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第二天,穆繁城恢复正常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穆府。

    大厅里,穆繁城跪在地上,手中端着茶杯。非常恭敬的说道:“父亲,这些年来繁城给您添麻烦了。”

    穆长琴本以为那些传言都是假的,可是现在看来,她的病的确已经好了。只是她的脸被打成了那个样子,穆长琴实在是不想看她。

    奈何,她又是自己的女儿。

    穆长琴对宽运挥了挥手,宽运过去接过了穆繁城的茶杯端到了穆长琴面前。穆长琴让他把茶放到座子上,并没有喝。

    “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就好。相信你也知道之前你给穆府添了多少的麻烦,希望日后不要再发生这些事情。”穆长琴厉声说完,便离开了大厅。

    穆繁城对着空气说了句:“是,繁城遵命!”

    穆长琴的无视终究还是伤了穆繁城的心,她也没有奢望穆长琴能够像对待穆繁芯一样的对她,可至少也应该跟她多说几句话。可是现在,他只是简单的回复几句就找了借口离开。

    在他心里,终究还是不能比上穆繁芯。

    相比于穆长琴的冷漠态度,夏老却是非常的开心。有人开心,自然就有人犯愁了。

    白禾仪他们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穆繁城居然还能有醒来的一天,而且这个机会还是她们赠予她的,让她们怎么能不生气?

    “城儿啊,你好了二娘真的是太开心了。”她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是脸上的表情可不是这样的。

    冷冽的目光猛地扫向了白禾仪,白禾仪一愣。

    “是呢,我能醒来这都是繁芯妹妹的功劳呢。繁芯妹妹,你说呢?”寒冰似的语气直逼向穆繁芯,若不是她,说不定她找不到机会醒来呢。

    穆繁芯,她的心底可真是东牧第一的好呢。

    之前穆繁城是个傻子的时候她不怕,现在她好了她也不怕。就算是穆府的嫡长女又如何?凭着她那张丑陋的脸,又能掀起什么惊涛骇浪?

    “繁城姐姐说的哪里话,我们都是一家人帮你就是帮我自己啊,妹妹怎么还敢跟姐姐要功劳呢?”

    带刺的话语听在夏老耳朵里,夏老立马训斥道:“这次若不是因为繁城清醒过来了,你现在还应该在关禁闭,所以说你还要感谢你繁城姐姐大人不记小人过。现在还在这里张牙舞爪的,二房,你是怎么教女儿的。”

    “母亲教训的是,繁芯太过年幼不懂事,还请母亲不要怪罪的好。”

    “年幼?都已经十六岁了,不小了,再年幼还是回去玩三岁小孩儿玩的东西吧。繁芯妹妹,可要好好的长长智力才行呢。不然别人总是把你当成小孩子,岂不是贬低了妹妹。”

    穆繁城讽刺着,好不容易‘清醒’过来了,怎么能不好好的调侃一下她呢。现在她的容貌比不过穆繁芯、在穆长琴心里的地位比不上她,至少也要在嘴皮子上胜过她才行。

    穆繁城的见缝插针,使得白禾仪、穆繁芯母女两个只能在一边气的干瞪眼。

    明明面子上已经挂不住了,可是白禾仪还是笑的那么的…虚伪,在穆繁城看来的确是这样。白禾仪的心路人皆知,只是这次因为算漏了江流影的本性才让她们逃过了一劫。下次,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穆繁城搀扶着夏老离开了大厅,白禾仪气的把桌子上的茶水都弄洒了。

    “可恶,让那小妮子摆了我们一道。”白禾仪气愤的说道。

    “母亲,接下来我们怎么做,穆繁城已经恢复了意识了,这样对我们以后肯定没有好处的。”穆繁城走后,穆繁芯才开始担忧着。

    “不急,让我想想。”

    穆繁城的清醒对她们来说无疑不是一个天大的阻碍,要怎么把这个阻碍扫除呢?杀她?不行,之前樊涛已经行驶了刺杀计划可失败了。那么怎么样才能让相爷亲自把她赶出去呢?

    相爷最重的是面子,如果让穆繁城丢脸的话,那相爷一定不会把这个祸害留在家里。之前是因为她傻,没有人会去跟一个傻子计较,可现在她已经好了,那结果可就不一样了。

    想来想去,也就只有那么一招了。看看这次,还有谁能够帮她。

    “繁芯,你过来,我们这么做。”白禾仪附在穆繁芯的耳边,将自己的计划全都告诉了她。

    “这样,行得通么?”这样的确能够毁了穆繁城的荣誉,可是要是事情败露了怎么办?

