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下了一夜的雨,地上到处是水洼。恭夜习一夜未睡,略显憔悴、眼中也布满了血丝。他可以说是在地上坐了一夜,腰酸腿疼胳膊酸的。

    恭夜习动了动酸硬的胳膊,草帘被撩起,进来的是紫陌。

    “去准备一下,我们待会儿就动身进村。”

    紫陌说:“夏燕他们已经先过去,公子,吃完东西再过去吧。”

    “恩!”恭夜习大口大口的吃着馒头,全然没有了那尊贵的皇子样子。对于这些又冷又硬的馒头,恭夜习也是二话不说的啃了起来。

    紫陌本以为皇子都是养尊处优、吃不得苦的,不曾想到还能看到恭夜习这个样子。

    见恭夜习吃的狼吞虎咽的,紫陌倒杯水给他。“公子,喝茶!”

    匆匆吃完早餐后,恭夜习紫陌也赶去了村子。

    稻草屋还在滴着水,这里土地泥泞、空气污浊。大夫们全都捂着自己的口鼻,仔细的查着病因。

    走着走着,看到前面有一个山神庙。夏燕拔出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踢开门。扑鼻而来的腐臭味儿使得夏燕差点呕吐出来,山神庙里到处都是死尸。蛇虫鼠蚁爬的到处都是,还有一些老鼠钻进了死人的身体里,在里面窜来窜去的。

    他试想过疫病的严重性,却不曾想到竟然这么严重。

    “夏侍卫,快过来这边。”李太医大叫了一声,夏燕急忙赶了过去。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大群染了病的人,他们个个瘦骨嶙峋、脸色白如僵尸,一些人不停的咳嗽着,也有人在照顾着这些病患。

    一个穿着灰色布衣的女人,从一边的井边冒了出来。她头发全都包裹在一块儿,身上的衣服脏乱的不成样子,脸上也是都是黑灰。

    看到夏燕他们,不由得奇怪了:“村门口不是写着这里是疫病区么?你们怎么还敢进来?”

    没想到忽然冒出一个人,夏燕冷着脸没什么表情,倒是把那些大夫们吓了一大跳。

    这里得了病的人脸色都非常难看,唯独她脸色比较红润、说话有力,不像是得了疫病的样子。“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为什么你没有染上瘟疫?”

    “我没有问你们,你们到问起我来了。”女人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用衣袖擦了擦鼻子,可衣袖也是脏的,脸上是越擦越脏。

    “我们是来调查疫病的,你又是谁?”好听的声音从外围响起,众人让开位置。来人,正是恭夜习。

    “原来是你们也是来帮忙的啊,我也是来帮忙的。对了,你们要把这药丸服下去,只要不被这些人抓伤。药丸,可抵御一下疫病。”

    商飞雪从布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瓷瓶,把里面的药丸分给了恭夜习他们。

    “我叫商飞雪,也是几天前才过来的。”商飞雪指着那些年纪比较老的问:“你们都是大夫吧?”

    老者们点点头!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把这里的现况说一下。这里叫东河村,有四十六家,人数总共有一百五十多人。因为疫病的缘故,已经死了将近大半了。剩下的,也差不多了。一些没有得病的人,现在正在南边的山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商飞雪表情伤痛。

    “东河村只是前村,后面还有十几个村庄呢。至于瘟疫发生的原因,我也在调查。”

    她都在这里呆了好几天了,昨天晚上出去找药的时候不小心掉到山坳下面了,才会变成这副狼狈的样子。爹不是说这两天就会到的么?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人影?

    “为什么你一个女人家会出现在这里?”她的话不能尽信,却又不可不信。恭夜习双手抱胸,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

    她的身材比较矮小,胳膊上全都是刮痕,还沾有几片树叶。头发比地上的这些稻草还要乱,衣服跟这些村名的差不多。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衣服是丝织品,他还真要以为她这衣服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恭夜习鄙夷的样子可都落入了商飞雪的眼中了,商飞雪对他同样鄙夷着。看他的装扮定是大官人家的小孩儿,纨绔子弟就不要过来装模作样的好,以免好声明没落到,还把命给丢了。

    “我来这里是自然有我的原因,懒得跟你们说了,我还有事你们自便。记住,千万不要碰触到他们的血液、也不要被抓到。不然,大罗神仙也难救了哦。”

    商飞雪又从包里拿出了一颗绿色的药草,走到一边琢磨着。

    他们的目的是一样,可是路不一样。

    “夏燕,你看着她。其他人,跟我走。”

