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恭夜零已经走远了,病没有听到他的叫声。眼看着那个得了疫病的人就要扑向恭夜零了,恭夜习飞快的施展轻功飞了过去。

    恭夜零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一转身,只见那人已经扑到了恭夜零身上。锋利的指甲,划破了恭夜零那俊美秀气的脸。

    一道血痕,自恭夜零脸上拉开。

    匆忙赶来的恭夜习一脚踢开了那人,急切的指着恭夜零的脸:“你的脸!”

    “哈哈,死吧死吧,一起死吧…”被踢倒在地的那个人,疯狂的笑着。他就算死,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看他们的装束,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吧。临死的时候,还能拉着一个有钱的公子哥,他也算是赚到了。

    怒火燃烧着恭夜习的眸子,恭夜习要冲过去打那人,却被恭夜零拉住了。

    “五哥,我没事,这个人随他去吧。”他不想看到血腥的一幕,也不想看到恭夜习染上瘟疫。

    “这种人渣,留着也只会祸害别人。谁要跟他这种人一起死,哼!”恭夜习拿出腰间的匕首,猛地射向了那人。匕首插进了他的心脏,那人倒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恭夜零摸着自己的手,看来他也染上瘟疫了,不能让五哥也跟着一起染上。“五哥,你先回去吧,我去清洗一下伤口。”

    “我跟你一起去!”他是害怕自己染上瘟疫么?不会的,只是划伤而已,洗洗就好了。

    “不行!”恭夜零的语气坚决!

    “哼,我看你是想开溜吧。你以为,我会让你有逃走的机会么?恭夜零,你的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走吧,回去让太医看看。”

    “五哥,我,我不能回去。”回去,只会感染更多的人。

    地上的人居然还没死,那人不要命的拔出匕首刺向离他最近的恭夜习。恭夜零见状一把推开恭夜习,匕首刺进了他的肩膀。

    “可恶!”恭夜习咒骂一声,抽出佩剑猛地砍下了那人的头。

    一朵血红的花自恭夜零的肩膀绽放,恭夜零拔出匕首扔到了一边。

    恭夜习急忙撕下自己的衣服要给恭夜零包扎,被他拒绝了。

    “五哥,你现在离我越远越好。”刚刚没有染上,现在还是染上了。这疫病正是通过触碰、血液播散,他已经…没救了…

    “恭夜零,我是你哥,你必须听我的。”

    “我不能拖累你,你回去吧,就当我求你了。”

    “夜零,我…”

    “你现在立刻回去让太医找出解救的方法,你也不想看着我死吧。我不会走的,我会在…”环视了一圈,发现左边有一个小山坳。“我会在那边等你,别让别人知道,我先过去了。”

    恭夜零说话一言九鼎、从来没有不算话。

    恭夜习急忙回去找太医商量对策!

    东牧国城内,不少人家在门前洒醋、洒着狗血,都不想让那疫病感染到自己家的人。有些人还把一些不靠谱的符咒贴在门上,要多可笑有多可笑。

    疫病已经死了不少人了,现在国城城门也关上,不准任何人进出。

    穆繁城、红霜走在街上,她们走进了西楼。进去之后,红霜立刻将西楼的门关上。

    西楼是舞心宗的一个分舵点,走到地下室,红霜拿出火折。漆黑的空间瞬间明亮了起来,“现在城门尽禁止进出,只能走先走这里了。”

    “十二舵主到了没有?”区区一个东牧国而已,想要困住她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能力。

    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东村的疫病情况!

    “已经到了,正在黑水庭等着小姐呢。”红霜说。

    “如此,我们便要加快脚步了。”穆繁城快步走过去,略过的风吹熄了红霜手中的火折。空间,再次陷入黑暗。

    再次光明,已经在东牧国城外面了。红霜事先在城门口准备好了马匹,两人带着面纱急匆匆的往黑水庭赴会。

    不到两个时辰,已经到了黑水庭。由于时间紧迫,穆繁城率着十二分舵舵主直接往东村那边赶去。详细的庆幸,十二舵主在路上也做了说明。

    穆繁城大致的了解了一些情况,心中身为焦急。曾经她也得过瘟疫,知道这种感觉是有多么的痛苦。她不想看到那些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她的恨意只对东牧国,而不是针对百姓。

    舞心宗本就是一个名门正派,对这些百姓们伸出援手也是理所应当。

    目视着跑在最前面的穆繁城,昭徽用力的抽了马儿一鞭子,马儿吃疼大叫一声快步追了上去。

    “少宗主,前方就是疫区,我们要不要做点准备?”

    什么都不做的就冲进去,这跟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穆繁城怎么会没有准备呢?在看前方不远的草棚内,站着一名戴着斗笠的白衣男人。听到马蹄声,男人摘下了斗笠。

    穆繁城等人飞快的跑了过去,下了马,穆繁城对那男人称道:“商神医,你可真准时。”

    商洛是舞心宗医术最高明的人,有了他相助,还愁没有办法医治么?

    商洛的年纪与舞飞胥一般,身材高挑、有着小胡子。双眸有神、声音有力:“哎,这是少宗主的命令,商洛岂能比少宗主来得晚呢?”

