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红霜也不再顾忌,放开手与这些黑衣刺客开打。十几个黑衣人,眼看着只剩下几个了。那群人似乎是没有想到他们要杀的人中,居然还有会武功的。

    化作白溪魔女的穆繁城招招死手,那些黑衣人招架不住,想要逃走却已经失去了机会。剩余的这几个人可不能死了,要是死了可就不好玩了。

    “住手”穆繁城忽然叫到,她笛子的另一端正对着一个人的脖子。

    听到声音,红霜、采碧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红霜踢开挡在她面前的那个杀手。还冲着他吐了口口水,走到跳到穆繁城身边。

    穆繁城冷笑一声:“你们几个,便是我送给她的礼物。这些人的尸体,便是我给你们的惩罚。”

    冰冷的声音,加上她残酷的杀人手法,几个黑衣人想要逃走。

    穆繁城身悬半空,迅速一个转身。十几根银针同时从她身上发出,射向了那四个人的脚踝。银针虽小,力量却大。

    四根针,分别对着他们的脚踝。

    刺客们倒在地上呻吟着,残酷如魔鬼一般的笑声自穆繁城那边响起。

    穆繁城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八具尸体,无情的眼睛不做有情的事。对于她来说,这些穆府的人死不足惜。只要夏老没事,那就行了。

    远处,传来了马蹄声。穆繁城三人迅速的退离了现场,这里已经没有她们的事情了。

    十几匹马儿同时停在了那些刺客面前,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尸体。江流影不由得蹙起眉头,他本以为那封信上的内容是假的,但又放心不下,只好前来。

    只是不曾想过,他居然还是来迟了一步。

    可是,这些人又是谁动的杀手?

    江流影下马,去仔细的检查了那些人身上的痕迹,不像是刀剑弄出来的。可以说这些黑衣人身上的伤全都是由外力打入体内,将他们体内的骨骼全都震碎了。如此残忍的杀人手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来人呐,把这些人给我抓起来。”

    杀人者居然还留下了几个活口,看来她还是个聪明人啊。

    远处,传来一阵笛声,笛声是愉悦的,好像是在宣告什么。枫树林很大,笛声悠扬回转,江流影立刻人去搜寻笛声的来源。

    只见一白衣女子从眼前飞快略过,再寻却不着踪迹。江流影本想过去追,又想到现在夏老生死不明,必须要快点找到她们才行。

    穆府的事情他可是很乐意插手的,江流影笑了笑。

    穆繁城她们躲到了另一边,看着江流影在帮她们收拾残局。

    “现在,江流影势必会插手这件事,到时候白禾仪她们肯定是难逃一死。”红霜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对于红霜的话,穆繁城只是清然一笑:“可不见得,白禾仪是那么聪明的人,她肯定会想法设法的给自己排除嫌疑。恐怕,穆繁青她们就要倒霉了。”

    “小姐,你化身白溪魔女,可让这些人吃了苦头了。”采碧也跟着笑了起来。

    “可是,我不懂小姐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江流影他们面前呢?”采碧又问。

    红霜轻轻地敲了一下采碧的头:“当然是把救人者的名字改为白溪魔女了,这样一来,他们便不会去猜测小姐了。”

    “哦,原来是这样,小姐你真聪明!”果然跟对了人啊,采碧开心的笑着。

    “好了,我们该去找夏老了。”穆繁城把自己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又拿过采碧的刀划破了自己的胳膊。

    红霜采碧身上纷纷挂了彩,也就不用再多添几道了。

    只一眨眼的功夫,三人便消失在了枫树上。

    染了血的枫叶,可比那跟火一样的枫叶好看得多了,穆繁城冷然笑着。

    夏老与长穗已经逃入了枫林苑,空言师太一听闻此事,安顿好夏老,正准备出门去寻找穆繁城她们。

    从内堂出来的恭夜珏,一出门便看到哭泣着的夏老,与一身伤痕的长穗:“夏老?您,怎么会在这里?”

    “四,四皇子,您怎么会…”夏老见到恭夜珏,也是一惊。

    “四皇子,我们来此的路上遇袭了,还请四皇子去救救我们繁城小姐。”长穗跪在地上。

    夏老也是痛哭着,“长穗呀,你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还不快点起来休息。”

    夏老将他们来此路上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恭夜珏,恭夜珏一听完就立马出去寻找穆繁城她们。

    “红霜,你这样子还真好看。”穆繁城调侃着。

    此刻的红霜头发凌乱着,前面的刘海分开在两边,脸上还沾着血迹。肩膀那里的衣服全都被划开了,裙子也破了好几个洞,甚至有几块布拖在地上。

    红霜又不能把那布条给扯了,看上去跟个乞丐差不了多少。

    采碧听言,轻笑了出来。

    “小姐,还不都是因为你啊。”红霜没好气的说着,要是夏老她们早点离开的话,说不定她就不会受伤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了啊。

    “是是是,红霜最好了。”其实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面具一戴上,换上那衣服就更显的滑稽可笑。

