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采碧打听到过几天,穆繁蕊的药就会被送过来。她们也猜准了穆繁芯她们一定会对那批药下手,穆繁城吩咐采碧让人在半路将那药全都掉了包。

    药材一路上都有人在护送着,就算穆繁芯她们想要做手脚,也找不到任何的机会。

    直到采碧亲自确认那些药材安全的送入穆繁蕊手里之后,采碧的任务才算完成。采碧乐呵呵的去向穆繁城汇报任务的成功,穆繁城也赞叹了采碧的办事能力高超。

    还说了在红霜回来之前,她的左右手就暂时都由她担任了。能被模范城这么重用,采碧自然是高兴的。

    穆繁蕊在吃药的时候,又哪里想到这批刚刚运送过来的药材,在不久前,正经历着一场暗涛汹涌的争夺战呢?

    穆繁城她知道穆繁芯她们的计划,穆繁蕊却不知道。

    三天后,穆繁蕊出现在大厅的时候,着实是把穆繁芯等三人吓了一跳。按理说,她吃了那些药材应该加快了病情才对,可是她脸色那么红润,然而她却并不那副病怏怏的样子。

    药材计划失败,让穆繁芯她们有气也只能往肚子里咽。更让她们的生气的是,她们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就是设计穆繁蕊,让意外曝死。

    采碧急切的关注着穆繁蕊的一举一动,生怕穆繁蕊出什么事情。

    穆繁蕊也是非常的困惑,为何这几天采碧一直跟在她身后晃来晃去的。既然采碧是穆繁城那边的人,她也不用多做疑问。

    穆繁城总不能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对她做什么吧。

    穆繁芯一计不成,再施一计。更可恶的是,她的计划全都被穆繁城打乱了。

    整个穆府,因为她们两人的暗斗,鸡犬不宁的。然而穆繁城要的,却就是这个效果。她怎么可能让穆繁芯这么嚣张呢?

    知道穆繁芯打算带穆繁蕊出去,穆繁城提前一个时辰将穆繁蕊约去了夏老那里。

    穆繁城能够主动来找她,穆繁蕊自然是高兴的。这无疑不是在说明,穆繁城已经渐渐的接受她这个妹妹了。

    “现在看你们两姐妹关系这么好,奶奶我也放心了不少了。”

    她们两个一起来她这里喝茶聊天,夏老可是最开心的。一家人,就应该和和睦睦的。家和,才能万事兴啊。

    “奶奶,这是我亲手熬的汤,您尝尝。”穆繁城盛了一碗补汤,放在嘴边吹凉了之后,才递到夏老手里。

    “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别光顾着我一人啊,你们也喝啊。”夏老给长穗使了个眼色,长穗过去帮穆繁城二人一人盛了一碗。

    “谢谢长穗!”穆繁蕊感谢的说。

    “没事,这是我们下人应该做的事情。”长穗笑着。

    穆繁城一边喝着补汤,一边不停的打量着她们。好在她让采碧换了穆繁蕊的药,现在她的脸色好了不少。她也听过穆繁蕊身体不好的原因是因为白禾仪,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病症,她是无法治愈的。只能用药暂时压住她的病,她的病也只能用药维持着。

    若是好的话,那还能活个十年、二十年,若是不好,那恐怕五年都不一定能够熬过去。

    前世,穆繁蕊是被穆繁芯设计陷害惨死的。当时,她肚子也同样怀了孩子。穆繁芯成为妃子后,就央求恭夜珏给她找了门亲事。她曾经的丈夫是一个酗酒如命、烂赌如命的浪荡子。

    她的一生,也是被穆繁芯给毁掉的。

    没办法,胜者为王败者寇。谁让她们的心不够狠,手段不够毒辣呢?心地善良的后果,就是成为那黄泉路上的一员。

    今生,她并不打算帮助穆繁蕊,毕竟这是她们之间的事情,她没有插手的余地。

    再者,她也不会让穆繁芯如愿,所以穆繁蕊的命运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同盟,她就帮。敌人,她就灭!这,就是她的处事原则。

    穆繁蕊瞅了一眼失魂的穆繁城,心中暗暗猜想她又打算做什么。穆繁青被赶出去后,她特地让人去找穆繁青问清楚了事情的缘由。没想到,穆繁城表面上装作平淡无奇。实际上,她的心机比任何人都要是深沉。

    她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是因为她痴傻时候,被人欺辱打骂,所以才造就了这样一个她。毕竟,有那样的童年,任由谁都无法释怀的。如果她跟穆繁城的角色互换,或许她的手段会比她还要极端。

    她们两个同时沉默下来,让夏老有点不习惯了。

    “繁城、繁蕊,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夏老放下碗,接过长穗送过来的帕子擦擦手后又交给了长穗。

