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一波暂未平息,另一秋波又起。

    恭尚易眉头紧蹙在一起,双手放在身后,在御书房内不停的走来走去。

    穆长琴、江流影、太子恭夜幕等诸位大臣全都站在下面,恭夜幕见恭尚易如此着急,开口道:“父皇,东边的瘟疫疫情严重已经不能再耽搁了。还请父皇能够早下决定,火烧山村。”

    “皇上不可,晁南那边已经蠢蠢欲动,若是在这个时候烧死那些村名,到时候定会是人心惶惶,对我们东牧战争很不利啊。”穆长琴急忙劝阻。

    “可是如果让那瘟疫传到了东牧,那别说是人心了,就连国城内的百姓们都无一幸免。届时,东牧不就不攻自破了。”恭夜幕立刻反驳着,“丞相,那小山村不过数百人,而我们东牧国却有成千上万的人。不管是对外、还是对内,都应该火烧山村。”

    “江承司,为何你一语不发,你的想法是什么?”恭尚易看向站在一半沉默着的江流影。

    江流影俊眉拧在一块儿,“太子、丞相说的皆有道理,这个关卡火烧山村确实会引起百姓的极度不满,影响军情。然而不处理,等到瘟疫蔓延到国城、蔓延到军营,那我东牧就会变成俎上鱼肉、任人宰割。”

    “既然你觉得他们说的都有道理,那你可否有什么良策?”

    “微臣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隔离、找出防御、治疗的办法。”江流影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

    其余的大臣们也都觉得江流影说的又道理,一名四五十岁的官员又提出了一个问题:“可是瘟疫蔓延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现今又都是用人之际,要派遣谁去处理瘟疫呢?”

    “这是个问题啊,若是处理不当自己再染上瘟疫,这可如何是好啊。”

    “皇上,老臣也觉得太子说的有道理。”

    “现在也只能用这样的方法了,等平定了晁南再处理这件事也不迟。”

    他们的阿谀奉承,穆长琴满是不屑。怎么说,那也是东牧的子民啊。等到晁南的事情结束了,那几百条人命也被葬送了。

    奈何他没有选择的的余地,最后的决策权还是在皇上手里。

    “在我东牧几千万条人命面前,那几百条人命算什么。江承司,密切注意晁南那边的动向。丞相,既然你认为那几百条人命也重要的话,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处理。你们两个,各司其职管好自己的事情。我相信,你们不会让朕失望的。”

    他们两个各有其词,只好把这件事交给他们两个分别处理了。就连东边瘟疫的那些小事也来打搅他,他是皇帝,不是吃喝拉撒都要管的神仙。

    穆长琴一愣,让他处理?这…

    “你们退下吧,朕乏了。”

    “儿臣告退!”恭夜幕得意的瞅了一眼穆长琴,既然不怕死的话,那就去好了。

    穆长琴气的脸红脖子粗的,皇上这样无非就是想让他放弃那几百条人命。他们是皇上的子民,皇上都不管了他还去凑什么热闹。办好了的,功名是东牧皇的,办不好罪责就是他的。东牧皇这一步棋,走的精妙啊。

    城楼上,恭夜习、恭夜零两兄弟站在那里,目光同时放在一个地方。

    “父皇已经做出了决策,舍弃那上百条人命。”恭夜零说的满是无可奈何,上百万条人命是命,那上百条人命也是命啊。父皇怎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呢?

    “舍小取大,若是让敌国知道了,指不定乐成什么样子了。”恭夜习亦是怒火中烧。

    “那我们就任由着东牧的子民们自生自灭么?”恭夜零的仁慈,也是他落选皇位的主要原因。

    要想成为一个皇者,就要抛弃一切七情六欲、舍掉一切情感、斩断一切束缚。只能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坐在那冰冷的皇位上,直到死。

    恭夜习纵身飞到墙檐上,展望着远处根本看不到的小村庄。那里有那么多人在等着救援,在等着救命,父皇的心思只放在晁南那个君菏公主身上。不过就是一个公主,死了就死了,晁南那边还能怎样?就算打起来了,也不见得东牧会输给晁南。

    关键,是那瘟疫要如何解决呢?父皇既然已经选择了大的,势必不会让人去理睬这些小的。

    天色渐黑,城墙上的两道身影也原来越模糊。黑暗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这些事,就交给我来做。”

    听完红霜的报告,穆繁城冷哼着。他们这些达官贵人,一个个都是贪生怕死之辈。不就是个小小的瘟疫,又能怎么样?

    “哼,意料之中的事情。”

    红霜问:“瘟疫的事情,您确定要插手么?”