    穆繁城的腿也被自己划伤了,她现在正由红霜、采碧二人扶着呢。三人就好像是逃难的姐妹一样,不过身上都是血迹好了。

    才走了不到十里的路,恭夜珏就看到了她们三个。心中不免疑惑,那么多杀手她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穆繁城一看到恭夜珏,开始抽噎着。也疑惑着,恭夜珏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红霜,采碧急忙带着穆繁城过去了。

    “你们,没事吧?”恭夜珏看了看穆繁城,她怎么弄成这样了?本来就丑得不像话,现在更加的丑陋了。

    还有她身上的血腥味儿,恶心的让人想吐。

    “四,四公子,我们……”

    红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恭夜珏断了:“好了,夏老就在前面,我带你们过去吧。”

    说完,便转身要走。

    穆繁城眉头一挑,装作跌倒:“呜呜,我走不动了,腿好痛。”

    “小姐,我来背你吧。”红霜蹲下身子。

    恭夜珏低头一看,发现穆繁城腿上的伤口,又看到红霜肩膀上有伤,就更不用说采碧了。他一个大男人的,让三个伤患女子扶持着,说出去多难听。

    恭夜珏蹲下了身子。“我来背吧!”

    穆繁城眼睛一亮,毫不客气的爬了上去。

    刚站起来,恭夜珏的眉头就皱起来了,她身上的血腥味儿会不会太重了点?华丽的锦衣上,很快就被穆繁城手上的血给弄脏了。

    看着背着她的恭夜珏,穆繁城心中的恨意越来越深。袖子中的银针已经对准了恭夜珏的脖子,想了想,又把银针给收了回去。

    现在,还不是让恭夜珏死的时候。有时候,人往往在得到又失去之后,才会觉得痛苦。她也要让恭夜珏尝尝这种曾经得到又失去的感觉。

    这是恭夜珏欠她的,不可能轻易的就让他死。

    红霜、采碧互相扶持着,两人看了看前面走着的恭夜珏,心中有着同样的念头。

    带着穆繁城来到了枫林苑,恭夜珏就把她放到了床上。

    夏老看到她们三个都还活着,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尤其是看到穆繁城浑身是伤之后,心都疼的揪在一块儿了了。

    现在她们五个人,只有夏老略显狼狈,身上没有受伤,其余的人都是伤痕累累的。空言师太没想到穆繁城她们会伤的这么严重,急忙让几个弟子带着她们去疗伤。

    恭夜珏站在一边洗着自己的手!

    一刻钟后,穆繁城她们被送了出来,已经换了衣服、伤口也处理了。

    “师太,她们怎么样了?”夏老擦擦脸,也不再哭。现在,关心穆繁城的伤势要紧。

    “都是皮肉伤,倒是繁城小姐的伤比较严重。她腿部的伤很深,恐怕得有一段日子不能下床了。至于另外两位姑娘,索性她们伤口不深,休养几天就行了。”

    空言师太说道。

    “没事就好,吓死我了。”夏老拍着胸口。

    恭夜珏也洗完手了,他奇怪的问:“夏老,是何人要杀你们?”

    夏老摇摇头:“老身也不知晓,只是走了半道他们忽然就杀出来了。当时情况太乱,我也说不清楚。”

    冰冷带着质疑的目光放到穆繁城身上,恭夜珏又问道:“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白姐姐,是白姐姐救了我们。”穆繁城不畏惧的与恭夜珏对视着,掩藏住眼中那股要杀人的冲动。

    恭夜珏蹙眉,目光移向红霜、采碧二人。

    “是那个白溪姑娘,她出现我们才得救的。可是逃出来的时候,还是受了伤。她一出现,就帮我们杀了一条出路,我们才逃出来的。”红霜的眼睛红红的,她伸手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

    夏老也说着:“是啊,是那位姑娘救了我们。说起来,还真是要感谢她呢。”

    白溪魔女?恭夜珏不信的看向穆繁城,怎么会突然出现刺客,又会突然出一个白溪魔女呢?穆繁城又叫她白姐姐,她们是什么关系?

    “师傅,外面来了很多官兵。”一个小尼姑跑了进来喊道。

    “夏老,四皇子贫尼先出去看看。”空言师太说了句便出去了。

    穆繁城躲在夏老的怀里,脸上挂着两行泪痕。

    “我也出去看看!”满屋子的血腥味儿,恭夜珏有点受不了。他更不想看到穆繁城,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讨厌穆繁城的那张脸,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一出去,看到来人是江流影,恭夜珏的俊眉深锁。

    “下官参见四皇子!”对于恭夜珏的突然出现,江流影也吃了一惊,立马下马行君臣之礼。

    “原来是江大人,不知江大人今日怎么有空来这里。”江流影虽然是个人才,可惜他忠心的对象是太子恭夜幕。

    看到江流影身后的那几个黑衣人,恭夜珏惊讶的出声:“这些人是…是刺杀夏老她们的人?”

    江流影一听,“没错,对了,夏老她们没事吧?”

    “没事,她们就在里面。”

    恭夜珏冷眼看了看那几个黑衣人,带着江流影进了苑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