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走在街上,恭夜珏在脑子里将穆繁城于白溪重叠在了一起。她们身上好像有什么一样的地方,又好像没有。

    总之,真的是太奇怪了。本来应该没什么关联的人,为何会被他关联在了一起呢?

    恭夜珏揉揉脑袋,怎么一遇到白溪和穆繁城的事情,他就变得有点不像是自己了?

    一个拿着糖葫芦的小孩儿跑到恭夜珏面前,将一封信交给了他:“大哥哥,这是一位白衣服的姐姐让我交给你的。”

    小孩儿交完信就跑走了,恭夜珏满是困惑不解。白衣服的姐姐?难道是白溪?想到这个,恭夜珏连忙打开信封,的确是白溪魔女。

    在后街!

    恭夜珏拿着信飞快的跑往后面跑去,这次一定要抓到白溪不可。

    她依然穿着昨天进宫偷盗的那件白衣,面纱遮住了她的容貌。乌黑的长发如瀑布一般的披散在身后,拿着玉笛的右手交叠在胸口。

    白溪桀骜的眼神上下的打量着恭夜珏,忽然间她冷笑了一声:“你这种货色,也配称得上是东牧第一美男子?啧啧啧,长得可真不怎么样。就跟那穆繁芯一样,都是丑八怪。”

    “把墨莲花交出来!”无视她的嘲讽,恭夜珏的双眸泛着冷光。

    “迟了,东西我已经交给了需要他的人了,恐怕这会儿已经到了肚子里了。怎么,别人的呕吐之物,四公子也稀罕要么?”

    “昨天到现在不过十二个时辰的功夫,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说辞么?”

    这么珍贵稀少的药材,怎么可能十二个时辰之内就被融了。再者,他们知道要怎么使用墨莲花么,想骗他这个理由也太过荒唐了。

    “脑袋还挺够用的,就算没有服用那又怎样?到了我手里的东西,你还想要回去,开玩笑!”

    清脆动听的笑声,在恭夜珏听来却是这么的刺耳。

    “你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当然是好玩儿了,看你们这些人为了一个死物心急如焚、寝食不安的,我就觉得高兴。怎么样?”

    “你这是在挑衅么?”冷漠的脸、冷漠的声音、冷漠的眼神,此刻的恭夜珏已经快到了愤怒的边缘了。

    “如果你认为是,那我不否认。恭夜珏,今天找你过来只有一件事要跟你说。游戏才刚刚开始,你也应该为自己曾经做过的孽做出补偿了。”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所有的债务都要一一的算清楚。恭夜珏这种疑惑不解的表情,她非常的满意,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转身的背影,让恭夜珏从那句话中醒悟了过来,刚要追上去,又听到她说道:“看看你的手心吧,或许你就不会想要追过来了。”

    既然他敢给宗主下毒,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恭夜珏看向手心,掌心泛黑,是刚刚的那封书信。

    “解药已经送至贵府,若不及时服下解药你的性命堪危。”

    已经不见了白溪的踪影,恭夜珏这才发觉自己又被她耍了。为了证实心中的疑问,恭夜珏又掉头回了穆府。

    跑到假山那儿,发现穿着黄裙子的穆繁城正坐在他们刚刚坐过的水亭榭内喝茶。她的神情那么悠然,好似从没有离开过那里。

    难道她真的不是白溪么?呵,他在想什么呢?这里距离那条后街有两条街的距离,就算她轻功再高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回到晨露楼,去换身衣服,然后又回来。

    若是有人在冒充白溪,可是她的声音、她的身形又不是谁都能模仿的。

    对穆繁城的怀疑被彻底的打消,恭夜珏只好先回宫。他所中之毒,还需要解药。

    这个白溪一会儿给他下毒,一会儿又把解药送到他手里,也太莫名其妙的了。还有她说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罪孽?是因为他伤了那个黑衣人,白溪是来替他报仇的么?带着一连串的疑问回了宫,暮霞殿已经被整理好了。

    白溪给他送来的不仅是解药,还有墨莲花。这让恭夜珏百思不得其解,一会儿盗花一会儿归还,她真的是觉得好玩么?

    “恭喜四皇子啊,居然这么快就把墨莲花找回来了。不知道,四皇子是怎么找到白溪的呢?”

    正在恭夜珏纳闷之际,江流影的身影从门外进来。大红色的官府穿在他身上,就好像是新郎服一样。唯独,他手中那把白色的扇子与他那身红色格格不入。

    “我才刚拿到墨莲花,还不知道其中缘由,江大人就来了。本皇子也非常想知道,江大人又是如何知道墨莲花已经归还了的事情呢?”