    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不小心就会丢掉自己的性命。小姐的仇都还没有报完,就要去送死,这…

    还有舞心宗呢,那边也还在等着小姐回去继承宗主之位。在这个时候,小姐却要去东边的村庄处理瘟疫。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要怎么跟宗主交代呢?

    “人命关天,我不能看着他们自生自灭。东牧国不管的事情,我们管。红霜,立刻传我命令。命令东牧十二分舵的舵主,明日子时黑水庭聚会。”

    她实在是不想把舞心宗牵扯起来,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事情发展的比她预期的还要快,她本来是打算先毁掉丞相府的,结果晁南那边率先发起了战乱。

    她不得不先处理东牧,东牧毁了,丞相府自然也就不存在。无碍先后,只要按照她的设计来走就行了。

    曾经她也得过瘟疫,只要小心一点应该没事的。一切事情,就等到明天十二分舵的聚会上再商定了。

    穆繁城一旦下了决定,谁都无法反驳。红霜明白穆繁城的性格,无奈,只好去完成穆繁城的任务。

    “小姐,要去东边夏老这边要怎么说呢?瘟疫这种东西,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采碧也甚是担忧,小姐这个决定太仓促了。

    “我的选择从来不会错,明天你去夏老那边稳住她,就说我跟红霜回去给山老上香了,过段时间才回来。我的痴傻之症已经好了,回去看恩人也是应该的。夏老她,应该不会怀疑的。不过,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的照顾夏老,小心安儿。知道了么?”

    “我知道了,小姐,你们也一定要小心啊。解决不掉的话,那就算了,千万不要逞强。毕竟,这是天灾。”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

    只要是她穆繁城要做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失败过的。

    封影在房间内也是踌躇不安,这个时候他不能去墨水山涧那边探听消息,可是痕易那边也一点消息都没有,真是要急死他了。

    看到盘绕在床上的小溪流,封影疾步过去,掰开小溪流的嘴,果然有飞信传来。是锐狱那边传来的,原来君菏死了之后,封琴鹤就已经在调查了。

    信上告诉他,这一切都是晁南皇封蓝均的意思。除了要让封影恢复十七皇子封仇影的身份,秘密回到晁南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制造东牧内乱。

    “难不成,瘟疫的事情也是父皇事先安排好的?可是,那些百姓没罪。从穆长琴的表情来看,东牧皇舍弃了那些村民。父皇这一招,走的有点血腥了。”

    对于这些,他也是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了。在这个乱世凡尘中,只有最坚强的生命才能生存下来。软弱无能,只能成为强者的垫脚石。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路的尽头是山崖、是阔海、是希望还是绝望,都是由他们自己选择。

    烧掉那封信,封影开始为自己脱身设计。

    终究还是要离开了,回头看看,他最舍不得的人,还是穆繁城。站在东厢房门口,眺望着一湖之隔的晨露楼。封影心中满是不舍,“小城儿,你等着我,等我回来接你。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忘了我。”

    穆府的酸甜苦辣,马上就要变成两国之间的阴谋诡计。其实他是厌烦这一切的,无人道、无休止的杀戮,都是让憎恶的东西。

    再厌恶又能怎么做?这是逃脱不掉的宿命,也是他的路。

    站在窗口的穆繁城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将目光转向东厢房的方向。这一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要是她不在的这段时间,有人欺负封影那该怎么办?

    “还有一件事!”转身看着要开门出去的采碧,穆繁城急切的说道。

    “小姐,还有什么事么?”采碧奇怪的问。

    “我不在,你也要帮我看好封影,千万不能让别人欺负他了。封影不能开口,有些苦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咽。还有天气渐渐地凉了,过两天你去做几套御寒的衣服给封影送过去。”

    “我知道了,那小姐你要去东村的事情,要让封影知道么?”如果让封影知道的话,说不定他还能劝说劝说小姐,让她别去那边呢。

    “别告诉他,等我回来再说。”

    告诉了他,也只会让他担心而已。

    “哦,那行吧,我先去老夫人那边看看了。”小姐说不能去那就不能去了,封影知道肯定也不会让小姐去的。为什么小姐,非要对自己这么严厉呢?想不通啊想不通!

    穆繁城没有料想到,她再次回来穆府,失去的是她所有的温暖。所有她爱的人,全都离她而去了。

    秋天,果然是一个令人悲伤的季节。它所代表的,是离别的伤感、是无情的伤害。

    抬头看着夜空,穆繁城隐隐觉得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改变着。夜空中,明月高挂、启明星也在闪烁着。被黑墨泼洒的白布上,只有那两处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