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大姐,那个不是穆繁城么?”穆繁芯指着水亭榭那边的穆繁城二人,冷嘲着:“哼,这才刚将自己身上的污泥清洗干净了,又在光天化日之下与别的男人卿卿我我了。”

    “要我看,这个穆繁城就是贱货中的贱货。以为凭借着自己的小聪明,就能糊弄过去。父亲相信她,不处置她,不代表我就相信她,放过她。

    她把我们穆府的脸面都给丢尽了,居然还能笑的这么开心,真是恬不知耻。”

    穆繁青愤懑的说道,她就是看不惯穆繁城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以前的她已经够让人讨厌的了,如今的她更是如此。

    “就是,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真是对不起我们长大的穆府。穆府的风气,都被她给带坏了。”

    见穆繁青柳眉倒竖、瞋目切齿的模样,穆繁芯继续火上浇油着。她就要用穆繁青来对付穆繁城,她来坐享渔翁。最后,再来对付穆繁蕊。

    今天穆繁蕊的表现,实在是让她怒火中烧。她公然的站在穆繁城那边帮她说话,意思已经表明的很明白了,她是要与她穆繁芯为敌。

    敌人,她是统统不会放过的。

    “哼,这次的是流言蜚语能被她几句话带过去,可不代表下次就不能是真的。”穆繁青气愤的说了句,便甩了甩衣袖带着丫头离开了。

    穆繁青这次一定会有所动作,这个消息要先让母亲知道。到时候,还能帮她一把。

    朝霞榭内,白禾仪一边喝着茶一边想着穆繁芯所说的话,同时在想着要如何解决掉穆繁城。

    “母亲,可有什么想法?”这都坐了一个多时辰了,母亲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穆繁芯不由得有点着急了。

    “暂时没有,看来还得从穆繁城的过去开始着手,相信应该能查出一点蛛丝马迹。”

    “可是她以前是生活在那个小村子里的啊,我们又找不到,要如何开始入手呢?”穆繁芯问。

    “当然是从那个村子还是着手,既然她在村子里混了这么长时间,肯定会有人认识她,知道她。这样,我现在就去让你大哥处理去查查。”

    正如同穆繁城自己说的那样,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还就不信挖不出穆繁城的秘密。

    说动身就动身,白禾仪立即就去找穆樊涛。

    在穆府的门口找到了他,白禾仪便将这件事告诉了他,穆樊涛立刻收拾东西准备去穆繁城住过的小山村。

    红霜躲在一边将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将信塞进怀里,从穆府的后院跳了进去。

    到了晨露楼才知道穆繁城不在,也从下人口中听到了她离开穆府发生的事情。才几个时辰不在,小姐又被叫过去问了一次话。

    红霜也不想出去了,干脆就呆在房间里坐等着穆繁城回来。

    两人聊得也差不多了,封影的手指被石桌磨得通红。写了这么多字,真是难为他了。

    “好了,我该回去了,我们改天再聚。其实,你可以带着笔墨的,用不着总是用手指写,这样会痛的。”

    穆繁城拍了拍封影的肩膀,带着采碧回去了。路上,她顺便吩咐了采碧要拿笔墨给封影。

    采碧在心里偷笑着,小姐果然对封影有着特别的感情,只是她不想承认罢了。既然她不承认,那她也不好说出口毕竟是她们之间的事情。

    穆繁城走了,这里的荷花好似都失去了迷人的风采,他也没什么好留下的了。看到对面有人走过来,封影迅速低着头从那人身边走过。

    穆繁青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心中的怒火就是难平。然而现在又想不到别的办法,头疼啊。

    “繁青,你坐下休息休息吧,除掉穆繁城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成的事情。你再这么着急,也没用啊。”

    恐怕还没有把穆繁城除掉,就先把她的头给转晕了。那除掉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不行不行,穆繁城不除掉我休息不了。母亲,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这办法又不是一时半会儿的就能想到的,我们先休息,养精蓄锐等到我们都准备好了,再去给穆繁城来个出其不意。”

    “恩,那好吧。想办法想的我头都痛了,先吃饭吧。”

    老远的,就听到穆繁城跟采碧两人在聊天了,红霜撇了撇嘴。她可是跑了一天呢,她们两个倒好,什么都没做就能得到消息。

    红霜趴在窗口喊道:“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穆繁城看了看前后左右,确定没有人之后一个纵身便从窗户飞了进去:“有什么事,说吧。”

    红霜将怀里的信交给她,“舞心宗最新的消息全都在上面了,你看看吧。还有,刚刚我回来在门口偷听到白禾仪让穆樊涛,去我们说的那个村庄打听你的消息。”

    先看信再说,其他的都不重要。

    看完信,穆繁城总算是把心中的石头卸下来了。“吹笙在信中写道,舞心宗一切正常,那边有他让我们不必太担心。倒是宗主,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商洛也在想办法医治宗主,红霜,我们得尽快得到墨莲花才行。”

    “墨莲花的放置,我已经让人去查看了。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便能知道具体位置了。”

    “那就好,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对了,你刚刚还说什么了?”

