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江流影很顺利的把所有责任都推在了白溪身上,事情解决了,他也该回去了。临走的时候,他还特地的冲着穆樊涛炸了眨眼。

    这一举动自然是被穆繁城看在了眼里,回到晨露楼穆繁城气愤的往凳子上一坐。

    “江流影居然不按照我的意思来,好,很好!”

    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了白禾仪她们,穆繁城心里气得要死。

    “可不是,还说是我们干的,真是让人生气。”采碧也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难不成她们身上的伤口都是白受的么?

    想到这个,她现在还觉得胳膊上的伤口还疼着呢。

    “小姐,江流影到底在盘算什么啊?怎么会忽然把矛头指向我们了呢?”红霜奇怪的问。

    “看样子,背后的人真的是穆繁芯他们。江流影与穆樊涛指不定谈成了什么交易,这才让江流影锋头倒转。”

    穆繁城摸着下巴,把穆樊涛对江流影的作用全都想了一遍。除了让穆樊涛支持太子之外,穆樊涛好像也没什么别的作用了。

    掌握了穆樊涛就相当于掌握了一般的穆府,恭夜幕能得到穆长琴的支持就大了一半。“我想,我大概知道为何江流影要帮助穆樊涛了。哼,江流影真够狡猾的,居然然他得了这么大一个便宜。

    不过,得到必定有失去。江流影的算盘打的太早了,事情还没有一个定局呢。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因为这件事,穆繁城对恭夜幕有了看法。

    既然江流影这么想要支持恭夜幕,那她就反其道而行让恭夜幕成不了东牧皇帝。

    想跟她玩,那就陪他玩到底。江流影的心思,昭然若揭。

    到了晚上,穆繁城难得的被叫到了前厅一起吃晚膳。穆繁芯她们一看到穆繁城,就一肚子的火。尤其是穆繁芯,她没料到居然白溪魔女会帮助她,让她逃过了一次死劫。

    这次她能够逃脱,可不代表下一次也还会有人来帮她。想要让穆繁城死,总是有机会的。

    饭桌上的气氛比往常还要尴尬,谁都没有说话、吃饭也是非常的小心翼翼的。只有穆繁城一个人大大咧咧的吃着,穆长琴想说又不好说出口。

    夏老一个劲的给穆繁城夹菜,让穆繁芯她们三姐妹嫉妒的要死。夏老从来都没有给她们夹过菜,可是却当着她们的面给穆繁城夹菜,这不是公然的不把她们三人当成孙女们。

    白禾仪的脸色也非常难看,夏老的举动让所有人都有了意见。

    吃完饭,上点心的时候,夏老也是让穆繁城先选自己喜欢的。全然不把其他人看在眼里,穆繁青气的大口大口的吃着手中的糕点。

    讨厌的家庭聚餐终于结束了,穆繁城一蹦一跳的走在花园里。

    路过穆繁芯身边,穆繁芯故意伸出脚打算要绊倒穆繁城。穆繁城也当做没有看到,径直的踩了上去。结果,只有某人的一声惨叫声。

    穆繁芯蹲着身子,揉着自己的脚:“穆繁城,你故意的。”

    “嗯嗯嗯?谁让你的脚不听话的,我没有。”得意的看了看穆繁芯,穆繁城要走。

    穆繁芯身后的那两个小丫头立马过去拦住了穆繁城,不让她走。恰好,穆繁青、穆繁蕊也走了过来。

    穆繁青一看到穆繁城,直接过去就给了她一巴掌。

    穆繁城的脸立马就肿了起来,“你,你凭什么打我。”

    “哼,贱人,我不光要打你,我还要踹你呢。”

    居然敢在她们面前耀武扬威的,还敢瞪着她,穆繁青一下就火了要过去揍穆繁城。

    红霜、采碧见状,急忙护在穆繁城身前。红霜道:“三位小姐,我们小姐并没有得罪你们,还请你们注意一点。”

    “一个贱婢,也敢出来教训我。梅花梅香,给我去教训她。”她就是要让穆繁城难堪,就是不爽穆繁城一天到晚的抱着夏老。

    梅花梅香二人立马过去拉着红霜,毫不留情的就是两个耳光子。

    “小姐,你们怎么可以随便打人呢。要是让老夫人知道了……”

    “贱人,居然敢拿老夫人来压我们。狄娥,你们也过去教训她。”穆繁芯双手抱着肩,幸灾乐祸的站在一边看着几个人教训红霜、采碧。

    穆繁城怎么能允许别人来欺负红霜、采碧呢?她立马过去拉住梅香,翻过去就是一巴掌:“让你欺负红姐姐,让你欺负红姐姐!”

