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东方的云彩被新升的朝阳渲染成了一片火烧云,金灿灿的阳光很快便洒进了房间里。穆繁城起床,推开窗户。眨眼间,夏天已经快要过去了。代表这悲伤的秋天就要来临了,秋天到了百花都开始凋谢、鸟儿们也要开始往那边迁徙。

    秋天之后,便是冰冷的冬天。

    她最喜欢的季节也是冬天,她喜欢看雪、也喜欢看着大地变成一片白茫茫所带出的那份宁静。

    采碧也从夏老那边过来了,看到穆繁城她首先就是去拿了件衣服给她穿上:“小姐,你这样会生病的。”

    “没事,只是看到外面的树叶凋落有点难过而已。”

    人,也像是那片片飘落的树叶,随风飘摆不知道最后会落到哪里。都说落叶归根,然而当落叶被吹到别处,又要如何归根呢?

    采碧帮穆繁城穿好衣服,又把那些伤药给她涂抹上。

    “白禾仪她们有没有什么动作?”穆繁城问。

    “还没有!”

    “那穆长琴呢?”

    “相爷一大早就去上早朝了,想必现在正上着早朝呢。”

    穆繁城哦了一声,穆长琴是一个好官,是一个只为自己想的好官。

    前世,在恭夜珏成为皇帝之后,他一个劲的想要把穆繁芯送进宫里。期间,也找过她不少次,不过都被她拒绝了。穆长琴便甩下狠话,说她再也不是穆长琴的女儿。

    为这件事,她还伤心了好一段时间。现在想起这些事情,她觉得穆长琴真的是太可恶。表面上做什么事情都是为了东牧国,实际上只是在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已。

    像他这样的伪君子,她还不屑做他的女儿呢。

    穆繁城是在夏老那边吃的早膳,穆繁蕊也过来给夏老请安。两人正好不期而遇,穆繁城看穆繁蕊的眼光少不了那些质疑。

    正好穆繁蕊也没有吃早餐,夏老便留下她一起用餐。

    “繁蕊,你身体怎么样了?”夏老关心的问。

    穆繁蕊的脸色苍白如纸,真是让人担心。

    “没事,已经好多了。谢谢奶奶关心!”

    “没事就好,你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才行啊。你母亲就你一个宝贝女儿,要是你出什么事可让你母亲怎么活啊。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跟奶奶说,就算穷尽丞相府的一切奶奶也一定要把你的病给治好了。”

    穆繁蕊救助穆繁城的事情,让夏老非常欣慰。她认为穆繁蕊是真心的对穆繁城好才会如此,其实不然。

    “蕊儿会照顾好自己的,让奶奶担心了,真的很对不起。”夏老的关心让穆繁蕊的眼眶通红,今天早上她从下人那边听说穆繁城要来夏老这边吃早餐,也跟着过来了,为的是来谈谈穆繁城的口风。

    可是从穆繁城坐在这里,她就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穆繁城脸上还有伤口,给那张脸有添加了一点恐怖的色彩。本来就不怎么样的脸,现在更加惨淡的让人不忍直视。

    “繁城姐姐,这是母亲给我的药膏,只要涂抹在伤处就能好的快点了。这也算是我母亲,给你赔罪了。”

    穆繁蕊把东西放在穆繁城面前!

    穆繁城也没看,冷冷的说了声谢谢。

    “哎,繁城你这是什么态度啊,这可是繁蕊特地送来给你的。”夏老蹙着眉头说。

    穆繁城笑了笑,“其实我觉得这药膏还是繁蕊妹妹用比较好,妹妹的身体那么差,不久前又跌进了荷花池受了风寒。最需要这个,是妹妹而不是我。妹妹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个还是给妹妹用的好。”

    穆繁蕊已经听出了穆繁城话语中的火药味儿,强颜欢笑着说:“谢谢姐姐!”

    她都已经做成这样了,穆繁城居然还是不领她的情。这么说,穆繁城是不打算放过她们母女了?

    穆繁城最擅长的就是观察人的内心,穆繁蕊在担心什么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轻笑了声:“蕊儿,还是要谢谢你帮我搬来夏老这个救兵,不然我肯定会被她们给打死的。”

    暂时还没有跟穆繁蕊为敌的必要,看她的样子好像也挺害怕她对付她的。穆繁蕊还有利用价值,而且她也没像穆繁青她们那样对付她。

    她现在的敌人只有穆繁芯与穆繁青,穆繁青不成气候。

    “额,我,我也不想看到我们姐妹相残。很抱歉,当时没有帮到姐姐,是我的胆子太小了。”

    “哎!怎么会小呢?要是小的话,你就不会去告诉夏老了。其实你,很勇敢。”也很聪明,而这一点也正好是她可以利用的。

    穆繁蕊的脸一红!

    她们姐妹两个和睦相处,最高兴的当然是夏老了。如果可以,她更加希望穆繁青。穆繁芯也能跟繁城好好的呢。

    只可惜,这不可能。

    安儿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夏老,不好了,相爷他,相爷他…”

    “长琴怎么了,你别着急慢慢说。”夏老急的站了起来,她就只有穆长琴一个儿子,可不能出事了。

    缓了口气,安儿说道:“相爷气冲冲的回来了,还吵着、吵着要见二小姐。”

    “气冲冲?”

