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在红霜的接应下,穆繁城顺利的出了东牧宫。穆繁城立刻让红霜将墨莲花送去舞心宗,自己则先回了穆府。

    又折腾了一夜,穆繁城已经觉得困乏了。晨露楼里,采碧担忧的走来走去的,直到听到窗子被打开的声音,直到看到来人,她的心才放下来。

    穆繁城进屋后,采碧急忙将窗户关起来。没有看到红霜,采碧问道:“小姐,红霜姐呢?”

    “我已经让她将墨莲花送回舞心宗了,过几日她便回来了。”穆繁城坐下倒杯茶,一杯茶饮下肚,缓和了许多。

    “那这几日若是旁人问起来,我们该怎么说呢?”幸好她们都没事,小姐的本事可真高。当年闯进东牧宫的时候,被阵法困扰许久,好不容易才捡了条命回来,任务也失败了。

    而小姐这次去虽然风险挺大的,可是她一点伤都没有,可见她的本事是有多高。

    “采碧,我先休息了,你也下去吧。”

    “那采碧就不打搅小姐休息了,小姐有什么事情再叫我。”

    “恩,去吧!”

    采碧临走的时候顺手也将门给关好了,穆繁城松了口气、压在心上的石头也算是落地了。希望宗主服了墨莲花之后,能够快点复原。这样,她担心的事情也能少一点了。

    这次跟恭夜珏交手,发现他的武功好像不比从前那样狠戾。转念一想也对,现在的他才十八岁。

    前世的他,武功很高、每次平乱都是胜利的。虽然免不了有阴谋算计,然而他也能够一一的应对。难不成是因为现在的他太过年轻了,所以与前世比起来才会相差这么大?

    恭夜珏的强弱她不关心,她关心的只有……

    冷笑一声,把面具戴在脸上,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被疲惫席卷了全身的穆繁城,也也早早的入睡了。

    早上,她都还没有睡醒呢,就听到外面的嘈杂声。

    看到采碧在一边整理着衣服,穆繁城不满的问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乱?”她昨天已经忙碌了一晚上了,早上想睡会儿都不行。

    “是四皇子来了,所以大家都比较兴奋。”采碧说道。

    “什么?恭夜珏来了?他来穆府做什么?”穆繁城奇怪的问,现在他不应该在皇宫里接受老皇帝的惩罚么?

    “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为了调查什么,现在正跟大少爷他们在水亭榭讨论呢。小姐,他们会不会是为了调查墨莲花而来的啊?”

    采碧拿着衣服过来,一边帮穆繁城穿着一边问道。

    “有可能,一会儿我们也过去看看。”恭夜珏居然会找穆府的人来商定墨莲花被盗一事,她就觉得好笑了。

    穆府又没有几个人认识白溪,来穆府又有什么用。既然恭夜珏把主意打到了穆府,那怎么能少了她们呢?

    吃完早餐之后,穆繁城便带着采碧一起去了水亭榭。

    穆樊涛哼哼着:“这个白溪真是无法无天,先是针对我穆府、现在竟然把魔爪伸到了宫里。”

    穆繁芯见恭夜珏的脸色苍白如纸,不由的担心的问:“四皇子,那您没受伤吧。”

    “我没事,只是墨莲花丢了,父皇很生气。让我在十天之内,务必要找到墨莲花。”对于穆繁芯的关心,恭夜珏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今天来穆府,果然是来对了。既能看到穆繁芯,又能找穆樊涛商量对策。

    实际上,穆樊涛与恭夜珏的关系不错。他们经常坐在一起聊天、也经常在一起商量事情。

    “十天,可是要上哪里去找那个女魔头呢?”担忧的目光投向了恭夜珏,他肯定受伤了吧,那脸白如纸张,真是让人心疼。

    那个白溪魔女肯定是个老巫女,居然下得了手伤害这么俊俏的人。

    “这也是我今天找来你们的原因,之前你们应该跟白溪也接触过几次,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因为穆府,所以白溪魔女才会出现,这或许跟他们有关系。

    白溪的名声虽然很早以前就有了,但是她的行动倒是没有多少。也是近期,才开始流传白溪魔女。

    “奇怪的地方,没有啊?除了元女节那次见过她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要说到奇怪的地方,还真没有。

    尽管知道恭夜珏是为了要调查墨莲花丢失一案,但从他口中听到别的女人名字,穆繁芯心中有点芥蒂的。

    “如此说来,这白溪倒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了。”恭夜珏一脸的为难,如果没有消息那要从哪里开始调查呢?

    白溪来无影去无踪的,想要得到她的踪迹,那不是堪比大海捞针么?纵然是恭夜珏这样的人,竟然也开始犯愁起来了。

    “可是,白溪为何要盗走墨莲花呢?”穆樊涛问。

    “这也是我的疑问所在!”

