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兰荷苑内,穆繁蕊站在门口张望着天空。天空如同水一样的清澈湛蓝,干净的没有一丝丝尘垢。那些洁白的云朵,组成了一幅幅美丽动人的图案,在风儿的吹佛下,那些云朵飘来飘去的,煞是可爱。

    穆繁城的醒来,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穆繁蕊也想不出她醒来对她们有什么好处,又有什么坏处。

    穆繁城并没有忘记之前的事情,那她在荷花池故意陷害她的事情,她也应该记得非常清楚。在穆繁城心里,她已经给自己涂抹上了一层灰色的色彩。

    要如何将这层灰色,转换成别的颜色,这个还需要仔细的考虑才行。

    君慕容拿着披风给穆繁蕊披着,“蕊儿,对于穆繁城的突然苏醒,你有什么看法?”

    君慕容向来没有什么主意,若不是为了穆繁蕊,她早就已经不涉及穆府的明争暗斗了。她最宝贝的,也就是穆繁蕊这个女儿而已。只要是女儿的心愿,她都会努力的去完成。

    穆繁蕊也实在是太过孝顺,她见不得任何去伤害君慕容,母女两个也算得上是非常的有情有义了。

    “总之穆繁城不会对我们出手,她要出手也是对穆繁青与穆繁芯出手。”

    她再怎么小气应该也不会跟一个病秧子计较,想到这里穆繁蕊还有点感谢这一身的毛病了。

    “你怎么这么肯定呢?”

    之前她可是还在夏老面前找了穆繁城的麻烦呢,就是不知道穆繁城现在在预谋什么。听那些下人说,在穆繁城给丞相敬完茶之后,她还跟穆繁芯她们母女掐起来了呢。

    她就担心忽然转性的穆繁城会第一个拿她们开刀,在穆府里,敌人是越少越好。弱的一方,最容易成为强者的盘中餐。君慕容不得不为穆繁蕊担心啊,穆繁蕊虽然聪明,毕竟势单力薄。

    “等待,现在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事情总是会发展下去的,不管是按照什么形式。

    “那,行吧。外面风大,还是先进屋里吧。”

    穆繁蕊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君慕容甚是着急。然而这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病症,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好的。吃了那么多年的药,还是没什么起色。

    “娘,你先进去吧,我想在外面在站站。”外面的空气这么好,她不想总是呆在房间里闻着那些让人恶心想吐的药味儿。

    对于上天给她的这具不公平的身躯,穆繁蕊没有抱怨过,先天的不足不代表后天还会如此。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穆繁蕊自以为自己不输给穆繁芯,也就不会畏惧。

    穆繁城在封影那边一直呆在了傍晚才打算回去,封影自然是舍不得穆繁城这样离开的。又害怕穆府那些喜欢嚼舌根的人胡言乱语,也就只好让她先回去了。

    穆繁城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走在小道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觉得今天是她最轻松的一天了。只要跟封影在一起,她所有的烦恼都会不见了,压在肩膀上的担子也轻松了不少。

    跟在她身后的红霜见她那么开心,也跟着高兴起来了。封影还算有点本事嘛,能让小姐笑得这么开心。吹笙公子呆在她身边这么多年,都没有博得美人一笑呢,封影算是赚到了。

    不管以后小姐的选择是谁,只要她高兴就好了。

    “小姐,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这么开心的时刻,她着实是不想打搅穆繁城,可是毕竟这关系到她们的计划。

    “先看看白禾仪她们如何做吧,我醒来了她们肯定会先对我下手。她们的手段也就只有那一点,下毒、买凶杀人。哼,这点手段在我们舞心宗早就已经过时了。聪明如你,你觉得她们下面该怎么对付我呢?”

    深闺中的妇人玩来玩去,也就那么几招。这些把戏,穆繁城早就已经玩腻了。

    “我想不到!”好吧,她承认自己笨了。

    “不能杀我,也不能留我。有什么比让穆长琴亲自把我赶走来的更痛快呢?只是,要选对方法而已。”

    “可是夏老是不可能让你离开的,她肯定会帮你的。”红霜说。

    “难道白禾仪就不会想办法,把我跟夏老一起送走么?夏老年纪也大了,也是应该到清净的地方休养生息了。而我偏偏是夏老最喜欢的孙女,夏老临走了肯定也会带着我一起走。”

    “原来,这就是她们的算盘。”

    她们的动作都被小姐给看穿了,那她们还会这么做么?小姐,又会有什么对策呢?红霜瞥了瞥穆繁城,想了半天还是没有问出来。

    朝霞榭内,白禾仪吩咐着穆樊涛把那些对穆繁城不利的谣言全都散播出去。只要等到明天穆长琴下了早朝,就一定能够听到。

    因为穆樊涛曾经的计划失败过,这次他也不敢太出格。故而,白禾仪的吩咐她还是乖乖地照做,没有一丝的不满。

    这次,定能让穆长琴亲自把穆繁城赶出去。即使是夏老要帮穆繁城,恐怕困难也不会小。

    看到母亲那么信心十足的样子,穆繁芯也放宽了心。在穆府,只要有母亲就够了。她要做的,就是多多的在穆繁青那边煽风点火,借助穆繁青的手除掉穆繁城。

    她当然也不会忘了还有一个站在一旁看着鹬蚌相争的渔翁了,穆繁蕊那边她要亲自下手。她也弄清楚了,夏老的出现就是因为穆繁蕊的告状。

    穆繁蕊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实际上她的鬼点子才最多,每次都用退让来保全自己。等到她们斗得两败俱伤了,她再出来坐享胜利的果实。

