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城的嚣张、巧诈,让白禾仪越来越发现她的不简单,无论她们使用了多少方法,她都能够一一的化解。

    她的聪明才智、阴狠手段已经到了令人害怕的地步。她若不除,来日必成害。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跟猪狗抢食物的傻子、再也不是那个让人随便打骂的傻子了。

    她的改变,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傍晚时分,穆繁城坐在晨露楼的小院子里喝着茶,看着即将落下的夕阳。陷入了沉思,相信她们应该了解了她的手段。这段时间,她们还敢对她出手么?

    穆繁青,已经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了。

    红霜怀中藏着书信,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察看四下无人之后,才将书信交给了穆繁城。这是她在出穆府遇到沫瑛,沫瑛交给她的书信,当然还有从舞心宗传来的飞鸽传书。

    “小姐,舞心宗密报!”

    但看红霜面色焦急,穆繁城就知晓是舞心宗出了大事。

    迅速的打开书信仔细的阅读了起来,看完后,穆繁城将书信撕成了千万的碎片挥洒向空中。碎片缓慢的落在草地上,如同一只只旋转飘扬的蝴蝶。

    “宗主病急,今晚我也要夜闯东牧宫,取得墨莲花!”

    她已经耽搁了够长的时间了,必须要加快夺取墨莲花的脚步。

    “红霜,墨莲花的位置确定了没有?”

    “已经确定了,在暮霞殿,位置偏南。每天晚上,都会有一大批的禁卫军在那边巡逻。每三个时辰,换一次岗哨。”

    暂时还不能让小姐知道柒瑛、沫瑛在暗中保护她的事情,否则她一定会将她们二人遣回舞心宗,小姐的危险又要增加几分。她,不能冒险!

    “很好,你先下去休息,今晚我们夜闯暮霞殿。”墨莲花,她势在必得。

    “是!”

    采碧满是担忧的站在一边,“小姐,东牧宫很危险的,里面机关重重、而且都有重兵把守。要进去,恐怕很困难。”

    “你进去过东牧宫?”穆繁城问道。

    “是,曾经接受过一次命令的内容是刺杀东牧宫的一位妃子,所以进去过。只是,失败了!里面的形式,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而且,还有不少的阵法掩护,越是重要的地方,阵法就越夺人命!”

    那一次,她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东牧宫,绝对是龙潭虎穴。

    “那你还记得那些阵法?还知道里面的格局么?”

    前世的穆繁城对于东牧宫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她闭着眼睛都能把东牧宫给绕一边。就是不知道这一世,东牧宫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样子。

    如果是的话,那就好办多了。

    “不记得了,里面的阵法每隔半个月就会换一次。每次,都凶狠的要人命。”

    “原来,是这样!”

    以前东牧宫是没有阵法的,这一次怎么会多这么多的阵法?世事难料啊,原来,就算她重生了,也还是改变不了未来的格局。

    既然如此,那东牧宫她就更应该要闯一闯了。不闯,怎么知道关卡的凶险。

    夜幕降临,穆繁城换回了自己原本的装束,蒙着面纱的脸、只剩下那绝冷的双眸露在外面。

    红霜也换了身大红色的紧身衣,脸上带着红纱。

    “小姐,你们一定要小心啊。要不,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采碧实在是不放心让她们两人单独去闯宫,要是出个好歹,让她怎么跟夏老交代啊。

    “不行,且不说你的本事如何,一会儿如果夏老来了,发现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她会作何猜想?你只要留守在晨露楼就行了,取墨莲花那是我们的事情。”

    舞飞胥是她的救命恩人、是她的授业恩师,她不能看着他就这样命归黄泉。墨莲花,是唯一能够解救他的药材,一定要她亲自去拿回来才行。

    恭夜珏伤他的这笔账,她迟早也是要要回来的。

    一切准备就绪,趁着夜色,穆繁城二人迅速的闪过穆府的一切阻碍,往东牧宫的方向赶去。夜色中,只有那一前一后的身影在不停的奔走着。

    采碧关好窗户,不让任何人进来打搅。

    任他再怎么金碧辉煌、豪华奢侈的东牧宫,在这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的夜色下,也只跟普通的民宅没有什么区别。要说有的话,那就只有冰冷、只有绝望。