    “啊?没有啊,在吃东西呢。”穆繁城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

    她脸上的伤疤还挂在那里,整张脸的美感都被破坏掉了。只要看到穆繁城的微笑,夏老就莫名的心疼她。尤其是看到她的伤痕,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这张脸,要是脸毁掉了也就相当于毁了一辈子。

    尽管繁城她自己不介意,难保会有人说闲话。

    吃完补品,夏老祖孙三人又在花园里转了转。夏老累了,她们便坐在亭子里休息。

    花园里的花儿竞相争艳着,却不知道这秋天已经快要到了。开的越美,凋落的时候越令人伤感。

    人如花,花亦是。

    冷风吹过,穆繁城缩了缩脖子。她害怕冷,也不喜欢雪。前世对雪已经有了阴影,脑海里浮现的,是她跪在雪地里怀里抱着她的一双儿女。

    她的孩子,那无辜的孩子,就这样夭折在了那场绝望之雪中。没有人帮她、萦绕在她周围的只有心死和无望。眼睛湿润润的,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她急忙用袖子擦了擦脸。

    “繁城姐姐,你怎么哭了?”她的速度再快,也还是被穆繁蕊给发现了。

    “没有啊,沙子进了眼。风,渐渐的冷了呢。”

    冷风过、沙尘起,花落凋零心痛伤。回忆苦、眼泪咸,心死绝望谁人知。

    她的回答太过牵强了,穆繁蕊很明显是不相信。奈何,这是穆繁城自己的事情,她也不能多管多问。

    “再有十几天,就入秋了,也难怪风冷了。赶明儿,奶奶让长穗给你们做多几件御寒的衣裳,多在房间里备上几个火炉,这样就不怕冷了。”夏老也是个畏寒之人,每到冬天她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床上。

    房间里,也总是有好好几个小火炉,或许上了年纪的人,都害怕冷吧。

    衣服、火炉可以温暖身体,但是什么东西能够温暖早已经冰冻成霜的心呢?一颗死了的心,又要用什么来温暖呢?

    不明意味的笑意自穆繁城的嘴边慢慢的溢开,心中的苦涩被无限扩大。

    时间总是过的这么快,眨眼间一天又过去了。穆繁城让采碧送夏老她们回去,自己却一个人在花园里呆着。穆繁城蹲坐在台阶上,目光无神的盯着面前的那一片花儿。

    一杯茶,放到了她面前。

    穆繁城看过去,是封影。

    “你怎么过来了?”封影搬到东厢房后,好像自由了很多,也可以在穆府内随便走动了。这样也好,总不能让封影永远的呆在房间里。

    封影从地上拔了一棵草放到穆繁城的手心,在她手心写到:“自强不息!”四个字。

    “你是想让我坚强么?呵!我一直都很坚强啊。在我认识的字眼中,没有放弃这个词语。”

    封影也跟着坐在一边,被头发遮挡着的眼睛,正担忧的看着她。

    她的表情,可不像是坚强的样子。是因为想到了以前的伤心事了么?以前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吧,再想也是枉然。不去正视未来的路,不放弃虽然好,可有些时候有些事是不得不放弃的。

    封影很想开口跟她说话,奈何现在的立场却成为束缚他开口的禁制。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他的秘密,不是他不信任穆繁城,而是因为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看着她这么伤心失落的样子,封影也很难受。

    “封影,谢谢你的茶。快点回去休息吧,若是让别人发现了,又要找你的麻烦了。”

    莫名的,就是不想让封影被人欺负。

    封影点头,又指了指她。

    “我么?我当然也要回去了,这秋天都还没到呢,晚上就已经很冷了。你也要记得照顾好自己,知道么?”

    封影是她唯一的朋友了,她不能让他出事。

    封影还是点头,拉过穆繁城的手继续写着:“我看着你走!”

    “好,那我先走了。”穆繁城抽回自己的手转身往晨露楼的方向走去,果然啊,跟封影在一起说话聊天就是痛快。刚刚那些伤心的事情,好似都被他扫开了呢。

    握紧了手上的那棵草,心里的阴霾也被一扫而光。

    是呢,小草都知道要努力的活下去、何况是人呢?以前任由着人们践踏、任由着人们嘲笑,然而现在长成参天大树了,难道还要任人宰割么?

    她要向全天下的人宣布,她的决心和意志。

    透过窗户吹进来的冷风,让穆繁城打了个寒颤。采碧见状,那过白色披风给穆繁城披上:“小姐,夜深了,该休息了。”

    “我现在还睡不着,你要是累了就先下去休息吧。”

    “红霜姐已经出去好几天了,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呢?会不会,路上遇到了什么麻烦?”采碧担心道,她从小就没有亲人,她早已经将红霜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了。

    “去舞心宗的路程是比较远的,到那里至少也要五天的功夫。来回,也要半个月,没有消息也很正常。”

    闻言,采碧这才算放下心。心里对舞心宗,却是越发的向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