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恭夜珏也过来了,早上他去柴房那边,发现里面的人全都不见了,只有地上那一滩血迹。心想,肯定是江流影私下带走了他们。他去江流影的房间又找了一圈,他并不在里面。问了好几个侍卫,他们也都说不知道。

    没办法,他只好先来夏老这边看看江流影有没有过来。

    知道穆繁城她也在里面之后,恭夜珏又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他实在是不想见到穆繁城那张脸。

    “四皇子,您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啊?”拿着扇子的江流影出现在恭夜珏后面。

    恭夜珏转身看向他,发现他那长袍的尾摆下占有血迹。“这是怎么回事?”

    江流影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那些刺客们吃硬不吃软,这血当然都是他们的。只可惜他们太经不起玩了,只玩了一下下就完蛋了。”

    听他的语气好像还没有玩够似的,恭夜珏蹙眉冷然的瞪着他:“主谋都还没有查出来,你就杀了他们。请问江承司,这样一来如何查出真凶呢?”

    江流影却笑得非常的开怀,“下官自有下官的做法,放心三天之内凶手就会来自动找我们了。四皇子,我们进去吧。”

    江流影的自信,让恭夜珏心生不满。

    还不是因为白溪的两封信,恭夜珏还真是有点好奇那两封信上写的是什么内容,能让江流影如此有信心。

    见江流影进了房里,恭夜珏也跟着进去了。

    午膳的时间到了,夏老与穆繁城已经在那边吃饭了。看到江流影他们过来了,夏老想要起身,恭夜珏快一步的走了过去。

    “夏老,昨夜休息的可还好?”

    夏老叹息:“哎,也就这样了。倒是让四皇子担忧了,真是过意不去。”

    恭夜珏浅笑着:“等伤全都养好了,夜珏便送夏老回去吧。外面现在比较乱,还是呆在府上的好。”

    “就听四皇子的!”还是快点将繁城送回去吧,这世道现在如此乱伐,多在外面待一刻,就多了一分危险。

    穆繁城吃的很开心,仿若什么事情都跟她没有什么关系似的。

    恭夜珏打心眼里瞧不起穆繁城,都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了,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大吃大喝。现在她应该要关心的,应该是如要如何逃命吧。

    江流影汇报了一下刺客的情况,也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夏老,夏老也表示同意按照江流影的计划来行事。

    恭夜珏自然也是要帮忙的,毕竟这关系到夏老的性命。

    几人商定好了,夏老决定带穆繁城先行回到穆府。把这里的情况,交给江流影。

    晚上吃完饭,穆繁城刚睡到床上就被红霜又给叫下去了。夏老决定当天晚上就回穆府,让江流影抓到主谋。

    恭夜珏担任护送夏老她们回去的责任,江流影则留下。

    穆府,朝霞榭。

    白禾仪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心中甚是焦急。刺客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穆繁芯也跟着着急。若是事情败露,那可就糟了。

    “樊涛啊,你的计划真的会万无一失么?”她们母女两个都已经急成这个样子了,他怎么还有心情在那边喝酒啊。

    这个儿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放心吧母亲,这些人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保证不会出什么岔子。”

    “母亲,我相信大哥做事有分寸,我们不必太过担心了。而且,就算出了问题,还有穆繁青她们母女两个替我们顶着呢。”

    只希望那些人千万要成功的解决掉穆繁城与夏老才行,千万不要让他们再活着回来。嫡长女的位置她不能就这样让给穆繁城,穆府也绝对不能有她的存在。

    还有夏老,她处处限制她们做事,还总是偏袒穆繁城。所有跟穆繁城有关系的人,都不可留。

    “还是繁芯好,别说现在没什么消息,就算有消息也肯定是个好消息。”穆樊涛非常的骄傲的说着,那夏老、穆繁城她们走的时候一个侍卫没带,一个半截身入土的老不死的、一个又是疯疯傻傻的痴傻女子。

    他派出去将近二十个人,总有一个人会得手的吧。再者,她们又不会武功此行,还不得命丧黄泉。既然她们祖孙两个感情这么好人,让她们一起走也是他的仁慈了。

    穆樊涛都已经这样说了,白禾仪哪里还能不放心。三人又聊了一会儿,这才分开各自回到房间。

    穆樊涛正喝着酒,忽然一个人影闪到了他面前。看他穿着一身夜行衣,穆樊涛笑着问:“怎么样,事情办妥了没有?”