    “会不会是为了救治什么人啊?我听说那墨莲花是难得一见的奇药,说不定她就是为了要治疗什么人的病,所以才盗走的呢?若不然,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为何要吃药呢?”

    没病吃药,莫不是这人有病?

    “吃药,看病!”恭夜珏的脑海里忽然浮现了两个月前中他毒的人,两个月前那个黑衣蒙面人要来杀他,结果却中了他的半命散。

    算算日子,他也应该成为只能躺在床上的废人了。

    两个月前?那不正是白溪魔女出现的时间么?这两者之间,又有什么联系呢?白溪魔女跟那个黑衣人又是什么关系?

    只要查明那个黑衣人的身份,就一定能够找到白溪魔女。

    看来,也不是全无线索啊。

    蓦然间,一抹明黄色映入恭夜珏的眼帘,恭夜珏看过去,却发现穆繁城的身影也挺熟悉的。为何她的身影跟白溪的如此相似?

    难不成她…不,不可能的,她怎么可能是白溪呢?

    察觉到水亭榭那边投来的目光,脸上露出了个微笑,穆繁城假意的指了指身边的假山。

    “小姐,您的心情好像特别的好呢。”小姐的心情好了,她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了。

    “有什么比愚弄傻子更令人来的开心呢!”

    似乎,她也开始享受着穆繁芯他们曾经享受过的事情了。原来愚弄一个傻子真的挺好玩的,不过比起愚弄一个,还是愚弄一群傻子更好玩!

    穆繁城走着走着,前面的路被人给阻挡了。眉头微蹙的看着挡在前面的人,“怎么,四公子找繁城有事么?”

    恭夜珏走向了穆繁城,不由分说的就拉起穆繁城的手。穆繁城疼的蹙眉,“四,四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抓住穆繁城的手越来越用力,眼前的人也因为疼痛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恭夜珏的手指按住了穆繁城的脉搏,并没有发现什么内力。

    难不成,是他多心了?

    “四公子,你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这个女人就是不祥的妖孽,千万不能跟她沾上边。”穆樊涛厌恶的说道。

    穆繁城一听可就不高兴了,如果他们不设计她的话,怎么能说的上是她不祥呢。应该说她的不祥,都是他们造成的吧。

    穆繁城甩开了恭夜珏的手:“大哥说的对,繁城是不祥的女子,四公子还是远离的好。”

    “之前听说穆府嫡长女的病好了,之前我还不相信,今日一见果然好多了。”不似那般痴傻了,眸子里的光也更盛了。

    “即便是她的病好了,也还是扫把星一个。四公子,我们继续去商量怎么抓住白溪吧。”穆樊涛非常鄙夷的瞅了一眼穆繁城,率先走向了水亭榭那儿。

    恭夜珏也松开穆繁城,跟了过去。

    “小姐,你怎么样了?”刚刚恭夜珏的举动真的是要吓死她了。

    “我没事,看来恭夜珏已经开始怀疑我就是白溪了,采碧,你去帮我个忙,你附耳过来。”

    可不能让她们知道她就是白溪,不然后面的戏码要怎么上演才好。

    “是,小姐,我现在就去办。”红霜姐不在了,她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小姐才行。小姐也真聪明,这样一来就能打消他们的怀疑了。

    “四公子,繁城姐姐怎么了么?”他忽然就冲出去了,她正觉得奇怪呢。没想到他是去见穆繁城,穆繁城有什么好的。

    “我只是怀疑穆繁城便是白溪,她回来穆府的时间也跟白溪出入的时间差不多。”恭夜珏将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

    穆繁芯嗤笑一声:“她是白溪,不可能的。之前母亲也曾经怀疑过她,母亲还拿着什么药粉去试探她呢,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

    恭夜珏那质疑的目光,让穆繁芯心里一紧:“那只是单纯的试探易容术的药粉而已,要是没用易容之类的东西的话,那只是保养的普通粉末而已。”

    “原来是这样,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现么?”他总觉得穆繁城有点不正常,她的脑袋怎么会忽然间就好了呢?

    这件事,还得找几个人问问。

    恭夜珏的心不在焉,让穆繁芯、穆樊涛顿生不安。穆樊涛冲着穆繁芯摇摇头,穆繁芯点头,二人会意。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回去了,赶明有消息的时候我再来。”这里没什么线索,是时候该去别的地方找找了。

    “这么快,就要走了么?”她舍不得他啊,好不容易才再见面,就这样匆匆的就离开么?

    “恩,下次再聚吧,宫里还有很多事情要等着我处理。”

    被白溪魔女破坏的地方还没有整理,后续也还有很多政事等着他,不能总是因为这一件事耽搁了。

    “那好吧,我…我们送送你吧。”穆繁芯笑着,心里虽然舍不得,可是也不能耽搁了他的正事啊。

    恭夜珏恩了一声,跟着穆繁芯离开了水亭榭,穆樊涛在他们身后跟着。

    假山后的穆繁城走出来,看着他们三人的背影,心中一阵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