    她只顾着信了,却忘了红霜刚刚说的第二件事。

    “白禾仪已经让人去调查小姐,我们要怎么做?”对于穆繁城的无心,红霜只能叹气。一得到舞心宗的消息,就像失了魂魄似的。

    “这样啊,让我想想。”

    白禾仪她们敢拿贞洁这件事来做文章,那她也可以把这件事变成真的。

    “红霜,外面的流言蜚语你都听到了吧。”穆繁城问。

    “是啊,不是被小姐解决掉了么?”怎么忽然,又提起这件事了?

    “哎,没办法,这都是她们逼的我啊。红霜,她们那么关心我、那么想要知道我消息,那就让她们知道好了。”

    红霜疑惑了一下,立刻明白了穆繁城的意思。把前后两句话连起来,意思就是‘穆繁城真的是个不知羞耻的浪荡女。’

    “好,我立刻就去办。”又要让她跑腿,那个虚拟的村庄很远的好吧。今天晚上,又不能休息了。

    得了得了,谁让这是小姐的命令呢。

    穆樊涛已经出发了,她必须要比穆樊涛还要快到那边才行。

    红霜走后,采碧才问道:“小姐,那舞心宗是什么地方啊?”

    每次看到她们谈论到舞心宗的时候,她们脸上都是一副幸福、甜蜜的样子。小姐也很难得的,会露出那种从来没有过的愉快表情。

    “舞心宗才是我真正的家,那里是乱世中的世外桃源。那里有着全天下最美的美景,最好的人、最好的物。”

    她可真想念舞心宗的一草一木呢,纵然吹笙传来了消息,可是她还是很想念那里。

    “真的有这样的地方么?”没来由的,采碧也开始向往起来了。

    “是啊,等到穆府的事情解决了,我就带你回去。在那里,再无任何的纷争。每天,都过着自由快乐的日子,采碧,到时候你愿意跟我走么?”

    采碧是穆府的丫头,她的来去停留还是由她自己决定的好。

    “我的命都是小姐的,当然是小姐到哪里我就到哪里了。”杀手们,最希望的就是能够有一个安身栖命之所。能有这样的地方,她当然要去看看了。

    “那好,到时候我们带着夏老一起回去。”穆繁城笑了笑,跟采碧相处的这些天,她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丫头。

    只是她们都没有料到,最后回去的,只有那两缕残魂。身躯,早已经葬身于这乱世凡尘,早已是一身难以洗去的污浊尘埃。

    两天后,红霜回来了,她已经将所有的消息全都散播出去。在她到达的第二天晚上,穆樊涛也到了。直到穆樊涛离开之后,她也才跟着一起离开。

    穆樊涛得到的消息,全都是按照她的意思来的。

    穆繁城听着红霜的汇报,不停地点头:“红霜,你做的好。穆樊涛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把这些消息带给白禾仪。白禾仪也一定会再利用这次的事情,来对我下手。”

    采碧担忧起来了:“就是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动手,若是她们行动了我们还没有注意到呢?”

    “这就是你跟红霜两人要做的事情了,你们过来。”

    穆繁城将自己的计划悄悄的告诉了红霜与采碧,听完后她们二人同时点头。

    “任由他们再怎么厉害,也绝对不会猜到我们会有后招的吧。”红霜好笑的说着。

    “她们有张良计,我们有过墙梯。小姐,你可真聪明!”采碧也是一脸的喜悦。

    “现在,就坐等她们开局了。”穆繁城看着杯子里倒映着的人影,嘴角正慢慢地上扬着。

    穆樊涛果真亟不可待的将打听的消全都告诉了白禾仪,白禾仪拍手叫好,终于逮到这个小妖精的把柄了。

    “樊涛,你真的确定了么?”白禾仪还是不放心。

    “这次是真的,那里的村民们都会穆繁城厌恶至极,之前的强盗也全都这么说。而且,几乎那里的每个男人都尝过了穆繁城与那个红霜贱婢的滋味儿。他们还说了,这两个贱人长得不怎么样,那身材可是一流的。为了防止万一,我还特地带了几个证人回来。”

    这些都是他亲耳听到的,怎么可能还有假。

    “那真的是太好了,这样一来,看她穆繁城还有什么话好说。”

    穆繁芯满脸的兴奋:“穆繁城还真如我们所说的那样贱,母亲,我去找穆繁青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她。让她,来代替我们出手。”

    “好,注意点别暴露了。”白禾仪一脸的开心。

    这次,人证物证俱在,她还能说什么呢?到时候,她肯定会也会带着相爷一起去看这场戏。

    相爷亲眼所见,她还能说什么?

    想着马上就要将穆繁城给赶出去了,白禾仪立刻神采飞扬起来了。

    只是她似乎还忘了一成语,叫:“乐极生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