    “已经办妥了,不过我们主子请少爷过去一趟,夏老毕竟是穆府的人,我们主子不太敢下手。”那人说道。

    “恩,好,我现在就过去。”

    这件事办得越快越好,穆樊涛立即放下酒杯跟那名黑衣蒙面人离开了。

    在穆樊涛离开之后,穆繁城、夏老也从另一条路回到了穆府。穆长琴听闻夏老回来了,急忙让人过来迎接。

    白禾仪、穆繁芯听到了,两人都紧张得不得了。夏老居然还能活着回来,真的是太让人吃惊了。

    大厅上,白禾仪二人紧张的低着头,生怕被夏老指出来。

    穆长琴听夏老说的话,气的直接把杯子摔在了地上:“居然敢有人动我穆府的人,这件事我一定会彻查到底。四皇子,这次真的是太感激你了,幸好你在才没有让我母亲与女儿受到伤害。”

    穆长琴行了一个大礼,真没想到恭夜珏居然是个面冷心善的人。或许,他应该重新评估一下恭夜珏了。

    “丞相严重了,这些都是夜珏该做的事情。夏老已经安然的回来了,那夜珏也就不多打搅,先离开了。”

    恭夜珏的目光转到了穆繁芯身上,见她正看着他笑,他也跟着点了点头。

    穆繁芯的脸刷的一红,甚至都快忘了她们刺杀的穆繁城的事情了。能在这个时候看到恭夜珏,是她们预料不到的事情。

    父亲对恭夜珏的态度如此恭敬友善,相信父亲也是非常的看好恭夜珏的。他们两个要是成为一对,相信一定会羡慕死别人。

    穆长琴还想留恭夜珏晚上留宿,恭夜珏委婉的拒绝了,一句话都没有跟穆繁芯说就先回去了。本来他也是为了把夏老送回来,至于其他,他是没有想过的。

    穆繁城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了,尽管穆长琴再怎么不满意她,也还是看在她伤得比较严重的份儿上,让红霜采碧送她先回去休息了。

    白禾仪、穆繁芯也率先回去,两人准备去找穆樊涛说这件事。然而等她们到了穆樊涛房间的时候,里面的灯光还亮着,可是已经不见了踪影。

    母女两个又急又怒,只好先回到朝霞榭。

    穆长琴亲自送夏老回去休息了,夏老是他唯一的母亲,是从小照顾他长大的。穆阁老在穆长琴七岁的时候便已经离世,只留下夏老单独照顾着他长大成人。

    索性,夏老并没有受什么伤。

    城外的荒郊道上,两匹快马迅速的跑向他们要到的目的地。马背上,穆樊涛满脸喜悦,他马上就要成为决定夏老生死的人了,让他怎么能不兴奋。

    可是他却忘了,在前面等待着的他的,会是什么。

    枫树林里的血腥味儿,早就已经被风给吹化了、只留下枫树叶那特有的味道。一片枫叶挡住了穆樊涛的视线,穆樊涛咒骂一声扯掉了那树叶。

    “还有多久才到枫林苑?”这天色马上都要亮了,穆樊涛开始有点担忧起来了。

    “前面就到了!”那黑衣人的眼神闪烁着,前面的灯光映入了眼帘之后,黑衣人的眼角向上挑了起来。

    眼看着前面就到了,穆樊涛的心莫名的有点紧张了,抓着缰绳的手也颤了一下。

    “吁~”

    下马,往身后一看,穆樊涛惊愕了。

    那个人怎么不见了?刚刚他们,不是还在并行么?压抑着心中的疑惑,穆樊涛走到枫林苑前敲了敲门。

    很快,门开了另一名黑衣人领着穆樊涛去了一处别院。

    刚到门口,就闻到了血腥味儿。穆樊涛的眉头不由的一皱,“你说,她们就在这里?”

    “是,请您快点进去吧。”黑衣人帮穆樊涛推开门,让穆樊涛进去。

    穆樊涛也不再犹豫,三步并两步的踏了进去。而里面的场景却让穆樊涛瞪大了眼睛,横梁上挂着十几具尸体。他们的穿着装束都是一样的,就连悬挂着的方向都是一致对外。

    恐怖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门口,穆樊涛双腿一软立马摔倒在了地上。

    一双绣着金边的白色靴子出现在了眼前,穆樊涛抬头一看。“江,江流影?”

    “穆少爷?您怎么…”江流影走到门口,往外面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才把门给关了起来。

    “穆少爷,没想到想要杀死夏老的人,居然会是你。”江流影明显没有料到会是穆樊涛,在主使着这一切。

    作为夏老唯一的孙子,他为何要杀了夏老?

    “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江大人,我只是奉父亲之命来接夏老回家而已。可不曾想到,你居然会让人送我来这里。”静下心来,穆樊涛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江大人,我可否问一句这些尸体是怎么回事?还有,夏老和我繁城妹妹呢?”

    应该悬挂在这里的人不是夏老和穆繁城么?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些人?

    “哦,下官正在调查一桩案件,这些人的胆子真不小呢。居然敢,刺杀皇上。所以下官,就把他们悬挂在这里调查凶手了。”

    “皇上?怎么可能?我明明让他们来杀…”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穆樊涛立刻捂住了嘴,可惜也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