    弥漫在硕大的东牧宫上的,是一层黑色的云彩。东牧宫再高,它顶不到天、再奢华,比不过玉盘光华。

    到处,都是一片死寂。只有三三两两的太监宫女,行走在让人感到恐惧的黑色空间里。

    穆繁城、红霜躲在一间宫殿的屋顶上,看着下面那两队拿着灯笼的夜行太监。二人目光一对上,同时点头。

    ‘嗖!’的一声,红霜身边已不见了穆繁城的身影。再看,穆繁城已经从那两队太监中不动声色的穿了过去。

    红霜警惕的看向寂寥无人的四周,夜色中,似乎有一种肃杀的气息。在这到处都是诡杀的东牧,她必须要事事小心才行。

    穆繁城已经消失在了这座宫殿能看到的视线范围内,红霜静下心,仔细的听着隐藏在夜空中那静到几乎听不到的声音。

    倏尔,一支羽箭从背后笔直的袭向了红霜。

    红霜转身间,抽出腰间的鞭子一鞭子圈裹住那支箭,又重新的将箭射向了发出的地方。只听到一人惨绝的叫声,随后夜色又重归于宁静。

    红霜屏吸着,忽的,满天的箭雨挥洒而来。红色的身影猛地一僵,低头一看,屋顶上竟不知何时冒出了两个铁钩,将她的脚勾在了一起。

    眼看着那一支支羽箭就要落在她身上了,红霜一凛眉,手腕转动,挥舞着那血红色的长鞭。长鞭的周围,还带着锋锐的匕光。

    羽箭一一被打落在地,奈何人的力气总是有限的。胳膊的酸麻,眼看着就要逃脱不掉死神的夺命镰刀。

    不管这个宫殿里住着的是何人了,红霜用力一踩瓦片,整个人给镰钩拖下了屋顶。红霜跌在地上,在地上打了个滚之后,迅速的解开脚上的禁锢。

    站起来,仔细的打量着这间屋子。里面并没有人,再抬头一看上面缺少了瓦片遮挡的房子,羽箭源源不断的射进来。

    “不行,得找个地方藏起来!”红霜当机立断,冲出了屋子,往另一个宫殿飞去。

    这东牧宫,果然是机关重重。一不小心,就会命归黄泉。不晓得,少宗主那边怎么样了。红霜隐隐的担忧着,心中默默祈祷她没事。

    眼看着暮霞殿近在眼前,可是她却不能再往前去了。

    暮霞殿前后左右的拐角各隐藏着一名高手,门前还有左右各自有十二名青衣护卫。除了能看到的人之外,背后还不知道隐藏着多少人呢。

    以前的东牧宫也没有这么的严防紧守,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四皇子!”

    忽然间,二十个人同时叫道。

    穆繁城听到急忙往阁楼后一躲,轻瞥向下方的人。

    来人一身黑色长袍,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他腰间那块发着淡淡玉光的玉佩。看到那块玉佩,穆繁城眼中的寒意更盛。

    那块玉佩是恭夜珏的母妃在去世时候送给他唯一的遗物,当时他亲手给她戴上,又毫不留情的亲手将它从她的脖子上拽离。她眼睁睁的看着恭夜珏将那块玉佩,戴到了穆繁芯的脖子上。

    “恭夜珏,前世你对我的负心,今生我要你痛苦至死。”

    她是魔女,她不需要有任何的感情。

    “全都打起精神,看好这里。”冷漠的声音传来,穆繁城却发现自己的心隐隐的作痛。

    平复了一下心情,在恭夜珏离开的那刹那,穆繁城飞快的飞向了暮霞殿。速度之快,那二十四个人竟然一个都没有注意到。

    其中一人抬头看了看天空,然而只看到了那大片大片的黑色云彩。

    而穆繁城呢,已经落在暮霞殿的屋顶上了。拿开一块瓦片,穆繁城悄悄的看向里面。房屋的正下方,有一个夜明珠,正是这个夜明珠照亮了整个房间。

    这里面的宝贝可真不少呢,多的都可以跟舞心宗比了。晁南的金玉凤凰、柏姿丹青、龙兽杌子、庆丰的紫玉珊瑚、蓝河离石、枫烟雾屏……

    一些来自各国各地的宝贝,多的数不过来了。

    夜明珠的下方,是一个类似于冰盒一样的东西。透明的冰盒内,便是她今晚此行的目标墨莲花!

    虽然叫它墨莲花,可是它的颜色却是蓝色的、而且也不是真正的莲花。因为墨莲花生长在深深的地下,它的形状又像莲花一样,所以叫它墨莲花。

    这种墨莲花,每隔五年才有一株。也难怪东牧皇要将它收藏在此了。在这样高手环绕、阵法环绕的地方,要想轻易的取走墨莲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四下看了看,房间里虽然没有人。可是那蓝色的墨莲花上,却缠绕着一种血红色的丝线。若是她没有猜错,只要碰触到红色丝线就会立刻毙命。

    在看向房屋四个墙角那儿,各有三架玄铁弓。弓箭的末端,正好被那红丝缠绕着。拿走了墨莲花,纵然没有被毒毒死,也肯定会被这十二支玄铁箭射成马蜂窝。

    要想获得墨莲花,只能智取,不能力敌。

    要怎么才能不惊动任何人,又能顺利的拿到墨莲花呢?

    必须要借助这里面的宝贝才能拿到了,看准了旁边放置的柏姿丹青、一根银丝从手指窜出末端缠绕住丹青。猛地一拉,刷的一下,左右两边的宝贝全都落在了地上。

    猛然间,墙角那十二支玄铁箭同时发射,射向中间。

    穆繁城眼疾手快,飞快的用银丝缠绕住墨莲花,将它往上一拉。红丝攒动,一个个金黄色的铃铛从红丝上滑落,发出‘叮铃铃’的声音。

    “有人闯进了暮霞殿,快!”

    “有贼人闯入!”

    十二个侍卫同时跑向暮霞殿,眼看着门就要被打开了。

    红丝却死死的缠绕着墨莲花,穆繁城一时间竟然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