    “义父怎么样了?”穆繁城问道,义父的身体一向都是商洛照顾着的。现在他出来了,她又有点担心舞飞胥的伤况。

    商洛蹙了下眉,笑道:“服下了墨莲花已经好多了,宗主让我来协助少宗主办好此事。眼看着就要下雨了,我看今天晚上先休息一夜,明天再去疫区那边看看吧。”

    “也好,反正离那里也不远了。”

    穆繁城叫来乘风、昭徽,让他们去清点药材,把药材全都搬进了草棚里。

    十二舵主穆繁城只带来了三名,乘风、昭徽以及桓路。他们都是精通一些医理的,找他们过来绝对没坏处。其余的九命舵主全都留在黑水庭,随时准备待命。

    这次疫病来势汹汹,若是没有良策,恐怕死伤无数。

    一场未知的大雨倾盆而下,豆大的雨滴连接成了一串串水帘。映入眼中的,是那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的天空。只是吃了一点干粮,穆繁城等人坐在草棚里等待着明天那场与死神的较量。

    另一边,东村外围右边的一处草棚里。

    恭夜习浑身湿透的站在草棚门口,不知道要不要进去,不知道进去之后又要怎么跟他们说。恭夜零染上瘟疫,让他措手不及。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恭夜习拉开草帘走了进去。

    草棚里,众位大夫全都坐在那边商讨着对策。

    夏燕看到只有恭夜习一人回来,不由得问道:“五公子,九公子呢?怎么不见他的踪影?”

    “他,他去周围巡视去了,过会儿就回来。”

    恭夜习别过头去不愿在看夏燕,夏燕与恭夜零一起长大,也算的上是他们的朋友了。夏燕更是恭夜零的贴身护卫,让他知道恭夜零得了瘟疫的话,他肯定会去找他。这,不是恭夜零愿意看到的。

    夏燕走到草帘那儿,掀起草帘,心中突然不安起来。“下这么大雨,我出去找找他。”

    “夏燕,回来!”恭夜习板着脸。

    “五公子?”夏燕不解的看向他,要巡查也是他们去巡查,恭夜零身为皇子怎么能冒雨出去巡查呢?且不说会淋湿生病,现在外面瘟疫如此盛行,若是不小心碰到了染上瘟疫的人,那九皇子他岂不是要……

    “夜零有任务要交给你,在他回来之前你要完成这个任务。”

    现在不是该担心恭夜零在哪里的时候,而是想着要如何解决瘟疫之祸。

    恭夜习冷视着那些正在商讨着的大夫们,冷漠的话语响起:“这也是你们的任务,三天之内务必给我找出解决的办法,否则,我就把你们全都丢进去。”

    大夫们一听,心中难得的有了同一个念头,那就是:“完蛋了!”

    “五公子,这不是一般的疫病啊,现在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瘟疫是怎么发生的。连病况都不清楚,我们要怎么想办法呀。”一名胡子花白的大夫说道。

    “李大夫,明天进村!”恭夜习丢下这么一句,就离开了这个草棚转向去了旁边的那间。

    这大雨磅礴的,也不知道在山中的恭夜习现在怎么样了。

    紫陌端着盘子走了进来,“九公子,吃点东西吧。”

    “我没胃口,紫陌你去…”话到了嘴边,又停了下来。恭夜零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还是算了。“没什么,你先下去吧。”

    五公子对九公子只字未提,难不成是因为九公子他……

    “是九公子出事了么?”紫陌无心的问了一句。

    “胡说什么,夜零他绝对不会死,我会想办法救他。你…”

    ‘砰!’

    “夏燕,回来!”

    外面的声音同时响起,恭夜习急忙跑出去,却见大雨中一人正往东村那边跑去。草棚门口的地上,是已经失去了温度的饭菜和摔得支离破碎的碗。

    那摔碎的究竟是碗筷食物,还是心呢?

    恭夜习暗叫不好,急忙追了过去。

    在东村的门口,恭夜习顺利的堵到了夏燕。带着秋意的雨水泼洒在他们二人身上,一黑一青、就这么在雨中对持着。

    恭夜习脸色非常不好,冷眸泛着的寒光,纵然是夏燕也觉得背后一阵冰凉。

    “回去!”冷漠的声音,混合着这冰冷的雨水,让对面的夏燕浑身一怔。

    “他是我的主子,我要去找他。五公子,请你让开。”夏燕的命是恭夜零的,恭夜零要死,他也只能死在他后面。

    前面的路,由他来打通。

    “不准任何人打搅他,夏燕如果你真的为你主子好,那就回去。”

    “五公子,我…”

    “他现在的情况你知道么?”看着夏燕的难受的样子,恭夜习抬头,任由着雨水冲进他的眼睛、任由着雨水从他的身体扫过。

    “他是你的主子更是我的弟弟,我不会看着他死。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去担心他,而是找到办法。既然他让我们不要过去,那就别过去。如果你去找他,他为了不让我们染上瘟疫,必定会去一个我们找不到的地方自行了断。

    难道,你希望看到他如此么?”

    恭夜习的话,一字一字的打在夏燕心上。

    的确他们要做的,还有很多。按照恭夜零的性格,恭夜习说的话很有可能会成真。他,不能冒这个险。

    “请皇子恕罪,是夏燕冲动了。”夏燕单膝跪地,恳求道:“明日,夏燕会第一个进村找出原因,还请五公子批准。”

    恭夜零哼了一声:“你以为,你会逃得掉么?”

    这场战争,他一定会打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