    “不行也得行,现在我们别无他法了。”白禾仪恶狠狠的说着,看着穆繁城离开的方向满是恨意。

    她绝对不会让那女人的丑八怪女儿,爬到穆繁芯的头上。

    穆繁芯还是头一次看到白禾仪露出这么狰狞的表情,不由得有点心悸了。尽管知道白禾仪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可是她这个样子还是挺让人恐惧的。

    穆繁城让采碧送夏老回去,自己却跟红霜去了东厢房。

    到了那里,封影正站在井边打水。穆繁城轻笑了一声,走了过去。红霜站在门口,帮穆繁城他们守着。

    其实在穆繁城到了门口的时候,封影就已经知道了,就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听着后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封影的嘴角微微的上扬着。

    就在穆繁城要吓他的时候,封影飞快的转身,反倒是把穆繁城吓了一跳。

    穆繁城拍了拍胸口,“你早知道我来啦?”

    封影点点头,指着对面的小石凳,示意穆繁城坐过去。又指了指自己的房间,好像是说要进去拿东西。

    “我知道了,你去吧,我去那边坐就行了。”

    封影笑着回房,不一会儿又从屋里端着水和点心出来了。看到坐在石凳上的穆繁城,封影心里非常的兴奋,却又有一丝丝的担忧。摇摇头把那些负面的情绪甩出脑子,现在想那些都太早了,还是把心放在当下的事情上吧。

    以后的事情,就交给天来决定吧。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不同的,属于穆繁城的那根齿轮,正在慢慢的走上正途、慢慢的在运转着。

    因为封影救穆繁城让夏老非常的感激他,这些点心都是夏老让人送过来的。封影也猜到了穆繁城一定会过来这边,正好可以一起吃。

    穆繁城毫不客气的拿起一块白色的糕点放到嘴边,轻轻的咬了一口:“恩,很甜!你也吃吧!”伸手拿了一块递给封影,封影愣了一下接了过去,却没有吃。

    “封影,这些年你过的还好么?”这句话,在她想起封影的那一刻她就想问了。奈何那个时候一直都在装傻不能问,只好等到今天了。

    好,也不好!

    封影不想让穆繁城担心,点了点头。

    “你别骗我了,你这样怎么能好呢?”拉过封影的胳膊,看到上面紫的、青的、红的伤痕,穆繁城就觉得心疼。一个人无依无靠、又没有什么背景的,想要在穆府生存下去,简直比登天还难。尤其是封影这样不会说话,更是容易被人欺负。

    封影低垂着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就已经不在意了。在穆府的日子虽然艰苦,倒也逍遥自在。一到了夜晚,那便是他的时间了,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去做自己的事情。

    谁又能想到如今的东牧三大酒楼的背后老板,都是封影呢?谁又能想到在穆府受尽委屈的封影,又会是当今天下第一谜团锐狱的狱主封仇影呢?

    甚至于,谁又能猜到如今的封影,会成为收复整个……

    长而乱的黑发,遮挡着封影的脸,也遮挡住了他的表情。

    穆繁城从腰间拿出了两个小瓷瓶放到了封影的手心,接触到瓷瓶的冰冷,封影抬头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穆繁城,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心。

    “这些伤药对你伤痕复原会很有帮助的,封影,不管以后发生什么都要努力的活下去知道么?只有活着,你才能去将自己的梦实现、才能将自己那些不完整的人生凑齐。”

    譬如现在的她,她正在努力的活着。

    封影点头,蘸了点水在桌子上写着:“谢谢,我知道!”

    “活着固然重要,可是活着的前提就是要有尊严。现在的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不过你要相信我们以后一定能够成为人上人、把那些曾经欺负过我们的人全都踩在脚底下。”

    仇视的目光通过封影看向了远处,脸上的伤疤也因为仇恨而变得狰狞扭曲起来。封影担忧的看着被仇恨之火燃烧着的穆繁城,心隐隐的为穆繁城感到心疼。

    当一个人以最纯真的样子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时候,她一定是受尽了打击和折磨。然而一个人要是以绝对憎恨的面容应对天下,那她的世界便已经开始慢慢的崩塌。终究有一天,仇恨的怒火会将她整个人都烧成灰,最后受伤的也就只能是自己而已。

    封影也怨过、也恨过,可是那也只是曾经。只有在逆境,才能促成一个人的成长,才能让她更坚强的活下去。

    封影握紧了穆繁城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

    又在她手心写着:“放下仇恨,或许你会活得更开心。”

    “不,你不懂!很多事,只能掩藏在心里。开心这种东西,是人制造出来的。”

    她的伤痛封影又怎么会明白?她正是依靠着这份仇恨才活到了现在,如果让她放弃,那跟杀了她有什么区别?

    穆繁城的世界,早就已经被仇恨之火燃烧的干干净净了。封影会懂她,正如同她也不懂封影一样。

    “对不起!”封影又写到。

    对不起,曾经的我没能保护你;对不起,现在的我不能把真相告诉你;对不起,我只能把对你的爱掩藏在心底。

    “呵!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应该要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才对。以前,你也是奋不顾身的保护我,把自己弄的伤痕累累。现在,也还是如此。不过以后不会了,以后换来我来保护你。”

    穆繁城露出了真心的笑容,只有对着封影,她才能肆无忌惮的去表达自己的心情。

    穆繁城没有料想到今日的一句“以后换我来保护你!”,会成为他们一生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