    世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对于穆繁芯来说,她的敌人就只有坐在嫡长女位置的穆繁城和不断退让的穆繁蕊。

    还要注意一点,就是不能让她们两个结成联盟。

    穆繁青与穆繁蕊的关系也不错,可以从穆繁青那方面下手。

    白禾仪坐在一边喝着茶,见穆繁芯一脸的沉思好奇的问:“繁芯,你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了?”

    “就是在想现在的关系而已,我已经想好要怎么做了,母亲不用担心。”

    “哦,那你的想法是什么?”

    穆繁芯将自己的心中的盘算告诉了白禾仪!

    “你说的很对,就让穆繁青去应付穆繁蕊那边,我们把火力全都对准穆繁城。”只有把她从嫡长女的位置上拽下来,繁芯才不至于背负着庶女这个难听的名号。

    夕阳,将西边的云彩染成了红色,如同一把大火在那边熊熊燃烧着。傍晚的风中,带着一点点湿气。眨眼间,回来穆府已经一个半月了,这一个半月内发生了很多事情。

    现在想想,她还真是留恋在舞心宗的日子。也不知道义父的毒怎么样了,找到机会,她得快点去东牧宫内找到墨莲花的下落才行。

    晚膳,穆繁城也没什么心情吃。

    红霜也不知道穆繁城是怎么了,回来的时候心情不是挺不错的么?怎么回来还不到几个时辰,就变得这么郁郁寡欢了,就跟谁抛弃了她似的。

    “小姐,如果你想念封影的话,我可以去把他请过来的。”红霜开起了玩笑。

    穆繁城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她泛着呢,哪有那么多功夫去想封影啊。

    “小姐,要不要我去把他找过来啊?”看小姐的样子好像真的是在想封影啊,都不让别人说呢。

    就不知道小姐坠入爱河,会是什么样子了。

    “别闹,红霜,这段时间舞心宗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穆繁城问。

    “原来小姐是在关心这个啊,嘿嘿!”

    “不然呢,你现在是越来越没规矩了,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自从离开了舞心宗,以前那个冰冷的、聪明的、不爱笑的红霜就变了,也不知道这个改变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说到这个,她还真是有点怀念以前那个懂事懂规矩的红霜呢。

    红霜耸了耸肩,这还不是因为她啊。

    “从我们来到东牧之后,舞心宗那边便没什么消息了。不然明天,我去打听一下。东牧这边,有舞心宗的分舵。”

    她也有点怀念起舞心宗来了,尘存溪山就是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在那里,不管你有多少的忧愁,只要看着那边美丽的风景总是会忘却。

    尘存溪山的美丽宁静,实在是比这里好上太多了。也不知道宗主、绛潇、滑落、沫瑛柒瑛他们现在怎么样了。离开了这么久,真好想念她们。

    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沫瑛柒瑛一直都跟在她们身边保护着她们。只是碍于舞飞胥的命令,她们不敢让她们发现而已。

    躲在东边树上的两名蒙面女子对视了一眼,同时摇摇头。

    “还是别了,到时候再让白禾仪她们发现。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还有别的任务要交代给你。”

    “什么任务?”

    “义父体内所中之毒不能再耽搁,你立刻让人去东牧宫探查墨莲花的下落。墨莲花是一种很珍稀的药草,东牧皇帝一定会小心珍藏。你要做的,就是得到它的下落,但是不能打草惊蛇。”

    “我知道了,明天一早我就去办。”

    她还以为小姐已经忘了宗主的事情呢,原来都是她多心了。小姐是宗主带大的,穆长琴也不过是给了她一副身躯,再者这身躯也被穆长琴亲自给毁掉了。只有宗主,才是真正的对小姐好。

    时间也不早了,穆繁城洗漱过后就休息呢。

    穆繁城房间里的等熄灭了之后,两个人影飞快的闪过,眨眼间便消失在了穆府。只留下了那几片缓缓下落的树叶……

    宗主的生命她们也有责任,东牧皇宫还是让她们姐妹两个去闯吧,红霜只需要留在少宗主身边就行了。少宗主是未来舞心宗的宗主,她的安全才最重要……

    红霜推开窗户,目视着远处离开的两个人。怪不得她总觉得有人在监视她们,原来是柒瑛和沫瑛,这应该也是宗主的意思吧。

    宗主果然,还是放不下小姐啊。红霜转身,看着床上不知道有没有睡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