    恭夜习留下两个大夫照顾这些病人,带着其他人去调查原因。

    第一步就是查水源,东河村的水都是从山上直接流下来的山泉水。山泉水一般都是流动的,水源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大夫们查水的查水、查食物的查食物,全都去忙着自己的事情。

    恭夜习则又回到草棚拿了一些食物,往恭夜零所在的地方走去。他把食物放在一块石头上,倚着石头说道:“夜零,别担心,很快就能找到就你的办法了。”

    大石头后面传来了一声轻笑:“我并不担心,生死全由天意。”

    生又何欢,死有何惧。或许死了,才能彻底的解脱、才能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乱世红尘中,有太多的悲欢离合、生死离别,与其活着看尽人世悲怆、倒不如死了的好。

    “对不起,都是我的任性造成你现在这个样子。我…”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这是我的选择跟你没关系。五哥,如果我真的死了的话,请你帮我跟母妃说声抱歉。记得,帮我好好的照顾她,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人。”

    恭夜习苦笑一声:“可怜人,谁又不是可怜人呢?你也知道,我跟你母妃从小就不合,见面也都是冷嘲热讽的。想让我去照顾她,那可不容易。她是你的母妃,又不是我的,要照顾也是你自己照顾。”

    “五哥!”恭夜零叫了一声,就没有声音了。

    恭夜习一惊,连忙往石头后面看过去。恭夜零一动不动的坐在那边,如果不是他手中的笛子还在转着,恭夜习差点以为他就这样死了。

    “晁南那边,也不晓得处理的怎么样了。”

    现在的东牧,可谓是内有瘟疫、外有敌军,东牧皇的选择是对外不对内,要说打仗的话,那边也没有个消息。

    “晁南的事,复还会处理的。五哥,你也快回去吧,不用担心我。”

    说来也怪,已经一夜过去了,他并没有感到有任何不适的地方。传染到瘟疫,死亡的速度不是大大的加快么?为什么他一点事都没有?

    “那行,我先过去看看太医那里怎么样了。对了,夏燕他们已经知道你得了瘟疫,我也让他们不要过来了。”

    “我知道了!”没死,就还有希望。

    恭夜习走后,恭夜零仔细的回想着昨天的事情。他的确是被染了瘟疫的人袭击到了,也沾上了他的血液,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像村里的那些人一样。浑身乏力、头疼欲裂才对,为何他会平安无事呢?

    恭夜零正纳闷着,忽见远方一队人马急急匆匆的往东村赶去。

    在看到那白衣如雪的女子之后,恭夜零心中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情感。白溪?她来这里做什么?是来救人的么?如果是的话,那这些村民们就有救了。不晓得是什么原因,让他这么的信任白溪。

    “前两天,我已经让飞雪先行一步。”

    “飞雪也来了?”穆繁城惊讶的问。飞雪这丫头一来,那她不就又要烦恼了?

    “没办法,这孩子非要出来,是我管不住她。”商洛有点自惭形秽啊,飞雪虽然是他的亲生女儿。作为父亲的他,却总是被女儿消遣。

    昭徽把穆繁城、商洛的马牵到了一边,注意到那边搭建着的草棚。昭徽咦了一声,几个人的视线随即转了过去。

    乘风问:“昭徽,怎么了么?”

    “好像有人比我们还要早来一步啊,你们看。”昭徽指着那边的草棚说着。

    “会是东牧派来的人么?”

    红霜否认到:“应该不会,东牧现在正忙着晁南的事情,哪有功夫理会这脸。”

    几个人的脸上都带着面纱,看不见他们的脸。恭夜零甚是奇怪,既然他们来这里,又为何要遮挡住容貌呢?

    像他与恭夜习戴面具,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是他们兄弟来这里。这个时候,父皇正在于晁南周旋,他们作为幌子就应该好好呆在宫里给他分忧解难,而不是为了一个村子的人来这里送死。

    尤其是她现在染上了瘟疫,更加不能让别人认出来。

    见白溪往他这边看过来,恭夜零急忙往后一躲。踢掉了一块石头,恭夜零转身一看,却发现石头后面是一个小山洞,山洞里还有东西烧焦的味道。

    “看样子,是有人在里面烧东西。恩,进去一探究竟。”

    再回头看向白溪魔女他们那里,他们已经进了村了。正好恭夜习也在村子里,这样他放心不少

    刚往踏了一步,下面的石头竟然自己松了。恭夜零一不小心,直接摔了下去。

    山洞里又黑又暗的,只有水滴落的声音。

    恭夜零拿出腰间的火折,由于淋了水,打了几次都没有打着。终于,火折子亮了,然而看到里面的情景,恭夜零震惊了……