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江流影、恭夜珏两人的心思很难得的想到了一块儿去了。知道夏老她们来枫叶林,只有穆府的人,所以也只能是穆府的人买凶杀人。

    可是到底是谁要置夏老亦或者是穆繁城于死地呢?江流影心中是有人选的,这种家宅争斗的戏码他又不少见,自然是知道的。

    恭夜珏也做着猜测,他心中的人选便是穆繁蕊。之前有了在荷花池的那桩事,可见穆繁蕊只是个面善心恶之人,很有可能是她想要除掉穆繁城。

    可是有一个地方又说不通,就算除掉了穆繁城又有什么用呢?她不过只是一个没有任何分寸的傻子而已,唯一能让她下手的就只有这个嫡长女的位置。

    然而即使穆繁城不是嫡长女,那穆府也不可能让一个病秧子穆繁蕊来,还有一个穆繁芯呢。再加上那穆繁青,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她们姐妹三人,最让人怀疑。

    还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二夫人白禾仪想要帮她的女儿除掉穆繁城,当然还有夏老。除掉了穆繁城,那穆繁芯就会是穆府唯一的希望,而白禾仪也能趁着这个机会成为穆府真正的当家女主人。

    这样一想,白禾仪的可能性好像更大一些。

    穆繁城坐在后院,不同于枫叶林里的那片火红。这里栽种着的是跟清心阁一样的翠竹,院子比较小,只有两处小竹群。

    有两只小鸟在地上一会儿飞着一会儿走着的觅食,穆繁城看的傻笑了起来。似乎,都忘了腿上还有伤口。

    恭夜珏站在门口,看着穆繁城的侧脸。如果她脸上没有那条伤疤的话,相信应该会很漂亮的。

    现在的她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裙子,如瀑布一样的头发披在在身上。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这一刻恭夜珏真有点羡慕起穆繁城来了。

    只是对她的那份讨厌,还是有增无减。看了一会儿,恭夜珏便转身进了屋。

    在他进屋的一瞬间,穆繁城的视线转向了他,眼中带着寒光和恨意。以前爱的有多深,现在恨得就有多重。

    穆繁城早就在心里暗暗的发誓,永远都不会再爱上恭夜珏。现在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摧毁。

    房间内,红霜采碧坐在凳子上,透过那未关的窗户看向穆繁城。

    采碧叹了口气,“不知道小姐为什么要装傻,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呀。如果表现的正常一点的话,我想她的胜算会更多一点。”

    红霜摇头:“你还是不够了解小姐啊,你想啊,之前小姐得了瘟疫被赶出去的时候,她就是一个傻子。怎么可能回来了,就不是傻子了呢?这样,多惹人怀疑啊。”

    “你说的也有点道理,可我还是觉得小姐正常一点比较好。”采碧喝了口茶,动到胳膊上的伤口,还是疼的呲牙咧嘴。

    “他们这些人真是刀刀狠手呢,二夫人他们也太残忍了。”幸好她会武功,不然这次肯定就像那八个下人一样,死无葬身之地了。

    现在他们的尸体说不定还躺在那里呢,真希望回去的时候不要在看到。现在她总算是明白了穆繁城之前说的,血染枫叶是怎么回事了。

    “她们现在肯定以为我们都已经死了,等到我们回去的时候,她们还不吓一大跳啊。”那些刺客死的死、被抓的被抓,而且江流影和恭夜珏又都在这里。

    穆府那边,可谓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说不定她们现在已经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看到她们担惊受怕的爬来爬去的,红霜就觉得好笑。

    “可不是,她们自作自受,怨不得谁。”

    江流影在前院与夏老沟通着,他知道穆繁城是个傻子,从她口中肯定是追查不出任何信息的。听夏老说,最后是那个凭空出现的白溪魔女救了他们,之前他也看到了一抹白影、听到那曲子,心中也肯定了几分。

    只是他不懂,为何白溪魔女会事先知道有人要对夏老下手?还是说,这只是偶然知道的?那那封信,又是谁发的呢?

    江流影把信给夏老看了看,夏老也觉得纳闷。

    “真是莫名其妙,难道是贼喊捉贼?”夏老看着信,一脸疑问。

    “我也曾这么想过,夏老,之前贵府是否有五条人命丧失之事?”或许,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

    “是有一件,不知江大人是如何得知的?”他们穆府的事情,一个外人有怎么会知道?长琴已经把所有的消息都封锁了,按道理来说应该不可能才对。

    “是这样的,之前流影也曾经接到一封信,上面正是写着这件事。可是流影到了府上,相爷却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流影也觉得,自己是被愚弄了。

    然而这次,依然是这封信。上面的笔迹都是一样的,真的是太让人奇怪了。”江流影摸着下巴,他的记忆力超强的,两封信上的字体几乎是一模一样。

    被江流影这么一说,夏老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

    “或者,也是那位白溪魔女的杰作也说不定啊。”长穗道。

    “恩,不排除这个可能。夏老,我先下去审问那几个刺客,一会儿再回来告诉您。”夏老的身份尊贵,江流影定是要恭恭敬敬的才行。

    “此事,就拜托江大人了。”夏老感激地说。

    “这是流影分内的事情,夏老不必客气!”