    江流影毫不掩饰,笑着说:“下官刚刚看到了一白色身影从这里飘过,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一来,就是如此情景了。”

    “白色身影?又是她!”她把他们当猴子耍着玩么?白溪,你也太狂妄了吧。

    “四皇子是说白溪魔女么?恩恩,的确是她,只是她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江流影也非常的好奇白溪的举动,她做的事情总是这么让人匪夷所思。

    “不管原因是什么,她都是我东牧的敌人。”

    对于药理这方面的知识,恭夜珏不是很擅长。他也没有多做考虑就把墨莲花重新放到了冰盒里。

    用玉佩将冰盒合起来之后,恭夜珏又重新的将暮霞殿封锁了起来。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些红色的小虫子正在往墨莲花那里爬过去。

    那些虫子畏惧的是真正的墨莲花,而这个东西只是跟墨莲花长得一样而已。也正是因为今天的失误,造成了恭夜珏悲惨的下场。

    一切,都在按着穆繁城预计中的步伐一步步的走下去……

    恭夜珏重新回来穆府的事情,穆繁城不可能不知道,因为这一切都是她的设计。让采碧去装白溪魔女,骗过了恭夜珏。他肯定会因为怀疑再回来查看,坐在水亭榭也是她故意为之。

    让人将那假的墨莲花送回宫里,是因为在夺取墨莲花之前时间太过仓促,以至于她没有思考的时间。现在她的时间充足了,也有了别的想法。

    与其让恭夜珏转心于白溪的事情,倒不如将借他的手除掉后患。这个后患,当然是当今东牧国的皇帝恭尚易了。

    有了这一次的盗花事件,恭尚易肯定会着手食用墨莲花,防止再次被盗走。她的墨莲花只是普通的药草,根本就不能抵御那些红色的虫子。

    等到恭尚易服用那药草的时候,就是他命归黄泉之时。这不能怨她,要怨也只能怨恨恭夜珏的愚昧不知,以及他的心狠手辣、绝情绝义。

    “小姐,任务完成!”采碧回来了,衣服也已经换了。

    按照穆繁城给她的路线,她顺利的就将那药草送了过去。

    “采碧,这次你做得很好。”她身边不留无用之人,也幸亏采碧较为聪明、武功也不弱,倒成了她的一大帮手。

    “那下一步呢?”

    “等红霜回来吧!”她要等舞飞胥已经康复的消息,这样她才能放心。

    朝霞榭!

    白禾仪在房间内走来走去,思考着解决掉穆繁城的事情。穆繁芯他们虽然也着急,一时间却也没什么办法。

    “难道,就要让那个小妖精无法无天、逍遥法外了么?”穆繁芯气愤的说道。

    “那还能有什么办法,穆繁青的事情你也看到了。穆繁城根本就不像我们想的那样愚蠢,相反的她非常的聪明、手段也狠毒。”

    穆繁青的事情就是一个例子,穆樊涛也是愤怒难耐。

    “不能看着她的势力越来越大,她的张狂已经触及到了我的底线。下毒不行、买凶杀人也不行、设计赶她出去也不行、现在,穆繁蕊也站在了穆繁城那边,这对我们非常不利。”

    穆繁芯仔细的分析着现在的情势,再加上有一个夏老作为穆繁城的后盾,想下手那是难如登天。

    穆长琴虽然宠爱她,讨厌穆繁城,也还是因为夏老的关系,这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现在,穆繁城已经骑到他们的头上了,难道还能这样无动于衷么?

    白禾仪思考了半天,才说道:“既然穆繁蕊已经于穆繁城连成一气了,那就从她下手。”

    “穆繁蕊这个病罐子,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发病死了,我们可以把这个罪名按在穆繁城身上。让穆繁蕊知道,穆繁城是最想害她的人。”

    穆繁芯玩弄着肩上的头发:“这样,如果穆繁蕊死了的话,倒霉的就是穆繁城。如果穆繁蕊命大侥幸逃过一命的话,那她跟穆繁城的关系也会破裂。没有人会相信一个时时刻刻要杀自己的人,到时候我们就多了一个盟友!”

    “繁芯说得对,这件事势在必行。”

    难道每一次,穆繁城都能逃过去?

    一抹灰色离开了晨露楼的屋顶,再看,那灰影已经落在晨露楼后院。柒瑛白禾仪她们母女商量好的计划,写成书信扔进了晨露楼后又消失了。

    纸条正好砸到了采碧的头上,采碧捡过来一看。上面的消息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又急忙拿去给穆繁城。

    上面的字迹有点熟悉,穆繁城肯定这是她认识的人。既然是认识的额人,那这个消息就是真的。

    “我就想知道,我什么时候成了穆繁蕊的战友了?”叹了口气,把纸条撕碎了扔到了火上。

    “既然她们想跟我玩,我要是不玩的话倒显得我怕了她们了。这个离间计是否能成功,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她们以为自己多了个战友,就能够赢她了么?多可笑的想法,她们的想法也太幼稚了点,还在相信什么人多力量大呢?

    那力量再大,也是外来力。真正有本事的人,才不需要别人的帮助。穆繁蕊的死活,她是我安全不在意的。

    只是这场赌局,既然是关系到她的性命,那她也就只好救她一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