    “是啊,很生气的样子。”

    “繁城,你先在这里呆着,我过去看看。”繁城在这里好好地,又怎么惹到长琴了。

    穆繁城哪里坐得住,“不了,既然父亲找的人是我,还是我过去吧。我也想知道父亲,为何要对我这么生气。”

    “那行吧,我们过去。”

    穆繁芯也跟着过去了,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能少了她呢。穆繁芯她们这么迫不及待的就行动,这可不是聪明人的做法。

    前厅聚集了很多人,几乎整个穆府的人都在那边了。

    封影躲在柱子后面,满是担忧的看着穆繁城一步步的走向大厅。想要出去叫住她,却还是听了下来。这个时候,他更加不能出去,否则穆繁城的罪责就更难洗清了。

    谣言终究是谣言不能尽信,他也相信穆繁城不会做出这些事情。

    穆繁城瞟了一眼站在那边的封影,连封影都出来了,到底是什么事情?

    大厅的气氛非常的凝重,穆繁城站在中间,就好像是等待要被审判的犯人。“父亲,不知道您叫繁城过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孽女,给我跪下!”穆长琴怒吼一声,他只要看到穆繁城这张脸就非常憎恶。

    “长琴,繁城又……”

    “母亲,这件事你别管。”不给夏老说话的机会,穆长琴再次把锋头指向了穆繁城:“我问你,这么多年你在外面有没有做出对不起穆府的事情。”

    穆繁城纳闷之极,她哪有?

    “没有,我什么都没做。”

    “没做?哼,你做没做你自己心里知道。还是说,因为脑袋受了刺激了连自己曾经做过事什么都给忘记了?”

    她真的是冤死了,“既然父亲一口咬定繁城做了对不起穆府的事情,还请父亲告知繁城,繁城做了什么。”

    “你自己看看!”穆长琴把一幅图扔到了穆繁城面前。

    穆繁城捡起来,眼神一冷。上面画的人正是她,但是那个男人她却一点也不认识。图上的人正在做着苟且之事,而且还是一脸享受的样子。

    这简直就是一副活春宫,里面的主角还是她穆繁城。

    穆繁城冷哼一声:“简直是无稽之谈,父亲,这种东西你也相信么?”

    “由不得我不信,你知不知道外面都在传什么?我穆府嫡长女是个不知羞耻的放荡女,你,你,你简直丢尽了我穆府的脸。”

    下了早朝回来,一路上的有多少人在对着他指指点点,甚至还有人在对着他吐口水。一向爱面子的他,怎么能忍受这样的侮辱。

    他立即让宽运去调查这件事,谁知道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穆繁城知道自己怎么辩解,穆长琴都不相信。

    “怎么?没话说了么?”白禾仪义正言辞的站了出来,“繁城,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呢?”

    穆繁蕊蹙了蹙眉,穆繁城在外面的事情她也不清楚,也不好帮她说话。

    “父亲,可能都是误会,繁城姐姐应该不会做这些事情的。即使,即使繁城姐姐不懂事,还有红霜呢,红霜怎么会任由姐姐去做这些事情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如果不说,反而更加让穆繁城起疑心。

    “说不定,这些事都还是红霜让做的呢。相爷,红霜她毕竟是个山野村妇,对于咱们城里的东西自然是不了解。再加上,她们回来穆府之路艰辛,又没有银子,做这些事也是在所免的。毕竟,都是情势所迫啊。”

    这次,还不把穆繁城给赶出去?

    “穆繁城,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人证物证都在,我倒要看看你还要怎么解释。”

    穆长琴的脸都被气红了,他什么时候丢过这样的人。穆繁城一而再再而三的让穆府丢脸,他实在是不能再放任下去了。

    就在穆长琴要决定怎么处置穆繁城的时候,夏老的拐杖用力的敲着地板。“胡闹!长琴,你又想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处置繁城么?之前宴会的事情,你忘记了是不是?”

    “母亲,这件事不一样。外面到处都在说这件事,你让我们穆府的面子往哪里搁。如果不处置她,那穆府还有什么规矩可言。”

    夏老对穆繁城的宠爱,更加激起了穆长琴的怒火。

    穆繁青道:“奶奶,这可关系到咱们穆府的声誉,若是不好好处理恐怕要落人话柄的。”

    何玉琦假装拉住穆繁青的胳膊,劝说着:“繁青,这件事你父亲处理就好了,你别多插嘴。”

    “怎么不能插嘴了啊,我们可都是穆府的一份子。走在路上,都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穆樊涛也幸灾乐祸的说道:“可不是,我们穆府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有伤风化的人。我穆樊涛,才没有这样的妹妹!”

    穆繁城嘴角抽搐着,还别说她从来就没有把穆樊涛当成过哥哥。

    “父亲,难道这上面的疑点您还没看出来么?”

    无意间,穆繁城发现里画像中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