    几个巴掌过去了,梅香已经被打的晕乎乎的了。

    “该死的穆繁城,你给我过来。”穆繁青拉住她的头发,变本加厉的打着穆繁城。

    猛地,穆繁城被推到了假山上,几个人立马过来围住穆繁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穆繁城哭着,双手被按在山上,动也动不得。

    “大姐,三姐,够了。”穆繁蕊叫着。

    “怎么三妹,你也要尝尝这种滋味么?”穆繁芯恶毒的说着。

    穆繁蕊非常同情的看着穆繁城,她不过是个傻子而已,即使霸占着嫡长女的位置那又怎么样?这又不是她能够选择的,想过去帮忙却被身边的丫头给拉住了。

    无奈,穆繁蕊叹了口气气愤的离开。这种殴打人的场面,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封影扛着麻袋过来,看到有人在打穆繁城,急忙把手上的东西丢掉跑了过去。刚要开口,话语哽在嗓子那里,差点就要被发现了。

    封影拉过那几个丫头,将穆繁城抱在了怀里。

    穆繁芯眼中写满了嘲笑与讥讽:“哟!哑巴傻子终于又见面了啊,这个场景还真是让人熟悉呢。穆繁城,你的好朋友过来了。既然他想护住你,那你们就一起受罚吧。你们几个,给我打,使劲的打。”

    封影不过就是一个奴隶,就算打死了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穆繁青在一边冷眼旁观着,看着封影护着穆繁城挨打,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对嘛,所有跟穆繁城有关的人,都应该要倒霉的。

    “废物,活该挨揍。”穆繁青对着封影吐了口口水。

    几个丫头下手越来越重,封影的旧伤没好,又添上了新伤。看着封影嘴角流着的血,穆繁城的心猛地一痛。她用力的推开封影,冲向了穆繁青。

    眼角瞥到了往这边赶过来的夏老,她放慢了动作,看到穆繁城要撞过来,穆繁青飞快的让开。穆繁城顺势的撞到了后面的假山上,血不停的往下流着。

    封影急切的抱住了穆繁城,用手捂着穆繁城额头不停流淌着的血。

    “小姐!”红霜、采碧也推开了那些人,跑到了穆繁城身边。

    从穆繁蕊那边得知穆繁城被欺负之后,夏老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一过来看到的就是穆繁青将穆繁城推到假山上的情景。

    “你们在做什么?”夏老愤怒的吼着。

    夏老一来,那几个丫头全都躲在各自的主人后。穆繁芯脸上闪过一丝慌乱,随即又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站在了一边。

    穆繁青可不怕,她就是不喜欢夏老这么关心穆繁城。同样都是她的孙女,凭什么她对待穆繁城的态度与她们的不同,这不公平。

    穆繁城冲着封影笑了笑,“封影…”叫了两个字,穆繁城便昏了过去。

    封影身体猛地一颤,她刚刚叫他‘封影’她的神智…

    红霜、采碧也是一愣,两人互相看了看,都不知道穆繁城在打的什么主意。怎么忽然间就变成这样了?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去叫大夫啊。”夏老着急忙慌的吩咐着长穗。

    封影立即抱着穆繁城往晨露楼跑去,红霜、采碧也跟了过去。

    “她是你们的姐妹,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看到穆繁青与穆繁芯,夏老气的手指都在发着抖。

    “奶奶!我们不过是在教她什么叫做礼数而已,她这么扫把星,一回来就…”

    “啪!”穆繁青的话没说完,夏老的一巴掌已经代替了她即将要说出的话。

    “不知礼数?不知礼数的是你们,还是她?你们也知道她神志不是很清楚,还要跟她计较这么多。跟一个傻子计较,显得你们很有品味是不是?”

    亏她还是穆府的大小姐,她哪里有什么大小姐的样子,对自己的妹妹都如此了,若是以后她嫁了人还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奶奶,你怎么可以打大姐呢?”穆繁芯说道。

    “我还没有打你呢?你这个东牧第一才女,就是这么当的么?跟你大姐一起,打你的二姐,这样像话么?”

    真以为仗着一张脸就可以为非作歹了,穆长琴心疼这张脸,她可不心疼。

    “你们两个给我回去闭门思过三天,这三天谁都不准送饭送水。违者,家法处置。”夏老惩罚完了穆繁青、穆繁芯就即刻去晨露楼了。

    穆繁芯气的直跺脚:“没想到夏老护穆繁城居然护到了这种程度,气死我了。”

    “哼,以后见到穆繁城一次就打她一次。我就不相信死老太婆能护她一辈子,哼,我们走。”

    穆繁芯好笑的看了看穆繁青,也就只有她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称呼夏老为死老太婆啊。不知道这件事若是让夏老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打人也打的爽了,穆繁芯也带着她的几个侍女回了朝霞榭。

    回去穆繁芯就把在花园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白禾仪,听的白禾仪直拍手叫好。穆繁城这么嚣张,是应该好好的教训。

    晨露楼外,封影焦急的在外面走来走去的。也不管自己身上的伤口,没想到穆繁青她们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殴打穆繁城。

    这次如果不是夏老及时赶到,说不定她的小命都要丢掉了。

    更让封影紧张的是,穆繁城在昏迷前叫他名字的事情。他猜测,或许穆繁城已经恢复意识了。只是不知道,这会是好事还是坏事。

    在他心里,他是希望穆繁城能够永远傻傻的,这样她就不会再有任何的烦恼了。若是她醒来,一定又会有不少的人对她嫡长女的位置虎视眈眈的,到时候恐怕……

    封影实在是不敢再想下去了,抬头看向楼上那个没有关上的小窗,眼中写满了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