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果然,穆繁青知道这件事之后,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拉着穆繁芯的手不停的问:“你说的都是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了,不过这件事你可千万别让别人知道了。”

    “那是自然,好了,你回去吧。知道了这个,我绝对能让穆繁城吃不了兜着走。”终于有把柄落在她手上了,看她这次怎么把穆繁城往死里整。

    “那我回去了,你自己也要小心点。”穆繁芯满脸的虚情假意,这就叫借他人之手除己之劲敌。

    “知道了知道了!”

    穆繁青已经开始想象着穆繁城倒霉的样子了,谁让她在大厅里用那种语气说话。狂妄自大的人,总是要付出些代价的。

    有了能够除掉穆繁城的办法,穆繁青觉得自己的天空都明朗起来了。

    何玉琦正纳闷穆繁青为何要这么开心激动呢,穆繁青只是告诉她,这是秘密,等到事情搞定之后她就知道了。

    隔天一早,穆繁城洗漱过后,采碧就过来跟穆繁城说,穆繁青晚上邀请她们一起赏月的事情。

    穆繁城满不在乎的让采碧应了这局,她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着她们上钩了。却不曾想到,鱼儿这么快就上钩了。

    转身,却又让红霜去请夏老晚上一起去池洛河边看花灯。

    一场带着阴谋的局已经开始了,然而究竟谁才是这场局的主场人呢?

    夏老坐在院子里,穆繁蕊坐在她的对面。

    “繁蕊,繁城晚上约我们一起去池洛河边看花灯,你也一起去吧。”

    自从穆繁蕊站在穆繁城这边之后,夏老对她的好感增加了不少。在穆繁城没有归来之前,她对三个孙女的态度是一样的,她回来之后,夏老便只对穆繁城与穆繁蕊两个人好起来了。

    “我去的话,繁城姐姐不会生气么?我看,我还是不要去的好。”穆繁蕊推辞着。

    “没事没事,赏花灯当然是人越多越好了。”

    “那,那好吧,如果繁城姐姐生气了,我再回来好了。”这无疑,又是一个能够接近夏老的机会。抓住了夏老这根线,还怕穆繁芯她们找她的麻烦么?

    夏老又开始担心起来了,拉着穆繁蕊的手,轻轻的拍着她的手背:“就是不知道,你身体能不能扛得住啊。”

    穆繁蕊笑着点点头:“当然能了,我已经好了很多了。”

    “那就行啊,你们几个姐妹啊,最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你从小身体就不好,苦了你了。”

    俏丽的脸上闪过一丝愁容,穆繁蕊心中哀惜着。就算不好又能怎么样呢?她已经拖着这幅病躯十几年了,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漆黑的眸子,隐隐闪着晶莹的液体。穆繁蕊吸了吸鼻子:“蕊儿能有夏老关心着,真是蕊儿的福气。”

    “蕊儿不哭啊,怎么哭起来了呢?”

    “没事,蕊儿开心而已。”

    穆繁蕊擦擦眼泪,笑着说。

    夜晚,悄无声息的到来了。天上那轮硕大的月亮,带着迷离的色彩与朦胧的魅惑。那朵朵黑云,时而会俏皮的跑过来遮挡住月亮的光辉,时而又会被月亮所折服,跑到别的地方。

    风中的树叶沙沙作响,叶子的影子投射在地上,构成了一副好看的画面。

    倏尔,一阵脚步声打乱了这层宁静。

    水亭榭内,一人读独坐在里面,从背影看隐隐约约能看出她是个女子。那女子身穿一身浅绿色的水罗裙,头上的步摇也随着风儿轻轻的摇摆着。

    在另一边的假山那儿,还有几个黑影再那边晃来晃去的。

    脚步声越老越近,穆繁青嘴角的弧度也渐渐的向上扬起。明眸中,闪烁着奇特的光辉。

    “大姐,不是说赏月的么?怎么不见繁芯、繁蕊两位妹妹啊?”穆繁城走到穆繁青面前坐下。

    桌子上,摆放着十几个精致的小点心。

    空气里除了点心的香味儿之外,还有浓浓的烈酒香味儿。

    “繁蕊的病情又发作了不能来了,还有繁芯,白姨娘有别的事情交给她做。所以,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穆繁青到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穆繁城。“只有我们两个了也好,正好我也有些话想跟你说。”

    “大姐,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她们肯定是在幕后准备着了吧。穆繁城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茶水,半天没有动。

    “繁城,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总是找借口来欺负你。可是,这不是我的本意。今天,就接着这两杯茶来给你道歉,希望你不要怪罪我的好。”穆繁青高举着酒杯,说完就仰头一口喝了下去。

    她的酒喝完了,看到穆繁城还没有动,故作伤心的问:“怎么?繁城妹妹是不打算原谅我么?那我要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呢?”

