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夏老过来询问穆繁城的情况,封影也只是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秒夏老就直奔向房间里。

    红霜拿着药走了出来,看到封影在那边,把药给了他。

    “谢谢你这次帮了小姐,小姐已经没事了,只是头部蹭上而已。”她本以为封影是想攀住小姐这根救命稻草,没想到他居然会豁出命去保护小姐。

    可能,他是真的把小姐当成朋友吧。小姐跟他以前的事情她不清楚,只要日后封影不要伤害到小姐就行了。

    大夫给穆繁城检查后,开了药方也就回去了。夏老担心的坐在床边,注视着床上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心一阵阵的抽疼着。

    她才刚刚被人刺杀过,伤口都还没有好,又被穆繁青她们给打了,现在伤上加伤怎么能让夏老不心疼呢?

    幸好只是一些皮外伤,否则她可真不知道要怎么去跟她死去的娘亲交代啊。

    已经深夜了,穆繁城还是没有醒过来,夏老疲惫的揉了揉眉头。红霜道:“夏老,您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小姐我们来照顾就好了。”

    “不,我要看着繁城醒过来,不然我放心不下。”

    “可是您已经…”

    “嘘!小声点,别打搅到繁城休息了。繁城啊,真的是跟她母亲长得一模一样呢。只是她母亲去世的早,也没个人保护她,这才弄成了这个样子。唉,说起来这也是我的责任,如果当初……”

    说到这里,夏老便立刻禁口不说。“没什么,看看你们一个个弄成了这个样子,你们先下去吧。”

    红霜还想说什么,长穗拉了拉她。

    夜风有点冷了,采碧过去把窗户关上,目光却注意到了下方站着的人影。想必,是封影还站在那边吧。

    采碧把窗户关好后,就下了楼。

    “封影,小姐已经没事啦,你不用这么担心。你自己伤的也挺严重的,先回去休息吧。”采碧劝说着。

    这封影对小姐也真是有情有意,也是,她们小姐人那么好,谁都会喜欢的。

    封影摇摇头,指着上面。

    “这样行不行,等到小姐醒了我再去叫你?你这样站在这里,很容易让人说闲话的,你希望那些人再过来找小姐的麻烦么?”

    封影还是摇摇头,他当然不想让穆繁城再受到上海了。

    “喏!这不就行了,好啦你回去吧,小姐醒了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封影还真的是好倔强啊!

    封影这才点点头转身欲走,又回头看了一眼穆繁城的房间。真希望她永远不要出事,永远都能够快快乐乐的。

    封影离开后,采碧才又跑回了楼上。

    采碧着实无语了,她才刚让封影走哎,一回来就看到穆繁城已经醒了。

    “繁城,还痛不痛了?”夏老心疼的问。

    “奶奶,我不痛,一点都不痛。”

    穆繁城说话不再像以前那样疯疯傻傻的,多了一丝温柔。她的眼神澄澈,还带着一丝恨意。

    “繁城,你已经…”夏老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是,我好了。这些年,多谢奶奶照顾我,不然我恐怕…”委屈的吸了吸鼻子,穆繁城掩面哭泣着。

    夏老得知穆繁城的病好了,别说有多开心了。她一直都希望穆繁城能够快点好起来,这样她就有保护自己的能力,那她死后也就不用再担心她了。

    没想到这次居然因祸得福,把穆繁城的病给‘治’好了。

    夏老紧紧的抱着穆繁城,眼中也闪着泪光。“你终于好了,我的好孙女。这么多年辛苦你了,好了就好,好了就好啊。”

    红霜、采碧也在一边抹着眼泪。

    只有长穗一人蹙着眉头,好了是好事,却也是坏事啊。她没好之前,二夫人她们就已经恨不得她马上死了,现在她好了,那白禾仪她们岂不是又要对她下手了。

    这次,她可说什么都不能再让穆繁城出事了。

    自从尸体事件过去之后,长穗就决定要保护好穆繁城了,因为她是夏老最喜欢的孙女,也是夏老的命根子。

    五年前,她得了瘟疫离开穆府之后,夏老便是一病不起。她回来之后,夏老的病也在慢慢的好转。

    说起来,她还应该要感谢穆繁城呢。

    即使是要搭上她这条命,也得要保护好穆繁城才行。

    “红霜、采碧,我们先出去吧,让她们祖孙两个好好地说说话。”长穗拉着红霜、采碧离开了阁楼。

    红霜也不知道为什么穆繁城要选择在这个时候让自己清醒过来,这样一来,岂不是要有更多的敌人了么?白禾仪她们,定然不可能再放过她了。

    红霜跟在穆繁城身边这么多年都不了解她,更别说跟在穆繁城身边还不到两个月的采碧了。

    “繁城,你已经恢复意识了,那以后你打算怎么办?以前的事情,你都还记得么?”夏老问。

    “我当然记得,而且记得一清二楚的。奶奶,以后不管我做什么事情你都会支持我的对么?”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的到夏老的支持。