    江流影去审问那几个犯人,长穗隐隐的开始有点担忧。这件事,居然还牵扯到了那五具尸体的事情。现在她只要一想到这个,就觉得浑身汗毛都起来了。

    之前做的事,也让她愧疚难当。

    “长穗,不必担忧。此事有江承司涉及,定能查个水落石出。只是,连累你受伤了。”长穗这刀,是为她挨得呀。

    “这是长穗该做的,只要夏老您没事就好。这样,您先休息,我去帮您煮点汤压压惊!”不等夏老叫住她,长穗已经快步的离开了。

    空言师太带着两个小尼进来,看到夏老一脸失神的样子。料定是想那几个下人了,空言师太道:“夏老,不必太伤怀。人生如梦、生生死死这都是天注定的。该活着老天爷就绝对不会让她死,该死了老天爷不会让他活。

    或许这就是那几个孩子命中的劫数,他们命该如此!”

    “只是若我没有带他们出来的话,或许……”

    “哎,这都是命中注定、谁也更改不了的事实。”空言师太道。

    即使空言师太这么劝说着夏老,夏老心里也非常的难受。这一次,全都是因为她,若是她在府上好好呆着的话,又怎么会有这些事发生。

    连累了那八个下人不说,还让繁城、长穗等人受了伤。这次若不是遇到那位白溪魔女,说不定她们几人全都要命丧刀下了。

    这次回去定要彻查此事,绝不姑息凶手。

    由于这是在道观,那几个刺客只能暂时放在后面的柴房里。他们的脚筋都被挑断了,再加上被江流影下了软骨散,他们就算是想死也没有办法。

    看到地上的血迹,江流影忍不住的拧着眉头。他已经让人去帮他们止血了,这血怎么还是止不住的往外流啊。

    他本身就是一个爱干净的人,最讨厌的就是看到红色,所以他也比较喜欢白色。

    “本官只给你们一个机会,说便活、不说便死。而这择其一,你们选择吧。”江流影扬了扬手上的剑。

    几个杀手早就已经领略了一次白溪魔女的手段了,他们是真的感到害怕了。可活下来的这几个,只是普通的小喽啰,真正主事的已经全都被杀死了。他们也只是听从命令,哪里知道老大上头的人是谁。

    “我,我们无话可说。”

    这些当官的最喜欢说谎了,嘴上说着腰放过你,其实只是想要知道真相而已。别说他们不知道了,就算他们知道了,也不一定会说。不说还能活,说了那就绝无生机。

    “他不说,你们也不说么?”松开眉头,江流影阴险的笑了笑。

    他们的沉默,实在是让江流影感到有趣了。他上前,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那个人的脚。“你的脚已经完全的废掉了,看来你是想让自己的双手也变成这样。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帮你一下好了。”

    抽出剑,迅速的刺向了刺客的右手。

    刺客惨叫一声,昏了过去。

    “哎,这么快就昏了过去,多无趣啊。”说完,江流影又走向了另外一个人。

    看到江流影手上的剑还在滴着血,那名刺客着实感到心惊。“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都,都是上级直接给我们命令。”

    “哦?上级?你们的上级,是谁?”江流影一起身,手腕一转剑尖直指那刺客的脖子。

    “不清楚,不知道,别杀我。”

    “是真的是真的,都是大哥直接用书信跟上级联系,我,我们这些小人物哪里知道上级是谁。求,求大人放我们一条生路。”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刺客们吓得一个劲的求绕着。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真的不知道,“那那些书信都是怎么传出去的?”只要找到书信的源头,就一定能够找到凶手。

    “不清楚,是,是大哥写的亲笔书信也是大哥亲自传出去的。我们,我们当真是不知道啊。”

    江流影摸着下巴,仔细的想了想。将剑放到剑鞘里,吩咐几个人看好他们之后,便先离开了。

    从这些人口中是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了,这些证据还得自己去寻找才行。还是先回到案发现场,看看那里有什么有用的消息再说。

    门口,恭夜珏正站在那里。

    江流影见状,嘴角扬了扬:“四皇子也对这个案子感到有兴趣?”

    “这是你的责任!”

    “的确是下官的责任,可是皇子不也站在这里么?说起来,四皇子可还是这个案子的见证人呢。到时候要是有需要四皇子帮忙的地方,还请四皇子莫要小气的好。”

    “哦,你的意思是我也有嫌疑?”冷漠的眼神,直射向江流影。

    江流影大笑一声:“怎么会呢?四皇子跟夏老和繁城小姐无冤无仇的,为何要这么做?再加上,四皇子也不知道夏老会突然的就来枫林苑,不是么?既然如此,那下官又怎么会怀疑四皇子呢?四皇子,可真是说笑了。”

    一个傻子,还用不到一个堂堂东牧四皇子亲自出马。江流影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恭夜珏,因为他根本就不值得。

    恭夜珏不语,看着江流影的背影,眼睛如毒蛇一样的冰血嗜杀。

    江流影此人绝对留不得,至少不能让他在太子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