    “不是,就是有点受宠若惊罢了。我们都是一家人嘛,有什么好计较的呢。我还要多谢大姐看得起我呢,来,一起喝。”

    这酒水跟舞心宗的那些比起来,就跟茶一样。舞心宗的酒,那才叫一个烈呢。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多喝几杯,庆祝我们姐妹和好如初。”穆繁青再次的将两个酒杯倒满。

    几杯酒下肚,穆繁城的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了。她扶着头,一副要醉倒的模样。

    “繁城,你可不能醉了啊,我还有好多话没跟你说完呢。”

    她的酒量挺不错的啊,怎么今天觉得头晕晕的啊?穆繁青使劲的摇着自己的头,发髻上的步摇来回的晃着。

    穆繁城瞥了她一眼,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看来我的酒量也下降了呢,可是你比我还没用。”穆繁青扔掉酒杯,酒杯‘砰!’的一声摔成了碎片。

    用手指戳了戳穆繁城的胳膊,穆繁城嘤咛了一声翻过身跌倒在地上。摔成着这样还没有醒来,看来是真的醉了。

    穆繁芯揉了揉头,明明是打算把穆繁城灌醉的,怎么她的头这么晕呢?不行,正事都还没有办完呢,得先把她给处理了。

    拍了拍手,假山后面躲藏着的那几个影子立刻跑了过来。

    “把她给我搬到后院去,记住,千万不要惊动别人。把她安置好了之后,迅速去通知那几个人过来。”意识已经不怎么清楚了,却还死撑着让那些人把穆繁城送过去。

    “是!”他们都是穆樊涛找来的,穆繁青对非常的放心。

    她要亲自看着穆繁城被送进去,她才能放心。穆繁青的身体摇摇晃晃的跟在后面,为什么穆府这一条路上会没有人呢?当然是因为穆繁芯她们,她一个人怎么能做好这件事呢?

    穆府后院曾经是封影住过的地方,封影从搬到东厢房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个地方,用来放置穆繁城最好不过了。

    那几个大汉毫不留情的将穆繁城丢在床上,床板硬得要死,穆繁城蹙了蹙眉。还好她是背对着那几个人的,他们并看不到她的表情。

    穆繁青站在门口,直到那几个人出来了。

    “好了,你们快去把那些人叫过来。”穆繁青坐在台阶上不停的揉着头,她的头好晕啊。

    几个人走后,穆繁青实在是忍不住的用发钗刺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怎么回事?我的头怎么会这么痛?”

    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了,她似乎看到有一个人在朝着自己走了过来。最后她只听到了一句话,“该到你了!”随后,她就昏了过去。

    红霜双手抱肩站在她面前不停的摇着头,“就凭你这个蠢货,也想跟我们小姐斗?你可知道我们小姐是谁啊?她可是我们舞心宗的少宗主,是轰动武林的白溪魔女哎。哼,今夜,就让你好好享受享受吧。”

    一把将穆繁青扛在肩膀上,红霜推开那残破的门进去,随手将门关起来。

    “小姐,可以了!”红霜叫了一声。

    原本醉倒的人,却在叫声刚落的同时便跳了起来。

    “嘶!我的鼻子撞得好痛,这床也太硬了点。”

    封影每天晚上就是睡在这种硬如铁石的床上么?真不知道这些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好了,这里交给你了,我先去池洛河了。夏老应该等急了,我得快点过去才行。”

    “是!”

    穆繁城从后面回到了晨露楼,换了身衣服漱了口,这才往池洛河赶过去。今天正好是十五月圆夜,池洛河边肯定有很多放花灯的人。

    现在,她可是有了证人呢。

    拿着之前买好的东西,穆繁城急忙往那边赶过去。

    东牧夜晚的街道最美丽了,那些红灯笼一直从街头亮到街尾。还有那些卖东西的买东西的,来来往往的到处都是人。

    穆繁城抱着一堆的东西站在池洛河边,池洛河河面上飘着千万盏五颜六色的花灯。中间,还有不少的船只。

    远远的,就看到她特定的那只有着青绿色灯笼的大船了。

    “繁城,你怎么这么慢啊?”她们都在这里等了她一个多时辰了,夏老忍不住的抱怨了句。

    “我啊,去给奶奶买东西去了。哎,繁蕊,你也在啊。”她怎么在这里啊?不过也好,她就又多了一个证人了。

    “是我让繁蕊一起来的,不然我一个人在这边等你,岂不是要等得睡着了。”

    “好啦,是我的不是,繁蕊多谢你了!”穆繁城把东西放到船上,“奶奶,这是给你补身子的药,对身体很好的。繁蕊,这些药你也能喝的。你的手长年都那么冰冷,喝点这些药能够驱寒,对你的病也有点好处。”

    “额,多谢姐姐!”穆繁蕊盯着那大包小包的药,奇怪的是这些药混在一起居然没有那么大的药味儿。说不定,这些药真的能够治愈她的病呢。

    穆繁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药,料想她也不会害她。

    “看,花灯,好美啊!”

    远处的花灯连城了一串又一串,整条河面都被照亮了。倏地,一声巨响,众人一片唏嘘。一朵美丽的烟花,在空中绽放着。

    穆繁城眼睛虽然看着那天上的烟花,心中却想着在穆府后院发生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