    夏老点头:“你是我最宝贝的孙女,只要你做什么奶奶都支持你。”

    她也不想看到穆繁城因为仇恨而对穆繁芯她们出手,可是今天穆繁青她们的态度实在是太让人愤怒了。

    若是不让繁城反击,想必她们定然会变本加厉的对付她。

    “您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要穆繁芯她们不要再来找我的麻烦,我就不会去找她们的麻烦。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事情我也都放下了。”

    才怪,她活着就是为了报仇,现在让她放下,比让她死还难。

    今天,她们让那些侍女们打她、打红霜采碧,更重要的是打了封影。封影是她唯一一个朋友,她怎么会允许别人这么伤害他。

    只要是伤害过封影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穆繁芯、穆繁青他们的账,她会一一的跟她们算清楚。

    “对了奶奶,您是怎么知道我被穆繁青她们殴打的?”穆繁城奇怪的问,那个时候夏老就气势汹汹的带着人过来了。看样子,是特地往这边来的。

    “还不是你的小妹繁蕊啊,是她冒着得罪青儿芯儿的危险来告诉我的。之前,以为她是故意陷害你,现在看来真正对你好的人是蕊儿啊。”

    穆繁蕊会这么好心过去帮她?真的假的?之前在荷花池,明显就是穆繁蕊故意掉下河里,引来了恭夜珏他们三个皇子。

    也不知道她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居然会去帮她?还是说,穆繁蕊另有目的?

    “是,我会去好好的感谢她的。多亏了她,不然我肯定逃不过这一劫。对了,封影呢?他为了保护我,好像伤得挺严重的。”

    穆繁城看了看门口,没有封影的影子。

    “封影这孩子对你可真不错,不顾自己的性命抱着就往这边冲过来,又一个人在下面呆了那么久。这不,采碧才刚刚劝说他回去。”

    “那他的伤,没事了吧?”

    这一刻,她也不知道自己对封影究竟是抱着什么心情了。封影为她做的,她非常的感动。

    “没事了,红霜已经拿了药膏给他。你要是想见他的话,我立刻就让红霜过去叫他过来。”

    “哎,不用了,已经这么晚了让他好好休息吧。奶奶,你也回去休息吧,我没事了。这里有红霜、采碧照顾我就行了。”

    看夏老一脸憔悴的样子,穆繁城心里也不是很舒服。夏老都一把年纪了,还在为她操心,她真是挺过意不去的。

    “那行吧,奶奶就不打搅你休息了。哦对了,你已经好了,明天别忘了给你父亲请安。让你父亲啊,也对你好点。”

    “恩,我知道了!”

    夏老离开之后,穆繁城脸上的笑意立刻消失了。正好穆繁青她们给她制造了一个‘苏醒’的机会,明天她当然要去给穆长琴请安。

    红霜、采碧立刻跑了进来。

    “小姐,你醒啦!”采碧欣喜的叫着。

    红霜、采碧为了照顾她,身上的伤口也只是粗略的处理了,衣服上都沾满了灰,都没来得及换。

    “对不起啊,又连累你们了。”穆繁城抱歉的说着。

    “没事没事!我皮糙肉厚的,这点痛算什么。倒是小姐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让夏老她们知道你病已经好了呢?”红霜挠挠头,一脸的疑惑。

    “江流影已经跟穆樊涛达成联盟了,相信穆樊涛很快就会让江流影来对付我。到时候我肯定得自保啊,可是你们想想一个傻子怎么可能一次又一次的逃过死局呢?”

    也正好让穆繁芯她们紧张紧张,总是装傻子她已经状的有点厌烦了。

    “哦,我懂了!”红霜点头!

    “那小姐的意思是,要正式的跟穆繁芯她们开战了么?”采碧问。

    “可不是,不然总是被打皮肤会被打坏的。小姐,你的面具是不是也应该拿下来了啊?”红霜指了指穆繁城的脸。

    穆繁城摸着,幸好她脸上带着面具,否则那些拳头打在她脸上可就真的要毁容了。把面具拿下来,绝美的脸也多了一点青肿。

    “还多亏了这面具,哎,都被弄成这样了,今天晚上有得重做一个。”做一个面具真的很麻烦的。

    “明天就要过去给丞相他们请安了,小姐你紧不紧张啊?”她有点紧张哎,以前跟小姐一起装疯卖傻的,现在小姐正常了她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红霜一边揉着胳膊,一边说道:“有什么好紧张的,该紧张的应该是穆繁芯她们吧。小姐正常了,她们的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个。”

    “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穆繁蕊要帮我呢?”穆繁城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她对穆繁蕊有什么用处。

    红霜采碧也摇摇头,她们哪里知道穆繁蕊心里在想什么。

    “总之现在就这样吧,你们也下去休息去吧,一起期待着明天的再次会面!”

    红霜采碧同时说了声“是”后就离开了。

    明天,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穆繁城揉着脸,阴狠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