后,就听到马夫的声音了。

    车子猛地向前一倾,穆繁城装作撞到马车的样子。

    “呜呜,好痛哦!”穆繁城瘪着嘴,给红霜使了个眼神儿。

    红霜下了马车,一下车就看到前后加起来几乎有二十个穿着黑衣的黑衣人。不可置否的,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把刀,而且刀锋都还那么锋利。

    红霜抖了抖胳膊,这几个人还不够她玩儿的呢。但如果是用来对付夏老和正在装傻的穆繁城,这二十个人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点?

    现在她可是穆繁城的侍女啊,得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才行呢。红霜害怕的叫到:“啊,有,有刺客啊。”

    夏老和长穗也跟着下了马车,穆繁城躲在车上观看着。

    “你们大胆,没看到我们的马车是穆府的么?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就敢出来行凶。”不愧是见过世面的夏老,遇到这样的阵仗竟然一点都不害怕。

    他们连句话都没有说,就要冲向马车。

    马夫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剩下穆府的那几个家丁和婢女。这几人有见过什么世面呢?早就吓得窝成一团了,还有一个侍女都吓得哭出来了。

    眼见着一把刀就要落到夏老身上了,长穗急忙挡了过去。

    “夏老,快,您快点走啊。”长穗的胳膊受了伤,她一把抱住那个黑衣人,黑衣人一拳一拳的打着长穗。

    穆繁城微蹙眉头,这样可不好玩。忽然从她的袖子里射出了一根银针,那银针正好从那人的手背穿了过去。

    红霜心里不由得有点着急了,为什么江流影他们那群人还没有过来?

    没错,昨天她去通知的人,正是东牧第一丞司江流影。这件事交给江流影处理,再完美不过了。

    他们也说了会埋伏在半路,可是眼见着这些黑衣人就要大开杀戒了,江流影他们那群人居然还没有过来。

    四个侍女,已经死了两个了,夏老这才是真的怕了,她害怕穆繁城会出什么事情。

    红霜,采碧也在一边打着,只是都是胡乱的身法罢了。而且采碧的身份,夏老也是知道的,所以采碧动武那也在情理之中。

    只见采碧徒手与两个黑衣人缠斗着,另一人的刀要砍上采碧,采碧迅速转身一脚踢了过去。那人的刀立刻落入了采碧手里,再一转身,那两个黑衣人迅速的被采碧一刀封喉,血溅洒在采碧那绿色的裙子上,开出几朵绚丽的红花。

    这里只有采碧一个人会功夫,可是这里有二十多人,终究还是双拳难敌四手。

    夏老与长穗也是到处闪躲,才躲了过去,长穗身上也多了几道刀痕。夏老急的满头大汗的,幸好穆繁城没有下来,不然肯定是难逃一死。

    车上,穆繁城也开始有点着急了。又不能施展功夫,而且她…对了,红霜似乎有把那件白色的衣服给拿出来。

    灵机一动,穆繁城迅速把白衣换上,脸上的面具拿了下去。一张绝美的脸就立刻呈现在了空气中,双目一凛,趁着那几个人都在躲闪的功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出了马车,一把长笛挥舞着。

    近身的那几个黑衣人立即命丧当场,对于场中央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白衣女子,那些黑衣人都感到诧异。

    而夏老、长穗也从马车另一边出来,看到那白衣女子,也是一愣。

    小姐居然会用这样的方法,那她就得缠住夏老她们,不让她们靠近马车才行。

    在穆繁城的掩护下,红霜绕到了夏老那边,拉着夏老:“夏老我们快走,小姐在马车上不会有事的。我先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再说!”

    “不行,我去把繁城叫下来。”夏老要掀开车帘,红霜手一挡。见一黑人扑过来,手一快推开了夏老。

    夏老、长穗跌在地上。

    “长穗婶婶,快带夏老走。我去带小姐离开,你们快走。”红霜惊叫一声。

    长穗担忧夏老,只好先拽着夏老的胳膊,要带夏老走。

    “哼,想走,没那么容易。”一黑衣人扑向夏老,红霜立即挡了过去。那刀砍进了红霜的肩膀,其实红霜的手扶住刀柄,也只是蹭伤而已。

    夏老、长穗趁着这空档,立即离开。

    又有几个黑衣人要往夏老那边跑去,穆繁城手中的笛子往那几人腿上一丢,受到重力,那几个人立刻惨叫一声趴在了地上。

    夏老与长穗已经离场,那这里便成为穆繁城的主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